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甫臣:资本主义怎样演变为社会主义

2007-05-06  真积力久

20世纪末,当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和另外11个社会主义国家的实践失败丢掉了已取得的政权时。世界舆论界有人曾说马克思主义不灵了,共产主义末日到了。这股风当然刮不长,因为20世纪共产主义这个只在欧洲游荡的幽灵,已经来到世界各地实践了,有的还扎下了根。不论是第三国际或第二国际所属的党,都做了许多实实在在的社会主义的事情,它已经让人看得见、摸得着了。他们所经过的三灾八难,失败的教训,也都成了共产主义者珍贵的财富。社会主义的旗子仍应高高举起,什么是社会主义更该弄得清清楚楚。

在那个工业生产以体力劳动为主的时代,马克思用血和火的文字愤怒地写道:“资本来到人世,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他的研究指出了资本主义基本矛盾决定了资本主义积累,一极是财富的积累,一极是贫困的积累。恩格斯说马克思毕生的使命就是论证“资本家是怎样剥削工人的”,他以各种方式参加推翻资本主义的社会事业,参加现代无产阶级的解放事业。至于马克思主义这棵常青的思想大树,在21世纪初已被牛津学院评选和英国BBC国际广播电台的广泛调查千年最伟大的学者和思想家时,被人们稳稳地让它坐在第一把交椅上了。近年才去逝的法国思想家、结构主义的代表德里达十多年前在《马克思的幽灵》一书中说:“不能没有马克思,没有马克思,没有对马克思的记忆,没有马克思的遗产,也就没有将来。”历史上,马克思主义是人类思想极大的成就。它在教育和组织无产阶级的事业中,在社会进步中起过巨大的作用。俄国马克思主义之父普列汉诺夫在他的政治遗嘱里也曾说,对马克思的历史功绩怎么估计都不会过高。

但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从马克思、恩格斯起,就有空想的乌托邦成分,就有某些左的思想倾向。它有过时的东西、它有不完善的、有错误的东西,它还有被教条主义者和假马克思主义者歪曲的东西。比如,在《*宣言》里提出了“消灭私有制”(经济学家董辅礽、高放等都曾指出,按照德文原意,应译为“扬弃私有制”。按黑格尔辩证论思想,这个字同时具有否定与肯定双重含义,否定不是完全抛弃,而是包含着肯定。所以一般把这个字不译为“消灭”而译为“扬弃”),建立公有制(于光远曾指出,按德语的原意,也就是马恩关于适合于社会主义所有制的基本性质,应该译为“社会所有制”),提出“共产主义革命就是同传统的所有制关系实行最彻底的决裂”等等。这些,它自己本身都有矛盾的地方,就有只看到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对立的一面。于是,有人就认为私有制什么都坏,公有制什么都好。认为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是绝对不能调和的,资产阶级富了,无产阶级是要走上绝对贫困化道路的,他们的关系是一个阶级消灭一个阶级你死我活的关系。因此把他们的理论集中到消灭私有制这一点上。这样就把事情抽象到连私有财产和资产阶级都没有任何积极作用了,一点交织互动的关系都没有了。要认识社会主义就都应该把这些长期弄昏人们脑袋的错误的迷雾清除开去。

今天已经是机械化、电气化、电子化的时代了,最热心、最积极、甘冒风险把科研成果转化为生产力的正是资本家,他们是社会的经济管理阶层,在现代企业中处于主导地位,既是先进生产关系的代表,又是先进生产力的代表,是新技术、新机器、新材料的积极推广者。我们如果要消灭自发资本主义倾向(即人们追求发财致富的努力),要让资产阶级绝种,就是不要先进生产力。比尔·盖茨已连续 13年是全世界首富,你说他是剥削了多少工人的血汗才富起来的吗?  

 其实,传统制度中也有好的东西要继承,社会主义也是在资本主义的基础上产生的。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关系,是继承和发展的关系,而不是推翻和消灭的关系。没有资产阶级及其所代表的先进生产力,社会主义是建设不起来的。建设社会主义共同富裕的道路不是把资产阶级打下去,而是把工人阶级拉上来 ;不是“打富济贫”,让有产者变成无产者,走共同贫穷的道路;而是发展生产力,让无产者变成有产者,走共同富裕的路。而民主社会主义国家在这一点上就比我们做得好,人家就敢说:我们消灭了一个无产阶级,发展了一个资产阶级。今天讨论什么是社会主义已不是根据书本从理论上来争论的时代了。今天已有非常丰富的实跷经验来谈论了。

在我们生活中阶级之间除了斗争外,也还有阶级转变(无产阶级向有产阶级的转变)和阶级合作(如工厂里老板和雇工,一国两制)。战胜资产阶级也并不一定只能用暴力,劳资和平协商,选举兢争,战争中同敌方谈判和平解放等不也很好吗?马克思住在英国,就眼看到中间的过渡阶级已模糊了阶级界限,亲眼看到资本主义社会里中产阶级成长为一种社会力量;他甚至注意到马尔萨斯的最大希望是中产阶级在总人口比例中不断增大,而无产阶级所占比例要缩小(哪怕绝对数是增加)。历史的实践证明,这确实是资本主义社会的一个趋势。恩格斯在他揭露资本家残酷剥削无产阶级的名著《英国工人阶级状况》发表42年后的再版序言中,也注意到他过去所描写的资本家对工人的非人的残酷剥削许多已成过去,并指出“大工业看起来也有了某些道德准则”。再比如,他们在《*宣言》中本来有“工人革命的第一步就是使无产阶级上升为统治阶级,争得民主”。但两人都反对过资产阶级民主选举制,后来却说普选制从欺骗的工具变成了解放的工具,要工人争取在普选中得胜,争取在议会中占多数,争得政治权力。

马克思、列宁、毛泽东只强调斗争这一面,并没有正确地反映出现实社会的情况。伯恩斯坦针对马克思主义认为阶级斗争是社会发展动力的观点,他说:“我并不认为对立面的斗争是一切发展的动力,相似的力量的合作也是发展的一个巨大动力”。这就是我们一接触马克思主义时就把它当作修正主义批判的阶级合作论。其实,马克思恩格斯自己也说 : “歷史表明我們曾經錯了,我們當時所持的觀點只是一個幻想,歷史……完全改變了無產階級進行鬥爭的條件。1848年的鬥爭方法(指《共產黨宣言》提出的暴力革命的方法),今天在一切方面都已經陳舊了。” “由自覺的少數人帶領着不自覺的群眾實現革命的時代已經過去了。”

当左的思想统治我国的时候,把一切个体经济、民营经济和非公有经济都看成是私有经济而加以排斥。就和有个时候什么都要问是“姓社”“姓资”一样,总要问清楚是“姓公”“姓私”才放心。而且把“公”看成是社会主义,把“私”看成是资本主义。“公”是天堂,“私”是地狱。说到“私有”都不光彩。人们都生怕站在“私”的一边了。我们一定要强迫人“大公无私”,要“毫不利己,专门利人”。人要生存就要吃饭,吃饭不就是为私吗?这种连起码的人性都不让讲的做法,哪能发挥人的积极性?只能靠极权统治的高压去推行,只会走得离马克思主义更远!私有制是适合我们国家发展生产力所必须的,1955年10月我们曾要让“资本主义绝种,小资产也绝种。”下决心要废除私有制。到70年代末,连小商贩也由300多万减少到十几万。我们制定的对私有制要“死一个少一个”的绝种式的政策,结果是连小商品都没人生产了,我们连封建社会都没打扫干净, 农村赶集却都被当成是私字当头的资本主义复辟了。几十年来左的一套东西已经在人们脑子里生根了,不清除出去能够认识真正的社会主义吗?

人类社会的政治文明和精神文明却是在私有制、阶级出现和奴隶制国家的时候才产生的啊!资产阶级有不好的方面——剥削,生产无政府状态,但也不是绝对的坏。他们和地主收租吃饭,坐享其成不一样。他们并不是雇了工人就等着享受剩余价值的寄生虫。他们并没有脱离生产过程,他们经营的见识和管理的才能正是生产与交换发展的经验总结,而且本身就是复杂劳动。他们对生产工具的改革发明和实际运用都是非常活跃的重要角色。不能否认他们也是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发展的强大推动力。资产阶级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具有自我调剂、自我完善能力的统治阶级。1965年 “世界资本主义大会”上发表的《资本家宣言》中提出:“借鉴社会主义人民当家作主的经验,实现股份制的人民资本主义;借鉴社会主义福利制度的经验,实行从生到死包下来的福利资本主义;借鉴社会主义计划经济的经验,实行国家干预的计划资本主义。”这说明资产阶级除了被无产阶级的革命斗争逼得不能不采取一些减少剥削增加福利的措施外,他们也主动在向社会主义学习。

列宁也说过类似《宣言》中称赞资产阶级的话:“资本主义和封建主义相比,是在‘自由’、‘平等’、‘民主’、‘文明’的道路上向前迈进了具有世界历史意义的一步。”中国*第一任总书记陈独秀也有过同样的认识:“一到资本主义的工业社会,那便万象更新了。它使社会生产力有了惊人的发展。它需要从全世界取得原料,它需要国家保护,它需要扫荡封建旧势力的国内战争,它需要对外竞争的民族战争,于是,它的民族野心自然日渐高昂。资本主义的工业虽然要造成滔天罪恶,同时却创造了较高的生产力,较高的道德与文化,扫荡了整个旧社会的落后性,奠定了将来新的社会主义物质基础,是人类进化途中一次大飞跃。”(见《陈独秀抗战文集》第6集)这就是说,资本主义这种私有制是比过去更能发展生产力的,更能建设精神文明的。

将来 ,不用革命 、不用暴力去推翻资产阶级(当然 ,无产阶级者也不会无条件否定革命暴力手段),那资本主义怎样进化成社会主义呢?瑞典没有经过革命 ,但社会民主党是执政时间最长的餐党。别的民主社会主义国家也一样,他们尽可能缓和劳资矛盾,谋求两大阶级之间的"谅解"和"共存"。社会民主党人对人类文明的历史性贡献就是,代表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他们经过20世纪一个世纪来的实践,化解了工人阶级与资产阶级不共戴天的仇恨,化解了社会主义制度与资本主义制度水火不容的矛盾 ,使社会主义运动成为和平的、理性的渐进过程。社会民主党人成功地创造了在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民主框架内,逐步和平过渡到社会主义。这是人家已经做到了的经验。令人想不到的是,早在80年前普列汉诺夫就在他的政治遗嘱里作过理论上的预测:他认为“资本主义不会很快就被埋葬,资本主义不需要掘墓人。”他认为“设有必要尝试预言资本主义最后阶段的具体特点,在这一阶段中资本主义因素和社会主义因素可能长期并存,相互竞争,互为补充.在此后资本主义可能自己会缓慢地、毫无痛苦地死亡。但为此至少需要一百年,也许几百年。”这个理念不就是我们一接触马克思主义就批判过的和平长入社会主义吗?那时我们认为这是典型的修正主义呀。就是我们和苏联进行理论大辨论时,不但争论和平长入对不对?甚至还用它作为判断是不是修正主义的标准 ?可而今所有民主社会主义国家,都或多或少刨造出了各种各样的经验在作回答。

社会主义所追求的人类的解放和自由、平等、民主、*、均富、公平、正义等目标已经在我们称作“资本主义”的国家实现了。今天已到了我们必须深刻研究当代资本主义社会,研究当代资本主义社会中涌现了哪些社会主义因素 ,研究我们要建立当代社会主义应该有哪些必不可少的政策、设施。美国实现了资本主义社会主义化,他们资本主义的自由经济已完全处在法治化的约束之下;美国社会的资产所有权已经社会化,我们过去曾在小说里看到的汽车大王,煤油大王……,现在还有吗?美国人民持股已成主流,50%的人都有股票,70%的人都有基金 ,美国的股票市场已担负着一个社会主义的功用——财富的重新分配(股票市场就是全社会集资,把资金交给最有能力的职业经理人经营,由职业经理人替社会上广大持有资本的股民创造财富)。马克思认为,生产资料归全体社会成员人人占有的所有制,就是共产主义的所有制。北欧民主社会主义国家和英、美、法、挪威等国还实行了所谓“从摇篮到坟墓”的“福利国家”制度,具体包括社会保险、社会福利、社会救济三大类。他们之所以实现了社会主义,给我们提供的根本性的经验就是民主,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专制是社会主义的大敌。资产阶级革命,基本上摧毁了野蛮落后的极不人道的专制制度,政治上已经不再可能发生个人或少数人独裁了,西方国家已经好几百年没有什么全国的指导思想了。他们以民主对抗独裁,以科学对抗愚昧。自由、民主、法治、*这些东西,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任何迷信,任何个人迷信都站不住脚了。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当时主管工业的王震副总理访问英国考察。他到一个失业工人家,住200平米的两层楼房,房后还有个50平米的小花园,这都是他的私产。每月可领到90英镑(合1080元人民币)失业保险,如需供养妻子,每月还可再领70英镑。这就保障了公民的生存权,还可经过职业培训再找工作参加兢争。英国实行全民免费医疗待遇(包括踏上英国国土的旅游者、外交人员等),子女免费受教育。王震说他家中设备和我差不多,只比我住得小,但我是国家分配给副总理的公房呀。我住英大使告诉他,一个开电梯的工人,每周收入150英镑(合600元人民币),一个清洁工的周收入100英镑(合人民币400元)。而王震当时月薪才 400元,周工资不到100元。相当于英国清洁工周工资的1/4,电梯工周工资的1/6。如果工人和工人比,那我们工人的工资只等于英 国工人的1/48。王震看后感慨地说:“我看英国搞得不错,物质极大丰富,三大差别基本消灭,社会公正、社会福利也受重视,如果加上*执政,英国就是我们理想中的共产主义社会(当然 ,这还远非共产主义)”。英国也不是暴力革命革出来的。1945年工党上台,通过立法,使英国成为西方世界拥有最完备社会保障法典的国家,1948年率先宣布成为“福利国家”。他们叫做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相结合的新社会主义。(我国有的经济学家主张我们将来可以叫人民社会主义。)这也可算得是正走在和平长入社会主义路途中的一例吧。

作者是原中国工人出版社社长兼总编辑. 

作者 E-MAIL:HFCYYN26@SINA·COM

五柳村2007年5月5日收到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