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焰 / 我的图书馆 / Chinglish是一种尴尬,还是一种娱乐?

分享

   

Chinglish是一种尴尬,还是一种娱乐?

2007-10-13  冰焰

    行人包上的英文“Don’t forget your thing”,英文的俚语意思是“带上你的'小弟弟'”。这是典型的“Chinglish ”。

 

    8月,美国“全球语言监督”的机构报告指出,随着中国国力的提升,中国式英语正在对国际英语形成最强烈的冲击,这当中包括大量中国政治经济的新词汇涌入,也包括由中国式思维造成的“洋泾浜英语”,其中有创造性的一部分可能进入标准英语。另一方面,随着中国2008年奥运的临近,至少在北京,政府针对之前大量存在的蹩脚英语标识开始了一场“纠错”运动。从长城标识、街道标牌到菜谱,统统都在改正之列。但在一些外国人看来,洋泾浜英语是一个非常有意思值得保存的东西,一些人开了Chiglish(中式英语)的网站,试图在它完全消失之前收集起来,作为一种历史的纪念。

     谁知道什么是“watch sister ”?You don't bird me,I don't bird you(你不鸟我,我也不鸟你),We two who and who?(咱俩谁跟谁?),Give you some color see see(给你点颜色瞧瞧),watch sister(表妹)……在网上搜索“中国式英语”,出现频率最高的就是这一组根据汉语逐字翻译,外国人可能永远看不懂的英文。

    “中文语法加上英文词汇,这就是典型的Chinglish(中式英语)”。教育部大学英语教学指导委员会副主任、中山大学外语学院夏纪梅教授说。

    如果你以为这些词仅仅是网络搞笑的东东,那就错了。8月,美国“全球语言监督”机构发布的报告称,上世纪30年代逐字翻译的中式英语Long time no see(很久不见)已经进入英语的标准词组。而今天中国2.5亿的英语学习者,正在让国际英语经历前所未有的中国式英语的强烈冲击。有网友于是说,“说不定有一天,美国人也会说Good good study ,day day up(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了呢”。

    然而在很多外国人眼里,中国式英语带给他们的首先是“搞笑”的乐趣。四年前,英国小伙路克第一次来到中国,在长城看到一块提示“不要抽烟”的牌子写成了No Smork(smoke之误),哑然失笑。之后他成了狂热的中国式英语(Chinglish)的爱好者,在游走中国各地的时候拍下大量搞笑的中式英语图标。

    在东北某城市的一个机场,路克发现一家著名航空公司的一块标语牌用英文写着“动物和酒鬼请办理托运”,中文本意是说动物和酒类物品要托运,因为误用单词alcoholics意思就变成了醉酒者。在广州一家餐厅,写着beaf(牛肉)的三明治吃到嘴里常发现是猪肉。路克说,这可真不是件好事。

    和路克一样对寻找和拍摄中式英语标牌乐此不疲的外国人大有人在。创建了中式英语博客www.chinglish.de ,上传大量中式英语图标的德国人纪韶融就是一个。他有一个著名的关于“小弟弟”的故事。说的是他第一次来到中国,在上海的出租车上发现一句提示“请带好随身物品”,下面一行的英文“Don’t for-get your thing”却一下子把他逗乐了,因为这句话在英语语言文化中表达的意思是,提醒男性乘客“别忘带走你的‘小弟弟’”。在中国人看来无足轻重的thing后面少了一个s,失之毫厘,差之千里。

    根据美国“全球语言监督”的机构报告,自1994年以来国际英语增加的词汇中,中式英语贡献了5%到20%,超过任何其他来源。

    在变成英语新词的中式英语当中很多是中国独有的词汇和概念,比如:儒家思想(Confucianism),四书(Four Books),五经(Five Classics),知识经济(knowledgee conomy),和平崛起(peaceful rising)等等。因为海外对中国关注的持续升温,这些具有中国特色的词汇不断出现在海外各种媒体上,成为固定表达。“全球语言监督”主席帕亚克说:“由于中国经济增长的影响,它现在对国际英语的冲击比英语国家还大。”

    教育部大学英语教学指导委员会副主任、中山大学教授夏纪梅告诉记者,中国式英语应该分为两种来看待。一种是ChineseEnglish ,一种是China English。其中Chinese English就是Chinglish,是用中式的语法和英式的词汇组合成的,属于语言的不规范使用。ChinaEnglish 指的则是中国特有的东西,是允许存在的。除了知识经济等新词汇,还有比如饺子、功夫、气功、阴阳,这些都用音译进入了英文词典。甚至早期北美移民以广东人为主,像粤语的白菜、锅、垃圾(勒色)等词都以粤语的发音进入了英文词典。

    事实上,进入英文词典并不等于被母语为英语的人广泛使用。英国小伙路克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就表示,他在国内从来没有听过Long

time no see这样的表达方式,就像他来中国之前从来不知道W.C是什么意思一样。

 

迎接奥运,清洗蹩脚英语

 

    在广州工作生活了四年多,路克对中式英语已经没有当初那样敏感了。“看得太多,已经习惯了。不过看到刚来中国的朋友对中式英语还是很兴奋,到处拍照片,跟我当年一样”。

    路克在一家广告公司工作,平时都跟中国同事打交道,对他们说的中式英语他也习以为常。“我不会打断他们说你讲的是Chinglish ,不标准。那样聊天就很难进行下去了。我们懂对方的意思更重要。”有时候为了让中国人能听懂,路克还用中式英语跟他们讲话,把语法复杂的句子缩短简化。有一次,他在跟英国朋友聊天时脱口而出:“You going now?(少了are)”,当即被朋友大笑指出“你讲的是chinglish!”“要说生活里的Chinglish,那就太多了!到处都是”,作为英语教育专家,夏纪梅曾经专门做过这样的讲座,就是讲商界英语的不当,造成误解的、搞笑的、甚至伤害的都有。“有一些会议,主持人会说,Please ,give a speech(请发言)。但用英语文化来理解就是:求求你,讲一讲吧。”还有一次她到东北参观一个王陵,上面那些让人上下楼小心的标牌,上面的英语全都是错的,“笑死人了”。蹩脚的中式英语会出现在机场、车站、餐厅、商场,各种公众场合。很多外国人都提到长城,一个著名的笑话就是慕田峪长城上一块硕大的英文标牌,写着“请注意阴部卫生”(Please take care of pubic sanitation),因为漏写一个字母“l”,这个本意要说“请注意公共卫生”的提示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国际玩笑。给残疾人的洗手间标志为“deformed man ”(畸形人),也是一个让外国游客尴尬的著名例子。

    路克说,在旅游的路上遇到这些蹩脚英语,是一件好玩的事情。他认识的很多外国人都喜欢在这样的标牌前拍照留影,表示自己来过中国。在一个省政府门口,一个提示牌上的stop(止步)堂而皇之写成了sotp,进出的中国官员居然熟视无睹,这让路克猜测,“他们也许是故意的,为了招来外国游客关注和拍照”。

    不过这样的场面可能很难再见到了。至少在北京,因为迎接奥运的需要,一场清洗蹩脚英语的运动正在展开,长城就是首当其冲的地方。

    纪韶融是最积极记录这些他称之为“中国式幽默”英语的外国人之一,他的博客吸引了很多网友为他搜集各地的中式英语。随着政府对中式英语的清理,纪韶融的博客可能会慢慢变成chinglish的博物馆。“我并不是笑话中国人。这些就像是老照片,记录历史,记录一个时代。这是一种娱乐一种消遣。”

    2005年底,北京市政府成立了一个以两位副市长为组长,季羡林任专家顾问团名誉团长的“北京市规范公共场所英语标识工作领导小组”,组织有关部门和专家编写了道路交通、旅游景区等六部分“北京市公共场所双语标识英文译法地方标准”,要求在2007年底前,也就是奥运年之前完成规范双语标识标牌。到2006年底,北京市已经更换了城八区市政道路的6530面英文标识牌。此外,北京也开始对博物馆、地铁、出租车等机构行业的几百万块英语标识牌进行全面的检查和规范。

北京的目标是:到2007年底,使北京成为没有错误英文标识的大都市;让完全不懂中文的外国游客在北京可以方便地找到路。

 

“四个快乐的肉球”要改名

 

    同样借助奥运的东风,8月底,北京市旅游局对外公布了一份《中文菜名英文译法》的讨论稿,通过语言专家审定,初步确定了2753条菜单及酒水的英文译法。根据这个讨论稿,童子鸡将不再是让外国食客大倒胃口的“没有性生活的鸡(Chicken without sexual life),而成了“春鸡”(spring chicken)。

    最让人惊讶的是很多食品对“干”的翻译。超市里的干货海鲜被翻译成“和海鲜发生性关系”(fuck seafood)。一家餐馆的菜谱上将所有的“干锅”都翻译成fuck,于是干锅鱼头成了“和一个鱼头发生关系”(fuck a fish head)。一家chinglish的网站点评这个菜谱说:“老外也许会以为,这家餐馆的厨师是不是都吃了春药”。

    纪韶融和自己本国的朋友到中国餐馆吃饭时,最喜欢的餐前开胃活动就是几个人围在一起研究菜单,猜测“Rolling donkey”(打滚的驴)和“4Glad Meatballs”(四个快乐的肉球:四喜丸子)究竟是什么东西。在四川饭馆,菜单上的“夫妻肺片”被翻译成“man and wife lung slice”(夫妻的肺片),让人大惊失色,以为是来到了食人族部落。

“那些种类丰富、名称独特的中国菜是根本没办法找到恰当的英文对应的”,纪韶融说。中国菜的做法丰富,干锅、水煮、爆炒,看到水煮鱼(boil fish)以为是清水煮鱼,结果上来一看满盆辣椒,被辣得够呛。

    “不要说外国人,中国人看中文菜谱都看不懂嘛。”夏纪梅说,中国人喜欢用一些好听的吉利的名字来作为菜名。“特别是过节的时候,我们都要反复问服务员,这个'发财大吉'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怎么做的。菜谱应该清清楚楚,在菜名上面告诉人家你这个到底是什么东西。千万不要一对一直译,四喜丸子就说是猪肉丸子还是牛肉丸子就好了。”

根据《中文菜名英文译法》的讨论稿,2753条菜名的翻译大致可以分为四类:一是以主料开头的翻译方法,比如芥末鸭掌,就直接用芥末和鸭掌,中间用连词连接(Duck Feet with Mustard)。第二类是以烹制方法开头的翻译方法,介绍菜肴的烹法和主料、辅料。像粉蒸肉就是“用米粉蒸的猪肉”(Steamed Pork with Rice Flour)。第三类菜名是以形状或口感开头的翻译,比如脆皮鸡翻译成脆鸡肉(crisp chicken)。最后一类是以人名或地名开头的翻译方法,这类直接以菜肴的创始人或发源地的拼音加主料来表示。比如麻婆豆腐便直接以“麻婆”和“豆腐”的汉语拼音组合成菜名Mapo Tofu。说清楚主料和大致的烹调方式,让外国人看了一目了然,是这个讨论稿的总体原则。

    但也有些网友反对,认为中国的烹饪艺术源远流长,很多菜名本身就蕴涵了悠久的地方传统特色文化和民间智慧,直接用音译,再配上菜的图片和英文说明就好了。

据悉,这个讨论稿确定之后将在北京市的高级酒店餐馆使用。

 

英语蹩脚也无罪

    纪韶融对中国的蹩脚英语有他自己的发现。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请他帮忙翻译办公室的标识,像“办公区禁止吸烟”、“请勿喧哗”、“小心滑倒”之类的,是老板安排的任务。这个大学生对纪韶融说,不用太认真,办公室没有人会仔细看标牌上的英文的,老板也不懂英语。“我想这可能就是造成那么多英语错误的原因”。另外,中国一些企业和政府机关经常使用从互联网上下载的翻译程序,但却没有人检查翻译结果,错误百出。

    Engrish.com是美国人开的一家专门收集全球各地蹩脚英语图片和资料的站。它收集的对象不仅来自中国,也来自全球其他国家,尤其是日本。这个网站上写着,“Engrish可以定义为出现在日本的广告和产品设计上的大量的英语使用错误。但它不仅出现在日本,全球各地都有。”然而现在,中式英语Chinglish已经成为这个网站上最大的一个频道,包括来自中国内地、香港和台湾等地,牙膏、洗面奶、公告标识等等上的蹩脚英语在这里频繁亮相,每天都有网友上传新的发现。

    Engrish的管理员在网上回答问题时说,蹩脚英语并不只属于日本人或中国人。在澳大利亚、印度或者非洲,英语的错误随处可见。他这样理解这些错误发生的原因:“大部分使用错误的英语并不是用于交流的,很多产品和广告上出现的英语主要是作为一种设计元素,使产品看起来更具现代感或者看起来更酷。而且大量的消费者也不打算读懂上面的英文究竟是什么意思。因此没有人真正重视拼写正确或语法规范的问题。”

    夏纪梅对蹩脚英语的全球普遍性深有体会。“就说广州交易会吧,我们经常带学生去交易会实习,来的外国商人讲的几乎没有标准英语。全都是带口音的,烂英语歪英语。如果你只能听标准英语,那你就完全抓瞎了。”

    今天,在英语教学中是否要教给学生完全规范的英式英语已经成为有争议的问题。夏纪梅说,国外的语言研究者已经充分注意到了问题并给出对策。现在英国派的考试,比如剑桥大学考试委员会组织商务英语考试、雅思考试等。他们在考试里面会故意加进一些不规范的用法,或者语音是印巴口音、阿拉伯口音的英语。“它是故意的,因为英语已经变成国际通用的语言和广泛使用的语言,那么它肯定不是人人都字正腔圆的。我搞英语教师培训我就主张说,你不能只让学生学课本上的标准英语,还是要让他们接触一些听起来不那么标准的英语。否则你无法跟更多的人沟通。”

    路克也对中国式英语持一种宽容的态度:“每个国家讲英语都有自己的口音,香港人说people会拉长尾音上升,澳大利亚人、非洲人说的都不同。能听懂就没问题。我有时都会用chinglish跟人讲话,就是因为用纯正的英国英文语法他们可能听不懂。”

    反过来,英式汉语,德式汉语也是常态。记者收到纪韶融发来的邮件,里面就用英文式的表述说:“给你附件几篇文章”,想了想才明白是通过附件发了几篇文章的意思。

    2005年末,“全球语言监督”公布了年度十大热门词汇。“中国式英语(Chinglish)位居第四,甚至超过了“禽流感病毒”、“卡特里娜飓风”和“维基百科”。此榜单认为,中国式英语已经成为了“由中文加英文形成的中国新第二语言”。

    在语言学界,“中国式英语”也已经不再是一种错误的、必须被改正的英语。它和“印度英语”、“巴基斯坦英语”、“美国英语”、“澳大利亚英语”等等,都一样是复数的“世界英语”(World Englishes)的一个组成部分。夏纪梅说,中国式英语中有创造性的好的部分被纳入标准英语的可能也是存在的。

    夏纪梅为我们提供了几条可以接受的chinglish的原则:一是表达清楚,不产生歧义;二是对方在意义、心理上都能接受。此外说得怎么搞笑怎么奇怪都问题不大。“比如好好学习天天向上(good good study,day day up),这个搞笑是搞笑,大意也基本过得去,还增加了一点语言的丰富性。但是一些比如说给你点颜色看看,这个恐怕就差得远了。外国人不知道为什么要给color,see什么?这个就有文化上的差异。”一句话,沟通交流最重要。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