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雨 / 情感婚姻两性 / 当失去激情的婚姻面临出轨诱惑...

分享

   

当失去激情的婚姻面临出轨诱惑...

2007-03-12  春雨
当失去激情的婚姻面临出轨诱惑
2007-01-18 09:50:27
柯云路 掉进婚恋课题海
 
来源:《精品导报》 
 
  20年来,柯云路始终以他备受争议的作品屡屡搅动文坛。最近,柯云路又将目光转向婚恋领域。由作家出版社出版的其新作《今天我们为什么结婚》,真实记录了各类青年男女的恋爱、婚姻、家庭问题。这位中国大陆最有争议的作家,瞄准了安顿的饭碗。
 
“全是博客惹得祸”
 
  本报记者(以下简称记者):许多读者了解您可能是从《新星》到后来商界风靡一时的《超级圈套》,那么这回为什么又会写关于婚姻、爱情为题材的书呢?
  
  柯云路(以下简称柯):出这本书并不是出于有准备的考虑,用我一句开玩笑的话,“全是博客惹得祸”。
  一年前在新浪上开了一个博客,把一些和读者的交流、通信来往放到了博客上,这其中关于婚恋方面的探讨交流反响是最为热烈,每篇文章一放上去就有好几万人点击。而且一个人的问题你回答了,就会引来上百上千人来提问题,谈看法。我的博客就被这样一个潮流裹挟着向婚恋这个方向倾斜了。
  现在我的博客,已经成为全国范围内讨论婚恋问题的平台。一年来,400多万人的点击率,大部分都是围绕着婚恋。身边的素材也特别的多,有的时候一天能来几百封信。这些信件中的一些故事我以前都没听说过,都非常有个性,有的还很惨烈。
  婚恋问题、感情问题对于当代人来说也是人生问题,我就比较关注。而关注的结果,就是出了一本这样的书。
 
  记者:在您的书中有许些故事是去年年底才发生的,那么您什么时间开始要打算写这样一本书的呢?
  
  柯:婚恋问题从开始在我的博客上就讨论得很热烈,后来北京人民广播电台的编辑对这些文章也特别感兴趣,想把这些东西集结广播一下。我就准备了一些用于广播的稿子,在这个过程中我就有了出书的策划了,把博客上这些当代男女关于婚恋的故事变成了一本书。
 
  记者:您觉得现代人为什么会对恋爱、婚姻、家庭等等这类问题这么感兴趣?

  柯:现在中国本身处于形态多样的时代,新观念和旧观念的反差特别大,在婚姻中,有最传统的白头偕老,也有特别时尚的丁克、同居、周末夫妻等。
  而最大的反差我觉得是理想和实际的反差。这个时代所有人都有梦想,当现实与梦想的距离比较远时,就容易产生不平衡。如果你总是琢磨着各种成功的幸福爱情故事,梦想被吹得很大,可现实却又不是那样,这就容易发生各种各样的冲突,所以现在很多人动不动就对自己的婚姻不满意。
 
“掉进婚恋课题海”
 
  记者:在婚姻问题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观点立场,而您写的《今天我们为什么结婚》会对读者起到多少帮助呢?
  柯:这一年多来,我一直在博客上和各界人探讨这些婚恋故事。我发现了每个个案都有自己的特点,解决每个问题的时候都必须针对每个问题的具体情况来具体分析。
  有的人完全是因为婆家、娘家的关系产生了不和谐。有的是婚姻中出现了第三者,感情上发生倾斜,感情产生了不和谐。这些都是需要具体事情具体分析的。
  但总体上,我写这本书有一个总脉络,我不会告诉你这个婚该不该离或该不该结,这种具体的建议应该是由当事人自己来下的。
我主要是利用作家对人物观察的经验,对心理学的研究,帮助他们分析清楚,自己的婚恋人际关系、处境和角色,把自己看清楚后,可能会恍然大悟。所以我就是帮助大家提高这方面的认识、经验、判断事物的智慧。
  我想告诉大家在婚恋中最容易犯错误的就是“一相情愿”。你有自己的想法,但从不了解对方的想法,或者你的想法和家长、社会的想法相互扯皮。所以婚姻的问题是多方问题的综合,天下最容易犯的主观问题是感情问题,要避免“一相情愿”就要客观的观察对方的角色。
 
  记者:现在您的博客成了婚恋问题交流的平台,那么以后您会一直做关于这方面的问题吗?有没有想过在您的博客中引入一些其它社会问题?
  
  柯:因为近一年来大家对婚恋的问题讨论的比较集中,我也比较集中的做了这方面的事情,往后关于婚恋方面的探讨我还打算再做一段时间。我自己是无心下了婚恋课题海,但不希望湿一下脚就走了。
 
  记者:在书中有一部分写的是《当失去激情的婚姻面临出轨的诱惑》,其中描写了对婚姻厌倦的人发生了婚外情,您觉得应该如何更好的来维系婚姻呢?
  
  柯:不管多了不起的激情也不可能维持很久的。
  我觉得婚姻有两个方面构成的,不只是感情和爱情,还有很多的需要。比如说互相能够理解,你和你的爱人彼此都以对方为第一谈话对象的话,那么这个婚姻就很可靠了。反过来,这个婚姻可能就存在着一定的问题。还有就是双方较为具体的帮助,比如共同抚养子女,赡养父母,彼此都能理解自己的角色,在这些地方都需要找到和谐点。如果说除了初恋时的激情,其他的方面都没有基础,那么这段婚姻也是很难维持。
 
“在限制中保留自由”
 
  记者:人都很崇尚自由,在婚姻中您认为自由是不是也很重要?
  
  柯:我觉得自由在婚姻中也是一个值得重视的话题,而且在婚姻前和婚姻后有两种不同的概念。婚姻前的自由是彼此选择的自由,这种自由是每个人都很渴求的,如果这方面的自由受到了限制会引来当事者极大的愤怒。
  在结婚之后,自由就成了一个对立物了,自由是对对方的承诺和责任,既然成为了夫妻,也就必然要分担一定的责任,也就产生一定的限制,而在限制同时要给对方保留一定的空间。举个具有现实意义的例子,就是两人之间不应该查对方的手机,双方都有自己的社交圈,这就需要给彼此保留自由与空间,同时伴随着忠诚与信任。
 
  记者:在书中有许多章节都是以女性为主角来倾诉故事,您觉得在对待爱情、婚姻时女性是不是更脆弱?
  
  柯:我从一名男性的角度来看,凡是来信探讨的,一般都是因为生活中有了问题的,在来信中有男有女,但在我一年的观察中发现,女性探讨、谈论的比重较大,大概有一多半。我觉得在目前的男女关系中,女性还是比较弱势一点,在很多时候我觉得女性受婚姻的伤害和困扰会比较多,这是一个事实。
  还有一个原因可能是女性相对于男性来说对感情的问题更看重,因此这方面可能更敏感、更脆弱。男的更多的忙于社会性活动。所以在婚恋的探讨方面女性要比男性更多。
 
  记者:有人说您作品的高产和不同时期善于抓住不同卖点的选题方向,让您更像是个商人,您是怎么看待这样的说法的?
  
  柯:我对于这种评价,一般也就听之任之。凡是一个作家写的东西放到社会中,肯定会有不同的声音出来,对这些评论你可以参考,但自己不要太受干扰。
  我选择的课题首先是我感兴趣的,和我没关联的选题我不会做,就算再热我也不会做,其次是我比较熟悉的,婚恋题材很早就开始热了,但是以前不熟悉,所以我没有做,最后不仅是我关注,我熟悉的,而且能从中提出点新东西的。哪怕是这种新东西在别人看来很边缘,但我还是喜欢做这样的事情。比如2002我写过一本《童话人格》就是这样的,当时没有人做这样的课题,从新诠释世界上各种著名的童话,而这个话题当代人谁也不关心,但是我感兴趣,通过童话让我悟出了一些新东西,所以我就写了。
 
  记者:您能不能告诉我们的读者,怎么样才能获得一段较为幸福的婚姻呢?
  
  柯:如果你现在已经拥有了一段幸福的恋爱或是幸福的婚姻,那么我想告诉你们的是对于已经获得的幸福要懂得享受,学会爱惜。当代人很多对得到的东西不知道珍惜,对得不到的东西却很执迷。有时候已经拥有的东西很可能就是最好的了。
  还有就是婚姻和感情本身是需要经营的,不是坐享其成的,你要想破坏它很容易,但要想把它经营好就需要我们投入更加多的精力。     (《精品导报》:闫杰采写)
 
《今天我们为什么结婚》
 
 
 
北京人民广播电台
新闻广播☆☆全文播出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