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铁路刘志祥腐败大案举报始末(《检察风云》2006年第10期)

2006-06-12  一醉的酒坛
【反腐特别报道】揭露武汉铁路大票霸
上传时间:2006-5-26 10:08:18


 

 
揭露武汉铁路大票霸
武汉铁路刘志祥腐败大案举报始末
 
2006316日,曾先后任湖北省汉口火车站站长、武汉铁路分局副局长的刘志祥,因涉嫌故意伤害、贪污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传上了湖北省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的被告人席。他被指控伙同他人贪污公款1227万元,收受贿赂1439.8万元,并有1000多万元财产不能说明其合法来源。由于案情复杂,法庭宣布将择日宣判。在法庭上,曾被中央权威媒体称为“正气为人、两袖清风”的刘志祥竟麻木不仁地说:“为了报复举报人,我派人砍了张汉生没有死,挑了李洪安的脚筋没有死,后来打了汪汉林也没有死,最后就想到搞高铁柱,没想到杀手下手狠了,把他右腿的动脉挑断了……”
此案是建国以来铁路系统查出的涉案金额最高的官员腐败案,也是迄今为止铁路系统影响最为恶劣的案件,在全国铁路、政法系统乃至全社会引起暄然大波。那些曾经敢怒不敢言的群众无不奔走相告,有人还义愤填膺地写道:人恶自有天刀!贪污终会有报!!大家快放鞭炮!!!
 
仕途一路春风
纵观刘志祥的履历,可以用“平步青云”四个字来概括。刘志祥1956年出生于湖北省鄂州市一个普通家庭,学历不高,为人处事好讲江湖义气,在朋友圈里人称“爽哥”。从参加工作的第一天,他就没有离开过铁路。起初,他是个工人,干过轧土工、火车司机。但在近十余年,刘志祥的仕途可谓是一路春风,有人戏称他坐上了升官的电梯。从人事科长到纪委书记再到汉口火车站副站长,刘志祥的升迁速度无人能敌,刷新了武汉铁路分局干部任用晋升的记录。而这一切的背后,大家都心知肚明却又讳莫如深。
在他的升迁史中,曾有一个小小的插曲。刘任汉口火车站副部长时,目光一直紧盯着站长的位置。但由于平时为人过于狂妄,招来不少嫉恨。出于无奈,他被转任武东车站党委书记。离开汉口火车站的前一天,他放出话去:我总有一天会杀回来,你们给我看好了!
果然,19974月,年仅41岁的刘志祥升任为汉口火车站站长。20023月,刘志祥再次升任为武汉铁路分局副局长。在武汉市,只要提到刘志祥,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在大家心目中,他是一个结交甚广、“搭白”算数、活动能力超凡的人。
任汉口火车站站长的6年,可谓是刘志祥人生最风光、最有成就感的6年。
汉口火车站坐落于九省通衢的华中重镇武汉,是一个百年老站。刘志祥刚上任时,汉口站负债1380万元人民币,每年工资、成本等缺口超过500万元。3个月后,在刘志祥的指挥下,一场包括考核干部减员增效、调整营销系统等在内的改革如火如荼地展开。车站1200多名职工推出100多名代表组成了考核小组,对全站180多名干部就德、能、勤、绩四个方面考核打分。通过考核,汉口车站首次解聘了两名干部,通报批评了9名干部,降职1名干部,表扬奖励了19名干部,沿袭多年的干部终身制被打破了。他还对全体职工定下铁纪:谁要是敢私自放人上车,一律停职下岗。在他的铁腕政策下,汉口站队伍建设成效十分明显,职工的工作积极性也极大地调动起来。在他任汉口火车站站长的6年里,汉口火车站效益连年增长,汉口站运输收入增长了10倍,难怪一家中央权威媒体以《百年老站新站长》为题,称赞刘志祥厉行改革,并引述汉口火车站职工们的话说:“刘志祥是用他一身正气为人、两袖清风处事的人格魅力感染我们,激励我们的。”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被中央门户喉舌誉为“两袖清风”的站长,竟然因涉嫌巨额贪污受贿和涉黑命案而沦为阶下囚。善良的人们一时间似乎难以接受这样一个现实,更为他自毁前程而感到震惊和惋惜。一位曾在刘志祥身边工作的青年党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连说三个“没想到”:“他平时对我们要求很严,我们做事都谨小慎微,生怕出错。没想到他人前人后反差竟是如此之大,没想到他的作案手段如此龌龊,没想到他的犯罪金额如此之巨!”
 
会场上突然消失
20053月的一天,武汉铁路分局会议室灯火通明,武汉铁路分局正在召开一次重要的业务会议,身为武汉铁路分局副局长的刘志祥自然身列其中。会议进行过程中,一位领导将刘志祥请了出去。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回来。与会的主要领导表情严肃地通报,这是刘志祥最后一次参加会议了。
将刘志祥带走的是湖北省纪委的官员。据悉,在经过长达近两年的秘密监控并掌握充分证据后,湖北省纪委对刘志祥进行了“双规”。在刘志祥的家,仅起获的现金就达四五千万元,因为不敢存在银行里,有些钱放在家里都长了霉。“光整理现金就花了一天一夜。”一位知情人员说。
据与刘志祥关系密切的人士透露,此前,刘志祥早就有了某种不祥的征兆。去年6月,汉口火车站广场管理办公室原主任丁润炎、原副主任刘生伟,因在广场出租和商铺改造过程中受贿,已双双被判刑。俗话说拔出萝卜带出泥,当了6年的汉口火车站站长,刘志祥清楚自己与之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但刘志祥最终还是幸运地躲过了这一劫。
最让刘志祥揪心的莫过于几个锲而不舍的举报人。他们到处写告状信,举报刘贪污受贿的事实。这让刘志祥心里十分不安,他对举报人进行疯狂报复,雇凶杀人,导致致使一死数伤。这最终成为他锒铛入狱的导火索。
去年926日,武汉市人大常委会发布公告,依法罢免刘志祥武汉市人大代表资格。对外公布的原因是:刘志祥涉嫌收受贿赂,同时还涉嫌在担任汉口站站长期间与当地带有黑社会性质的命案有关,湖北省纪委正对其隔离审查。
 
事发“高铁柱命案”
“如果不是高铁柱这起人命关天的大案,很有可能谁也动不了刘志祥,更不用说追究他的经济问题了。”一些多年在铁路系统工作、看着刘志祥一路升迁横行霸道的老职工感叹道。
此事还得从5年前的一场承包纠纷说起。
1997年元月,老家在湖北汉川的高铁柱通过合法手续承包了汉口火车站招待所,并签下了8年的合约。为了大干一番事业,高铁柱向银行贷款28万元将招待所装修一新。本想安安心心做生意赚点钱,可万万没想到的是,由于招待所的生意越做越好,自己却引来了杀身之祸。
仅仅9个月后,汉口火车站向高铁柱单方提出废除合同,高家拿出双方签订的合同表示拒绝。1031日,汉口火车站执法部门不分青红皂白,强行将招待所贴上封条,一帮小混混将高铁柱一家赶了出来,连随身物品都不让取。
蒙受了巨大经济损失的高铁柱多次找汉口火车站交涉却无人理睬。无奈之下,高铁柱夫妇一纸诉状将汉口火车站告到法院,官司是赢了,判汉口火车站赔偿20万元,然而钱却一直拿不到。为此,高铁柱又多次找时任汉口火车站站长的刘志祥索要赔款,这一讨债就是4年。对高铁柱频频来要钱,刘志祥极其不耐烦,他不仅不给钱,还恶狠狠地说:“你们农民进城来混点饭吃,有今天这个样儿已经很不容易了,你们民不要跟官斗,穷不要跟富斗!”
气愤的高铁柱终于忍无可忍地说:“那我就去告你!”然而,就是高铁柱脱口而出的这句话,为他日后的遇害埋下了祸根。
在刘志祥的指使下,2002128日,无业人员彭支红(已判刑)、冯立海(已判刑)4人携带砍刀、匕首冲进高铁柱的租住地。还没等高铁柱一家反应过来,歹徒就冲上前对高铁柱拳打脚踢。殴打中,冯立海持刀刺破高铁柱右股动脉,致高铁柱急性失血性休克死亡。
高铁柱的妻子邓以华和年近4岁的孩子亲眼目睹了高铁柱被当场刺死的惨状。妻儿两人被眼前血淋淋的一幕吓呆了,至今回忆起来都不寒而栗。“我孩子受到的刺激最大,他现在一看到血就晕。他说他一辈子都记得,一群人拿刀杀我爸爸的惨景……”
高铁柱在被害前夕已有某种不祥的预感,他曾亲笔写下一封遗书:“我若遇害,就是贪官刘志祥指使人干的。”警方在被害人衣服兜内发现了这封遗书。
根据公安机关的笔录材料显示,事后刘志祥供认此案是自己指使:“没想到事情搞大了。”刘志祥就是这样一个凶残极恶的污吏。
 
命案牵出大票霸
刘志祥的贪污腐败在汉口火车站早就是“公开的秘密”。自1998年起,刘就垄断该站的绝大部分卧铺票,被人封为“汉口站最大票霸”,还将汉口站的所有基建工程都包给他家乡的建筑队。然而直至2002年底高铁柱命案,刘志祥才引起中央高层的直接关注,湖北省警方按中央指示甩开铁道部门,秘密成立专案组。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刘志祥的发家史源于倒卖火车票。与他里应外合的黄金搭档是原供职于武汉电视台后勤部门的职工何坚。熟悉刘志祥的人都知道,刘有个爱好就是结交新闻媒体的朋友,并通过他们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媒体机构不论名气大小,只要是来采访刘志祥,他都热情接待。据在汉口火车站办公室工作十余年的一位老同志介绍,刘志祥与何坚的密切合作开始于1998年。那一年,汉口火车站建站一百周年,汉口站出巨资在武汉电视台组播了一台专场文艺晚会。当时还在电视台工作的何坚,让刘志祥在节目中频频露脸。晚会的播出,让刘志祥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对何坚更是刮目相看。二人经常你来我往,谈话相当投机,合作的范围也从媒体炒作扩大到贩票“捞钱”。一个熟知其中黑幕的职工形象地描绘出刘何二人坚实的“合作伙伴关系”——刘志祥总牵头,与何坚联袂,垄断汉口火车站绝大部分卧铺车票和俏销的座位票,形成一个坚实的网络和繁杂的销售体系。当时何坚的电脑直接与汉口站配票室电脑相连。在刘的指使下,通过配票室陈某把持计划配票大权,从票务中心主任徐某——计划室的姚某——配票室的陈某一条龙直通何坚的电脑销售窗口。按照“行规”,从何坚那卖出的票每张都加收了“手续费”,从5元至50元不等,一般卧铺票加收20元,黄金周和春运期间一律每张加收30元,票源紧俏时,“手续费”高达50元。而每年春运,汉口火车站日均发送旅客就达4万多人次。这些紧俏票源全部由刘志祥一人把持。自然,最难买的票只有到何坚的售票点能买到。
专案组调查发现,刘何“二人转”有着相当“正规”的游戏规则,两人签订了明确的利益分成合同。汉口火车站每年运送旅客1000多万人次,卧铺票和紧张方向的座位票占30%40%。每月何坚的电脑打多少卧铺票有明确的数据统计,何依票数对刘志祥进行回扣结算。事发后,专案组民警在刘志祥家中搜出两大袋订票费的票据。
除了倒票,垄断汉口站所有基础建设工程项目,被认为是刘志祥的另一条生财之道。车站老职工回忆,在刘志祥任站长期间,汉口火车站售票厅工程不断。2000年厅内刚花巨款安装好中央空调,还未使用,2002年又被敲了重新装修。车站贵宾室装修,刚装修完了,又把装修好的全部挖掉再重新装修……几年来,汉口站用于装饰维修费用就高达1.74亿元。而施工方基本上都是刘志祥家乡的施工队——湖北鄂州的建筑队。
翻阅账目,专案组人员发现其中维修、装修费用水分很大,仅车站站台新修的一处花坛,决算竟花了30多万元;而在车站出站口修的一处5米见方的小休息厅,造价高达110万元。刘志祥从诸如此类工程里“黑”了多少钱,绝非小数目。
据法庭上公诉机关的指控,1995年至20051月,刘志祥利用其担任汉口火车站站长和武汉铁路分局副局长的职务便利,采取无收据和“打白条”等手段,伙同他人贪污公款,计人民币1227万元、美元58万元、欧元13.5万元。其中刘志祥个人实得人民币1143万元、美元52万元、欧元3.5万元。刘志祥利用职权,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他人贿赂计人民币1439.8万余元。公诉机关还指控,侦查机关依法扣押、冻结被告人刘志祥财产的数额特别巨大,扣除其个人及家庭成员合法收入、个人贪污受贿所得、违纪物品资金外,还有1,000多万元的财产不能说明其合法来源,应以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疯狂报复举报人
刘志祥在地方一手遮天、作威作福,引起很多群众的不满。汉口火车站不少员工都曾向上级举报过刘志祥,非但没有起到应有的效果,而且还遭到刘志祥的打击报复。2002年,一位职工以匿名信向上面举报刘志祥的经济问题,最后信件居然直接转到了刘志祥手上。
在每个月例行的干部大会上,刘志祥竟然肆无忌惮一边把信拿给大家看,一边说:“有人向北京举报我的经济问题,没有用,信转到我手里来了,我红道黑道都有人,你们举报到哪里都没有用!”
据知情人透露,刘志祥能力确实很大,上能通天,下能掘地。为了维护不正当的金钱链条,巩固自己的霸气,刘志祥和黑势力彭支红等人联系密切。彭长期充当刘志祥的打手,在多起雇凶报复事件中,彭都首当其冲。
铁路职工张汉生曾向有关部门反映,刘志祥在主管基建项目中,以私人关系,把汉口站几栋家属楼交由不懂基建的原汉阳县建筑公司一民工肖跃进承建,家属楼施工中钢材、水泥、运输都是车站通过关系平价购进,运输由部队免费支援,而结算工程款项,则高价结算。刘志祥从诸如此类工程里拿了多少钱,难以计算。得知此情后,刘志祥把张汉生叫到办公室,张狂地拿出举报信,指着张汉生冷冷地说:“你给我放聪明点,不要搞小动作,不管什么人写揭发信,一样都会转到我手中。”
为了躲避报复,张汉生先后搬了三次家。然而就是这样也没有逃出刘志祥的魔掌。19991月,三名凶手在上班时间手持西瓜刀闯进车站办公室,不由分说就向张汉生连砍三刀,致使张头部、背部、手部等多处受伤。幸而当时办公室的客运车间主任周国发等及时出面救助,才将三名歹徒赶走。受此事牵连,出面救人的周国发很快遭遇下岗。汉口站业务拔尖的统计员蔡鹏,因代张汉生领过几次工资,被刘志祥传唤到办公室,要其交代张都在背后说了他哪些坏话。蔡鹏说不知情,随后不久,他由干部被降为工人,下放到了车间当环卫工。
“他整人的方式多种多样,只要是不顺着他的,他可以把你的正职整成副职,副职整成一般干部,一般干部整成工人,把职称都给你弄掉,给你一层一层剥皮,最后让你下岗。”因未给刘志祥私吞公款开绿灯而受到排斥的收入科科长刘秋华总结道。
面对刘志祥的淫威,多数职工敢怒而不敢言,这在一定程度上助长了刘的嚣张气焰。对此,多数铁路职工的表达更为直接:“他为什么能走到今天呢?正因为他权力太膨胀了,没有人能够控制他。如果稍微有一点点监督,他走不到今天。”
在所有的举报人中,汪汉林可谓是最无所畏惧最有毅力的一个。他1976年从部队转业后就在汽车公司做接待、票务工作,与汉口火车站打交道二十多年,深谙车站票务内情,痛恨刘志祥身为站长却中饱私囊。他先后花了4年多时间,曾经两次进京、六上郑州,打了上百个长途电话,写了一百多封挂号信,向国务院、全国人大、最高检察院、公安部等二十多个中央和湖北省主管部门进行过实名举报。打字复印的举报材料就装了几大箱,经济上付出了高昂代价,至今花去费用三万多元,搬了5次家。
20027月,汪汉林第一次上京举报刘志祥问题。回来后不到一个月,刘志祥找到汪汉林面谈,盘问其是否和高铁柱在一起举报他。三天后,汪汉林被6名手持木棍的男子暴打致伤,手中装有举报刘志祥材料的手提公文包也被抢走。过了两天,公文包内的物品和文字材料就出现在刘志祥的办公室内,他当面向高铁柱夫妇作了展示。
汪汉林和高铁柱的共同遭遇使他们成为了难兄难弟。汪汉林第二次进京举报期间,高铁柱曾与汪汉林通了数次电话,称彭支红组织了一帮人到处在找他。为此,汪汉林在北京国防大学附近的招待所地下室住了十多天,返回武汉时不敢从汉口站下车,而是在市郊的横店车站下车,坐三轮车转到公路,再到公路上拦车回家。他说:“举报刘志祥,就像搞地下工作一样!”
高铁柱的死对汪汉林震动很大,他深知高的今天就是自己的明天。刘志祥能派人把高铁柱杀了,同样会把自己干掉。但汪汉林没有退缩。“开弓没有回头箭。”汪汉林加快了向国务院、全国人大、最高检、中央政法委、公安部等部门的实名举报步伐,甚至直接上书中央领导。
令他感到欣慰的是,中央高层反腐的决心是坚定的。寄给中央的举报信全部汇集到国家信访局。在高层领导的高度关注下,湖北省侦查刘志祥案件的专案组秘密成立。200311月,湖北省公安厅办案机关与汪汉林取得联系,并安插其在车站卧底。20053月,刘志祥被双规。
 
好色中加速覆灭
刘志祥的堕落和他的生活腐化有着必然的联系。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不仅贪财,而且好色。在他任汉口火车站站长期间,车站里只要是刘志祥看中的女人,他都会想尽一切办法弄到手。作为回报,刘志祥会给她们重新安排好的岗位,或是提拔重用。当然,刘志祥也有碰钉子的时候,当遇到性格刚强、坚决不从的,刘志祥就会找出各种理由,不是将其调到又脏又累的岗位,就是让她待岗,有的甚至被迫回家休养。汉口火车站一些女职工出于恐惧和憎恶,曾先后主动要求调走。
在众多被他玩弄的女性当中,有一个人不能不提——原汉口火车站副站长潘某。起初,潘只是一名普通的车站广播员。因为长相出众,声音甜美,深受刘志祥宠爱。此后短短几年,潘某从广播员到客运值班员再到客运副主任、主任,2004年提任汉口火车站副站长。潘某在素有汉口“华尔街”之称的黄金地段购得100多平方米的豪宅,每天开着小车上下班。在刘志祥被执行“双规”前夕,执法部门从潘某家中搜出数百万来历不明的现金。目前,潘也深陷囹圄。
刘志祥长期生活在花天酒地中,因为有求于他的人太多,他经常出入于高级会所、桑拿、歌舞厅,觥筹交错。甚至有些干部为了巴结他,请他桑拿洗澡,自己则在楼下站岗放哨。
曾经有个干部为了保留现有的位置,拿出1万元钱请刘志祥吃饭。没想到刘志祥当众对其嗤之以鼻:“你想拿这点钱就把我打发了,你也太小瞧我了吧!”这个干部只得灰溜溜的走了,他的位置自然也没保住。
 
点评:
一位资深法律专业人士评说,刘志祥这一典型案例和全国铁路政企不分、缺乏外部监督机制有着密切联系。由于这种管理体系,铁路局很容易成为了一些领导干部贪污腐化、行贿受贿的“防火墙”。要改变这种状况,就必须彻底改变这种政企不分、缺乏外部监督机制的落后体制。只有这样,才能有效地预防和制止铁路系统一些领导干部特权思想,才能有效地杜绝和防止铁路系统内部职务犯罪的发生。
(芮纪云)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