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锦夜行苟富贵 / People / 叹息李青莲

0 0

   

叹息李青莲

2007-06-19  衣锦夜行...
没有人会怀疑李白的才学,没有人会嫉妒李白的令名,没有人会质疑李白的诗歌,没有人不艳羡李白的身影。
  面对的是堆案如山的诗歌、诠释,追思的是一千多年以前一个纯文学界的神话。一颗光芒四射的显耀的星星被拘泥于字里行间,只作为一种文学而非文化流传。我说不出话,我只有叹息。
  一
  时间是公元701年的某一天,地点是唐朝安西都护府的碎叶。
  满天的祥云恰遇万里长风,湍流的空气中丝毫没有喜庆的气氛,这正是鼎盛的大唐王朝开始要走下坡路的时候。
  一个胡人女子在经历过惨烈的阵痛之后,迫降了一个瘦弱的小生命。此时,他的汉族父亲正伫立于呼啸的风中,从长安方向刮过来的凄楚的恒温。李白,中国历史上一个震古烁今的名字,仅仅是作为一堆血肉凝聚的生命在这一刻的神州诞生了。他的来临没有引起除了那汉族男人胡夷女子之外的任何人的注意,他的归去却成为整个中华民族、中国文学史的不可抚慰的伤痕,一抹深青色的胡茬,一行错落有致的指纹,一部寓现实于浪漫的诗典,一个概及明山秀水的真实而又别致的传说。
  拒历史考记,碎叶,这个唐时乃至整个中国史上鲜为人知的小地,瞎属今吉尔吉斯附近托克马克附近,所住多为胡人。在古代历史上,自赵武灵王胡服骑射后,胡人一直为汉人所关注,。这个骑高头大马挽强弓劲弩穿奇装异服喝烈酒陈酿在肃杀的西北风中穿越盘桓并不时骚扰我大汉民族大好河山的群落,一直是汉人江山不可消弥的隐患。李白的母亲恰巧就是胡人。
  姑不论李白他双亲当年是如何经历过千辛万苦世俗的误解亲友的责詈而夫唱妇随的,我们敢肯定,李白是个汉胡混血儿,他体内流淌着儒家正统汉族男人和崇尚自由不拘小节的胡人女子的血液,这或许正是他以后诗作风格的基调来源。
  在经历过五度春秋胡天高风烈日暴雨霜雪的洗礼之后,李白随父亲迁居至绵州昌隆(即现在的四川江油)青莲乡,他后来青莲居士的名号也源于此处。也就是从这时候开始,他开始了他一生游山玩水吟诗作赋击剑祝酒谈国论家纵横捭阖的豪放生活的储备工作。他从六岁开始诵史书、观百家,遍历儒道,纵横各家学术论著,熟稔典籍而不寻章摘句,深受诸子百家影响而又能有所总结有所新成,这对于25以前的李白来说,无疑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然而封闭的巴山蜀水禁锢不住李白这条腾渊的蛟龙,天才的巨星不可能囿于哪怕是胜土的一方。文学需要辅以深厚的内蕴积累,创造来源于丰富的人生阅历。于是,李白在25岁是“辞亲远游”,买舟东下,经江陵,入洞庭,登庐山,下金陵,历扬州,后复西上,漫游云梦,寓居安陆,与高宗时宰相孙女圉氏结为连理,以后十年又北上太原,西入长安,东至鲁郡,后因介入政治而由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的浪漫急转直下至左冲右突颠沛流离的现实直至终老。所幸无论前半生的流连山水还是后半生的斡旋政治,李白留给后人的始终是他手中坚韧的酒杯腰间清寒的长剑和他伟岸孤傲的背影。
  作为已算出色的轩辕子孙和诗坛巨擘,李白的人生达到了后人无法攀比的高度,但也不可避免的留下了他个人乃至整个民族文化的遗憾。
  二
  孔子曰:智者乐水,仁者乐山。
  李白仁全智备,乐于山水,也于山水乐。
  后人大都不会注意清莲居士曾经光顾过哪些名山大川,而只会津津乐道于哪山哪水留有李清莲的名诗丽句。殊不知正是这些锦绣山水激发了那些名诗丽句的诞生,促成了李白诗风的成型,也凸显了其诗歌及人性的欠缺和软肋。
  可以说中国古代历史上的文化名人还没有靠闭门造车而流芳千古的,但要说得上游历颇丰得还没有人能出李白之右,大半个中国的名山大川碧水清池都欢迎过这位中国历史上最伟大诗人的光临,也都留下了这位天才诗人的名诗佳作。其中除了黄鹤楼之外,中间还有一个故事,等一下我们不妨一提。
  姑且让我们跟着李白的足迹看几篇他的传世诗文,看可否收到窥斑见豹之功效。
  前面说李白25岁辞亲远游,他25岁出川所过第一站便是荆门。我们可以来看看他的《渡荆门送别》
  《渡荆门送别》
  渡远荆门外,来从楚国游。
  山随平野阔,江入大荒流。
  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
  仍怜故乡水,万里送行舟。
  整首诗描述了一派壮阔雄奇的景象:山势消失在平原的尽头,江水汹涌在无垠的荒原,江中月影俨如天上明月,变幻多姿的云彩嬗变如海市蜃楼。所表现的也正是青年李白远游四方,行迹无定,飘逸超群,狂放不羁的志趣和个性。然而由最后一句,我们应该多想到一点什么东西“仍怜故乡水,万里送行舟”,水至荆门,对李白来说已经不能算是故乡之水了,他却想象着这是故乡之水在巴巴相送,我们不说他是在眷恋故乡,单说一个满怀抱负满腹经纶才华横溢的文学青年在初离故土就有如此不舍情怀,是否能说明他骨子里有些许犹疑?些许寡断?是儒家中庸跟胡人激情的融汇?还是诸子百家各有抵触的折合?故乡只可融入酒杯岂能遭贱笔端?说得多了,味便淡了,所幸李白后来的诗歌在乡情这个漩涡里穷折腾的不多。
  度荆门之后,我们的诗人仗剑依酒过了几年清闲日子,一日来到湖北的黄鹤楼,豪情勃发,却在看过崔颢的《黄鹤楼》之后才情俱泯,意兴索然,颓然停笔:眼前有景说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后一直耿耿于坏。天宝七年,重游金陵凤凰台题诗,据说是有与《黄鹤楼》一较高下之意。此插曲纯属野史,无从考较,倒是《登金陵凤凰台》尚有可圈点之处。
  《登金陵凤凰台》
  凤凰台上凤凰游,凤去台空江自流。
  吴宫花草埋幽径,晋代衣冠成古丘。
  三山半落青天外,两水中分白鹭洲。
  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
  此诗历代评价颇高,我却认为它反映的是诗人矛盾之极的胸怀,社会风气严重扭曲了世人的心境,既然凤去台空后江水依旧东流,既然吴宫丛生的杂草已掩埋了弯曲的小路,前朝风流人物已成为古墓荒丘,曾经盛极一时的繁华和名噪一时的享誉之士都已不复可见,虚无的功名富贵就如杂草荒丘,诗人却为什么还要在浮云蔽日看不见京城长安的时候愁眉不展呢?是缅怀曾经在长安被打消的激情,还是认为要有所作为必在天子脚下发展?长期的上层社会生活使得李白有远离疾苦大众的倾向而只是在士大夫阶层抒发所谓的宏大抱负,偏偏又有奸臣当道志不获聘。重游金陵时,是在他二出长安后,他的梦他的愿望都被留在了长安。而到金陵时还在怀国怀君,这能看出即使放浪形骸洒脱浪漫如李白者也不能摆脱封建忠君思想的束缚。没有朝廷这方沃土,他这束鲜花根本就不能自谋生路。这时候,诗人不得不生颓废之心,诗人在消沉的时候都习惯隐退的,陶渊明就是鲜活的榜样,而且生活在诗人推崇的晋代。所谓大隐隐于朝,中隐隐于市,小隐隐于野,然而李白是注定隐不了的,只有游。
  乾元二年,李白因永王李璘案被流放夜郎,途中获释返回江陵,做《朝发白帝城》。
  《朝发白帝城》
  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猿啼不已,轻州已过。诗人遇赦时心情轻松畅快得无以复加。李白是诗人,诗人也是人,遭流放而悲遇赦还而喜,本是平常不过。然李白在常人的心目中已不是一般的人。范仲淹有“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我们的谪仙人却喜于物悲于己,这又将从何说起?或许你可以说这是他浪漫的天性率真的个性不拘一格的脾性使然,然而站在历史上的大众角度来参考,象他这样的人即便是到了晚年更不应该如此计较个人得失和喜乐的,在儒家中庸的出类拔萃角度思量,这并不是苛求,怪只怪他头上有个“诗仙”的冠冕。
  前面提到的三首诗可以说是代表了李白诗歌的三个阶段。一渡荆门漫游天下是出于他乐山乐水的本性促动,这个时期他开始卸下年少轻狂的外衣,指摘前人评论古今思游八极神至万仞,其间多为吟山咏水之作,也有体察民情舒展报复的篇章,但多被渲染上理想和浪漫的色彩,不够深度也不够沉重。重游金陵登凤凰台是他入长安傲啸权贵而遭排挤出京的时候,政治的混乱给他留下了酒后的痛楚,朝政的黑暗抑制了他宽广的心胸喷薄的才情。这一时期他的诗作多为咏怀之作,引经据典借古讽今并资以自嘲,甚至有看破红尘的倾向。到流放夜郎获释而再下江陵时,年龄已步入迟暮,然而我们的谪仙却更加的提得起放不下了,或许是一生有过太多的不甘心,他开始斤斤计较于个人悲喜于常情。吟咏背乎天道,笔锋已过巅峰,时有作品稍嫌败笔。
  然而,李白就是李白。是他,斗酒诗百篇;是他,用手中的狼毫指引我们遍游天下,剑门蜀道的“山从人面起,云傍马头生”天姥山的“烟波微茫、云霞明灭,势拔五岳力倾东南”、庐山瀑布的紫雾缭绕、扬州城外的烟花三月,燕地的碧草、金陵的酒肆、天山的明月、牛渚的青天。山水辉映李白,李白就是山水。
  三
  李白诗歌风格的雄奇豪放,意境的波澜壮阔,语言的流转自然,音律的和谐多变得益于他的天赋才情和和博学广猎。但这与整个四川文化也不无关系
  有人说在区域文化上,南方文化为渔唱文化,灵动飘逸清新;北方文化为锣鼓文化,踏实雄壮恢宏。巴蜀文化则自始至终被内部封闭的盆地意识所牵引,在它的机体里那种独特的传统的东西随处可见。
  楚湘文化是清奇诡异的,吴越文化是空灵明艳的,中原文化是浑厚浓郁的,燕赵文化是苍凉淳朴的,巴蜀文化则山重水复自成格调。
  巴蜀文化缺少气象恢弘的王者之气,也没有那种幕天席地纵横江湖的霸气,他偶露峥嵘的杀气仅仅是为了明哲保身立于不败之地而已。
  过去的两千年间巴山蜀水从未丧失过孕育人才所需要溶结的灵气,在山水和雅闲的川味传统文化神秘的交合下,天资高郎气态英丽的千古风流人物层出不穷。这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他们惊人的才华与某种深厚流利的巴蜀文化沉淀有关,体现出一种文人化的倾向。
  历史上的巴蜀之地人士英敏、才情并茂的握珠抱玉之杰出人物如长江东流之水滚滚不断,山川的灵性也对川味文化有着濡染之功,使得文化的内在闪耀着生生不息的创造力,在良好的儒家文化传统与伟力的巴蜀山水优合之下,四川盆地成为中国历史上人才的聚宝盆。
  然而也正是狭隘而封闭的巴蜀文化内蕴给了川地文人一种文化或者说是人文的局限。
  司马相如文章冠天下,时有“千金难买相如赋”之说。却不能忍受长期的贫困生活,更耐不住寂寞,一生热衷于富贵功名。在才华上他可以说是如冲天大鹤雄极一时,开巴蜀文明之先河,然而在人品上却是公认的无圈点捧评之处,当为一哂。
  陈子昂才情并茂,敢于创文学新潮,摒弃前朝淫词艳赋,洗尽齐梁宫廷诗风,开唐初文学之先例。然此子极崇复古,主张恢复“汉魏风骨”,且多有伤时悲己之作。如其代表作《登幽州台歌》“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后世人给此诗以极高评价,在我看来却不过是消极的哀叹,颓唐的呻吟。
  后世还有个苏轼可当之一歌,有人说他是中国历史上最复杂最通达最伟迈最具有多种天才禀赋的文人。唯其复杂,我们不可能认识清楚他,只是记得他有过一句话:吾上可对玉皇大帝,下可对田园乞儿,眼前见天下无一个不好人。似乎应该引发后人的深思。
  然而我们要说的是李白,真正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钟情于诗酒剑的谪仙人。
  李白是四川人,又不是四川人。
  说他是四川人,因为他的局限体现了整个四川文人群的局限,整个四川文化的局限。巴蜀文化是封闭性的儒家山水文化,山水缘于自然,人性也缘于自然,而儒家又重入世有为,所以李白钟情山水,也曾热衷功名。寄情山水,挥发的是他体内的胡人血液热度,所吟所唱较空旷悠远气度非凡,然而始终未脱于山水凝固不变本性的窠臼。汲汲于功名,并不是否认他的人品。而是据各种历史资料显示,李白确实是一个胸怀壮志意兴俱飞有经天纬地之能的人才,然儒家虽重入世却偏中庸,这是一个根深蒂固的约定俗成,虽博采众长如李白,也未能从根本上扭转心内的乾坤。因此即便他立于官场,也未能作出泽被万民的实惠之举。
  说他不是四川人,一是因为他骨子里的血液和出生的地点,一是因为他文风的突破性。李白是汉胡混血儿又生于西安。虽说在碎叶只是度过了他的婴幼年时期,但胡人的彪悍狂放胡风的肃杀胡马的威猛,无一不在他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他天性的浪漫豪放不羁应该是继承了胡人的血统。在青莲乡,他度过了他吸取知识铸造自己的青少年时期,然而以后的游历天下证明当初的他并没有被自己铸造定型。浩荡神州多彩华夏为他注入了更鲜活的血液。他诗文语言的流转自然、音韵的和谐多变继承了山水和雅闲的传统文化,而其风格的雄奇豪放、意境的波澜壮阔却不是山重水复的巴蜀文化所能完全涵盖的。
  谪仙就是谪仙,是不会被某种文化局限而束缚住的,然而这只是指他做文,而不是指他做官,虽然即使是在官场他也还保持着独特的高傲。
  四
  李白专于功名,显于功名,却最终未能成于功名。这突显了他人生的闪光点和缺陷。
  在李白的一生中曾二进二出长安,最后一次出长安是被流放,至此已宣告他政治生涯的终结,确切一点说不是政治生涯,而应是求官生涯。他虽在长安,在天子身边呆过不少时日,但那严格意义上来说不叫从政,只能称之为幕僚。
  记忆中李白唯一一次正是被认知是在天宝元年(公元742年),因玉贞公主荐举被召入京供奉翰林,受到玄宗的特别礼遇。而正是这特殊的礼遇埋葬了诗人的报国情怀,也葬送了诗人的大好年华,霜染了诗人的双鬓,沉重了诗人的叹息。
  东晋的陶渊明曾留下了“不为五斗米折腰”的美谈而淡归田园,在我看来这是一种有经济基础的逃避,他有田庄,有住所,所以能做到惹不起躲得起,一方面也是一种卑怯,谁敢保证他长期呆下去能真正做到不为五斗米折腰?
  在这一点上,李白做得比桃渊明要好得多,他明白最好的逃避方式就是参与进攻这一险中求胜的原理,他也真正应验了人生得意须尽欢的言论,他吐纳珠玉挥毫壮阔风流皇城谈笑翰林,他懂得借酒装疯,懂得把握天子的弱点,它能够傲啸皇宫笑傲权贵,能在酒醉七分醒的时候借玄宗求诗而让权倾朝野的奴才高力士为他脱靴磨墨。最是那一抬脚的尊严,上至真命天子九五至尊六院三宫位极人臣,下至卑躬屈膝奴颜媚骨亦步亦趋如履薄冰之士均在他掣靴高抬的一刹那黯然失色淡出红尘。他收着五斗米的俸禄,却从未曾弯过金贵的腰低过高贵的头,然而也正是这尊严,换取了他唯一一次奉承权贵柔弱疲软的三首《清平调》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
  一支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
  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艳倚新装。
  
  名花倾国两相欢,常得君王带笑看。
  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栏杆。
  诗是写得好,然与其一贯雄奇豪放波澜壮阔的撰文风格大有出入。是酒精的烈度麻醉了他的灵魂?是痛惩权贵后的痛快晕眩了他的头脑?是久欲一展抱负而不得其门的郁闷触发了人人都有的羡慕权势的心灵机关?还是他骨子里原本就存在的那点寡断那点犹疑?我们不得而知。然而这的确是他瑰丽明快雄伟浑厚的诗篇中的一抹污点,也是他人生里程里的一个小小拐角,虽然我们可以说这是白璧微瑕,无损于他傲然屹立千古的绝世形象。
  当初李白一入长安时,为老诗人贺知章所慧眼识珠。贺知章其时位至礼部侍郎,德高望重才盖一时。然而在一见到李白他就自愧才浅,尊李白为谪仙。李白斗酒诗百篇,贺知章也是壶中日月共腹内乾坤同在的人,是为同道。但搜遍所有正史野史,贺知章在李白的人品及政治才能方面殊无片言只语,或许是他那明察秋毫的双眼早就洞穿了李白的前程,他只是上苍贬下凡尘的谪仙,而不是救万民于水火,匡扶社稷于将覆的豪杰;他的诗会得到许多人的附声赞同和传唱,但他并不能因此而成为振臂一呼应者云集的英雄。
  是的,你是诗人中的佼佼者,但你不会成为官场上的幸运儿,一颗明珠在污淖里是不会发出毫光的。你孤傲的个性不能忍受位居人下的窝囊,你洒脱的本质不能任意卑微之士的摆布。于是,你手中温热的酒杯终于被西北长安肃杀的北风吹冷;于是,你只能在酒醉中凭着颤抖的剑尖发泄心中的忧思。
  你本是个诗人,又何必奢求立功于政治?观民间疾苦历无常聚散你不如杜甫,痛社稷流失悲民族蒙羞你不如陆游,避萧条乱世宁静而致远你不如陶潜,释旷达胸怀随寓所而安你不如东坡。在在遥远的后来者的角度看,你的价值只体现在诗,因为你纯粹只是一位被天庭贬下凡尘的谪仙人。
  只因为你需要那抬脚的尊严,就注定得不到显赫的官衔,何不干脆浪迹江湖寄情山水做一逍遥散仙?只可惜你最终也没有能走出自己所谓的抱负窠臼,胸怀雄心壮志的迷途,找不到哪条才是真正能回家的路。
  五
  如果要我为杜甫画像,那一定是在秋日如血的残阳下,铺满落叶的小径上,一位瘦弱清瞿的老者骑着一条同样羸弱的毛驴,“的的”的驴蹄声敲醉了天际的云霞,他淡漠的眼神中流露出深沉的悲哀。
  如果要我位东坡画像,那一定是在山雨初晴后,远山被新雨冲刷得一尘不染,清新的山风送来鲜嫩的泥土气息,一位略显富态的中年儒士竹仗芒鞋,手里托着个小锡酒壶,眉头紧锁着半团烟雾,眼里却荡漾着微醉的天真。
  而李白的像是不好画的,估摸着他应该是长身玉立型的,因为他佩剑;应该是玉面朱唇,这样才符合儒雅学士的形象;应该是足登朝天靴,穿着质料上等的布衣,这样才适合长途游历;应该留着一绺长须,白面有髯既是美男又可增添几丝道骨仙风;十指应该修长,便于舞剑拈笔;双眼神光应该是既深邃又淳厚,体现出一位浪漫诗人丰富的内心世界。
  最值得一提的应该是李白的剑。
  在古代,剑不仅仅是一件武器,他更重要的是一件舞器,还是一种身份的象征。博学之士如果身无长物,仅凭着吐纳珠玉吟咏之间的学究气展现于人,就会被人讥之为迂腐酸儒,自然李白的佩剑就为他增添了几分英武雄烈之姿。虽然剑不是莫邪朱雀,鞘不是麂皮不镶珍珠,但剑的确是长剑,是武者或舞者均可用的长剑,是既可五步一杀人十步一流血的凶器亦是可翻腕弄肘掌上可舞的玩具。李白不是侠客,没有趁手的独家兵器;不是风尘艺人,花拳绣腿可随时随地耍上几手;不是三朝元老善于捋须摇折扇。他只是一个诗仙,一个流浪山水间的诗仙,既有别于无家可归的浪子便得拣一两样东西昭示一下身份。他选择的是剑,也只有选择剑,因为剑是当时文士所欢颂赞扬的,因为剑的本身就是高傲,也只有剑才能与李白这样的谪仙所匹配。
  如果枉论一番十八般兵器:刀是纯武者的精魂,显现的是一种直来直往的粗豪之气,所学者多是心智平平才疏学浅或者是敦厚老实的人,他更多的只能体现出一种武道和一种誓死效忠的愚昧,所以日本武士道有选择用刀剖腹自杀的闹剧。棍是一种妇人之仁的凝聚,是一种懦弱的虚伪,是那些假道学伪君子伤天害理丧尽天良的借口,所以遍观所有的武侠小说,用棍者多为光头和尚,他们名义上体上天好生之德不愿伤生,却总是用封闭而顽固的礼教一棍子就把人打死。枪是一种外强中干的懦弱的体现,所谓一寸长一寸强,用枪者总想拒敌人于方丈之外,而不能进行短兵肉搏。用枪者多维持皇家俸禄硬着头皮征战沙场的将士。他们可以马革裹尸,但不能真正眼瞪眼的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所以只有选择用枪。长长的枪干和白森森的枪头在空气中胡搅,酿就了一将功成万骨枯的悲凉。用斧者多为把脑袋挂在腰带上过活的人,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死为何物,只知道气势和力量决定一切,当年程咬金就是凭着一把开山钺三招天罡斧法成为唐朝开国功臣的。而最令人称道的自然要算是剑,剑是一种尊荣,剑是一股浩然正气,剑清寒孤傲,剑具有王者之风,用剑之人应该是劲聚于中而秀形于外,应该是藐视天下而又钦佩万物。想象着当年长髯峨冠的清莲居士,独自立于黄鹤楼头,腰际斜插着秋纹长剑,凭栏负手,极目远眺,大好河山,浩淼烟波,那伟岸的背影将是何等的孤傲,何等的清高。正是剑,抒写出了李白远山上冰雪般高傲的性格和冬夜里流星般闪亮的生命,也正是剑暴露了李白远山上冰雪般孤独的寂寞和冬夜里流星般短暂的寂寞。
  或许李白的剑并不仅仅是一种佩饰物,还是他欲报国尽忠之心的外在附属。辛弃疾醉里挑灯看剑沙场秋点兵用的是剑抵抗金国的入侵;岳飞怒发冲冠驾长车踏破贺兰山败金兀术于朱仙镇指挥若定的时候舍岳家枪而用剑。李白的剑从未饮过沙场的血敌人的血或是仇人的血,但每次痛陈国是壮怀激烈时,他的一只手拽着酒杯,另一只手就没离开过剑柄。然而他的剑几乎从来没出过鞘,看几多龌龊之士摆布社稷败坏朝纲玩弄黎民于股掌之间,我们的谪仙也只有“日日清酒醉复醒,夜夜龙泉壁上鸣”。何其悲哉!
  在唐代,剑终于李白,李白也死于剑。
  剑的孪生兄弟就是酒,剑跟酒应该是焦不离孟秤不离砣的。李白就不能离开剑和酒,缺一不可。
  四川本是酒乡,是醉乡,是温柔乡。一直以来中国就有川酒云烟的说法。四川人又是崇剑的。剑们蜀道是四川的屏障,剑南春是四川的名片。
  李白后半生不得意,时时抚酒泄愤,以酒浇愁。而这,好像也成为五千年中国文人的传承习惯。我们可以从他的醉诗里揣摸出来很多东西。如《饮酒》里的“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将进酒》里的“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还有《宣州谢脁楼饯别校书叔云》里的“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寂寞得从月下花影中去寻找对饮之假象,这种浪漫有点过于凄凉,伴月而饮自娱自乐又显示了李白自以为是的那些抱负或多或少的带有虚幻因素和功利成分,恐怕即使能得偿其所愿,也未必就见得他能为劳苦大众带来多少实惠。高堂明镜朝青暮白者寥若晨星,他一介诗人又何须作此慨叹?古语说:不见高山,不显平地。可李白他无论是在旅游过程中还是人生历程中都不仅见过高山,而且上过高山,可是他却只看见了群山,平地何在?他竟然几乎是一无所知!你千金散尽可以再得,你不称意的时候可以扁舟江湖,可这世上还有多少人既不可得金也不可弄舟,高山过处是或万丈深渊或陡峭峡谷或荆棘遍布或连绵山脉或森森林海,哪来一马平川的旷野之地?哪来绿茵肥沃的源源绿洲呢?
  于是李白只有迷茫,如芸芸众生里的许多失落者一样,他的步履有些蹒跚,间歇的烽火和烟火,奢华和繁华一样会淡漠他酡红的双颊流利的美髯,而只留下无甚装帧的试卷或成全或蹉跎了千百年来所谓学者的花样年华。
  跋
  夕阳流水传千古,春风秋月经百年。李白耀目的光华照亮了中国五千年的历史,却羞涩了神州的一千三百年甚至更漫长的岁月。我纵目华夏的时空隧道,似再难捕捉如他这样的闪光点,转而不得不舍弃我悲哀得有点肤浅的目光。告别李白,就如告别我自己狂热的心跳,让我无所适从。
  我仰慕李白,包括他惊世的才华绝世的风标凌空的豪情独立的孤傲;却遗憾自己不能追锲诗词衔尾其后,连伏案累牍都未能做到。
  我叹息李白,包括他偶尔疲软的呻吟尴尬的微笑丰富的孤独伟岸的清高,也汗颜自己连做作都捏造不出那样极具内涵的孤独和清高来,却总还奢望着成全自己的狗尾续貂。
  李白逝去了,李白的时代也远去了。再过千百年,我也想不到我还能从浩瀚的中华史册中挖掘出多少。
  但我那不敢放声的叹息,是飘不了多远的。现在的风,太沉了。
   甲申年暮春于青弋江畔缘法小亭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