哥,我要嫁给你!(怀念)

2005-09-02  suntf
一周前,在加拿大的同学给我电话,顾城和他妹妹,还有他们没有出生的孩子出了车祸,当场死亡;
  我的大脑瞬间一片空白,甚至于不敢相信电话那头的老同学是不是在开愚人节的玩笑;然而,这的确是真的,顾城一家在多伦多的一条高速公路上,为避让前面车上掉下来的货物,撞在了隔离带上,继而车毁人亡。。。。。。
  我终于相信老天是如此的不公平,也终于相信完美和不完美的辨证,不知为什么,突然有把他们的故事写下来的冲动,因为在我看来是那么的唯美。。。。。。
  一周来,我努力平息情绪,梳理思绪,去回忆那个年代,去回忆顾城、顾婵兄妹的点滴,我不会写作,我只会尽我的能力去表达,表达我对他们的哀思,表达他们之间的爱;
  
  顾城,75年生人,我和他是在大学的新生杯足球赛上认识的,我们两个系打进了决赛,我们俩分别是各自队伍的中后卫,他是队长;初始的感觉是他的球技很好,一看就是接受过专业训练的那种,更让我注意的是他的气质,他不会象其他新生一样意气奋发,表情激昂,而是非常沉稳,甚至于冷漠;无论是领先了还是落后了;最后的比赛他们赢了,我并没有太多的沮丧,也许是从感觉上的臣服吧;而顾城径直朝我走来,拍拍我说,你踢的真不错;
  第二次见到顾城,是去校队报道了,刚进体育楼大门就看见了他,他也看见了我,我们淡淡一笑,仿佛都是料到的事;在那天的第一堂训练课结束后,注定我们会成为兄弟,因为今后的4年,我们是拍档了,我打盯人,他打拖后;
  顾婵,78年生人,她是顾城的妹妹,也是顾城的妻子,在我们大三的时候,顾婵也考进了我们学校,我是直到毕业的时候,才知道他们其实不是真正的兄妹,顾婵是顾城爸爸拣来的,那个时候顾婵只有6个月;
  顾婵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子,用现在的标准说就是属于少男杀手那一类,确实进校后也有很多少男追她,但是似乎她比她哥哥更淡漠; 
  我曾经问过顾婵,你找男朋友啥标准,她的回答居然毫不犹豫,象我哥这样的;顾婵不止一次和我说过,小哥,哥哥是我最亲最亲的人,我什么都能失去,就是不能失去他,那个时候顾婵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世;
  
  那年,顾城和我一起毕业,他找的工作在北京,而我留在上海,顾城要我在上海多照顾还在大三的顾婵,那天顾城喝多了,是我认识他以来第一次喝多,居然当着顾婵的面就道出了她的身世;
  在今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从他们兄妹俩那里渐渐知道了他们以前更多的事,而顾婵的也渐渐的变了,直到某天突然问我,小哥,你说我嫁给哥哥好不好?
  在后来01年的时候,他们举行了婚礼,只邀请了一些非常要好的朋友,年底的时候,他们去了加拿大,直到他们的去世。。。。。。
  
  “过两天去办国籍;你早点睡吧,我下午不上班了,回去陪小婵,想想快啊,还有4个月就做爸爸了。。。。。。”这是顾城在MSN上的最后一段话;
  
  从什么时候开始写呢?


 
  他们兄妹的父亲是一个普通的铁路扳道工,据说也是继承他们爷爷的工作,每天就守在那个很小的中转站上,给来来往往的火车指路;
  
  在他们兄妹的记忆中,是没有母亲的印象的,小时候他们总是可怜巴巴的问父亲,妈妈那里去了,父亲总是淡淡的说死了;直到顾城大了后,才从奶奶那里知道他们的母亲其实是被拐卖来的,在顾城刚出生不久,有一次就偷偷爬上火车,再也没有回来过;
  
  在顾城3岁的时候,有一回父亲抱回来一个女婴,对他说,这是你妹妹;那时候的顾城很开心,因为同龄的小孩家里基本上都是两个,而自己家却只有他自己,现在终于有妹妹了;于是在他的童年,妹妹就是他的小跟班,整天鼻涕邋遢的跟在顾城后面,顾城上树下河了,顾婵去不了,就哭;而顾城最见不得顾婵哭,就抱着她上树,结果两人一起从树上摔下来,顾婵结结实实地摔在地上,手骨折了;
  
  顾婵一路就哭着喊着回家,也不敢告诉爸爸,但最终爸爸还是知道了,赶紧抱着小婵去医务所,回来后顾城吓的直哆嗦,但是爸爸没有打他,只是好好和他说,你是哥哥,你要好好保护妹妹你知道吗?那时候的顾城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仿佛看见了自己的高大光辉形象;
  
  小时候,顾城一直有给妹妹梳头的习惯,这个习惯一直到后来我们在大学的时候一起出去旅游,小婵早上都会冲进我们屋子让顾城给他梳头,并说学校里不好意思,现在无所谓;而顾城总是很细心地打理小婵的头发,还会编很多种辫子;那个时候我还开玩笑说,小婵,以后有老公,这梳头的活你哥算是可以交接了,小婵总是嬉皮笑脸地说还是哥哥梳的好看;
  
  他们的父亲那个时候经常夜班,家里就剩下他们兄妹俩,晚上在奶奶家吃完饭后回家,一起做作业,顾城总是把先学到的东西告诉似懂非懂的小婵,有的时候还会帮小婵做作业,当然也免不了父亲的巴掌;顾城说,那个时候没有电,都是点着煤油灯写作业,他记忆中最清晰的就是倒灯油,顾城用被角捻着滚烫的灯罩,小婵拿着油桶倒,很是默契;我似乎还很哲理地说过,你们俩啊,其实就是夫妻命,倒灯油就像经营你们的家一样,配合那么好,所以才能长明;
  
  而小婵和我说的最清晰的不是这些,而是冬天给她暖被窝,小婵怕冷,每到冬天的时候,也没有热水袋什么的,于是顾城在睡觉前,就先钻倒小婵的被窝里,给她把被子暖了,然后小婵再睡;甚至于小婵高中的时候,顾城寒假回去还给小婵暖被窝,以至于我经常取笑他们,你们俩从小就有乱伦的倾向;而小婵总是一本正经的说,哥哥暖过的被子睡的真的很香;
  
  童年对于他们,很快乐,很朦胧;多年后他们兄妹在回忆的时候,总带有一种青涩的笑容;但是87年的秋天,厄运降临了。。。。。。
  

    来自: suntf > 《小说》

    以文找文   |   举报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