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悬疑小说:《大循环》

2005-09-02  suntf
  


 
  
  第一章
  
  
  【寒风呼啸,飞雪漫天,一位五岁儿童与一名青年男子奇怪地双双坠崖身亡。一同受困于大峡谷的古钺本来对杨达利带孩子一起参加探险旅行的做法就很不理解,这接踵发生的意外事件不禁使他更为困惑。就在整个旅行团队笼罩在一片沉重、甚至是绝望气氛中的时候,想不到又突然发生了另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
  
  
  一连阴沉了数日,潮湿的空气忽然遭遇到强大的上升气流,再也托不住云层里的水珠和冰晶,骤然间,广袤的天幕上仿佛被撕开一块大大的豁口,片片雪花飘舞着、碰撞着、粘连着,一骨脑儿向这片丛林峡谷宣泄而下。老天这会儿也卯足了劲儿似的,摧枯拉朽地卷来西伯利亚与蒙古高原的凛冽寒风,夹杂着尖利的哨音,把飘落的雪花呼啸着席卷而起、再次高高地抛撒向半空。一时间,风扫荡雪,雪覆盖风,在风与雪的纠缠撕杀中,大自然亦刚亦柔地交织出一幅壮怀激烈的风景。
  
  古钺正躺在帐篷里小憩,猛然间被西北风的咆哮声惊醒,全身上下不由得打个激灵,还没等从防寒睡袋内钻出身子,他的这顶旅行帐篷就已被风连根拔起,忽嗒忽嗒地卷成一团,先是撞上一棵粗大的树干,随后摔落下来,擦着树根儿,不住翻滚着向崖边溜去。古钺曝露在风雪弥漫中,一见这等情景,赶紧滚下折叠床,一把拉开睡袋的拉练,不无慌张地挣脱而出,急急忙忙趿拉上鞋子,拎起床边的旅行箱,拔腿就往不远处的旅行车跑去。
  
  本来在旅行车内吹着暖风睡觉的林阿宝此时也让司机摇晃起来。他揉揉眼睛,凭窗一望,马上被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雪弄得倒吸凉气、大为吃惊。从兴安城临出发之前,林阿宝作为领队兼导游,特意向气象部门做了询问,在确定了近一周内本地区不会有大的降雪后这才开始了此次探险旅游的行程。想不到仅仅过了三天,老天的脸说变就变,此前居然连一星半点儿的征兆都没出现。
  
  “你说这是他妈的咋预报的?放个屁都还有个味儿不是,我操!”林阿宝嘟嘟哝哝地骂着气象台,嘴里不住地“我操、我操”,与司机几乎是同时想到了必须赶紧集合人回撤。进出的山路只有蜿蜿蜒蜒、不足四米宽的那么一条,如果等雪厚厚地覆盖上,再上个冻、结个冰什么的,他的车和人势必就会进退双难地受困在这里。
  
  林阿宝不敢懈怠,拎着解说用的电声喇叭迈步下车。车门打开,一阵狂风暴雪怒卷而来,林阿宝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双脚刚一落地,就被吹得趔趄了两下,后背重重地抵到车身上。他骂骂咧咧着支棱起大衣的领口,眯缝着两眼,艰难地走到车头前,叉开双腿,稳住身子,把电喇叭凑近嘴边,开始往周围一遍遍地喊话。
  
  喇叭的电流改变了林阿宝的音质,原本粗哑的声音一经增扩,顷刻间有了几分尖细的变化。林阿宝不无焦急,喊得十分卖力;但由于受制于风雪,传播不畅,他一声高过一声的嘶喊却始终没有能够传出多远。
  
  在林阿宝声嘶力竭的呼喊中,古钺团缩着身子,迎风冒雪,艰难地奔跑过来。刚跨进车厢,还没掸尽衣服和头发上的雪花,就见杨达利紧随其后,气喘吁吁地也踏上了车。
  
  古钺冲杨达利微微一笑。杨达利并不看他,大嘴一张,忽然在悲痛的语调声里透出一个让车厢里的人都情不自禁抻长脖梗、瞪大眼睛的消息。
  
   “我儿子,我儿子,刚,刚刚摔下了悬崖,几十米高,怕是没得活了,没得活了……”杨达利神色悲伤,语不成句。
  
  已在旅行车上的人无不为此感到意外,把惊讶的眼神一起投向杨达利,这个一言那个一语,七嘴八舌地开始争相探问因由。
  
  杨达利哽咽着:“我带他原本在悬崖边玩……一看起风下雪了,我就,就赶紧招呼他一声,谁想,他可能玩得太专心,我的招呼使他一惊,就,就……”
  
  “就这么不巧?”古钺停下掸雪的动作,不解地望着杨达利,似乎想在杨达利的表情里寻找到什么东西。
  
  昨天下午,古钺在一个山涧边抱着杨洋闹玩,小家伙当时吓得哇哇大叫,对他又抓又挠,恐惧得不得了。杨达利见状,说,这孩子自小恐高,我们家住四楼,平时他连窗台也不敢凑……这意外的消息让古钺很不明白:孩子恐高到如此程度,怎么会突然坠落悬崖?他跑到悬崖边去干什么?他本来就对杨达利带刚刚五岁的孩子来参加这次探险旅行就很不理解,这一噩耗使他颇觉蹊跷。
  
  就在这时,又一个让人们大感意外的消息散播在了车厢里。
  
  杨达利的哭声断断续续,田建国与梁大强各挂一身雪花踏进了车厢。
  
  “我操,你现在知道哭了……”田建国瞥一眼杨达利,目光中好象隐含着某种轻蔑,“你儿子掉下悬崖,我们哥们大牛为去救他,也他妈的摔了下去!”
  
  车上的人不由得又是一愣。就象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雪令所有人都猝不及防一样,这两个突然间发生的不幸事故,炸雷似的,弄得人们大眼瞪小眼,都有了些不知所措。
  
  “该到悬崖下去看一看的。”山本由纪夫前脚刚一上车,紧跟着后脚就冒出一句。
  
   “是啊,该到悬崖下看一看,看看他们还有没有救。”
  
  山本由纪夫的话一下子提醒了车上的各位。车厢里躁动起来。司机连忙把林阿宝叫上车,匆匆忙忙地商量营救策略。
  
  林阿宝在风雪中伫立时间过长,脸上被冻得青一块紫一块的,一等问明情况,立时懵在司机身旁。
  
  古钺看看杨达利,再望望田建国,蓦地产生出一种猎人发现猎物时常有的冲动。他是个把什么都想搞清楚的人,今天接踵而来的这两件意外使他急欲弄个究竟。可是,没想到接下来的事情却更加出乎他的意料:当他自告奋勇,在暴风雪的怒吼中顺着缆绳下到崖底的时候,他在事件现场所看到的情况,竟然远远不象杨达利与田建国现在所陈述的这样。

    来自: suntf > 《小说》

    以文找文   |   举报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