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蓑烟雨leo / 地理 / 塞伦盖蒂国家公园

0 0

   

塞伦盖蒂国家公园

2006-10-03  一蓑烟雨l...
在广袤的塞伦盖蒂平原上,有一百五十万公顷的大草原和数量众多的食草动物——羚羊、瞪羚和斑马。每年,当它们为寻找水源而迁徙时,总有食肉动物伴随它们同行,向人们展现了另一个时代,是世界上最壮观的景象之一。
  
  位于东非大裂谷以西,阿鲁沙西北偏西130公里处,一部分狭长地带向西伸入维多利亚湖达8公里,北部延伸到肯尼亚边境。
  1940年后成为保护区;1929年,塞伦盖蒂中部228,600公顷地区被定为狩猎保护区;1951年建成国家公园;1959年得到扩大。作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与生态计划中塞伦盖蒂──恩戈罗恩戈罗生物保护区(连同毗邻的马苏瓦狩猎保护区)的一部分得到国际公认,同年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塞伦盖蒂国家公园(1,476,300公顷)是整个生态保护区(2, 305,000公顷)的一部分。东南与恩戈罗恩戈罗保护区(809,440公顷)相邻,东北和洛利翁多狩猎保护区(400,000公顷)接壤,北面与肯尼亚马拉国家保护区(151,000公顷)相连,西面是格鲁梅蒂狩猎保护区(500,000公顷)。海拔高度介于920米到1850米之间。
  塞伦盖蒂平原主要是火山灰覆盖的结晶岩,伴有大量露出地面的花岗岩(丘陵)。北部和西部狭长地带主要是火山爆发形成的山地。两条向西的河流常年有水,还有不少的湖泊、沼泽、泉眼。
  降雨主要集中在11月到第二年的5月,12月和3、4月为高峰期。年平均气温20.8℃。海拔1150米处记录的年平均降水1210毫米。降雨量向东递减,自北向西递增,在西部维多利亚湖附近的狭长地带年降雨达950毫米,公园最北端肯尼亚边境附近年降水达1150毫米。
  植被以开阔草原型植物为主,但在严重干旱时几乎全部变为沙漠。主要植物是马唐和鼠尾粟(盐碱土壤的代表植物)等茅草。在较湿润地区,水蜈蚣属植物生长占优。公园中部为大片金合欢林地草原。丘陵植物和茂密的林地,以及一些长廊林覆盖了公园北部的大部分地区。低地和山地植物主要是金合欢。
  公园由于拥有现今极大规模的动物群落而闻名遐迩。这些动物群在季节性的水源地和草场之间来往迁徙。这些动物有牛羚、斑马、羚羊、3000多只狮子、斑鬣狗。5月和6月,许多动物从中部平原集体迁徙到西部狭长地带。20世纪50年代,牛羚数量估计有19万只,1989年估计有169万只,1991年127万只。其他的特色动物有猎豹、非洲象(1994年估计有1357头)、黑犀牛、河马、长颈鹿、野牛、转角牛羚、大羚羊、旋角大羚羊、南非羚羊、直角大羚羊、山地小苇羚、大量啮齿类和蝙蝠类动物、豺狗、瞪羚,7种獴、两种河狸、疣猪和7种灵长类动物。小型食肉动物有蝠耳狐、蜜熊。1991年,最后一群野狗从公园中消失,一场狂犬病瘟疫灭绝了三个野狗群。 300多种鸟类包括34种猛禽、6种秃鹫、大鸨、鸵鸟、火烈鸟,以及几种分布较固定的鸟如褐尾织巢鸟。
  19世纪塞伦盖蒂和马萨伊马拉的开阔草原一直没有遭受舌蝇的侵害,畜牧业主在这里大量放牧。19世纪80年代一场牛瘟造成野生动物和家畜的大量死亡。导致许多人放弃该地远走他乡。公园的东部原先都是马赛牧区的一部分。野生动物和家畜共同分享这里的自然资源。马赛人是东非最大的游牧部族,他们的文化习俗禁止食用野生动物。
  这里无常住人口,马赛人占据了公园的东部边界。而西部边界人口稠密。西部边界人口增长率每年4%。1967-1978年整个塞伦盖蒂区人口增加了54%,西部的7个区1988年人口达1,733,958人。农业是主要收入来源,也有许多人被吸引到公园提供的与野生动物相关行业或旅游业中。
  1983年参观人数(18602人)降到20世纪50年代有记录以来的最低点。其后好几年因为与肯尼亚的边界关闭,公园处于封闭状态。1983年12月,肯尼亚-坦桑尼亚边界重新开放,游客大增。塞伦盖蒂地方保护局的统计数字表明,从1985年到1991年,入园观光人数从11000增加到40000。新旅馆和其他基础设施建成后,游客人数渴望继续增加。
  塞伦盖蒂国家公园,连同其中的有蹄动物和捕食它们的动物,是仅存的各种特征齐全的更新世大型哺乳动物生态系统。公园与相邻的恩戈罗恩戈罗保护区以及马萨伊马拉国家公园一起,为热带草原生态系统的保护提供了充分保障。
  1951年,国家公园的原有边界包括如今公园的南部和东部,还有恩戈罗恩戈罗高地。直到1954年,一直允许马赛人放牧和耕种。此后因为感到不利于资源保护而禁止放牧耕种。同一年,公园被分割成今天的塞伦盖蒂国家公园和恩戈罗恩戈罗保护区。国家公园严格用于野生动物保护和旅游,严格限制人类进入。整个20世纪80年代,动物保护者采取的保护措施逐渐发生变化。在塞伦盖蒂地区,国际自然和自然资源保护协会与塞伦盖蒂地方保护规划局联合行动,一起共同实施保护开发计划。1989年开始保护开发计划第二阶段,当地人加入进来。总目标是改变塞伦盖蒂资源旧有的排斥当地社会的管理和资源利用方法,使地区社会发展同自然环境保护协调一致。人们认识到野生动物是公园周围农村的重要资源。新规划有望给予当地社区村子周围野生动物的管理权,并防止公园中的非法掠夺性偷猎。合适的地区被划为公园缓冲区,便于当地人处置野生动物。监管保护工作由野生动物村委会负责。塞伦盖蒂地区保护规划局同时制定了稳妥的土地利用计划,并准备把公园的旅游收入更多地返还到社区中。
  过去30年公园以西的人口增长迅速,野生动物和家畜数量也在上升,对土地的需求提高。由于牧场被改作粮田,放牧区变得稀少。当地人很难进行外部开发,大规模的农业生产规划无法使当地人受益。对公有土地的拥有导致当地公共资源的过度开发。农业对公园边界地区形成了侵食,先前为了生计进行的偷猎活动变成大规模的商业牟利活动。每年估计有200000动物被杀。某些物种大量减少。肉类需求的上涨,部分因为当地人口增长,另一原因是其他地区的野生动物和烧火用柴耗尽造成人口迁入。公园附近的洛利翁多狩猎控制区被出租进行狩猎活动,这引起了争议。租借期10年,这期间租借人可以射猎从公园内向外迁徙的野生动物。从头一狩猎季节得知,狩猎者任意使用机关枪,并且射杀禁猎动物。人们担心这一狩猎区可能对当地野生动物产生严重影响,有一段时间,塞伦盖蒂没有大象出没,而且公园外的耕种和定居点影响了象群分布。由于象群合并、不加节制的烧荒、以及长颈鹿为生存采食嫩芽、树木更新缓慢,造成森林面积下降。公园西部和西北部边界的小片地区林木遭到砍伐。1994年一场犬瘟病毒的流行使塞伦盖蒂和马萨伊马拉30%的狮子丧生。之后,1991年野狗消失可能是传播了家犬狂犬病。这一地区大约养有30000只家犬,大部分没有注射疫苗,因此形成巨大传染源。为在公园西部形成防疫缓冲区,1996年12月开始在公园周围给家犬集体接种犬瘟和狂犬疫苗。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