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力女人]10年的时间,我还是超不过她。我恨她。 -

2007-06-06  Test0468
       裳是我的同学。我认识她10年了,这10年我用了全力,最后却败下阵来。
  开完此贴,我不要再和她有任何比较!结束这10年!
  
  10年前,初三秋季学期,班上转来了一个小女生。只有13岁。
  两只眼睛很大,身高1米5几,体重应该8,90斤。
  当时我是班上第1名,全校前5名。
  
  在初一时,我也是个清秀的女生,到了初二以后,因为提前发育了吧,再加上刻苦学习不运动,体重增长的很快,以至于别人看我初一入学的证件照,都看不出当时照片上那个漂亮的小女孩就是初三那个丰腴的我。
  
  平时的我,总是静静的读书,因为我不能接受别人成绩比我好,也不能允许自己懈怠。家里经济条件不是很好!我想只有读书才能解脱!
  
  记得第一天,老师把裳介绍给全班同学,说这是XX中学转来的同学,成绩也非常的不错,希望大家能互相鼓励,度过初中的最后一学年。
  
  当时我本能的短暂的定神看了她一眼,我想,“成绩不错,是吗?”
  看到她小小的个子,还是个小女孩,眼神还比较好奇的看着大家。
  我就马上低下头看书了。
  
  
  初中的时候,男生和成绩很好的女生一般都不说太多话。男生觉得那些成绩好的很高傲,成绩好的男生呢往往也是特立独行,更喜欢和
  男孩玩。
  
  我当时给大家的印象就是比较冷。而裳,入学一个多月,就已经能拉着一些同学去溜冰了。在那几年,旱冰还是很火的。
  而我,除了学习,几乎从来没有放学周末和同学出去玩过。在心里,觉得那是浪费时间,玩物丧志。
  
  很多年以后,有老同学碰到我,说整理东西的时候,发现我初中毕业在她的留言本上写的座右铭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她说想起来就觉得恐怖~初三你怎么写那么残酷
  的东西。真的明白什么意思吗??
  
  从滑旱冰这件事情上,就看出裳其实是个很爱玩的人。而且很喜欢引人注意。我想真是无聊的女孩。
  
  老师也发现了裳这个毛病,我看到班主任曾经把裳叫到办公室去谈话。
  
  接着,第一次月考成绩下来了,裳的成绩比我总分就差2分,名列全班第二。当成绩发下来的时候,
  我真的吃了一惊!这些分数是我每天在学校学满10个小时,回家吃了饭又马上坐定书桌才得来的。她怎么能周末出去玩还考的和我差不多!
  
  也许是我的成绩稳定得老师都习惯了。裳的出现,让老师们尤其是班主任大为欣喜。证明了这个转进来的孩子确实所言非虚。
  在成绩总结会上,班主任大大的表扬了裳。  我听了很不是滋味,但是我已经是第一了,没必为了第二名的人不高兴。只是暗暗提了口气,下次考试,我一定要远远的把你甩到后面。
  
  慢慢的我也对裳有了一些了解。她是从一所没有我们学校管的严厉的中学转过来,她妈妈是个老师,希望她能在最后一年被老师管的严点,要不就会被那个学校放羊式的管理给
  坏了。
  
  我比裳大2岁,或者说我们全班同学大部分都比她大1-2岁,她是最小的。有可能是全校初三学生中最小的。
  
  裳带来了她过去学校的痕迹,或者说也就是她个性如此——爱玩,懒散,有点疯的感觉。
  因为对于我当时安静的个性来比较,大部分人都比较活泼。
  
  她和班里很多同学关系都不错。有成绩很差倒数的,有中不溜打算混过初三的,也有班上成绩极不稳定但是比较风云人物的。
  
  大人们都觉得小孩子的生活很简单,但是现在想起来,似乎一样都有阶层的,有地位,有格局的。
  
  我觉得当时的同学分这些种类吧。
  
  1,成绩超好,个性冷漠甚至奇特的。
  2,成绩超好,个性融洽的。(少见)这种人往往学习也比较轻松。
  2,成绩上游,有时能赶超前几,但是不太稳定的。
  3,成绩中游,每天不知道在干什么,有时觉得智商很高,有时觉得很平庸。这样的人最后经常在毕业以后也联系不到!
  4,成绩中下游,喜欢玩,对于明天有点浑浑噩噩的。
  5,成绩下游,但是性格突出,有时喜欢拉帮结伙,恶作剧,出风头。有时也有善良之举。
  6,成绩下游,个性无聊,问什么不知道什么,是老师和同学都忽略的那种。他们就是金字塔下面的基座。像水池里面的水滴,你也分不出他(哪)在哪,甚至你也不用去注意他(她)在哪。
  7,考狂死读书拼命读书来博得中上游成绩的那种。好学生,一般都不愿意和差生走太近。老师给你压力,父母也给你压力。关键是没时间去打打闹闹。
  裳偏偏和第5类同学能跨界相处。这些男生最喜欢出风头,比如在你背后贴纸条,把扫把放门上等你走进来就掉你头上,在老师离开教室的时候就往黑板上写乱七八糟的东西等等。
  
  感觉她最不喜欢的就是第7类,那种死读书,连走路都在背课文的人。
  
  而裳关系最好的,是一个叫晴的女生。这个女生长得非常漂亮,学手风琴,爸爸开了个饭馆,每天车接车送。成绩是中游的样子。她早就放出话来以后是不打算考高中的,估计是要考艺术类的学校吧。
  但是晴真的成绩只能算中游。而且晴也是老师眼里比较不好管的那种学生。
  她很早就开始早恋。
  有一天帮她的早恋对象,也是我们班一个男生,写作业,还被英语老师含沙射影的讥讽了一顿。但是实质也没拿出什么惩罚行动。
  
  裳和晴,加上晴的仰慕对象,裳关系不错的同学,组成了一个很怪异的小团体。也谈不上团体,因为她们这堆人里面,有成绩好的,成绩不好,漂亮的不漂亮的,高大威猛的,还有搞怪的。其中有一个还是我们班主任的表妹。
  别惊讶。因为辈份的关系,班主任和他的表妹差了十几二十岁。我的初中母校是以管教严厉,催生高分著名的。比如裳的父母就是花了一笔转校费才进来的。
  而且学校也很喜欢乱收费,今天收这个书本费,明天考试费,还是饭钱等等。像我这种家庭条件不是很优越的,就觉得很吃力了。
  不过我从来不会让别人看出我的窘迫。学校里面大家都不喜欢穿校服,可是我穿的很多。
  她们以为我是酷爱学习,才不喜欢换衣服。其实是我没有时间也没有钱去买很多衣服。
  我还算白,所以也不难看。一白遮百丑。
  
  班上有一些神奇的人。有一个男生,和裳一样,转学的,但是他不是开学转进来的,是先进了别
  的班级,然后过了一两周,因为可能是班级配额的关系被转到我们班来了。不知道他从什么地方转过来,至今我也想不起来那个地方是不是我们省的。
  
  他成绩也很好。前5名左右的样子,好的时候冲到前三,后来有一次冲了第一。那是后话。
  
  他发音很怪,有时很呆有时又很聪明的样子。有时喜欢用他自己的腔调念那首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 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他念出来是:枯藤(顿、点头一下)老树(顿、点头一下)昏鸦(顿、点头一下)……依次类推
  
  老师说有些男生初中并不拔尖,成绩不错,但是一到高中就唰唰的冲上去了。我感觉他应该就是那种。只不过后来不知道他出了什么事情,居然还复读了一年。最后考上了我们省级的XX大学。
  真是很奇怪。不应如此啊。莫非也是早恋了?初三那年给我印象很深刻,同时却很模糊。好像随便走进哪一个初中教室,就能重新走进过去那段时光,同学们都满满的坐在教室里,嘈杂的嘈杂学习的学习。10年的时间猛的过去。
  
  裳真的很懒,下课以后就看到她和同桌,前桌,后桌说话。
  
  有时看到她放学了还在路上慢慢的晃荡,她骑过自行车,后来改坐车了。最后居然改走路了。
  不知道她怎么想的,那么宝贵的时间。
  
  在我上大学以后,曾经问过她这个问题,她说,改成走路,是因为隔壁班上有个男生穿白色衬衣很帅,她就跟着人家走啊走了一段时间。也没说过话。
  还真有闲心啊。
  
  班主任不知道善心大发还是怎么了,居然组织大家去溜旱冰。理由是虽然是初三了,偶尔的休息是为了让我们更好的冲刺。
  教室后面永远写着,离中考还有多少天。
  
  在旱冰场,裳穿着一套棉布格子小短裙,荷花边,转起来像一只刚开放的小花朵。
  她技术已经很娴熟了。忽然班长路过她身边,一下没滑稳,扯着就近的裳直接打了几个圈圈!最后单膝跪在了裳的面前。
  好多男生都起哄,说班长在向裳求婚!
  而我当时,却把裳那一刻的样子狠狠的定格住了,像一个受宠的小公主,虽然她没有那么的美貌,但是穿着小裙子的她,感觉就是令人垂爱。
  而她自己还浑然不觉!她就像个自由生长的植物。我就是个盆栽。就那么一刹那,我感觉到这些。然后马上想,中考能考滑冰吗?上大学能考滑冰吗? 随着考试时间的日益临近,老师们也各显神通。7个老师,都是用各自的招数来制约激励我们。
  
  数学老师,女的,30朵岁,优雅漂亮。会给我们要求,每个优生,考试前必须写自己下次数学考试的分数目标。比如你愿意写100也OK没问题,但是你没考到,老师就毛了。
  要是你写95也不行,中考尖子生的要求,其实就是100,老师会问你为什么不写高点。
  
  英语老师是个超越我思维的人。有一次考试,裳很早就不做了,在那里发呆。英语老师看了她的试卷说:“大家注意了,裳这次能考100分。”
  裳很莫明其妙的望着他,还是交卷了。
  等考试成绩出来,裳只有98。原来她拼写错误了。真不知道英语老师当时那么提醒,到底是出于什么意思?要么你就不说,要么你就别误导别人。
  也许裳真的自以为自己是100吧!粗心是她的另外一个毛病。
  我考试完的试卷都是整整齐齐,在尽可能的检查以后才交的。
  
  语文老师很极品。他和他老婆在学校开了个店子。最喜欢我们去他店子里面买东西。
  有严重口音!
  以前教我们诗歌的时候,“春江水暖鸭先知”这个鸭,一定要念成YA 第四声。
  说到激动的时候就开始口吐泡沫。
  最郁闷的是一次是领读课文十里长街送总理,他念的是“ZHU”总理啊,人民的好总理。当然他不是故意的。口音口音!
  
  政治老师是班主任。
  
  其他的老师就面目混乱了!
  
  裳的文科成绩比理科好。能看出来。比如语文,每次测试,她几乎能把除了作文以外的题目都拿满分。数学就是95-100。
  
  要知道老师对我们的变态要求是,每门100,除了语文!
  
  裳有些小心机,不过现在想想,也不知道是不是心机。也许就是她的习惯吧。每次考试完了大家来估分,她估计的和她实际得到的都要少至少20分。
  长大了她告诉我,她不喜欢背书。而班主任的表妹是她的朋友,有时偷偷流进表哥的房间,直接对着正确答案就把她们那堆人的成绩都给改了,提高了!
  当然要根据每个人的具体情况,平时考70的来个80,90的来个95,95的可以来个98。
  
  所以后来的月考她的总分应该是有水分的。并不是真的完全靠自己考出来的。母校真的很变态。
  段考的时候,把年级前20名都拉到教室外面排成一列。
  这样远远望去,学校的走廊上有一列学生考试,不光是段考,只要是大考,全部这样。尤其是大冬天的,冻得我们是……
  
  隔壁班有个女生年级很天才的女生,弦。得年级第一次数最多的就是她。
  她和裳有些像,不过我想单论智力的话,她比裳要更胜一筹。人外有人。
  没办法,弦理科更好。而且也是个不学习的主。
  临考前谁不抱着本书,赶紧复习点知识点。只有她在看别的,比如漫画啊。这种大脑天才级人物,如今不知道去哪里了。
  应该是清华的料,不过命运难料,谁知道呢?
  
  就是裳这个时候也在看书。因为她不喜欢背书,考前抢记对她很有用。
  
  裳和我就这样轮流占据班级前一名。当时我并不知道她的政治分数是有水分的。
  排名基本上后面是那个外地转来的男生,还有一个白白净净的男生,家庭条件很好。他们俩和我高中毕业以后都进了市一中,重点中学。
  市区里考出的清华北大生绝大部分都从这里毕业。进一中有个单独的入学考试,如果你没考过,差1分1万。有一些这样的名额。但是仅限于差几分的。
  差多了人家也不要,影响升学率。
  
  初三一年过的很快。我们很快就面临毕业。我是后来才知道,其实裳的妈妈是要求她考中专的。并不要求她上大学。大意是将来找个稳定的工作。
  在10年前,中专招生还是很苛刻的。所以也造成了很多成绩很好的学生流失到了中专。
  
  而我呢,父母早就已经离开了我。一个去世,一个改嫁,我和姑姑家过的。姑姑为了我付出了很多,把我当孩子养。但是我毕竟不是她的孩子。
  而且她也有自己的小孩,这样负担比较重。爸爸给姑姑的交代是希望我能大学毕业。
  这也许就是我和裳的区别吧。
  
  不要说生活像电影,我觉得生活有时比电影要残酷很多,只不过电影拍出来更浓缩,而我们平平淡淡的过,却早就习惯和麻木了。
  
  中考前放了一天假,我在家扎扎实实的看了一天书。
  中考结束以后我问裳,你放假那天干什么了。她说,我看了一部电影《王子替罪羊》。
  
  裳说,考第一堂物理我就考砸了。一道大题目算错了。下楼我妈在等我,吃了串荔枝,我又继续考去了。裳当时要考的中专全市只招2个人。
  就是说全市所有报考这所学校的中学生里面,她必须考到前2。比考普高要难很多。
  
  最后分数出来了。她总分680.5。
  我总分686。我发挥稳定。她错了一道8分的物理题目。
  中考7门,每门100,总分700。
  以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那所重点中专。如了她妈妈的意愿。
  我如前文提到的,进入了一中,一中不仅要考过单独考试,同时也要看你的中考分数。
  晴也进了一所中专,四年制的。后来听说她读了一年就退学了,不知道父母用什么关系,相当于高二的年龄,进了本地一所大学。学习音乐教育专业。
  班上其他同学有一些去普高,有些去比较差的中专,有的就流向社会了。
  
  中考那年夏天,是香港回归的日子。
  
  1997。
  
  进入高中,不忙的时候还和初中同学通过信,那个时候还没有网络。至少还没流行起来。现在写平信的少了吧。
  裳说她进中专第一天报到,要妈妈去问,是不是进去了就可以不用背书和考试了,她妈妈找了个高年级女生问了一下,人家说还是要考试的。
  裳大失所望。不过还好,不用那么残酷的往上拼了。
  裳从进中专的欣喜,慢慢变成了一点点的失落。偶尔的通信会透露出一点。虽然学校很轻松,可是很多同学都很哀怨,因为她的同学都是当时外地各个县市的尖子生。
  进来以后,谁也瞧不上谁,自以为是的太多。
  这个倒和我在的一中有点像。
  
  这3年我们几乎没见过面。直到我考上大学,告诉她的时候,我注意她虽然是很开心的祝福我,多少还是有些遗憾的。
  因为我知道每一个优等生不管表面是刻苦还是不刻苦,内心其实都是很好胜的。只不过有的人愿意付出的多一点,有的人愿意付出的少一点。
  
  我考上了比北大和清华差一点的一个大学。
  我想我也没有能力搏命考上梦中的北大了。
  
  姑姑帮我请了一次客,因为不请客我就没学费。收礼钱可以赚个好几千块钱。
  
  
  2000年的秋天,我来到了首都。翻开了我人生中的另一页。当我处于上扬期,考上大学以后,裳其实早就已经淡出我的比较世界。因为我的学业,我的方向,和裳已经不可同日而语。
  她是一个本地中专的毕业生,而我刚开始进入大城市的重点大学。她无非就是在本地找个不错的单位,安定的待着。
  以任何一个人的估计,我们俩我比她已经强的不是一个级别。
  
  裳的妈妈估计也后悔了吧。一个聪明的孩子不让她去考大学。却读什么中专。唉!
  
  但是,命运总是有拐点的。也许一个人命里注定不会埋没,无论她遭受了多少弯曲的道路。
  
  大二的春季学期,3月,我收到裳给我写的平信。我一看,邮戳居然是北京寄出的。
  
  她的信很简短,就是想知道我的宿舍电话——那个时候手机没这么红火,她到北京来工作了。没有什么同学。
  
  我当时心里多少还是有点居高临下的感觉,她是来打工的吧。一个18岁的小女孩,中专毕业,来北京,能干什么呢?估计她受了挫折就会回我们的老家。
  
  我们见面了。
  
  在王府井露天的饮料场。和她聊,我才知道她的情况。她轻描淡写的说中专毕业以后花了点时间考自考。刚把自学的专科本科都拿到。18岁的本科!虽然是自考的!她长高了,长发,穿了个红色T恤牛仔裤,就像我们刚进大学的新生那样青春自然。
  
  原来,裳在读中专的时候,考了自考的专科,然后马上接着考了自考的本科。她说,要不是班主任强迫每个同学都考,她就不会考。
  这话我信。她确实很不喜欢背书和考试。
  
  我问:“你现在做什么呢?”
  她说:“做秘书。”
  我:“?”
  她说:噢,就是给老板的妈妈当秘书。当老太太的秘书。老太太喜欢在公司挂职,干点事情。名义上是董事长。
  我说什么公司呀
  她说,XX公司。
  
  这么一说我知道了,这个公司是北京的民营企业。广告牌挂在繁华的路段,环路上也有。
  
  她说:你知道吗?我第一天就被老太太骂哭了。唉。
  
  我安慰了她几句。感觉她有时很怪,该伤心的时候不伤心,不该伤心的时候却发呆。
  
  那裳到底是怎么来的北京呢?我差点忘记问她了。连忙接着问。
  
  她说,噢,我喜欢上网聊天,认识了一个女孩子,是我们老板的秘书。她叫我过来陪她,我就过来了。
  
  !你不怕上当吗??我斥问。 她很诧异的看了我一眼,忽然笑起来了,说:“我有什么可骗的?我小时还学过武功呢!”--她是学过武功不假,不过仅限于压腿和打打花架子拳。
  
  她也问了我一些情况我就简单的说了一下。也不想说太多,要不好像有炫耀的嫌疑。也因为我自己把心理就放在一个高端的位置,还怕说的话让她自卑。
  
  这时她刚来北京不到一个月。我们也有了QQ电话的联络方式。
  
  有时她也会和我说一些公司的事情。那些事情对我来说,其实很遥远。感觉非常的社会。而裳比我提前了好几年进入了这个社会。时间把我们改造的乱七八糟面目全非。
  
  
  裳那个老板的秘书叫鱼,其实是老板想弄来当情人的。当时老板去外地出差,路过一个五星宾馆,看到前台有一个女孩惊为天人,也就是鱼。(此老板的私生活很混乱,美女多多)
  
  便力求她来北京工作。实际上鱼当时是去表哥所在的宾馆去实习体验一下。
  
  
  在那个女孩还没落到老板的坑里之前,老板可是言听计从,把裳招过来,居然是鱼一句话的事情,老板就同意了。
  
  鱼是个学表演的女生,非常漂亮。她比裳还小一点。
  
  17岁。
  
  老板有50多了……真是罪恶的魔爪从来不闲着。
  
  当鱼和老板的关系开始不融洽,或者说老板的要求和鱼的意愿相背时,裳夹在中间就很麻烦了。听裳说的是鱼不愿意从了那个老板。
  
  裳是鱼招过来的,如果老板对鱼不满意,那么也就不会对裳多好。
  
  那段日子裳心理是怎么走过的,她没有告诉我。
  
  夏末初秋,有一天我接到她的电话,说她已经辞职了。目前租了房子,准备在大学里旁听。
  
  我很奇怪。估计是老板终于受不了了,把她和鱼都开了吧。
  
  裳说见面聊拉。
  
  于是再度见面。
  
  裳比刚来北京时候的青涩要成熟了,自然比我在学校里面的人要时尚。不过我也抽条了,不再是那个小胖妞。我的五官长得比较整齐,相貌也还可以了。
  只不过穿衣打扮是挺土的。
  裳把我带到一个空空荡荡的平房里面,里面除了一张小床,一个简易衣柜,什么都没有。之前她是住公司的集体宿舍,至少还是个居民楼。这个简直……
  
  我想,这就是你辛辛苦苦来北京过的生活?
  问道:“这个房子多少钱?”
  
  她说:“房东挺好的,才收我1000块钱1个月。而且可以让我一个月交1次。”
  
  我眼珠子要掉出来了。就这个破平房,还要1千块?房东也太能讹诈人了吧。
  
  我说,有没有搞错?这种房子最多500块钱啊!
  
  “啊!真的吗?”她真的是被人蒙了还在替人数钱。“他人挺好的啊,为什么要骗我啊。”
  
  我想你不是吧!都工作了好几个月了,怎么还能那么容易被人骗!
  
  坐下来倒是好好聊了一下。从春天到夏末。几个月的时间,她又发生了好多事情。
  而我,那半年就是提前考了6级,过了。
  
  她说鱼最后和老板,老板的妈妈(老板娘:老板的娘)都闹翻了,收拾了行李就直接回老家了。而且还欠了她800块钱没还。
  
  我说你为什么要借钱给她呢?
  
  她说,是她介绍我来这里的,我正好发了工资她没有钱了我就借了,我也没想到她会那么快就走的。
  
  鱼真的像条金鱼一样,漂漂亮亮的生活不过大脑,从裳口中得知,鱼也很奇怪的个性。
  当然学表演的女孩,对衣着服饰吃喝玩乐都比较感兴趣。所以每个月那点工资根本不够鱼花的。买零食去超市一次都能买几百,都不知道她到底吃的是什么。 裳说鱼干过的最彪悍的一件事情就是,和一个男同事聊天,谁不喜欢美女。大家相谈甚欢。裳也在场。聊着聊着,鱼伸了懒腰,说:XX,我要撒尿去了。一会见。
  就这样走了。留下裳,尴尬的不行。那个男同事也极度震惊!
  
  自从鱼彻底离开北京以后,裳和老板的关系日益微妙,不是暧昧,是老板看到裳就会想起鱼。所以老是平添不爽。
  裳呢,想起老板是这样一个人,也不爽。感觉是他把鱼逼走的。
  很多时候一些事情根本不听她的。裳是很任性的一个人。
  有一次老板看到裳办公室墙壁上地图歪了,要裳钉一下,过了3天,老板再来,地图还是歪的。
  裳不是懒惰到这个程度,而是故意和老板对抗。
  这样下来,关系越来越恶劣。
 而且裳居然在办公室网上聊天。已经过滤老板的存在了!终于有一天,老板的小宇宙爆发,狠狠和裳发飙了。裳也就顺势辞职了。
  
  还好,老板也没恶毒到要她马上从公司集体宿舍搬家。她就开始找房子。最后在大学附近找到这个破平房。也许是年龄小,还没想那么多。她觉得离学校比较近比较安全。
  
  “你的工资还有吗?交房租一下就用掉1000。”我想她应该快弹尽粮绝了吧。
  
  她忽然变得不太好意思。她说:“我遇到了一个好心人。他给了我4000块钱。”
  
  恩?我没听懂。
  
  她继续解释说:“我在网上遇到一个人,他知道我和老板关系不好,我和他聊了一些。请我吃了饭,说如果有事情就找他帮忙。我辞职了以后才想起来这个人,打了电话给他,说我和老板闹翻了,没想到他很快就送了4000块钱给我。”
  
  我摇了一下她的胳膊,“你确定?”
  
  她茫然的说:“我确定啊!”
  
  “他是不是想对你做什么啊?有什么目的吧!”我实在不能相信会有这样的“好心人”存活在世界上。除非恐龙复活了裳瞪大眼睛说:“不会的。他就是开车到我公司宿舍楼下,然后把钱交给我就走了。”
  
  我啊我,活了20年,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怎么就没出现过好心人呢?
  
  “那你知道他是个什么人吗?”
  “他告诉了我他的公司名称,名字,办公室电话,还有手机。第一次网上聊天就告诉我了。”
  
  咦?还有人蠢到第一次网上聊天就把所有的信息和盘托出吗?有可能是假的吧。
  
  “要是他告诉你的假信息呢?”
  
  “那他也没有对我做什么啊。他就是很奇怪。第一次聊天以后晚饭就请我吃。去了一个海鲜楼,两个人吃了500多。我想他是不是无聊啊。没人陪他吃饭。”
  
  这个裳啊,叫我说什么好呢?
  哪里有这么好的人呢?天下有免费的午餐吗?
  
  又请她吃饭,又给她送钱,还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做,可能吗?即便现在不行动,早晚有一天也会露出狐狸尾巴的。“你的工资都花掉了吗?”
  “恩。还有1000多。如果不是那个人给我钱,我交了房租就不能吃饭了。我辞职的事情还没告诉爸妈呢。”
  “实在不行还是告诉父母吧。你在北京一个人太不安全了。”
  “不。”裳就轻轻的说了一个字。然后说:“我们去未名湖吧。”裳的房子离学校不是很远。她不知道这个价钱可以在校内租个筒子楼了。
  
  9月的未名湖,风轻拂,水波动。我和裳顺着博雅塔下坡走下去,裳轻盈的蹦跳,像一个小孩。我没有跳跃的心情。虽然那风是很舒服。却始终觉得裳的生活那么空洞和不踏实。
  
  不知道为什么我有时显出过分稳重,没有同龄人那种打打闹闹的劲儿。习惯如此了。
  
  我们坐在湖边的凳子上,树枝垂下来,游人和学生三三两两的从身边经过。有的人会看看我们。因为他们也许会误会我们是学校的两个女生。而裳又有比学生更抢眼的气质。
  
  裳和我聊了很多过去几个月的事儿。包括老板是怎么乱来,怎么对待鱼和她的,老板的家庭是多么的彪悍变态。
  
  刚去公司的时候,老板给她开800,加上饭钱200,裳说觉得好多钱啊。因为在读中专的时候,裳一个月的生活费是300。小城市消费低,再加上裳的父母都在本地,一天10块钱有时都不用。还可以拿这钱买些衣服啊什么的。
  
  第二个月老板给她涨到1200+200。
  第三个月老板的幕僚军师提出了一个非常激动人心的建议。说企业要发展一定要现代,一定要尊重员工。薪酬就是尊重员工的一项指标。我们虽然是民企,可是我们要向其他企业学习和看齐!于是乎,老板在军师的怂恿下居然全员涨薪。
  裳的工资涨到了1500+200,再加上公司提供的免费住宿,还有因为宿舍离公司近根本不用坐车。刚来北京的她,工资居然相当于今天大学毕业生的起步价格。  当时我每个月的生活也就几百块钱,为了不让姑姑太操心,我去做家教。如果有任何兼职的机会我都想去试试,或者说,我必须去试试。
  
  裳望着湖面,忽然对我说:“漪,我真的很羡慕你,能够在大学里面学习。”
  我不知道怎么接这一句。
  我不羡慕自己,因为我一直以为那是我凭自己能力赢得的,也是应得的。
  “你接下来有什么计划呢?”
  “没什么计划。我到学校里面听听课吧。”
  
  转眼到了大三了,年龄大了,心就散了。学新闻学的我觉得非常无聊,当初填报志愿的时候,觉得这个学校新闻不错就报考了。但是真正去学以后,发现并不是很适合我。学新闻的人要很有激情,必须热爱这项事业。可是我不热爱。我对于每天的报纸都没有兴趣看。我觉得自己应该学理科。
  
  但是我必须要参加社会实践。有时也参加点社团活动。但是更多的时候我就去学英语。有时也很茫然,自己到底该做什么?做记者?做编辑?似乎越来越没有兴趣。
  
  宿舍里面的女生都是各忙各的,我没有特别好的朋友,但是大家对我印象也还可以。因为我比较静,就像绝缘的橡胶。懒得传闲话。
  
  也有男生追我,不过总觉得不是那个味。而感觉不对,就不必勉强自己了。
  也许说的不好听一点,是我觉得那些男生的POWER和我差不多,有的甚至还不如我。
  每天脑子空空的不知道在干什么。也许是男生成熟就晚,也许是我想太多了!
  
  我希望那个人比我要强很多。
  
  宿舍里面有个女孩,曾经洋洋得意的说,她从初中起就有了一个志愿,说只有哈佛的男生能配的上她,当时她说的时候,是要表达她多久之前就树立了远大的目标。可是我们听起来觉得瞠目结舌。
  
  还有一个女生,一天到晚就在看书,比我疯狂多了。这不是她最理想的学校,她从大一开始就准备考研的事情。复习了那么多年,不过还好,我毕业那年她已经考上了。否则真对不起那四年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
  
  宿舍另外一个女孩,每天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化妆。能考入这个学校的当然不是傻子。
  她不想学习而已。业余的爱好就是和男朋友去玩,不管玩什么,只要是玩就行。宿舍里面还有个女生,叫做思。也是年龄很小,和裳差不多,父母都是老师。可见教师子女的教育还是很不错的。
  思是个非常灵敏伶俐的小孩。长得也很特别,就像缩小一号的李心洁那种感觉。有时觉得她好像会读心术一样,很容易猜到你想什么。而且说话非常讨人喜欢。
  如果裳也考上大学,那么和思差不多吧。只可惜裳永远没有这个机会了。
  思没有保研,考上本专业本校的研。已经毕业了,去了一家报社驻香港分社。
  以前我也觉得思非常厉害,将来前途不可限量。因为她的性格和个人特质。可有一次我们去外地玩,在寺庙里面抽签,她抽到的签写的翻译成白话大意是伶俐有余,却不足成事那个意思吧。大三上学期,我和裳见面的次数并不是很多,有时碰到了就在QQ上聊会。
  据说她在学校里面旁听了半年,也就相当于玩了半年,她喜欢看电影。而学校里面大礼堂小礼堂电影不断。所以这日子过的。
  她告诉我,自从那个人给她送了第一次钱以后,后来索性负担她的生活费了。
  
  这其中必定有诈。我想等裳自己告诉我,这个男人的目的何在。不相信这个世界还有这样的童话故事。
  
  开年以后,就是著名的SARS非典。中间有2个月左右吧,大家都是人心惶惶被关在学校里面。
  
  终于熬过去了,我们的小命还在,顺便为逝去的人们祷告一声。
  
  到了大四,我和裳约见面。确实很久没见了。她说真的想知道我过的怎样,而且她说要介绍一个人给我认识。
  
  叫我在学校东门等她。
  学校门口总是有豪车开来开去,我们都习惯了。有的是校外来上课的人。
  这时一辆奔驰停在我面前,车窗已经打开了,裳在副驾的位置笑盈盈的冲我挥手。我有点晕。感觉自己刚从火星回来,沾满了爆炸以后的土。
  
  裳跳下车来,拉着我的手,然后和我一起坐到了后座。车里面漂着一股淡淡的味道,是独有的车的味道。
  
  我在一瞬间就直觉告诉自己,不能让自己显得很局促。
  
  开车的那个男人,回过头和我打招呼说,“你好,我是孟宣。”
  我赶紧说:“你好,我是曾漪。”
  “老听裳裳提起你呢,你是她的好朋友吧。”
  我脸一热,其实我真的算不上是裳的好朋友,顶多就是个朋友加老同学而已。
  
  这个孟宣就是那个裳提到的“好心人”吗?
  
  我装作若无其事的观察了他几眼。
  想判断一下这个人是不是坏人。
  
  裳变得更漂亮了,大城市的渲染,还有从小女孩长成大姑娘的变化。青春盛放。
  而她也拉着我的手,问我最近怎么样。
  当着孟宣的面,我觉得实在不好说太多。就说还可以。在找工作实习。
  
  她问我想吃什么,我说随便了。
  于是孟宣把我们带到学校附近一个五星酒店里面的饭馆吃的饭。因为感觉变化太多,所以吃饭我也有点小心翼翼。
  我没有坐过奔驰,也没有去过五星酒店。但是我不想让他们看出来。
  
  裳欢快的语调我知道她是见了我开心,但是我也有些失落。似乎她的辉煌下面全部用的是我的小心和故作自然打的底色。饭席间,孟宣也和我说了一下自己的基本情况,他做国际贸易,公司总部在北京。在国外也有分公司。他身高172-173的样子,估计。平头。穿着很休闲也很普通、干净。
  是RALPH LAUREN的风格。当然,当时我并不知道这种恤衫一件要几千块,也更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的。都是我工作以后所谓的见了点世面以后才知道。
  他很幽默,不过闭上嘴以后显得很严肃。
  可是给裳夹菜的时候,眼神却是很柔和的。
  
  他比裳应该大很多。我不方便去问他的年龄。裳不会是他的情人吧?社会上不是很多这种事情吗?看他们俩的年龄实在是有些差距。裳就像个被爸爸娇宠的小女孩,虽然当着我,并没有什么撒娇的举动。实际上,裳从来也不在女孩面前撒娇。
  我也一样。比较不能习惯女孩和女孩撒娇。
  
  孟宣问我实习找得怎样了?我说还好,应该很快有音讯了。他说如果有问题可以找他帮忙。
  
  这个孟,还真的是像裳说的那样,喜欢开口说些帮忙的话。不过我和裳不一样。
  我说:谢谢了!
  ——第一我也不至于找不到实习单位;第二我为什么要他帮忙?他和我非亲非故。
  
  下楼的时候,忽然觉得很无奈。这恍如梦境的一顿饭,彻底摧毁了我内心的高傲。我一直觉得我已经远远的把裳甩到了后面,可是命运峰回路转,让我不得不内心放下强她一等的感觉。孟宣把我送回了学校。进门的时候总觉得有人在看我。或者是我产生了幻觉。因为以前我看到从豪车里面走出来的年轻女孩,总觉得有些别扭。赶紧进了校园。呼吸到了熟悉的草香,觉得心里渐渐放松了。尤其是走过篮球场,啪啪的声音,
  就像重新回到了我的领地。平时无聊的一切变得那么愉悦,把喧闹都留在校门外。
  很快,我找好了工作开始实习。在一家知名网站,做实习的新闻编辑。是思介绍我进去的。她暑假的时候曾经去实习过,当时那个主编特别希望她能留下,不过她没保研必须去准备考试了,所以抽身而退,把我介绍了进去。
  因为我实在不喜欢写稿子,估计早晚得转行。做网站编辑在我心目中不就是COPY,CTRL A 、CTRL V嘛。思说工资不是很高,实习生1500。转正以后4000。
  
  进入面试的时候,主编问我会这个会那个吗,比如说FRONTPAGE什么的。我焦灼的答不会。真是不会。还好关于新闻方面的考题我对答如流。再不答不出去就得去死了。学什么呢!
  主编说其实你学新闻对于做网站编辑并不是最需要的,因为这是脑力活,也是体力活。新闻的筛选撰写编辑都已经由上游的报纸或者杂志完成了,而作为一个合格的网站编辑,你必须符合网络媒体的规则。
  这些东西都是我慢慢来消化和吸收的。
  尽管我觉得网站编辑是个很傻的工作,但是这家公司也是很有名的,而且主编也让我觉得他是个很风云的人物。种种吧,我还是想把手头工作做好。哪怕我只是一个小实习生。
  
  主编也是很牛X的人物,或者说自己觉得很牛X。有一次一个娱乐编辑在兴高采烈的给某明星打电话。挂了电话还意犹未尽的和同事说自己和明星聊天的内容。主编回头就甩了2个字给他:“傻B!”
  
  这梁子算是结下了。裳在Q上告诉我,她非典的时候从北京逃走了~那年真是发生好多事情。她说走的时候和孟宣说了一句;“你知道现在最流行什么吗?带着口罩听张国荣的歌。”
  
  哥哥留下了亿万财富,纵身一跃,如同玉蛟龙一样,跳进了无尽虚空的深渊。不愿意去接受说他是有疾在身才选择离去的说法,也不相信所谓他仍在人间的谎言。
  
  裳在家待了几个月,03年暑假才回北京。然后就开学了,也就是介绍我认识孟宣。
  
  孟宣已经是她的男朋友了。
  
  我问她:“孟宣多大了?”
  她:“38”。
  “啊!他是不是离婚了??”我脱口而出。虽然之前有心理准备,但是感觉这个年龄还是太大了。裳还不到20岁啊。
  
  “他是个老光棍。没结过婚。”
  ——38岁不结婚的老光棍?可能吗?说不定是有家室骗她的。不过我也不好说那么直白。就打住了。
  
  “你还打算去学校旁听课程吗?”
  “不听了,我打算开始考研。”
  “是吗?”
  “你英语怎么样了?”
  ……裳无语了,她说:“我英语还没考4级。”
  “那怎么考研?”
  裳说:“不考研我也没事情可做啊。”
  
  我想她一定是给所谓的爱情和优越生活冲昏了头脑。关于考研她并没有什么憧憬,仿佛只是她没事情可做找出来的对付之策。
  找一个生活在北京的理由。
  而且她没有上高中,英语和数学都已经丢掉了。她自考本科的英语考试,估计都是吃的她初中的老底才过的。毕竟她初中的时候英语可以说达到了百分百的掌握。
  她中考的时候英语只考了99,是因为她用了一个超纲的词汇。按照标准答案就扣了1分。
  
  我不打算考研,首先是家里没有那么多钱供我读下去。姑姑养了我那么多年,我也应该回报。其次是我考什么专业呢?都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就去考试,把年龄拖大了。万一还是不知道要做什么怎么办?还不如去工作。
  
  至于留学,更是遥远。不是我没有那意志,而是我觉得不太现实。本来就很孤独的生活在北京,还要去更远的一个地方,不想。而且以后出国的机会肯定会很多。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