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8年黄河花园口决堤始末

2007-06-12  牛人的尾巴
  •   行政院善后救济总署统计:河南、安徽和江苏3省44个县因此受灾,3911354人外逃,经济损失10.9176亿元。这次人为灾害,豫、皖、苏3省44个县市,5.4万平方公里范围内尽受灭顶之灾,1250万人流离失所,89万人死于滔滔洪水。
花园口决堤后的情形

核心提示

历史上的今天,1938年6月6日,国民党军队为了阻止日军西进,决定在黄河花园口掘堤放水淹日军,6月9日,悍然掘开郑州花园口大堤,使黄河水奔腾直泻,夺淮入海,人为地制造了一场震惊世界、惨绝人寰的大浩劫、大灾难。69年后,在花园口决堤这个令人悲痛的日子到来之际,记者采访了河南省灾害防御协会副秘书长管志光、黄河河务局处级调研员赵友林等学者、专家,他们向记者再现了当时悲惨的一幕。

“以水代兵”

“花园口原是一处古渡口,位于郑州北郊30多里的黄河南岸。花园口不论是作为小村落名还是黄河流经道路上的普通渡口,都一样是默默无闻。可是60多年前那场人为的大灾难却让它一夜成名天下知。”对花园口颇有研究的原邙金河务局副局长余汉清在接受采访时说。

1938年日军入侵中原,6月7日继开封失陷后,中牟又失守,郑州危急,武汉震动。为阻止侵华日军西进,蒋介石采取“以水代兵”的办法,下令扒开黄河大堤。

赵友林说:“应该说扒黄河阻挡日军早就有想法,当时的第一战区长官部参谋长晏勋甫建国后著书说,1935年他担任武汉行营参谋长时,便有中日交战时可决黄河之堤将敌隔绝于豫东,借以保全郑州之议案;1938年他出任第一战区长官部参谋长时,又和副参谋长张胥行以此计划向程潜建议,程认为可行,遂向蒋介石请示,蒋回电予以批准。但下命令又是比较仓促的,决口的任务交给了守卫黄河的商震的部队,地点首先选在中牟县境内大堤较薄的赵口,因赵口流沙太多,没能扒开。蒋介石知道赵口无望扒开后,就指示再换地点重新决堤。经过紧急协商,驻守在黄河附近的新八师初步把地点选定在赵口以西的花园口附近。”

6日,国民党新八师师长蒋在珍提出改在花园口另行决堤,被采纳,得赏金2000元。蒋在珍在掘堤前,先把花园口一带的群众都赶到5公里以外,然后密布岗哨,选出身强力壮的士兵800多名,分5个小队,日夜轮流掘堤,夜间以汽车上的灯光照明。6月9日上午9时许,蒋在珍部在花园口决堤成功,河水奔腾而出,水流由中牟、尉氏沿贾鲁河南犯。6月13日,花园口和赵口决堤之水汇合于中牟县前后段庄,如脱缰之马,越过陇海铁路,倾平贾鲁河,经中牟、朱仙镇、尉氏,直扑开封西、北两门,越鄢陵过扶沟,经西华、淮阳至安徽亳县,夺颍河到正阳镇入淮河,形成人为的黄河大改道。

掘堤者说

余汉清介绍说:“1938年6月6日,国民党新八师参谋熊先煜是决定在花园口掘堤的主要参与者,建国后,熊先煜在1989年其自述文章中谈了当时的情形。”

蒋在珍命令由我主持决堤工程。受命于危难之际,我既感兴奋,又觉沉重。我当然清楚那黄河之水扑向千里平川所造成的严重后果。滔滔洪水吞没的,不仅仅是骄焰万丈的日寇,被日寇夺占的铁路、公路;同时,也有千千万万中国同胞的土地、家园、祖坟,甚至还会无情地吞噬掉他们的生命啊!作为一个军人,只有服从。

河堤上,有一个冷清的关帝庙,庙中无人,门大开。我们全都进去了,对着红脸长须的关云长磕了三个响头,还敬了香。我跪在地上默默祷告:关老爷,中华民族眼下遭了大难,被日本鬼子欺侮得惨。我们打不过他们,万般无奈,只好放黄河水淹,淹死了老百姓,你得宽恕我们。

大约过了一个钟头后,我选定在关帝庙以西约300米处掘堤。我看中这里,是因为此处为黄河的弯曲部,河水汹汹而来,到脚下突然受阻,压力较之直线处为大,容易冲垮河堤。而且从地图上看,待河水从花园口一带涌出,漫过已被日寇占领的开封、中牟、尉氏、通许、扶沟、西华等县境后,便可注入贾鲁河,向东南而行,流入淮河。贾鲁河道,可成为一道天然屏障,阻止河水无边漫延,当可减少人民所受之损失。

我们全都跪了下去,4个人跪成整齐的一排,面对着波涛汹涌的黄河,放声大哭。直到工兵连和二团九连的官兵来到堤上,我们才住声。

我们2000余决堤官兵耳闻隆隆不绝的爆炸声,心急如焚,乃日以继夜,猛掘不止。

为加快掘堤速度,水利专家张国宏段长招集附近百姓协助,并指示掘土方法。河堤上军民混杂,人山人海。武汉统帅部每隔一小时便来电话催问决堤进度,希望能早一刻放水。6月10日,幸得天公相助,一早阴云翻滚,天光暗淡,至10时突然暴雨倾盆,竟日不停。这场大雨实有利于决口之加大,洪水最终冲垮两道决口间50公尺长河道。至此,黄河改道,满河大水由此扑向千里平川……

我作为花园口决堤的具体指挥者,回顾这一重大的历史事件,不免感慨万千。对于被洪水吞没的数十万同胞的灵魂,我的心永远也得不到安宁。

花园口决堤后,由于形成黄泛区这一巨大地障,终于迫使敌人止步于平汉路以东,我唐、白河流域及汉水中游方得以免遭敌铁蹄践踏。唐、白河流域人口众多,地域宽广平坦,土地肥沃,物产丰富,有力地支援了抗战。正由于有了黄泛区这一地障,我第一、第五战区才分别得以在洛阳、老河口立足,与江南诸战区遥相呼应。单纯从军事角度讲,花园口决堤,乃是我国处于经济、军事、科学、工业全面落后的情况下,面对强敌不得不采取的“断臂图存”之举。

决口成患

“他们唯恐决口太小,急电薛岳调来两门平射炮及士兵一排,在一名连长带领下,连射六七十发炮弹,决口扩大至370公尺,全河改道。汹涌的黄水居高临下,一泻千里。堤脚下的邵桥、史家堤、汪家堤和南崖4个村庄霎时被洪水冲毁,荡然无存。口门外刷成深13米、方圆2500多亩的深潭。洪水沿贾鲁河、颍河、涡河等河道向东南漫卷,由十几里扩展到100多里宽,在人口稠密的大平原上横冲直撞,而后在正阳关至怀远段涌入淮河。黄水入淮后,又溢出两岸,继续泛滥。”赵友林说。

当时,中央社等媒体这样报道:滔滔大水,由中牟、白沙间向东南泛滥,水势所至,庐舍荡然,罹难民众,不知凡几。洪水所致,澎湃动地,呼号震天,其悲骇惨痛之状,实有未忍溯想。间多攀树登屋,浮木乘舟,以侥幸不死,因而仅保余生,大都缺衣乏食,魄荡魂惊。其辗转外徙者,又以饥馁煎迫,疾病侵寻,往往横尸道路,亦九死一生。艰辛备历,不为溺鬼,尽成流民。花园口下的中牟首当其冲,全县三分之二陆沉。幸存的难民扶老携幼,纷纷出逃,郑州附近,集难民数千,食住皆无,情景堪怜。县西北十余里的沙窝地方,集有难民三千余人,十数日来,树皮草根已食之将罄,幸派出三人求救,否则再有二三日,恐全部饿毙矣。

管志光说:“黄河决口之初,河南境内的洪水分东西两股。西股是主流,泛滥地区特别辽阔,从西北到东南长约400公里,宽30至80公里。泛区的西界自花园口西面的李西河起,自东南经新郑城东祭伯城、中牟城南的姚家、尉氏西南马村、鄢陵西南的张桥,直至沙河畔的逍遥镇。自此沿沙河北岸到周口,再沿颍河西岸,经阜阳城西的襄家阜、城南的李集,颍上西北的四十里铺,直至正阳关。泛区的东界弯曲较少,自花园口东南的来童寨起,经朱仙镇、陈留又分两支,一支沿铁地河,另一支沿惠济河,先后注入涡河,因赵口南泛的水量不大,灾情较轻。后因豫东筑堤及自然淤塞等,不久即告阻断,上述东西两股黄水入淮后,下泻洪湖、高宝诸湖,一时宣泄不及,漫溢苏北里下河地区,使河南、安徽、江苏3省连遭9年的黄泛灾害。真惨呀!”

6月28日,《大公报》报道:本报特派员22日午后与行政院参事曹仲植君、郑州专员罗震君同往黄河决口之处花园口视察水势。当离决口处三四百公尺时,已闻吼吼之水声,奔腾澎湃,夺口而出,口门宽约一百公尺。南流五六百公尺即汪洋一片,直冲至十余公里之京水镇,向东南流,以达中牟,而与赵口之水相合,其间水面宽二三十里或十五六里或四五里不等,深八九尺或二三尺,最浅处尚有过膝者。查赵口属中牟县,起初水量甚小,继而猛涨将决口冲刷二三百公尺,分四股,流十余里又合为一,再与花园口之水合流,水势益汹涌,致全县三分之二陆沉。现其西北之沙窝地方,集有难民三千余人,多数系于开封沦陷逃难来者,镇小而存粮又不多,草根树皮已食之将尽……目前最急者,需将被水围困于各村庄中之难民救出,设法移入可以安居之地,如此方免大汛来时悉数葬身水中。至难民数目,据现行统计所知,郑州两万,中牟十二万,尉氏等县尚无法统计。

惊天悲歌

一直致力于搜集黄河历史资料的黄河河务局宣传科副科长祖士保说:“国民党军队在6月9日掘开黄河大堤时,正是麦收季节,农民正在忙着收割小麦,突然而来的黄河大水,使麦收毁于一旦,有些地方如中牟、扶沟、夜间水到,猝不及防,河水有如从天而降,房倒屋塌,人员大量死亡,有的全村灭绝。中牟以北,水深四丈,逃难民众成千上万,号啕痛哭惨不忍睹。黄泛区腹地的鄢陵、扶沟、西华、太康等县受灾尤为惨重。鄢陵房屋半数倒塌,人口死绝1450户;扶沟被淹村庄896个,死亡25万多人;西华几乎全部被淹,700个村庄房屋倒塌殆尽,4万多人被淹死,外出逃荒者达20万人。”

家乡突然变成了泽国,为了活命,惊魂未定的群众四处外逃。许多老人和孩子就是靠着简陋的小船逃了出来,但更多的人是靠着一根木头、一个木盆,甚至一口棺材才得以逃身。河堤、土岗等较高的地方到处挤满了饥饿的难民,不少难民因饥饿和疾病已奄奄一息。这次洪灾,豫、皖、苏3省共有390万人背井离乡,他们一路乞讨,远的一直逃到陕西、甘肃等省,从中原到西北,逶迤着一幅长长的饿殍图。汹涌的苦难引起了世界的关注,路透社6月19日电讯称,“目前黄河水灾,恐将成为中国有史以来最严重之浩劫”。

《豫省灾况纪实》里有一段文字如此勾勒出黄泛区灾难图:泛区居民因事前毫无闻知,猝不及备,堤防骤溃,洪流踵至;财物田庐,悉付流水。当时澎湃动地,呼号震天,其悲骇惨痛之状,实有未忍溯想。间有攀树登屋,浮木乘舟,以侥幸不死,因而仅保余生,大都缺衣乏食,魂荡魄惊。其辗转外徙者,又以饥馁煎迫,疾病侵夺,往往横尸道路,填委沟壑,为数不知几几。幸而勉能逃出,得达彼岸,亦皆九死一生,艰苦备历,不为溺鬼,尽成流民……因之卖儿鬻女,率缠号哭,难舍难分,更是司空见惯,而人市之价日跌,求售之数愈伙,于是寂寥泛区,荒凉惨苦,几疑非复人寰矣!

行政院善后救济总署统计:河南、安徽和江苏3省44个县因此受灾,3911354人外逃,经济损失10.9176亿元。这次人为灾害,豫、皖、苏3省44个县市,5.4万平方公里范围内尽受灭顶之灾,1250万人流离失所,89万人死于滔滔洪水。

黄河改道8年零9个月,黄水漫流,淤塞水道,满溢湖泊,阻断交通和航运,沙湮良田,生态恶化,形成了穿越豫、皖、苏3省44个县的黄河泛滥区,简称黄泛区。滚滚洪水把泥沙带入淮河流域,致使淮河流域连年发生水灾,加重了淮河流域广大人民的灾难。花园口扒口后,黄河泛滥于黄淮之间的广大地区,后来,泛区两岸虽然修筑了防泛新堤,但由于防御标准低,一遇较大洪水就决堤成灾,泛区内人民颠沛流离,无家可归。

花园口决堤成为抗战史上与长沙大火、重庆防空洞惨剧并称的三大惨案之一,以致蒋介石在他的有生之年,一直不承认是他下令扒决了黄河花园口。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