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理想主义者还是实干主义者?

2007-06-04  heally

做理想主义者还是实干主义者?

            ——就魏智渊老师的《再说理想主义者》的几句评论

                            许锡良

   “仅批判现实的人不是理想主义者,而可能只是一个愤青;仅仅憧憬未来的人不是理想主义者,而可能只是一个盲目的乐观主义者。只有那些心存理想,但是穷毕生之精力,不断地学习,进取,睁大眼睛看着社会现实,并且踏踏实实一步一步寻求改进的人,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理想主义者。”
   魏老师说得对。杜威的实用主义思想就是把理想看成是通过努力可以达到的新的目标。而不是永远空洞的遥不可及的东西。中国需要美式的个人主义及实用主义思想来解救。借口现实及实践而不思进取与变革是我们社会最大毛病。
  另外在现实中做得好,还有一个标准问题。有时一个人靠旧体制的弊病也可以捞到不少好处,甚至成为发达之人,但是这种人并不值得敬佩。理想是有价值标准的。这是不可忽视的。

   另外,社会人们的分工是不同的。有些人可以搞一点实业,以此为促进社会,也有人仅仅是写文章,作演讲,教教书,但是,这也是一种实干方式。鲁迅、胡适一生就是如此。而且在日本,这样的人的作用被看成是最重要的。日本钱币上的人物全部是做这些工作的。福泽谕诘、新渡户稻造、夏目漱石、野口英世等等。中国也不可以忽视做这些工作的人。
   中国最重要的工作目前还是思想与精神上的启蒙。而启蒙的工作要有人来引导社会开放的方向。让发达的国家来教育我们这个民族。这是今后中国一百年都必须做的事情。中国从来都不缺乏盲目而愚昧的蛮干者,却缺乏清醒的理性的思想者与创造者。中国与外国最大的差别就是这样形成的。一个愚昧的蛮干行为,使中国要白干上百年。比如“文革”的后果就是如此。卢梭曾经在其《爱弥尔》中说,如果一个孩子受到错误的教育,还不如没有教育的好。同样,一个国家如果选择了错误的道路和方法,还不如没有这种错误的“实干”好,“大跃进”在当时看来也是一种实干啊,现在看来还不如没有的好。
   我不认为中国近百年来都是在启蒙。其实真正的启蒙是民主、科学及公德的启蒙。而这些仅在“五四”前后一幌就过去了,并没有真正落实。被救亡与马克思主义所取代。结果中国人的思想启蒙水平一直停留在“五四”前的水平,对于民主、科学、法治这些概念,一直只是处于空洞的口号阶段。现在中国的许多问题,都是因为缺乏常识而造成的。比如科学理论思维水平的低下,使得我们的法律政策水平都十分低下,常常漏洞百出,自相矛盾,就是放在纸面上都经不住推敲,更不用说放在现实世界里。
   现在启蒙不需要那些板着面孔说教的思想家,而是需要一个开放的环境。我的意思是在反思中重新启蒙,这里是不需要启蒙思想家的,而是需要开放,开放,再开放。因为现在中国所处的环境与一百年前大不相同,现在是的世界是一个天然开放的世界。不想开放也是不太可能的。只是你是主动开放,还是被动开放。是积极开放,走出去主动学习,还是等人家的强大力量进来再被动应付。如此不同而已。我已经说过让中国开放一百年,让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来教育中国,向世界学习最好的东西。让每个中国人自己去感受,去取舍,然后自己作出选择。愿意保守的继续保守,愿意改革的大胆改革,愿意吃西餐就是吃西餐,愿意吃中餐的吃中餐。达到真正全面深入透彻的开放。让人的生命去选择,让人的生活去选择。传统的东西能够在这样的情况下保住就让他保住,保不住的就让他保不住,不需要再来一个国宝熊猫式的保护来保护自己过去的那点陈年烂芝麻了。如果是有生命力的东西,人们自然会保存下来。用不着国学家们在那里捣鼓。如此,中国就会有希望。
   贴近地面固然重要,实干也很重要,但是,实干还得有国际视野及科学精神和科学方法。我们古代也曾经有过“愚公移山”,现代也有过"农业学大寨”,那个时候看来都是“实干”精神的。结果干得非常愚蠢。中国的环境基本上就是这样的实干精神给弄坏的。实干里如果没有科学与民主,及人文关怀,那其实就是等于恶干加蛮干。这样的蠢行,其实在中国各个行业里都非常普遍。另外真正的有思想的演讲家在中国非常缺乏。如果中国有一个杜威,有一个爱黙生,有一个福泽谕诘,那么将会减少许多愚行,修出许多正果。
   中国无论怎样开放,也不会开放到像日本那样连宪法都是美国来制定的。日本在这样的情况下都不担心亡国,亡文化,反而活出一个体面而富有尊严的日本人。所以,我从来不担心中国向世界开放会有什么危险。凡是高唱开放危险论的人,其实只是担心他那点可怜的垄断利益受到的威胁而已,是一种十分狭隘的自私行为,比如有倡议要政府开征“儒家文化税”,专归“儒教协会”所有,这里的自私与狭隘及无知一看就一清二楚。所以,反对开放的人,比如国学家们,他们最担心外来文化的入侵了。开放,然后让人们自然选择。我相信中国人再保守也不会选择马车,而会选择奔驰车。中国人再愚蠢,也会喜欢青山绿水,喜欢干净整洁,喜欢文明礼貌,喜欢高效清廉。而这些正是人家拥有,而我们没有的。我小时候听奶奶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千看不如一做,但有时,千做不如一看”,可见向人家更好的东西学习是十分关键的。二者不可分离。当我们谈理想的时候,里面已经包含着实干的意思,当我们说实干的时候,那一定是朝着更好的理想在干。只有看得远,看得清时,贴近地面才会有价值。
   如果说教育的实干最重要的是什么,我以为就是先争言论与思想的自由。没有这个保证,那么所有的国民的聪明才智,所有的一切实干,都将是虚妄的。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