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SSO(Single Sign-on) in Action(上篇)

2006-10-04  duduwolf

1. SSO 原理浅谈

       SSO 是一个非常大的主题,我对这个主题有着深深的感受,自从广州 UserGroup 的论坛成立以来,无数网友都在尝试使用开源的 CAS Kerberos 也提供另外一种方式的 SSO ,即基于 Windows 域的 SSO ,还有就是从 2005 年开始一直兴旺不衰的 SAML

       如果将这些免费的 SSO 解决方案与商业的 Tivoli Siteminder RSA Secure SSO 产品做对比,差距是存在的。毕竟,商业产品的安全性和用户体验都是无与伦比的,我们现在提到的 SSO ,仅仅是 Web SSO ,即 Web-SSO 是体现在客户端;另外一种 SSO 是桌面 SSO ,例如,只需要作为 Administrator 登录一次 windows 2000 ,我便能够在使用 MSN/QQ 的时候免去登录的环节 ( 注意,这不是用客户端软件的密码记忆功能 ) ,是一种代理用户输入密码的功能。因此,桌面 SSO 是体现在 OS 级别上。

       今天,当我们提起 SSO 的时候,我们通常是指 Web SSO ,它的主要特点是, SSO 应用之间走 Web 协议 ( HTTP/SSL) ,并且 SSO 都只有一个登录入口。

       简单的 SSO 的体系中,会有下面三种角色:

       1 User (多个)

       2 Web 应用(多个)

       3 SSO 认证中心( 1 个)

       虽然 SSO 实现模式千奇百怪,但万变不离其宗:

l         Web 应用不处理 User 的登录,否则就是多点登陆了,所有的登录都在 SSO 认证中心进行。

l         SSO 认证中心通过一些方法来告诉 Web 应用当前访问用户究竟是不是张三 / 李四。

l         SSO 认证中心和所有的 Web 应用建立一种信任关系, SSO 认证中心对用户身份正确性的判断会通过某种方法告之 Web 应用,而且判断结果必须被 Web 应用信任。

2. CAS 的基本原理

       CAS(Central Authentication Service) Yale 大学发起的一个开源项目,据统计,大概每 10 个采用开源构建 Web SSO Java 项目,就有 8 个使用 CAS 。对这些统计,我虽然不以为然,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 CAS 是我认为最简单实效,而且足够安全的 SSO 选择。

       本节主要分析 CAS 的安全性,以及为什么 CAS 被这样设计,带着少许密码学的基础知识,我希望有助于读者对 CAS 的协议有更深层次的理解。

2.1 CAS 的结构体系

从结构体系看, CAS 包含两部分:

l         CAS Server

CAS Server 负责完成对用户的认证工作, CAS Server 需要独立部署,有不止一种 CAS Server 的实现, Yale CAS Server ESUP CAS Server 都是很不错的选择。

CAS Server 会处理用户名 / 密码等凭证 (Credentials) ,它可能会到数据库检索一条用户帐号信息,也可能在 XML 文件中检索用户密码,对这种方式, CAS 均提供一种灵活但同一的接口 / 实现分离的方式, CAS 究竟是用何种认证方式,跟 CAS 协议是分离的,也就是,这个认证的实现细节可以自己定制和扩展。

l         CAS Client

CAS Client 负责部署在客户端(注意,我是指 Web 应用),原则上, CAS Client 的部署意味着,当有对本地 Web 应用的受保护资源的访问请求,并且需要对请求方进行身份认证, Web 应用不再接受任何的用户名密码等类似的 Credentials ,而是重定向到 CAS Server 进行认证。

目前, CAS Client 支持(某些在完善中)非常多的客户端,包括 Java .Net ISAPI Php Perl uPortal Acegi Ruby VBScript 等客户端,几乎可以这样说, CAS 协议能够适合任何语言编写的客户端应用。

2.2 CAS 协议

       剖析协议就像剖析设计模式,有些时候,协议让人摸不着头脑。 CAS 的代理模式要相对复杂一些,它引入了一些新的概念,我希望能够在这里描述一下其原理,有助于读者在配置和调试 CAS SSO 有更清晰的思路。

如果没记错, CAS 协议应该是由 Drew Mazurek 负责可开发的,从 CAS v1 到现在的 CAS v3 ,整个协议的基础思想都是基于 Kerberos 的票据方式。

       CAS v1 非常原始,传送一个用户名居然是 ”yes\ndavid.turing” 的方式, CAS v2 开始使用了 XML 规范,大大增强了可扩展性, CAS v3 开始使用 AOP 技术,让 Spring 爱好者可以轻松配置 CAS Server 到现有的应用环境中。

CAS 是通过 TGT(Ticket Granting Ticket) 来获取 ST(Service Ticket) ,通过 ST 来访问服务,而 CAS 也有对应 TGT ST 的实体,而且他们在保护 TGT 的方法上虽然有所区别,但是,最终都可以实现这样一个目的——免去多次登录的麻烦。

       下面,我们看看 CAS 的基本协议框架:

2.1.1 基础协议

cas_protocol-1.jpg
                                                
CAS
基础模式

       上图是一个最基础的 CAS 协议, CAS Client Filter 方式保护 Web 应用的受保护资源,过滤从客户端过来的每一个 Web 请求,同时, CAS Client 会分析 HTTP 请求中是否包请求 Service Ticket( 上图中的 Ticket) ,如果没有,则说明该用户是没有经过认证的,于是, CAS Client 会重定向用户请求到 CAS Server Step 2 )。 Step 3 是用户认证过程,如果用户提供了正确的 Credentials CAS Server 会产生一个随机的 Service Ticket ,然后,缓存该 Ticket ,并且重定向用户到 CAS Client (附带刚才产生的 Service Ticket ), Service Ticket 是不可以伪造的,最后, Step 5 Step6 CAS Client CAS Server 之间完成了一个对用户的身份核实,用 Ticket 查到 Username ,因为 Ticket CAS Server 产生的,因此,所以 CAS Server 的判断是毋庸置疑的。

       该协议完成了一个很简单的任务,就是 User(david.turing) 打开 IE ,直接访问 helloservice 应用,它被立即重定向到 CAS Server 进行认证, User 可能感觉到浏览器在 helloservcie casserver 之间重定向,但 User 是看不到, CAS Client CAS Server 相互间的 Service Ticket 核实 (Validation) 过程。当 CAS Server 告知 CAS Client 用户 Service Ticket 对应确凿身份, CAS Client 才会对当前 Request 的用户进行服务。

2.2.2 CAS 如何实现 SSO

       当我们的 Web 时代还处于初级阶段的时候, SSO 是通过共享 cookies 来实现,比如,下面三个域名要做 SSO

http://www.blogjava.net

http://www.matrix.org.cn

http://www.csdn.net

如果通过 CAS 来集成这三个应用,那么,这三个域名都要做一些域名映射,

http://blogjava.cas.org

http://matrix.cas.org

http://csdn.cas.org

因为是同一个域,所以每个站点都能够共享基于 cas.org cookies 。这种方法原始,不灵活而且有不少安全隐患,已经被抛弃了。

CAS 可以很简单的实现跨域的 SSO ,因为,单点被控制在 CAS Server ,用户最有价值的 TGC-Cookie 只是跟 CAS Server 相关, CAS Server 就只有一个,因此,解决了 cookies 不能跨域的问题。

回到 CAS 的基础协议图,当 Step3 完成之后, CAS Server 会向 User 发送一个 Ticket granting cookie (TGC) User 的浏览器,这个 Cookie 就类似 Kerberos TGT ,下次当用户被 Helloservice2 重定向到 CAS Server 的时候, CAS Server 会主动 Get 到这个 TGC cookie ,然后做下面的事情:

1,              如果 User 的持有 TGC 且其还没失效,那么就走基础协议图的 Step4 ,达到了 SSO 的效果。

2,              如果 TGC 失效,那么用户还是要重新认证 ( 走基础协议图的 Step3)

2.2.2 CAS 的代理模式

       模式 1 已经能够满足大部分简单的 SSO 应用,现在,我们探讨一种更复杂的情况,即用户访问 helloservice helloservice 又依赖于 helloservice2 来获取一些信息,如同:

User à helloservice à helloservice2

这种情况下,假设 helloservice2 也是需要对 User 进行身份验证才能访问,那么,为了不影响用户体验(过多的重定向导致 User IE 窗口不停地 闪动 ) CAS 引入了一种 Proxy 认证机制,即 CAS Client 可以代理用户去访问其它 Web 应用。

代理的前提是需要 CAS Client 拥有用户的身份信息 ( 类似凭据 ) 与其说之前我们提到的 TGC 是用户持有对自己身份信息的一种凭据,则这里的 PGT 就是 CAS Client 端持有的对用户身份信息的一种凭据。凭借 TGC User 可以免去输入密码以获取访问其它服务的 Service Ticket ,所以,这里,凭借 PGT Web 应用可以代理用户去实现后端的认证,而无需前端用户的参与。

如下面的 CAS Proxy 图所示, CAS Client 在基础协议之上,提供了一个额外的 PGT URL CAS Server, 于是, CAS Server 可以通过 PGT URL 提供一个 PGT CAS Client

cas_protocol-2.jpg
      
初学者可能会对上图的 PGT URL 感到迷惑,或者会问,为什么要这么麻烦,要通过一个额外的 URL( 而且是 SSL 的入口 ) 去传递 PGT ?如果直接在 Step 6 返回,则连用来做对应关系的 PGTIOU 都可以省掉。 PGTIOU 设计是从安全性考虑的,非常必要, CAS 协议安全性问题我会在后面一节介绍。

于是, CAS Client 拿到了 PGT( PGTIOU-85…..ti2td ) ,这个 PGT TGC 同样地关键, CAS Client 可以通过 PGT 向后端 Web 应用进行认证。如下图所示, Proxy 认证与普通的认证其实差别不大, Step1, 2 与基础模式的 Step 1,2 几乎一样,唯一不同的是, Proxy 模式用的是 PGT 而不是 TGC ,是 Proxy Ticket PT )而不是 Service Ticket

最终的结果是, helloservice2 明白 helloservice 所代理的客户是 David. Turing 同学,同时,根据本地策略, helloservice2 有义务为 PGTURL=http://helloservice/proxy 服务 (PGTURL 用于表示一个 Proxy 服务 ) ,于是它传递数据给 helloservice 。这样, helloservice 便完成一个代理者的角色,协助 User 返回他想要的数据。


cas_protocol-3.jpg
   代理认证模式非常有用,它也是
CAS 协议 v2 的一个最大的变化,这种模式非常适合在复杂的业务领域中应用 SSO 。因为,以前我们实施 SSO 的时候,都是假定以 IE User SSO 的访问者,忽视了业务系统作为 SSO 的访问者角色。

2.3 CAS 安全性

       CAS 的安全性是一个非常重要的 Topic CAS v1 v3 ,都很依赖于 SSL ,它假定了这样一个事实,用户在一个非常不安全的网络环境中使用 SSO Hacker Sniffer 会很容易抓住所有的 Http Traffic ,包括通过 Http 传送的密码甚至 Ticket 票据。

2.3.1 TGC/PGT 安全性

       对于一个 CAS 用户来说,最重要是要保护它的 TGC ,如果 TGC 不慎被 CAS Server 以外的实体获得, Hacker 能够找到该 TGC ,然后冒充 CAS 用户访问所有授权资源。

       SSO 的安全性问题比普通应用的安全性还要严重,因为 SSO 存在一种门槛效应。以前即使 Hacker 能够截获用户在 Web 应用 A 的密码,它也未必能知道用户在 Web 应用 B 的密码,但 SSO Hacker 只需要截获 TGC( 突破了门槛 ) ,即能访问所有与该用户相关的所有应用系统。

       PGT TGC 的角色是一样的,如果被 Hacker 获得,后果可想而知。

       从基础模式可以看出, TGC CAS Server 通过 SSL 方式发送给终端用户,因此,要截取 TGC 难度非常大,从而确保 CAS 的安全性。

       因此,某些人认为 CAS 可以不使用 SSL 的想法需要更正一下, CAS 的传输安全性仅仅依赖与 SSL

       Kerberos 一样 TGT TGC 也有自己的存活周期。下面是 CAS web.xml 中,通过 grantingTimeout 来设置 CAS TGC 存活周期的参数,参数默认是 120 分钟,在合适的范围内设置最小值,太短,会影响 SSO 体验,太长,会增加安全性风险。

    <context-param>

        <param-name>edu.yale.its.tp.cas.grantingTimeout</param-name>

        <param-value>7200</param-value>

    </context-param>

TGC 面临的风险主要并非传输窃取。比如你登陆了之后,没有 Logout ,离开了电脑,别人就可以打开你的浏览器,直接访问你授权访问的应用 ) ,设置一个 TGC 的有效期,可以减少被别人盗用,或者被 Hacker 入侵你的电脑直接获取你系统目录下的 TGC Cookie

 

2.3.2 Service Ticket/Proxy Ticket 安全性

       首要明白, Service Ticket 是通过 Http 传送的,以为着所网络中的其他人可以 Sniffer 到其他人的 Ticket

CAS 协议从几个方面让 Service Ticket 变得更加安全。

l         Service Ticket 只能使用一次。

CAS 协议规定,无论 Service Ticket 验证是否成功, CAS Server 都会将服务端的缓存中清除该 Ticket ,从而可以确保一个 Service Ticket 被使用两次。

l         Service Ticket 在一段时间内失效。

假设用户拿到 Service Ticket 之后,他请求 helloservice 的过程又被中断了, Service Ticket 就被空置了,事实上,此时, Service Ticket 仍然有效。 CAS 规定 Service Ticket 只能存活一定的时间,然后 CAS Server 会让它失效。通过在 web.xml 中配置下面的参数,可以让 Service Ticket 在多少秒内失效。

<context-param>

<param-name>edu.yale.its.tp.cas.serviceTimeout</param-name>

<param-value>300</param-value>

</context-param>

       该参数在业务应用的条件范围内,越小越安全。

l         Service Ticket 是基于随机数生成的。

Service Ticket 必须足够随机,如果 Service Ticket 生成规则被猜出(如果你使用了 ST+Helloservice+ 自增序列的方式, Hacker 就可以构造下一个 Ticket ), Hacker 就等于绕过 CAS 认证,直接访问所有服务。

 

3. CAS 以外的其他开源 SSO 方案

       除了 CAS 之外,还有很多开源的 SSO 方案,采用何种方案跟用户的应用环境有比较大的关系。 SSO 的优劣一般要考虑易用性,安全性,性能,扩展性等因素。

3.1 JOSSO

       经常听到别人讨论 JOSSO JOSSO www.josso.org )是我很早就用过的 SSO 开源项目,我后来抛弃了它,因为它存在比较多缺点,下面我们来看看:

1,  没有将后台认证与 SSO 分离,过分强调 JAAS Axis

JOSSO 官方网站发布了 JOSSO 三个基准:

Standard Based

  • JOSSO security infrastructure is based on JAAS (Java Authentication and Authorization Service)
  • JOSSO uses web services implementing Axis as the distributed infrastructure.
  • JOSSO uses Struts and JSP standards

这些标准可以看到 JOSSO 的适应性存在较大的限制,因为 SSO 其实并不关心认证细节,作为一个开源项目,不应该引用过多的技术,如 Axis ,因为这个世界还有很多人用 Xfire

2,  没有描述 SSO 协议的 UseCase

JOSSO 的网站,似乎都看不到一个 SSO UseCase ,容易让那些关注安全性的大型项目负责人感到忧虑。

3,  缺乏广泛的 SSO 客户端支持

JOSSO 的支持的客户端比较少,这个跟他的 Memember Team Contributor Team 有比较大的关系。

4,  缺乏成功案例

读者使用任何 SSO 开源方案之前,有必要先了解次方案的成功案例, CAS 全球有 50 多个大学在使用 ( 大学对 SSO 的要求往往更复杂 ) 成功案例,这方面, JOSSO CAS 存在很大的差距。

5,  不支持跨域的落后设计

当然, JOSSO 不支持跨域是因为它使用了共享 cookie ,下面的话截取于 JOSSO 的官方文档:

JOSSO uses a session HTTP cookie to keep track of the SSO session identifier. This cookie lives as long as the browser window is open, being sent only in requests associated with the domain that generated it. This means that all JOSSO partner applications must be accessed using the same domain.

这段话给我们一个提示,如果设计 SSO 的时候,使用了 cookie 来在 SSO Server SSO Agent( 相当于 CAS CAS Client) 之间共享用户信息,那么这个协议是无法突破跨域限制的。因为当多个 SSO Agent 如果不使用同一个域名,也就是 Microsoft.com IBM.com 无法共享同一个 cookie JOSSO 采用了一种 DNS 技巧,即使用 Microsoft.sso.com ibm.sso.com 来共享 cookie ,但这带来的问题同样很多,尤其是业务系统本身存在一些对域名限制的业务逻辑的时候,需要改动原来业务系统,这不是一件好受的事情。

 

3.2 CoSign

       CoSign 原先是 Michigan 大学的一个 SSO 项目, CoSign 是一个很不错的设计,但是它跟 CAS 比较相似,都是基于 Kerberos 方式的协议,一个最大的不同是 CoSign SSO Server 是基于 CGI(Java Fans 更多会选择 CAS) ,对 C/C++ 的群体应该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CoSign 协议的 UseCase CAS 很相似, CoSign 的客户端虽然也支持 J2EE/Apache/MSAPI(IIS) ,但它的 Server 端使用 C 来编写,影响了在 Java 群体中的使用。 CoSign 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可能是因为本人比较喜欢 Kerberos Model 的原因吧。

3.3 WebAuth

       WebAuth 是一种早期的 SSO 方案,它的 WebServer 是用 perl 来编写的,客户端支持 Apache C++ Perl 等,当然, WebAuth 推出的时候, Java 并不是很流行,现在,要让 WebAuth 跟众多的 Java 产品结合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WebAuth 的协议适用了 Share Secret ,即 SSO Server SSO Client 之间存在一个对称密钥 (symmetric key ) SSO Server SSO Client 之间的信任关系通过这个 Key 来保障。

webauth_protocol-4.jpg

   上图中展示了一个
WebAuth 的基本模式, Client 就是浏览器用户, Generic Web Service SSO Client WebAuth Service Auth Service 可以看作是 SSO Server

当浏览器发起一个对 Web 应用的访问请求时,这个请求未授权,因此被重定向到 WebAuth Service 进行认证,认证的结果是获得一个经过 symmetric key 加密的 token ,而这个 Token 只有 Generic Web Service 能够解密,因此, Web 应用能够知道浏览器用户的身份。使用对称加密来共享用户身份信息存在一定的安全隐患,首先是 WebAuth Service 如何保护这些对称密钥 ( 保护密钥安全本身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 ,一旦这些对称密钥被泄漏了, Token 就可以被随意篡改。另外,由于 Token 本身是基于 Cookie 方式发送,因此,只要 Hacker 能够复制这个 Token ,他同样可以访问其他应用。

如果不考虑安全性问题, WebAuth 的效率应该比其他 SSO 方案要高,因为它的协议没有 CAS/CoSign 那么复杂, WebAuth 中, SSO Server 不需要跟 SSO Client 通讯以确认用户的身份,用户的身份就放在 Token 中。

4. SAML

SAML OASIS 制定的一种安全性断言标记语言,它用于在复杂的环境下交换用户的身份识别信息。在 SAML 诞生之前,如果想在 Websphere Weblogic SunONE 等之间实现 SSO ,我们必须分别实现一个适配层,来达成一种相互理解的协议,在该协议上,产品能够共享各自的用户认证 / 授权信息。 SAML 诞生之后,我们免去了这种烦恼。可以预计,将来大部分产品都可以实现基于 SAML 的联邦服务。

       事实伤, SAML 已经在很多商业 / 开源产品中得到实现,包括:

l         IBM Tivoli Access Manager

l         BEA Weblogic

l         Oblix NetPoint

l         SunONE Identity Server

l         Baltimore, SelectAccess

l         Entegrity Solutions AssureAccess

l         Internet2 OpenSAML

l         Yale CAS 3

l         Netegrity SiteMinder

l         Sigaba Secure Messaging Solutions

l         RSA Security ClearTrust

l         VeriSign Trust Integration Toolkit

l         Entrust GetAccess 7

SAML 背后是强大的商业联盟和开源联盟,尽管 Microsoft 迟迟未能在 SAML 2.0 观点上达成一致,但它也正努力跟进SAML标准化过程,由此可见SAML协议已经是势在必行。

4.1 SAML 的基本概念

       理解 SAML 的概念很重要,个人认为 SAML 协议的原理跟 CAS/Kerberos 很类似,理解上不存在困难,但 SAML 引入了一些新的概念名词,因此要先把握清楚这些概念。

       断言,这个在 SAML ”A” ,是整个 SAML 协议中出现的最多的字眼,我们可以将断言看作是一种判断,并且我们相信这种判断,因此,做出断言的一方必须被信赖。校验来自断言方的断言必须通过一些手段,比如数字签名,以确保断言的确实来自断言方。

       SAML 目标是让多个应用间实现联邦身份 (Identity Federation) ,提起联邦,大家可以想象一下欧盟,欧盟国家之间的公民都具有一个联邦身份,比如 Peter 是法国公民, John 是比利时公民,这两个公民的身份都能够互相被共享,恰好,张三是一个中国公民,但他能像 Peter Jhhn 那样随意进入欧盟国家,显然不能,因为它不具有欧盟联邦身份。

       理解了联邦的概念,我们就可以回到 SAML 上, SAML 解决了联邦环境中如何识别身份信息共享的标准化问题,比如,法国的 Peter 进入比利时,他如何证明自己的身份呢?

       SAML 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

在联邦环境中,通常有下面的 3 种实体:

l         Subject ( 主题 ) Subject SAML 实体中的第一个重要的概念, Subject 包括了 User Entity Workstation 等能够象征一个参与信息交换的实体。

l         Relying Party ( 信任方 ) SAML 中的 Service Provider 角色,也就是提供服务的一方。

l         Asserting Party ( 断言方 ) SAML 中的 Identity Provider 角色,用于提供对主题的身份信息的正确的断言,类似一个公证机构。

我们看看联邦环境的一个场景:

假设有一个 Peter(Subject) 的法国公民,他需要访问比利时 (Service Provider) ,他在比利时机场被要求提供身份信息, Peter 提供了欧盟 (Federation) 的通行证件,随即,这个通行证件在比利时机场被审核,或通过计算机送到欧盟身份认证中心 (Identity Provider) ,该中心有一个由所有欧盟国家共同建立的公民数据库,中心审核了 Peter 的身份信息,并断言“ Yes He is Peter From France ”,于是, Peter 得到礼貌的回应“欢迎光临比利时”。

       如果你将欧盟看作是一个联邦环境,你会发现上面的场景跟在联邦环境应用 SAML 很相似。

在联邦环境下,任何需要授权访问的服务都需要知道服务请求方的身份主题信息 (Who are you) ,服务提供方 (Service Provider) 不负责审核用户的身份信息,但它依赖于 1 个甚至多个 Identity Provider 来完成此任务,见下图。

1 Idnetity Provider 可以被多个 Service Provider 共享,当然,共享的前提是建立信任关系 ( Service Provider 要信任 Idnetity Provider) ,就好比如,如果比利时 (Service Provider) 需要开放对欧盟国家成员访问,它信任欧盟的 Idnetity Provider ,它信任欧盟的 Idnetity Provider 的任何判断,包括 ”He is Peter From France” 。至于是否让 Peter 入境,那是受权限策略的控制 ( 注意 SAML 同样对 Authorization 断言做了标准化,此处,我们仅仅关注 Authentication)

   saml_protocol_1.jpg

4.2 SAML 2 种典型模式

       在协议的角度, SAML 原理非常类似 CAS Kerberos CAS 协议依赖于 CAS Server Kerberos 依赖于 KDC ,而 SAML 则依赖于 Identity Provider

       根据 Service Provider( 以下简称 SP) Identity Provider( 以下简称 IDP) 的交互方式, SAML 可以分为以下几种模式:一种是 SP 拉方式,一种是 IDP 推方式。

       SAML 中,最重要的环节是 SP 如何获取对 Subject 的断言, SP 拉方式是 SP 主动到 IDP 去了解 Subject 的身份断言,而 IDP 推方式则是 IDP 主动把 Subject 的身份断言通过某种途径告诉 SP

2.2.1 SAML POST/Artifact Bindings 方式(即 SP 拉方式)

       该方式的主要特点是, SP 获得客户端的凭证 ( IDP Subject 的一种身份认可 ) 之后,主动请求 IDP Subject 的凭证的断言。如下图所示: Subject 是根据凭证去访问 SP 的。凭证代表了 Subject 的身份,它类似于“来自 IDP 证明:我就是 Peter ,法国公民”。

现在,让我们看看 SP 拉方式是如何进行的:  

Subject 访问 SP 的受保护资源, SP 发现 Subject 的请求中没有包含任何的授权信息,于是它重定向用户访问 IDP.

      saml_protocol_2.jpg
       

       协议执行:

1,  Subject IDP 请求凭证 ( 方式是提交用户名 / 密码 )

2,  IDP 通过验证 Subject 提供的信息,来确定是否提供凭证给 Subject

3,  假如 Subject 的验证信息正确,他将获取 IDP 的凭证以及将服务请求同时提交给 SP

4,  SP 接受到 Subject 的凭证,它是提供服务之前必须验证次凭证,于是,它产生了一个 SAML 请求,要求 IDP 对凭证断言

5,  凭证是 IDP 产生的,它当然知道凭证的内容,于是它回应一个 SAML 断言给 SP

6,  SP 信任 IDP SAML 断言,它会根据断言结果确定是否为 Subject 提供服务。

4.2.1 SAML Redirect/POST Bindings 方式 ( IDP 推方式 )

       该方式的主要特点是, IDP 交给 Subject 的不是凭证,而是断言。

       过程如下图所示:

         saml_protocol_3.jpg
      
1
Subject 访问 SP 的授权服务, SP 重定向 Subject IDP 获取断言。

       2 IDP 会要求 Subject 提供能够证明它自己身份的手段 (Password X.509 证书等 )

       3 Subject IDP 提供了自己的帐号密码。

       4 IDP 验证密码之后,会重订向 Subject 到原来的 SP

       5 SP 校验 IDP 的断言 ( 注意, IDP 会对自己的断言签名, SP 信任 IDP 的证书,因此,通过校验签名,能够确信从 Subject 过来的断言确实来自 IDP 的断言 )

       6 ,如果签名正确, SP 将向 Subject 提供该服务。

4.3 SAML 的优势所在

       SAML 协议仍在不断的发展, SAML1.0, SAML1.1 到现在的 SAML2.0 ,都是 IT 商业巨头协商后,由 OASIS 发布的产物,另外, OASIS SAML 实验室得到拥有美国政府 GSA 的大力资助。

SAML SOA 中扮演了一个关键角色,由于用户要求将企业资源从原有的面向数据 / 接口转变为面向服务,而建立在众多 Vendor 产品下的服务存在这种种鸿沟,最大的鸿沟是如何识别身份,如何能够让网易 163 邮件的 VIP 用户享受免费参加 Dev2dev 广州 UserGroup 的活动?

读者可能已经听闻很多身份管理软件, IBM Tivoli SiteMinder RSA SecureID 等,虽然身份管理软件都非常强,但成本同时也很高。身份管理并不适合于那种构建是 B2B 之上的商业环境(联邦环境)。

但对用户来说,根本问题是,网易和 Dev2dev 是两个不同的公司 / 组织,它们都严格保护自己的用户身份信息,一般极少可能会共享身份数据,因此,做法是双方都提供一个服务入口,对身份信息做断言,例如只告诉 Dev2dev 该用户确实是网易的 VIP 用户。

SAML 提供了一个安全标记规范,并且给出了一些的 UseCase ,这些 usecase 足以满足我们绝大部分的 SSO 需求。

我喜欢这种规范,很大原因是因为以前用 SSO 实在很累,配置要花去大半天时间, SAML 让这一切变得非常灵活简单,因为厂商一旦在其产品中提供 SAML 支持,我们就可以将其产品作为联邦服务纳入 SSO 环境。

我喜欢 SAML 的另一个原因是因为,它跟 SOAP 一样,不考虑传输协议,事实上, SAML 可以跟 HTTP/SSL/JMS 等任何传输协议捆绑。在 SOA 环境中,这个特性非常重要,因为我们已有的许多服务(来自各个不同 IT Vendors )都可能有各自的传输协议,即如果在这种复杂的环境下实现 SSO ,传统 Yale CAS 已经无能为力,因为 CAS SSO 实现在 HTTP/SSL 之上,只有 SAML 能够完成这项任务,因为它与传输协议无关。

最后,应该提一下, SAML 是一种 SSO 标准而 CAS 是一种 SSO 的实现,从 CAS Roadmap 可以看出, CAS 很快会提供对其他 SAML 的支持。

    来自: duduwolf > 《编程》

    以文找文   |   举报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