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运城:千古一人关云长(南方周末 2003-8-14)

2006-06-05  一醉的酒坛
山西运城:千古一人关云长

南方周末    2003-08-14 15:27:14




  从一名在历史典籍中只占很短篇幅的武将,到无人不晓、庙食遍天下的大帝圣人,关羽在一千多年的中国历史长河里长成了一棵儒、释、道三教都共同推崇的大树,枝叶甚至蔓延到了今天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细细翻检个中的历史细节,可以品读出许多有意思的时代心理。

  □本报记者 黄端 摄影 黄端

  如果时间过了快两千年,还有谁被人时时叨念,那他绝对不会是欠了别人什么钱物,相反,必定是人们在这位早已作古的人物身上,依然能看见或者汲取一些即使摆到当下,也一样能够发出别样光芒的东西。
  所以,当2003年7月23日上午,10名专门从100多公里开外的陕西华山上星夜赶来的道士们在不甚敞阔,已然人声鼎沸的专门供奉与祭祀他的家庙里,一边排场布阵,一边口中念念有辞地用旁人难以听清的语句,为他颂唱着1843年诞辰的祈福歌时,你应该看得出,那几百名伫立当庭默默祷告的,从山西运城附近拥至的肩挂红绸的其后人,心中满盛的是何样的骄傲。
  作为一名真实的历史人物,他在许多年后被人们所津津乐道的许多传奇,在历史上不仅没有落入史学家们的法眼,反倒被磨砺成了一块小小圆圆的鹅卵石,然后寂无声息地被置放到了历史长河中。在今天资讯极度发达,传媒无孔不入的现代,人们翻开一千多年前章法严谨、文字简约的史书典籍,对这位曾经是“万人敌”武将的记述篇幅不到千字,甚是寥寥。
  然而,在历史的河床上沉寂了几百年后,这位以武建功的隔世人物,却又如春风一夜催放的梨花,除了神勇之外,他的身上不断地被历朝历代的人们别有用意地叠加上了忠、义、仁、礼、智、信这样一些道德符号,并且打通了中国一千多年来的文化经脉,他还空前绝后地分别以佛家的护法、道教的天尊以及儒家的圣人的身份,出现在了无论朝野、三教不拒的精神殿堂里,成了后人回望中国文化时不容忽略的一个独特现象。
  于是我们可以看到,在中国文化的土壤上扎根绵延千年之后,他长成了一棵庙食遍天下的参天大树,枝节甚至蔓延伸展到了远隔重洋的海外。他不仅被边关将士供奉到了城池之上,也被黎民百姓和商人供奉到了案桌之上,于是他还成了战神、守护神,还有财神,甚至,他还被那些讲义气、重承诺、感恩遇的江湖人士当成了见证江湖信义的代表。
  他就是出生在一千八百四十三年前的关羽,在今天的地球上,凡有华人身影的地方,基本上都能够找到一尊尊大小不一、材质不同的他的化身。在某种程度上,今天的关帝依然是现代中国人心中最可依赖的精神寄托之一,而关羽的形象已经成为中国文化的一个独特部分,也是连结海峡两岸中国人和海外华侨华人的一种精神纽带。
  公元2003年7月23日,农历六月二十四日,在关羽1843年诞辰这一天,记者来到了他的家乡山西运城,试图在乡人供奉的缭绕香火中,探究这位已经被神化了的人物,他是如何由一名普通的武将在中国历史文化的演进中完成蜕变;并且由千百年来人们不断在其身上倾注的符号中,窥视中国人在不同历史时期的文化心理,试图摸索出一把可以打开中国民俗、信仰以及宗教文化的演变钥匙。

异化?
  我们有关老爷大刀———今天的关公文化
  □本报记者 黄端

  由千百年中国传统文化土壤里钻出来的关公信仰,在今天社会的各个层面依然能够看到其影踪。小到寻常百姓在家供奉的守护神关公,运城街头小车里的摆放的护车神关公,大到商家、餐馆、酒店里供奉的财神关公,关公在现代中国人,也包括海外华人的心理世界里有着非同一般的影响。
  旁观者的评价或许更加清晰。美国芝加哥大学人类学系博士焦大卫说过,“我尊敬你们的一位大神,他应该得到所有人的尊敬。他的仁义智勇直到现在仍有意义。仁就是爱心,义就是信誉,智就是文化,勇就是不怕困难。上帝的子民如果都像你们的关公一样,我们的世界就会变得更加美好。”
  7月24日,关公文化研究倡导者、运城关公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孟海生向记者讲起一些与关公文化有关的趣事。56岁的孟海生早在上个世纪80年代,就在当地的文学刊物上发表了连载《少年关公》,他曾经在1992年组织了一个关公文化展示团,在原来的广州体育馆展出,当时前来参观的人不少。
  从小就在解州关帝庙边上长大的孟海生对关公文化研究一往情深。1997年,他曾经到台湾参加过“海峡两岸关公文化研讨会”,当时学界达成了共识,就是内地更强调把关公作为民族文化的形象代表,而香港与珠三角地区则把关公作为财神,而台湾更强调关公的人格和神格;对关公,港台等地的是作为宗教进行迷信,而内地更多的是作为历史文化进行研究。在台湾共有..7万座庙,其中1.4万座庙当中都供有关公,并且这些庙都是私人供奉、维护的。孟海生说,大陆和台湾除了地缘和人缘之外,还有神缘,比如台湾供奉的关帝,基本上都是从福建东山关帝庙分灵过去的。
  关帝信仰在香港地区的影响更为特别,透过一些影视作品中,我们经常可以看到这样一些有意思的镜头:黑社会出去“劈友”之前,肯定要拜关公,而警察在出去抓黑社会,也必定会先在关公像前拈香祈祷。事实上,香港的黑社会组织由早年的洪门演变而来,此前就有关帝信仰,今天虽然已经分裂为多个独立社团,冲突也时有发生,但是关帝信仰仍然是各社团之内的守护神,以关帝作为象征所建立起来的地下司法系统,仍然是帮会解决冲突的有效机制。
  至于警察对关帝的信仰,则源于上个世纪70年代之前,当时警员与黑社会关系密切,贪污现象非常普遍,甚至有的就是黑社会成员,而警察的人数也远少于黑社会成员。因此,当时的警员就希望通过关帝的力量和宗教崇拜,试图以同尊关帝为守护神的前提下,与黑社会成员建立共同身份,彼此之间建立起和睦的关系。在状况发生了改变的今天,黑社会的社团组织中依然存在关帝信仰,而在警察当中则已经变作一个不作强求的习惯,很有可能会最终消失。
  也有人用另类来解构正统。比如梁家辉与吴君如主演的电影《江湖告急》中,黄秋生扮演显灵救助梁家辉的关羽,他就有一句自问自答———“你知道当初我为什么会月下读《春秋》?我也是男人呀!”熟悉三国的人肯定知道,他是指屈居曹操营中的关羽,被曹操刻意安排与刘备的家眷共居一苑,关羽不但没有非分之想,而且特意每晚坐在屋前挑灯夜读《春秋》,通宵保护刘备家眷。黄秋生用一句人话为关羽“夜读春秋”作了一个让人莞尔的无厘头式解读。
  更为彻底的还是专栏作家王小山,他在自己的新书《亲爱的死鬼》中,将中国四大古典名著一个个扯碎开来,然后用最轻松有趣的方式进行了全新建构。比如在《三国演义》中被描写得绝逸群伦的关羽,这个时候在王小山的笔下开始有了人间的呼吸:关羽会在许昌的街头酒后高歌“把根留住”,半岁的贾宝玉在牵着关羽的胡子打秋千,离开曹营时封金挂印的关羽却没有归还赤兔马……在解读关羽“夜读《春秋》”时,王小山说得比黄秋生还要透彻:“在成为义气的代名词之前,关羽也是个率真自我的人,该杀人时杀人,该……但之后,他已经没有了率真的自由。更凄惨的是,他开始自觉地以榜样的标准来要求自己了。”在这里,王小山是把关羽当作一个需要关怀的男人来看待。

神化
  关羽从凡人到帝圣
  □本报记者 黄端

  “儒称圣,释称佛,道称天尊,三教尽皈依。式詹庙貌长新,无人不肃然起敬;汉封侯,宋封王,明封大帝,历朝加尊号。矧是神功卓著,真所谓荡乎难名。”这副清代关庙的对联,颇能概括关羽在中国传统社会中的历史文化地位和巨大影响。
  出身寒微的关羽只在家乡呆了19年,他在历史书上的第一次亮相便是“亡命奔涿郡”,传说当时他杀了当地的恶霸,然后身负命案出走到千里之外的河北涿州。而后结识了与他一起走上中国历史舞台的刘备以及张飞。至于此后镇压黄巾军起义,以及协助刘备逐鹿中原,最终三分天下的经历,都可以在晋人陈寿所著的《三国志·蜀书》中看到。只不过,记叙关羽生平的文字不及一千字,其中既有对他“随先主周旋,不避艰险”、“威震华夏”的肯定,也有对其“刚而自恃”、“以短取败”的批评。关羽在世时获得的荣誉,只是在41岁时被曹操表封为“汉寿亭侯”。一直到了公元260年,在他死去41年后,蜀汉后主刘禅才将他追封为据说还暗藏讥诮的“壮缪侯”。
  如果仅就史书的记载来看,关羽在历史上只能算是一名普通的武将,只要翻开“二十四史”,事迹相当甚或超过他的武将,不知凡几。因此,在关羽死后的数百年间,无论是在民间还是官方,几乎看不到什么关于他的资讯。
  然而关羽并没有被历史的故纸堆所湮灭,在年轮匝过几百年后,一度静躺在历史河床上的他终于为别有用心的时人所发掘,并且被单独提请出来,开始以“公”、“王”、“帝”、“神”的角色出现,至明中叶以后,关羽的知名度超过孔夫子(特别是在民间),成为压过“圣人”的“武圣人”,颇出人意料。细细翻检这样的历史细节,可以品读出许多有意思的时代心理。

  释道的供奉
  这是见载于书籍的第一个关于“关羽显灵”的故事。南陈光大年间,佛教天台宗创始人智靑游历经过湖北当阳,遥望玉泉山山色如兰,上有紫云如盖,以为圣地。于是入山寻之,夜见怪物千状,有大神人美髯者与其谈话,自称汉将军关云长,“感师道行愿,舍此山作师道场,就护佛法”。于是,智靑即对关羽授五戒,使他永护佛法。
  智靑编造这个故事的用意,在于当时的南北朝,正是外来宗教佛教与中国本土宗教道教展开从源流到教义的大论战之时,佛教几占上风。然而,外来文化最终还须本土化,即与传统文化达成某种程度上的妥协,方能真正渗入民众的心中。这一点,俗家陈姓、父亲封侯地方的智靑和尚深深明白。智靑宣扬“关羽显灵”故事所在地当阳,是有着巫风淫祠民俗的楚地,当地人深信“解使鬼法”、“役使鬼物”,因此这一故事新编为当地民众深信不已,遂后更四处散播。
  于是,在历史上武功并不算显赫的关羽在佛教中担任护法神,后世更将其列为伽蓝神之一。从西土传入的佛教将中国历史上一位真实存在的人物纳入自家体系,中国人开始在寺院中看到自己人化身的神,被裹到了民俗信仰中的关羽成了嫁接外来宗教的最好桥梁。
  智靑的这一高超的佛教本土化举措意义深远,天台宗开始成为一个流传最广、历时最久的佛教宗派。此外,关羽也自此由俗世跻身神境,成为可供庶民供奉的神。即便是到了今天,在参观一些寺庙时,你还可以看到关羽陪侍佛祖的供奉。
  外来的佛教用得了关羽,土生土长的道教当然也不示弱,为了深孚民心,道教也利用关羽的牌子,捏造了一个“关公战蚩尤”故事:北宋大中祥符年间,运城的盐池水减,深赖盐业的课税难以完成。派下去考察的官员回来说是轩辕的死对头蚩尤在作乱,于是当时深信道教的皇帝宋真宗请来了信州张天师作法,召来“忠而勇”的“蜀将军关某”,最后是“披甲仗剑”的“美髯者”将蚩尤打败,运城的盐池水满如故,周匝百里。
  这一故事经由官方的宣扬,为关羽披上了一件神化的外衣,在千百年后的今天,晋南的地方戏曲锣鼓杂戏中,还有一个神话剧目,名字就叫做《关公战蚩尤》。如此跨越时空的拉郎配,当然是道徒们编造出来胡弄皇上和民众的。事实上,当时解州盐池干涸减产纯属自然,后来又被大水浸坏。直至崇宁四年修复后,才创开四千四百余畦。
  这样的故事在宋以来屡见不鲜。像在明代,有一次倭寇进攻浙江余姚城,城池危在旦夕,当地人到灵绪山关庙祈祷,最后得以击退倭寇的进攻。事后乡贤管氏、钱氏、叶氏倡议扩修关庙。关帝的道教信仰在民间的渗入程度可见一斑。

  官民互动的造神运动
  在封建社会里,能够对关羽进行册封当然只有操控了整个朝纲的皇帝。所以无论是生前的将、侯,还是死后的追谥,以及后代的封王拜帝,无一不是来自封建帝王的御赐颁封。然而要将关羽送上神的位置,除了佛家和道教的供奉之外,还需要有广袤的民众信仰土壤。在这种土壤中长成的神人关羽,内里就藏掖着深刻而丰富的时代心理。
  自隋唐开始,已经有着意颂扬关羽的诗文。像唐人郎君胄夸关羽“将军秉天资,义勇冠今昔。走马百战场,一剑万人敌”。只不过,这一阶段的关羽仍然处在佛道两教的神化当中,而官方对民间的崇拜并未给予多大的关注,更无明显的影响,而作为“神”的关羽的一些典型的特征与情节尚未形成。
  到了宋、元以后,王朝的兴替以及外族的觊觎,催生了频仍的战火,国力积贫积弱,社会动荡不安,社会上的流民日多,无论朝野还是民众,在心理上都需要有一个强烈的信仰支撑。这时候,被神化了的关羽就成为一剂充满着幻想的强心针。
  像内忧外患的北宋宣和年间,笃信道教的徽宗皇帝深信道士能够帮助他摆脱危机,而道士又乞灵于关羽。于是,此前就已经加封关羽为“忠惠公”的徽宗,再次把“忠而勇”的关羽加封为“崇宁真君”(自此,天下关帝庙的主殿始称“崇宁殿”)。他寄望于关羽能够发扬“义”与“勇”,救宋朝于危亡。到了相隔不几年的南宋之初,甚至有人把《劝勇文》张贴关羽庙中,鼓励人们不要惧怕金人,而要勇于杀敌。
  除了将关羽纳入道教外,自封为教主道君皇帝的宋徽宗还给了关羽另两个称号,分别是“武安王”、“义勇武安王”。到了南宋高宗、孝宗,更是在王字前面添加上了近十个字的定语,像孝宗,就加封关羽为“壮缪义勇武安英济王”。在字里行间,不难看出这些君主心中对臣子的要求,以及对巩固政权的热切愿望。
  对于在战乱中被迫浪迹江湖的底层游民来说,刚刚从宗法网络中流离出来的他们深感个体的孱弱,在谋求生存发展的过程中,传统社会秩序造就的萎缩、怯懦以及缺少个性和进取精神的缺陷让他们处处碰壁。于是,他们一边努力克服自己的欠缺,一边开始寻求意识上的补偿,并且试图将自己仰慕的品格比附到自己所崇拜的英雄身上,然后再经由通俗文艺演绎出来。在这种前提下,高大勇武、无所畏惧、重朋友、讲义气,同时与游民又有着大体相似的社会地位和生活经历,最终依靠自己个人力量“发迹变泰”的人物,就极易被推捧为“神”。
  在宋朝,时人已经流行三国故事,有“说三分”以及“三国志平话”在民间流传。元末明初,罗贯中在其集三国故事大成的《三国演义》的120回书目中,涉及关羽的就有二十余回,其中14个回目更是不惜浓墨重彩,极力美化关公。《三国演义》塑造出来的关羽“神勇无双、忠义绝伦”,不仅完全符合上层统治阶层的道德审美标准,其早年出身寒微而且身负命案,后来靠自己的勇力一步步赢取声名,除晚年镇守荆州时稍微安定之外,一生基本上都在路上奔走,加上早年就流传的关帝会在危难时节显灵保佑底层民众,更容易让到处漂泊的人们产生由衷的认同感,关羽成了最为契合游民理想中的神人形象。
  《三国演义》让官方看到了关羽可以彰扬的圣人品行,也成了民间有口皆碑的道德楷模,关羽也开始成为上层统治者与底层民众信仰沟通的渠道。从此,关羽除了在官方拥有庙堂之高的地位之外,还赢得了来自民间底层的江湖之远的声名。

  庙食遍天下
  自元以后,入主中原的少数民族统治者也同样供奉关帝,像元朝的皇帝就曾经两次封谥关羽。到了明清两代,皇帝给关羽神的地位不断加码,关羽头上的高帽也越戴越大顶,像明朝8岁登基、在位48年的万历皇帝,就将关羽加封为“协天大帝”甚至是“三界伏魔大帝”。清朝的顺治皇帝加封关羽为“忠义神武关圣大帝”。在清朝入关以后的10个皇帝中,先后有8个皇帝共13次封谥关羽,最长的封号甚至长达26字,关羽的神格就此达到了巅峰。
  比如明太祖朱元璋就曾经下令在京城为关公建庙,为京师十四庙之一,官府年年都祭祀。清朝雍正皇帝甚至敕命天下直、省、郡、邑都必须设立武庙。明清时期的北京城,城内外有关帝庙200多座,占庙宇总数的十分之一,在众多庙宇中数量位居第一。于是,宋元以来一直潜藏于民间的关公崇拜开始化作大张旗鼓的国家行为,在上位者的提倡,使得更多的人们深信关羽的镇邪驱魔、安邦定国作用,关羽的神性也似乎越来越灵。最后,在明末清初,关羽终于取代了姜太公,成了封建社会的“武圣”,也变成了为全民所接受和崇拜的“关帝”。“关帝庙”遍及全国大小城镇农村,而且随着华侨的足迹遍布于全世界各地。今天,包括纽约也建有关帝庙。
  明清两代统治者之所以如此重视关羽,原因很简单,就是上层统治者看到了榜样的力量,他们不断围绕着被千百年来人们贴在关羽身上的忠、义、勇等道德符号做文章。像清朝入主中原后,除了大兴文字狱外,还大力提倡尊孔崇儒,崇尚程朱理学,大力倡导尊君、忠君的思想。为此,他们甚至为陪同崇祯皇帝吊死煤山的明朝太监王承恩立碑,褒扬史可法、黄道周等明末清初忠臣,并称他们是“足称一代完人”。在这种背景下,对于“彻底一忠”的关公,清朝当然会大加使用。最特别的是,清政府将自南宋以来各地供奉岳飞的“岳王庙”改为“关岳庙”,目的很明显,就是想用关羽的义来淡化岳飞的忠,以此消弭掉汉民族心中对异族统治的厌恶。
  为王朝所推崇的关羽成为了国家的保护神,他在民间的地位也同时达到了顶峰。底层游民开始将关羽视为行业的保护神,同时还把他当作是财神以及聚落保护神,而且也为秘密宗教、结社所尊崇,成了中国江湖社会中最普遍崇拜的偶像,并且一直延续到了今天。比如清朝顺治年间在福建成立的民间帮会组织天地会,其结盟入会仪式,除一般的歃血焚表盟誓之外,还要钻过刀剑架做的叉,然后在关公像前起誓:“有忠有义刀不过,不忠不义剑下亡”。三合会等组织,则要求下属组织奉祀关公,每逢关公诞辰、忌日,都要庆祝和纪念。在四川一带的一些帮会,有的还会以刘备牌、关羽牌和张飞牌来界分组织。至于其他的诸如小刀会、三点会、八卦会、祖师教等等民间帮会组织,也无不是在浓厚的关公文化氛围中发展起来的。
  相传关羽一辈子喜看《春秋》,但是却没有留下什么宏言阔论。倒是传说中曾经书写过几句诸如“读好书,说好话,行好事,做好人”等劝世格言,然而他却被视作是儒家学说的最好实践者。创立儒家学派的孔子被儒教徒奉为圣人,对儒家学说贡献巨大的孟子则被尊为亚圣,倒是关羽这名没有用刀笔立言的武将,经过了千百年来的演绎、神化,已经在历史演进中被抽离成为一个文化符号,并且成了最有说服力的努力实践儒家学说的身教者,于是被世人尊为“关圣”。
  从一名在历史典籍中只占很短篇幅的武将,到无人不晓、庙食遍天下的大帝圣人,关羽在一千多年的中国历史长河里长成了一棵儒、释、道三教都共同推崇的大树,枝叶甚至蔓卷到了今天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而它的根就深深地扎在了中国传统文化的土壤之上。于是,如果把镜头重新拉回到明清时期的关庙里,就常常会出现这样一幅有趣的场面:庙里同时住着道士与和尚,儒生则奉朝廷之命前来拜祭,自宋明理学调和之后的三教此时在关帝庙里出现了最为和谐统一的图景。
  (鸣谢:部分资料引自中国社会科学院胡小伟先生、王学泰先生撰述,以及解州关帝庙文物保管所提供的相关书籍资料)

地理
  解州关帝庙:打造华人寻根家园
  □本报记者  黄端

  从地图上看,由内蒙古河套完成了南流的黄河,在这里却忽然朝东北方向斜地里甩将出去,完成了“几”字形的最后一个转折,关羽的家乡山西运城就窝在了这个晋陕豫交界的最后一拐里。这块繁衍了几千年文明的土地上,今天还留有重建的“欲穷千里目”的鹳雀楼,以及见证过崔莺莺、张生“愿普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爱情的普救寺等等古迹。
  如果你是坐火车到运城,那么一出站台就可以看到矗立在火车站广场上的那一尊关羽塑像,左手叉腰,右手提刀,骑在赤兔马上目送远方。假如你是由公路乘车前来,那么你可以从通往西安的高速公路入口处看到一处关羽的站像,右手提刀,左手二指并拢斜指西方。
  在黄河北岸的中条山南麓,盐池北岸和西侧,今天留存有两座相距10公里的关帝庙:常平关帝家庙以及解州关帝庙。常平家庙在金代之前就已经存在,而始建于隋文帝时期的解州关帝庙却是宇内最大的关帝庙,在历史上,解州曾经是运城的府治所在,管辖过常平。所以,在《三国志》里,我们可以看到陈寿说关羽是“河东解人也”。
  7月23日这天是关羽诞辰1843年,当地把有关活动首次安排到了常平家庙里举办。由运城到常平,需要越过盐池,这天早上大路两旁每隔一段就会站着一两名维持秩序的交警。只是在车子越过盐池后,在中条山脚下的路却不是那么好走。
  家庙专门从陕西的华山上请来了10名道士做祈福道场,几百名关羽后人也由当地的企业组织,由临猗、平陆、运城过来参加祭拜先人的活动。住在附近的82岁的张大爷由女儿搀了过来,他手里捧着一尊关羽的塑像,正要放到崇宁殿前的供桌上,那上面已经摆满了大大小小、不同材质的关羽塑像以及敬献给关帝的供品。张大爷说,等祈福活动完结后再把关老爷请回家,这样能保得安康。
  在民间信仰里,关帝是一个除了不能送子之外的全能的神,不过在家庙里,这个任务除了由供奉在后的关夫人承担之外,在崇宁殿外还有两棵高大的柏树,下边的树干上缠满了红绳,据说一棵叫男树,一棵叫女树,生了儿女的人们只要拿着红绳分别缠绕,可以为孩子祈福。
  “官像官,民像民,关老爷像的是解州人”,这是当地人常说的一句话,意思是不管怎么样,解州人都有关老爷照应着。运城百姓一般都会在家里供奉一座关公像,当地人还将关公当成是护车神,一般都会在车上摆上一尊关公像。记者就碰到过一位出租车司机,在驾驶座的右前边摆着一尊朝着车内的赵公元帅,左手边则摆放着一尊朝向前方的关羽塑像。运城当地有许多以关公、关帝或者关老爷来命名的商店、学校以及企业,一家公司还专门靠生产关公铜像起家。
  这个上午,在家庙边上的小操场里搭起的简陋会场里,当地政府还搞了一个小规模的庆典,庙内还有从邻县请来的绛县道教乐团和临猗一所小学的孩子进行杂耍以及歌舞表演。
  “我们要让关公故里成为华人的寻根家园。”7月24日下午,运城市文物局副局长兼解州关帝庙文物保管所所长侯学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现在海内外的关公信徒大约有2.4亿,而且很大一部分都生活在海外。对于生活在海外的华人来说,只要一提起中国,就会有家的感觉,再一个就是提到关公,也会产生同样的归属感。因此,作为关公故里的解州关帝庙,应当成为海外华人寻根的家园。”
  解州关帝庙文管所同时管理着常平家庙,现在还开发了家庙对面的关帝祖茔,同时还在祖茔边上搞了一个关帝汉城影视基地,并且已经在那里拍摄了七集电视连续剧《武圣关公出解梁》,正准备发行拷贝。他们打算与当地的关铝集团合作,准备在影视城所在的石磐沟里,树立起一个高59米、底座19米的世界最大的关公铜像,其中59是关羽的寿命,19代表他在家乡呆的年头。
  这些日子,解州关帝庙与结义园景区之间的街道两旁正在搞大拆迁,到时会连在一起搞一个占地几十亩的关帝文化广场。这两天虽然是关帝诞辰,但是来的客人也不见多,据说这些年游客大约每年都在十四五万左右。有意思的是,结义园门口挂着几块大大广告牌,上面喷有一些文章,其中一块赫然印着的是2001年全国高考满分作文,南京考生蒋昕捷用古白话文写成的《赤兔之死》。
  坐北朝南的解州关帝庙规模宏大,占地面积达1.8万多平方米。庙内除了关羽本人,还有部将祠以及供奉其坐骑赤兔马的追风伯祠。庙内的大门、殿阁之上还有许多年代远近不一的题匾,包括历代皇帝的墨迹,比如乾隆在正殿崇宁殿上题写的“神勇”匾。此外,也有一些是关公的信徒送过来的,包括港台地区的在内。庙内新近悬挂上去的一块是在去年初当地胖子涮锅集团的老总送来的,据说早年他靠卖小麦起家,现在已经在全国各地有100多个子公司。
  从1990年开始的每年10月份,解州关帝庙都会搞一个模仿明朝朝廷祭祀关羽的金秋大祭,同时还会搞一些诸如农产品交易之类的经济活动。早年在解州关帝庙内,会进行连续6天每天两场的表演,现在被压缩成了一天。
  1998年,解州关帝庙以武庙之祖的名义,在运城召开了“中华关帝庙联谊会”,当时除了澳洲之外的其他四大洲的关帝庙,都派代表参加了会议。国内也有20多个省80多家关帝庙派来了代表。侯学金说当时大家达成了共识,就是明确了天下关帝庙的根与枝的关系,除了解州关帝庙,埋葬关羽身躯的当阳关帝庙,以及埋葬关羽首级的洛阳关帝庙,还把福建东山关帝庙也定为国内四大关帝庙之一,因为台湾的关帝庙大多由其分灵过去。
  另外,在那次联谊会上,大家还把关羽的诞辰定为每年的农历六月二十四日。以前各地关帝庙的金秋大祭的时间都很随意,当时也确定下来,以解州关帝庙的10月18日为准,当阳的是10月14日,洛阳的是10月16日,至于荆州的,定在10月12日,许昌的定在10月10日。侯学金说,这样关帝的信徒就可以在一个集中的时间里,把最靠近的几个关帝庙一并游下来。像洛阳,离运城只有200多公里,全程走下来,还不到两个小时就到了。
  侯学金说,现在解州关帝庙主要把游客市场瞄准在相邻的河南和陕西两省,以及关公信徒众多的福建、广州以及深圳等地。2000年9月,他们在西安开了一家有50多个床位的关帝大酒店,立足点不在于赢利,而是专门作为联络信徒的地方。侯学金说西安的试点效果还不错,像2000年市场比例,陕西的游客占全年比例的8%,第二年上升到10%,2002年又上升到了18%。等条件成熟,他们还会在信徒比较集中的广州、深圳或者福建建立办事处。
 

 


  在乡人缭绕的香火供奉中,关羽已经成为被神化的人物,他由一名普通的武将在中国历史文化的演变中完成蜕变,并且不断被倾注新的符号。



张大爷和他的女儿准备请关帝回家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