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海泛舟 / 文化 / 如今说来都是错

0 0

   

如今说来都是错

2008-04-06  学海泛舟

如今说来都是错

 

 莫衣紫

  最早读到陆游的词,应该算是《卜算子·咏梅》了。咏梅的诗很多,最爱是这一句: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很为他诗中所表达的傲然风骨倾倒。

  而得知陆游和唐婉之间凄美的爱情,又是好些年后的事情了。陆游和唐婉算是少年夫妻,青梅竹马,又恩爱甚笃。年少的我很不明白,唐婉到底为何获罪于唐母,让她竟不顾亲戚颜面一定要拆散这一对有情人?

  年岁渐长,才明白,所谓“情深不寿”,即是如此了。

  爱情是把双刃剑,有时候能够激励人的意志,有时候却能够消磨人的志气。在陆母眼里,唐婉是祸水,阻碍了陆游的大好前程。情投意合又怎样?“温柔乡是英雄冢”,这大概是陆母笃定的。因此她宁愿选温顺本分的王氏,来敦促陆游勤习诗书,而不是过多关注于风花雪月。

  唐婉也被逼改嫁给了同郡士人赵士程。赵士程是个好丈夫。可惜,在唐婉眼里,已经是曾经沧海了。纵使举案齐眉,到底意难平。偏偏在沈园两人重见,陆游心中千般思念,万般情思喷涌而出,让他感慨万端地在沈园的墙壁上题下了一首《钗头凤》:

  红酥手,黄籘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我一直认为,就是这一首《钗头凤》,成就了他和唐婉的千古爱情绝唱。因为据考证,唐婉读到这首词后,勾起了她对往昔的回忆,曾经的炽热情感让她徘徊神伤。她和了一首《钗头凤》后,不久就郁郁而终了。这等深情,令我等为之唏嘘感叹。

  对于唐婉的死,我认为陆游是要负一定责任的。他有三个错处:

  一错:唐婉的被休。大约古代,很少有男子为了爱情抗争的。至少在我的认知里,除了《孔雀东南飞》和《梁山伯与祝英台》里,男子深情到为了女子放弃生命,其他古典爱情里,绝少见到男子的抗争。陆游为了唐婉抗争过吗?应该也是有的,只是太微弱了。敌不过严母的威逼,敌不过他心中的孝义。因此,他一步步屈服了。看着自己所爱的女子,投入了别人的怀抱。他心中嫉妒,愁苦,不甘,只能够用诗词来遣怀。

  二错:唐婉的再嫁。深爱的女子要嫁给别人了,他竟然还能够坐视。他肯定有过辗转反侧,夜不能寐的。可是,他还是无法也无力去保护她。他的傲然风骨,并不曾为她争取半分怜惜。她是他结发的妻啊!即便是金屋藏娇,或者是沦为妾室,也好过嫁给不爱的人。她的心中一直牵挂的只有他。女子一旦爱上,便无法再放下。一旦她再嫁,他们就再也没有在一起的机会了。唐婉心中的凄苦怕是甚于陆游无数倍。毕竟在古代,一女不事二夫,唐婉要经历多少辗转思虑才嫁给了别人?想必是肝肠寸断,心如死灰了。早知如此,莫如当时不相识。

  三错:《钗头凤》不应题在沈园的墙壁上。你思念她也罢,放不下她也好,你可以在梦里与她相会,却绝不能够在现实里和她鸳梦重温了。既然两人各有嫁娶,万般深情也只有在梦里诉说,而绝不应该表露出来。爱一个人就应该让她幸福。既然两人已不能够复合,他这样牵牵念念的,让赵士程和陆游的妻子王氏情何以堪?

  何况这首词写便写了,就不应该题在沈园,让唐婉看见。他这样做,究竟是希望唐婉红杏出墙来和他再续旧情,还是希望唐婉只恋着他,不要和赵士程琴瑟和鸣?他明知道,这样的一首词,唐婉见了,肯定会忆起旧日的美好和心碎。这好比在唐婉刚有点结痂的伤口上又划上一道。由此可见,陆游算不得真正的情深。真正的深情,是希望对方活得比自己好。唐婉要活得好,就应该忘记他,用时间抚平她心中的伤口。而不是写“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这样的话语来质问她。我甚至猜测,如果他没有写出这样一首词,唐婉说不定不会因此而抑郁而终。这样深情的女子,断送一生憔悴,只消几个黄昏。一缕香魂,竟这样悠悠远去了。

  陆游活了84岁,在古人里面算是很长寿了。虽然陆游一直思念着唐婉,从此无心爱良夜。可是,这样的深情比之唐婉,却还是远远不如的。

  陆游和唐婉的这一段爱情绝唱,大概可以用这样一句话来概括:系我一生心,负你千行泪。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