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子 / 艺术 / “竹荫西狑”46年的故宫生活[图] -故宫-东...

分享

   

“竹荫西狑”46年的故宫生活[图] -故宫-东北网东北亚

2007-10-15  横子

东北网6月13日电 据华商晨报报道,6月10日,中国首个文化遗产日,原定此日举行的“郎世宁暨清宫画师绘画作品展”因为参观人数超过画展承受能力而被迫延期。

  市民突如其来的热情是否与央视正在热播的《宫廷画师郎世宁》有关我们无法得知,但郎世宁3幅传世画作的影响力从一排排的人流中得到了证明,尤其 那幅一举创下2000万美元神话的“竹荫西狑”背后,究竟有着哪些鲜为人知的故事?它们与沈阳故宫又有着怎样千丝万缕的生命关联……本报记者寻访当年的亲 历者并查阅大量档案后,向您素描一幅充满魔幻而又命途多舛的“竹荫西狑”。

  褐红色的门、带锈的锁链,推门而入时,锁链会发出啪嗒啪嗒的声响……

  在这个古老的宅院———沈阳故宫里,声声的锁链声敲打着游人的神经,诉说着历史上的曾经。

  红门里便是原定在6月10日举行的“郎世宁暨清宫画师绘画作品展”场地,郎世宁的传世代表作《设色竹荫西狑图轴》位于正中央。

  《宫廷画师郎世宁》剧照-资料图片

  《设色竹荫西狑图轴》 -沈阳故宫博物院供图

  一进门,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那条有名的西洋犬。青灰色的皮毛、白茸茸的脖颈,狗儿静默地站在那里。冰冷的防护玻璃隔开了它与外面的世界,对于工作人员的观望和评说,它一如数百年地淡然。

  其实,那仅是一层薄薄的、透明的玻璃。贴近玻璃,一切都显得那么近,近得可以清晰地看到它身上的肌肉和纹理,可一切又是那么远,远得我们只能大概了解到它是清宫画师郎世宁的代表作,16年前就已价值2000万美元。

  回忆起那段历史,亲历者之一的袁桂兰只觉得恍若隔世……

  “竹荫西狑”———在沈阳故宫揭开面纱的那一刻,连带着那段它与沈阳故宫的记忆也一并被触摸。

  其实,沈阳故宫现藏的郎世宁三幅名画是在上世纪六十年代“落户”故宫的。据沈阳故宫博物院保管部的资料记载,那是1960年,由当时负责藏品征集的工作人员购自北京。

  当时经手征集的工作人员如今大部分已经去世,惟一仍然健在并且对那段历史还有印象的是他们的同事———如今已经74岁高龄的袁桂兰老人。

  回忆起那段历史,袁桂兰只觉得恍若隔世,“那是1959年,正赶上建国十周年大庆,沈阳市政府给故宫拨了30万元专项资金用来征集文物。”根据 袁桂兰老人的回忆,当时沈阳故宫博物院负责藏品征集工作的人员兵分两路,分别去了北京和上海。当时,那两个地方藏品聚集,因为东西太多,所以当地的博物馆 把价压得很低,而沈阳的工作人员稍稍动些脑筋就可以征到东西,袁桂兰笑着说:“到后来,当地的博物馆、文物局都盯上我们了。”要走的时候,那边的博物馆人 员说已经跟踪了一个多月,“特别紧张我们弄走了什么宝贝。”

  画作重见天日是因为北京故宫的展出

  关于郎世宁那三幅画,老人回忆说:“那是购自一个民主人士之手。”画作保存得相当不错,一直到“文革”,都没有重新再装裱过。

  画作买回后,经过一系列的登记入账手续,最终被藏到了库里,这一藏就是十多年。这十多年里,有风雨、有威胁,在那段岁月中,整个库房更是曾被“红卫兵”贴上封条。所幸的是,库房的钥匙始终由专人负责保管,藏品因而没有受到破坏。

  至于画作的价值则是自发现的那天起就已被证明了的。“从北京买回来后,负责鉴定的专家当时就给定为一级文物。”而沈阳故宫博物院保管部的资料也记载着:1988年,谢稚柳等著名鉴定家称其:“好,太好了!”

  郎世宁的画作再次被取出是因为北京故宫博物院的展出。那时,北京故宫要办展览,向沈阳故宫借了一批文物,其中就包括郎世宁的《设色竹荫西狑图 轴》、《设色松石羚羊图轴》以及《设色松鹤图轴》三幅画。不过,历史上的当事人关于这段记忆似乎不愿多谈,袁桂兰老人只是和记者反复说着一句话,“怎么能 让人家拿走?那是咱们的一级文物!”

  而时任保管工作的王笑如老人对此也不愿多提,“北京故宫借展后还给重新装裱了一番。当时三幅画都借展了,‘松鹤’和‘羚羊’两幅画轴是我亲手拿回来的。”至于那幅“竹荫西狑”,老人则说,“我记不清了。”

  就在历史的纷繁不清中,时间来到了1990年,《设色竹荫西狑图轴》随着一大批清宫廷文物“衣锦还乡”,并在意大利举行了展览。

  打破常规,发明“99件套”名词

  现任“九一八”纪念馆书记的武振凯是当时为数不多的随行人员之一,回忆起那时的情形,他用难忘来形容。“当时,国门初开,对意大利根本就不了 解。临行的前一天,看报纸还发现意大利黑社会抢劫了银行,去的时候就有些害怕。刚到意大利,还虚惊一场,走出火车站后,我们的一个工作人员让人把护照复印 件给偷走了,要偷的是文物,你说……”

  武振凯更为展出的成功感到自豪,“连续展出3个月,每天都有许多人来看,开展第一天,科西嘉总统的到来更是谁也没料到的。”据他回忆,展出地是 在与拿破仑渊源颇深的夏宫,在开幕式的当天才通知总统要来。工作人员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门口黑压压的一片,又是武装,又是戒备,“总统和上下议院议长都 来了,和每个工作人员都握了手,感觉到气氛紧张,科西嘉总统看到《设色竹荫西狑图轴》后,就说:‘2000万美元,把这幅画留给意大利吧。’”而实际上, 当时郎世宁参展画作的保险额就已经不是个小数目。

  中意两国都是比较重视这次展览的。“当时的规定是不能超过100件,我们就发明了‘99件套’这个词,这一个套字可就有学问了。”武振凯意味深 长地笑着,“文房四宝可以算作一件套,桌椅橱柜也可算作一件套。这一套一套的加起来可就远远不止100件了。”沈阳故宫博物院保管部的资料上也清晰地记载 着:那是99件套。

  这之后,“竹荫西狑”重新归到了沈阳故宫的库房里。重重的房门徐徐关上,再面世已是16年后。

  红门里,满屋子的通透寂静,红门外,白色的丁香花开得正盛,风袭来,点点花瓣洒落了一地,香飘满园……【人在大清】

  郎世宁三朝西洋画师

  1688年,郎世宁生于意大利米兰市,1715年7月来到中国,11月获康熙皇帝召见。当时康熙61岁,酷爱艺术与科学,虽然不赞成郎世宁所信仰的宗教,却把他当作一位艺术家看待,甚为礼遇。

  康熙不喜欢油画,因为年代久了就会变得黑乎乎的,模糊不清。于是郎世宁开始学习使用胶质颜料在绢上作画的艰难技巧。一笔下去就不能再加第二笔,也不容修改润饰。

  1722年康熙驾崩,雍正继位,传教士皆逢厄运,惟有在宫廷服务的教士受到特殊礼遇。而郎世宁这时正当盛年,画工日趋精湛,他的代表作《设色竹荫西狑图轴》就是在雍正年间完成的。

  雍正死后,乾隆继承大统。乾隆登基时刚刚24岁,每日必去画室看郎世宁作画。当时,在民间流传着一个有趣的故事,话说某日乾隆见妃嫔环绕左右时 郎世宁颇感局促不安,就问他:“卿看她们之中谁最美?”郎世宁答道:“天子的妃嫔个个都美。”乾隆又追问:“昨天那几个妃嫔中,卿最欣赏谁?”“微臣没看 她们,当时正在数宫殿上的瓷瓦。”“瓷瓦有多少块?”郎世宁回答:“30块。”皇上命太监去数,果然不错。

  郎世宁于1766年去世,年78岁。乾隆皇帝特下达谕旨,追赐郎世宁侍郎衔,并赏银三百两为其料理后事。郎世宁的遗体被安葬在北京阜成门外的外国传教士墓地内(现北京行政学院校园内)。乾隆还亲撰墓志铭,以示对这位高年教士永远怀念。综合

  专家考证

  画于雍正年间

  “竹荫西狑”是一只细犬,遍体青灰,头颈和尾尖为白色,虽然今天它躺在沈阳故宫里,但它的身世曾颇多猜测,在康熙与雍正这一父一子间,这条狗到底属于谁?

  有人认为,“竹荫西狑”曾经救驾有功,是康熙皇帝最欣赏的狗。经过考证,这完全是一个美丽的误会。

  故宫博物院研究宫廷西洋绘画的专家聂崇正指出,“竹荫西狑图”作于雍正年间,竹荫西狑并不是康熙的猎犬,“从竹荫西狑这个名字看,画中一定是一条西洋犬,可能是传教士带到中国来献给皇帝的。”

  聂崇正考证,从现在的收藏看,可以确认的郎世宁最早绘画作于雍正元年,而他一生中的主要作品大多在乾隆年间。

  “雍正年间,郎世宁尚年轻,精力充沛,他的画无论是主体还是背景都是他一人所为。到了乾隆年间,一方面是他年纪增长精力可能不济,更主要的可能 是乾隆皇帝对西洋画法过分追求表现细微的风格有自己不同的判断,因此郎世宁的许多画中,除了主体是他所绘,背景常由中国画师用传统画法完成,主体和背景风 格差距明显。“竹荫西狑图”中,作为背景的竹子与作为主体的狗一样是西洋立体画法所作,因此我判断是雍正年间所作。竹荫西狑并不是康熙的猎犬。”聂崇正认 为。综合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来自: 横子 > 《艺术》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