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键点尽天下... / 我的图书馆 / 农业人口老龄化 专家:10年以后谁种田?

0 0

   

农业人口老龄化 专家:10年以后谁种田?

2007-11-11  一键点尽...

田总是要种,要么人种,要么机械种。如今农民不愿意种田,又无法用机械种田,迟早会形成“粮荒”和“粮慌”。如果有一天粮油蔬菜价格翻番,会是怎样情形?

今年暑期,我带了几个学生回安徽家乡调研。听乡村干部说,现在农村只剩些老弱病残在种地,稍微有点出息的,都出去了。他们忧心地问:“十年后,谁来种田啊?”

记得上小学时,老师教我们称呼“工人叔叔”、“解放军叔叔”、“农民伯伯”。农民从此在我印象中就是憨厚的长者。但如今“农民伯伯”不种田了,种田的是“农民爷爷”和“农民奶奶”。

我见到一些村干部,也都是“爷爷奶奶”级的,大多在50岁以上,有些已经60岁开外了。他们说,年轻人都出去了,没出去的也不愿意当这个村官:“一年只有1000多块钱,有什么劲头呢?”另据他们反映,乡村学校空了:“好老师都走了,学生也跟着走了。”

回来后查阅资料,发现务农人口严重老化是全国性现象。状况好点的,平均年龄在40多岁,差点的则50多岁,青山绿水间只剩些白发人。往日的乡村,虽然贫穷但鸡鸣狗跳,人欢马叫,可谓“沸腾的乡村”,而如今都已盛宴无常,胜景不再,只在春节才有点欢乐的样子。有些村庄竟找不到壮汉抬农机。有人叹道,再过几年,恐怕连抬棺材的人都找不到了……

对乡村田园牧歌式的追忆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再过10年,中国务农人口平均年龄将达到50多岁甚至60多岁。随着“农民爷爷”和“农民奶奶”们的仙逝,务农人口将急剧减少。我们不能一厢情愿地指望,10年后入城的农民工回归田园,重温“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我这个农民的孩子,会回家种田吗?你会吗?人口从乡村向城市转移具有不可逆性,这是世界性普遍经验。农村和农民单调、寂寞和困苦的生活经验,使农民入城,有如黄河入海,一去不回。再说,离乡离土若干年,他们体能退化,年龄老化,纵使有心归田,也已英雄不再。 我的一位入城不久的农民兄长就曾看着农活叹气:“不行了,真的干不动了。”

近年来,国家加大农业补贴,使局面有所缓解,但千万不能指望通过补贴,就可以“克服”农民老龄化和农村空洞化的时代潮流。我国历代的土地政策使得每家每户占有的土地极为有限,农田被瓦片化、补丁化,无法寻求规模效益。这种“一亩三分地”式的小规模农业,可以让农民温饱,但无法让农民致富;可以解决生存,但无法解决发展。虽然有少数例外,但“种田难以致富”的总体判断,难以改观。在全民致富的年代,更多的农民将致富的梦想寄托于城市。由于农田瓦片化、补丁化,农业机械化、现代化难以展开。我不是“三农”问题的专家,但有个道理我想透了:田总是要种,要么人种,要么机械种。如今农民不愿意种田,又无法用机械种田,迟早会形成“粮荒”和“粮慌”。如果有一天粮油蔬菜价格翻番,会是怎样情形?

农业人口老龄化和农业空洞化并非中国独有难题,日本和韩国都经历着“三农”问题———农民老龄化、农业空洞化、农村破产化。据韩国统计厅2006年统计,韩国农村人口中,65岁以上的人口占到30%,老龄化程度超过韩国平均水平的3倍。截至2005年12月,韩国农村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比15年前减少一半以上。韩国“三农”问题的根源是生产率低,户均耕地为1.36公顷,农业机械化程度无法提高,农产品价格比国际农产品价格平均高2.85倍。政府的对策是鼓励农地集中以便规模经营。发展乡村旅游和本地产业,提升农民的非农收入。政府计划从2004年至2013年,投入1190亿美元的农业振兴资金,力图使农业起死回生。

日本年轻人很少投身农业。1999年日本农户为324万户,比1950年的600万户减少近一半。农业就业人口中,65岁以上的约占50%,老龄化严重。与20世纪50年代相比,农作物种植面积已减少大约一半,造成了粮食自给率从20世纪70年代初的60%下降到现在的30%左右,大量依赖从中国和美国进口。

对中国,这个问题的独特性和重要性在于,中国现有13亿多人口,预计将上升到16亿,一日无粮,一日不稳。日韩缺粮,可以依赖中国进口。中国如果缺粮,又从哪里进口?世界粮价必然大涨。中国大部分市民生活依赖于低价格的粮油蔬菜。一旦粮油蔬菜价格翻番,市民的“幸福指数”就会大跌,所有价格体系也会因之而急剧波动,导致政治和经济危机。比较各国的粮油蔬菜价格,我国的粮油蔬菜价格上涨是应该的,也是必然的。我现在身处韩国,发现他们的蔬菜价格包括红薯的价格,与肉价差不多!

农民老龄化、农业空洞化已经急速向我们走来,我们必须对此高度警惕。因为从政策研究调整到法律制定施行,不仅需要财力、人力,还需要时间。土地政策尤其如此,我们必须未雨绸缪。比如农田交易政策应否松动,以利于土地流转和兼并,从而促进农业现代化和机械化?土地兼并后,失地农民如何纳入国家保护?农业治理结构可否引入法人化,让农民以土地出资组建公司,实现规模经营?如何吸引社会资本参股农业?村庄空洞化以后,如何合并村庄,重新规划?

土地和农业历来是国之根本,不可不慎。所以,我们必须勇敢地回答:十年以后谁种田? (作者何兵 系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法学院副院长)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