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以前 / 新闻/情节 / 组图 一个艺术MM的成长历程(值得一看)

0 0

   

组图 一个艺术MM的成长历程(值得一看)

2006-12-17  回到以前



这张小纸片一直和爸爸的宝贝邮票一起,收在带锁的大柜子里。爸爸妈妈说:“等到灰将来成了大画家,这张纸可就值钱了——第一次画出的人形啊!”其实在我心里,这张纸的真正价值在于,让我知道自己拥有多么深切的爱。我知道不是每一个小孩子的涂鸦,都会被父母如此珍而重之地收藏。




四岁的我,画了这幅画送给妈妈,题名曰:“小大人”——我当时也只会写这么几个字。妈妈没有批评我弄污了她的备课本,还夸我画得好。


  


四岁半的时候,我在浙江和外公外婆住在一起。最喜欢做的事就是跟外婆学写字。外婆不厌其烦地把我的一篇篇大作寄给爸爸妈妈。从信纸到内容,充满了让人失笑的时代印记。





妹妹降生之后我才发现当姐姐并不是一件值得兴奋的事,尤其在妹妹比你小五岁半,什么都要粘着你的情况下。不过教她画画是我喜欢做的,我认为妹妹四岁时能画出这样的杰作完全是我的功劳。


  


妈妈到外地养病,我和妹妹都跟着去了。爸爸几乎每天都写信来,不仅给妈妈,也给我,给还不认识什么字的妹妹。这开创了我家以画代信的先河。





我也不停地画信给她,读初中的时候我和家人在两个城市,那年妹妹五岁,用她会写的全部文字拼成信寄给我





我过生日的时候,她也从不忘记。妹妹在小学三年级的作文《我最喜欢的人》,写的是我。





中学时代我的画画水平突飞猛进,主要原因是数理化成绩全线崩溃,上课时间基本上都是在课本和笔记本上涂涂画画,还费劲心思为画中人设计服装、发型和首饰。





不过,和许多没有受过训练的业余爱好者一样,我笔下的人物,全都侧头向右。





那时候同学之间互赠的贺卡都是自己做的。因为日本漫画流行,我做的贺卡上统统是花仙子式人物





为此疯狂收集卡通贴纸,贪婪地照着贴纸画呀画,因为找不到教人画漫画的书。





高中时代开始憧憬美好爱情,在作业本上构想自己的白马王子形象,发誓非这样的男子不嫁。如今我的夫君,与这幅索骥图没半分相像。





爸爸妈妈一直很遗憾没机会送我去学美术。他们买给我一本美国画家写的书《人体素描》。第一次接触美术专著,高山仰止,目眩神迷……我画过的所有素描都在学校里一次次的画展上丢得影踪不见,只剩下这一张模糊的照片。





大学里,最喜欢结识美术系的朋友。看了他们的作品之后我也开始尝试使用色彩,不过只敢用丙烯颜料画t恤衫玩。





整个夏天,同学们穿着我画的t恤衫招摇过市。不过她们悻悻地说:“真没劲,没有人看出来是画上去的。”





每一年的岁尾,爸爸妈妈都催我给家里画月历。他们不爱买月历,就爱用闺女画的。妈妈喜欢卡通画,我就画卡通画。在家人的生日、重要的节日上,仔细地描上红心。





渐渐发现,原来卡通画并不只是儿童的天地。原来卡通画也是可以画出感情的,可以快乐,也可以忧伤





原来用色铅笔也可以画得非常精致。这幅画画得很大,结果扫描的时候只能分成两次扫,接缝处有明显的色差。现在妹妹说她知道如何避免色差,但是原画早已赠人,不复有机会重新扫过。人生之事,每每如是。






妹妹就要考大学了,我画了卡片寄给她,题名《等待》:“冬天等待雪白,春天等待花开,夏天等待你的成功,秋天等待你的到来……”





那天秋天,妹妹果然来到了我在的城市。四年的时间,我们几乎每个周末都在一起,聊天,吃饭,逛街,看电影。有时候妹妹也偷了我的碳素铅笔去画画。不过她只画一个人











二十三岁那年我恋爱了,准备结婚。爸爸妈妈忙不迭地写信来问我夫君是个什么样的人物,我写信描述了一下,还附了个草图。爸爸妈妈回信骂我胡写乱画。毛脚女婿登门拜访之后,爸爸妈妈写信来,夸我下笔如有神。






虽然结婚后每天都在一起,但是我还是喜欢给夫君写信、画画,细细题上:“睡在你的怀里,爱在我的梦里……”






好景不长,第二年他就出国留学了,一去至今。这回轮到他给我写信,有时也画画,不过他画画的水平实在难以恭维。我写信问他:“为什么要路边的野花到处采啊?”他很委屈:“我那是为你种下九百九十九朵玫瑰。”







他走之后我才发现自己怀孕了。我决心要快乐地,温柔地,轻松地把宝宝好好养大。我很早就开始忙着给宝宝做小衣服,买奶瓶,搜集童话书:《夏洛的网》、《小布头奇遇记》、《柳林风声》、《彼得潘》……并在每一本书背后贴上自己做的藏书票。






为了给宝宝进行胎教,公公婆婆买给我很多古典音乐听。我听得汗出如浆,痛苦万状,最后决定:还是改成美术胎教吧





妈妈说胎教是很有效的,她说我之所以有点画画的天赋,就是因为她在怀孕的时候把好几筐鸡蛋都画上脸谱玩来着。不过妈妈不喜欢我总是画范曾的老头子。





她说怀孕的时候画什么,将来小孩子就容易长成什么样的。我恍然大悟:怪不得我长得跟京剧脸谱似的。





于是改画范曾的小娃娃




1997年的最后一天,灰宝宝降生了。从此我最爱写的文字是宝宝轶事,最爱画的图画是宝宝熟睡的面容。






宝宝也是在三岁的时候,画出了第一个人形。我欣慰地承认,他比我当年画得好。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