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琳柟 / 金融财经 / 警惕松货币

0 0

   

警惕松货币

2006-04-04  胡琳柟
警惕松货币

 

 


  夏斌
      
  面对目前错综复杂的货币、经济形势,要正确决策下一步的货币政策,必须首先把握近年内货币、信贷运行中发生的新情况、新特征。
  
  “松货币、紧信贷”仍在持续
  如果把全国银行的资产负债表合成一张表分析,负债方主要由企业、居民的定期、活期存款组成,称货币供应量;资产方主要由外汇占款、政府借款(国债)和企业贷款组成。
  “松货币”是指相对于GDP的增长速度,货币供应增长速度偏快;“紧信贷”是相对于GDP和货币供应的增长速度,企业贷款增长速度趋慢。
  之所以说是“松货币”,证据有三。用人民银行日常分析的公式,即货币供应量(M2)-GDP-CPI的差率看,差率趋小,意味货币供应趋紧,差率趋大,意味货币供应趋松。在经济局部过热的2003、2004年,该差率平均为5.1%。2005年过热局面已被基本控住,但该差率反倒升为6%。今年2月底货币供应同比增长18.8%,也分别高于去年全年的增长速度和央行制定的今年目标计划。
  第二,反映金融机构资金松紧程度的货币市场利率在不断走低。
  第三,反映银行资金松紧程度的另一重要指标是,商业银行在人民银行的超额存款准备率,2005年6月底为3.72%,2005年底已上升到4.17%,增长0.45百分点,即银行半年内增加可随时动用的资金1292亿元。
  而“紧信贷”的持续则可从以下两点分析得出。首先,2002年中期以来,因2003年经济局部过热,出现贷款增长速度明显高于货币供应增长速度。2004年年中尽管加大了宏观调控力度,货币供应增长,由2004年的14.6%上升到2005年的17.6%,增长3个百分点,但人民币贷款增长率却直线下降,速度甚快,由2003年的21.1%下降到2004年的14.5%,2005年的13%。货币与信贷反其道而行走的走势图,在2005年底呈现明显的喇叭型。
  另外,以反映企业获得贷款难易程度的贷款利率分析,在全社会货币供应充裕的情况下,2005年全国银行贷款利率却不是下浮,而是近50%的贷款实现了不同幅度的上浮。
  “紧信贷”并不意味着经济运行中资金偏紧。从2003年以来,尽管全国银行贷款增长速度呈直线下降,但经济仍然保持高速增长。近年内企业融资结构已发生明显变化,银行贷款比例明显下降。
  近年来,由于FDI、企业短期融资券和商业票据的发展,特别是后二者的迅速发展,使得企业在外源性融资总量2005年比2004年仍然增长16.38%的情况下,银行贷款占比却从59.66%下降到52.44%,下降速度高达7个百分点。
  2005年我国FDI统计,商务部数据约为600亿美元,外管局数据约为800亿美元。若以外管局数据进行计算,则2005年银行贷款占比已从2004年的59.7%降到了50.9%,下降幅度更是高达9个百分点。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银行贷款近几年在直线下降,而投资与GDP仍在保持高速的增长。
  
  适度提高存款准备金率
  货币信贷形势的新变化对我们决策下一步的货币政策,给出了重要的启示。
  具体说,由于金融监管加强,资本充足率约束,银行资产多元化,银行资金周转速度加快,非银行融资体系迅速发展等因素推动,在当前的货币增长速度条件下,贷款增长速度必然放慢,存差数额快速增长(存贷差高达9.2万亿元并不表明资金都闲置着),但经济仍可保持高速增长。
  在人民币升值预期下,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对我国的货币供应必然带来相当的压力。偏多的货币供应自然会压低市场利率,对控制固定资产投资反弹带来一定的难度。因此,尽管今年物价上涨压力不大,仍丝毫不能放松对货币供应偏多的警惕。
  目前条件下,贷款增长速度的放慢并不意味企业融资量的减少和通货紧缩的出现。关键要分析企业总体流动性状况。
  在企业外源性融资结构发生明显变化的情况下,央行的调控更要侧重于企业总体资金面的分析。从一年以上的长期分析看,要密切关注货币供应量的增减情况;从一年内的短期分析看,不仅要关注货币贷款情况,更要关注非银行融资情况。目前由于非银行融资的可变性较大,因此要做到前瞻性调控,年度性调控指标只能作为指导性指标,更应重视商业票据、短期融资券、企业债券和FDI的月度、季度发展态势。
  基于此,我对2006年后三个季度的货币政策取向提出以下建议:
  首先,鉴于目前经济结构调整的艰难度和国民经济的承受能力,汇率政策的调控应坚持“微幅、双向、稳中爬升”的原则。
  第二,应始终保持对货币供应偏多的高度警惕,严防积累通货膨胀隐患。后三季度,应运用“组合拳”调控,择机、艺术地消化市场上已偏多的货币。在配合央行继续在公开市场对冲操作的同时,可适度提高银行法定存款准备金率,收回市场多余的货币。如恐市场波动大,则同时下调银行超额准备金利率,诱使银行超存央行的资金入市场,起到“一箭三雕”作用。
  具体来说,一是适度收回市场多余货币,适度提高市场利率,减轻投资反弹压力;二是坚持逐步下调超额准备金利率水平直至为零的原则,不断增加央行调控的敏感度;三是尽可能减少正在改革中的银行利息收入受损。
  例如,可考虑提高法定存款准备金0.5~1个百分点,冻结银行1500亿~3000亿元资金。此时若市场利率上升过高、过快,为防止热钱涌入而对汇率政策形成压力,则将银行超额储备金利率从当前的0.99%下调至0.66%,或者更多,以鼓励商业银行将超存央行的资金入货币市场,减少利息损失。
  第三,在继续发展非银行融资体系进程中,加快规范非银行融资体系。一是特别要防范商业票据市场风险,防止该市场发展中或上或下的剧烈波动,二是在人民币升值预期下,在推进内需主导战略的同时,继续加快外汇市场的改革,丰富避险交易品种,提高银行和企业的避险能力;坚决贯彻好“宽出严进”的方针,进一步堵塞外汇管制中的各种漏洞,抓紧时机,合理运用外汇储备;尽快出台外资大举进入中国房地产市场的有限制政策,减轻汇率政策实施中的“漏洞”压力;调整相关政策,包括放慢中国股票海外上市的节奏,在国内企业并购重组、结构调整和动员资金方面,尽可能运用国内资金,提高引进外资的质量。(作者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所长)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