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yse / 我的图书馆 / 赵振宇谈中国与巴布亚新几内亚交往情况

0 0

   

赵振宇谈中国与巴布亚新几内亚交往情况

2008-07-01  Janyse
赵振宇谈中国与巴布亚新几内亚交往情况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08-07-01  发表评论

亲历“所罗门群岛撤侨事件”

[中国网]:

我想您对2000年所罗门群岛撤侨事件还是记忆犹新吧?当时您是亲身经历的。请您给我们讲一讲当时的情况,还有您在其中起到什么作用?

[赵振宇]:

我99年年底去的,半年以后,就是2005年5月份,先是斐济发生了政变,斐济也是南太平洋的岛国。6月5号这一天,巴新邻国所罗门群岛也发生了政变。因为我们跟所罗门没有外交关系,所罗门由巴布亚新几内亚使馆监管。我义不容辞,在第一时间把发生政变的情况向国内报告。为什么发生政变呢?

主要原因:一、所罗门群岛有两个岛,一个是马岛,一个是瓜岛。马岛资源比较缺乏,瓜岛的资源比较丰富,也就是首都在瓜岛。马岛的很多人为了发展,为了生存,找工作,学业,他们就到瓜岛来。所以瓜岛的人觉得他们抢了他们的饭碗,抢了他们的土地,所以两个民族之间一直有争议和冲突。

[赵振宇]:

所以当时马岛一个武装力量,到首都来把总理给扣留了,把他作为人质,让他辞职,因为他处理民族纠纷不利。但是所罗门群岛有很多华人,这些华人比较能干,也会经营。所以所罗门的商店,大概有90%都是中国人开的。

一旦发生这样的争辩,我们华人就首当其冲,因为华人经济比较富裕,抢商店,抢劫比较好弄一点。另外,有好多华人不信任银行,他的钱都不存在银行里面,都放在家里面,这就成为了当地暴徒的目标。当时有400多个华人,政变发生以后,他们非常紧张,因为他们的汽车被开走了,有的商店被抢了,华人觉得自己的生命财产不安全。他们就跟我们大使馆联系,知道我们代管,因为也办签证。

一方面我们跟所罗门的外交关系,我们没有大使馆在那里边。怎么办呢?后来我动脑筋想,山东有一个海侨公司的办事处,总部在巴新,有一个办事处,一个副总经理,一位女士在那边,我马上给她打电话。因为那个时候机场封闭了,我们去不了,就通过她了解当地的情况,我知道这个情况发生以后还是很危险的。

让她预先做准备,统计那些华人的电话号码,住址怎么样,因为万一发生撤侨事件的话,必须要把他们组织起来,所以她就代替我们做了很多工作。她每天跟我请示、汇报,通过她指挥。我也把她的情况跟国内报告。

[赵振宇]:

当时我感觉情况比较危急,因为烧、杀、抢、掠,对华人的生命财产都造成了威胁,而且华人不断的给使馆打电话,希望中国政府能帮助他们。当时澳大利亚、新西兰,包括台湾,台湾当时跟他有所谓的外交关系,都在广播、电视上发表了声明,一旦局势进一步危机,我们要派飞机,派军舰去接侨,把本国的侨民,本地的侨民接走。

很多侨民要求我们帮助他们,所以我们的责任也是很重大的。中国历史上发生了很多接侨的活动,当时印尼派华,我们把华侨接回来安置。70年代越南也发生了这样的事件。80年代安分一点,90年代也发生了很多排华事件,当时澳大利亚就发生过。所以,别的国家首先帮助本国的侨民,中国要帮助中国的侨民。后来我们中国驻希腊的大使跟希腊的国防部长私交很好,利用有这个的关系,利用军舰把侨民全部接出来。

所罗门事件怎么办呢?我们没有外交关系,从历史上说,中国还没有从非建交国把侨民给接出来。

[中国网]:

所以这是首次。

[赵振宇]:

这是一个先例。而且第一次隔着海,通过中资机构来遥控、指挥。当时我跟国内报告,提出了三个方案:

第一个方案我们自己派船,因为飞机可能不行,当时机场封闭了。我们自己派船接出我们的侨民。

第二个方案,我们可以租用澳大利亚或者是新西兰的军舰,把我们的侨民接出来。

第三个方案,搭乘他们的军舰,顺便把我们的侨民接出来。

也是一步步的发展。一开始国内不断的研究,觉得局势不是特别的严重,是不是可以考虑第三个方案,搭乘他们的军舰离开,但是澳大利亚、新西兰跟我们表示他们愿意帮忙,但是他们有他们的考虑,因为他们要接他们本国的侨民,另外还有一些其他国家委托他们代管的,他们也得管,后来看上去不很方便。

[赵振宇]:

从台湾方面来说,他当时正好有两三只小军舰在那边访问,停在海面上,当时也有一些台湾的居民在里面,他也表示把大陆侨民也接出来,但是实际上他迟迟不行动。后来国内研究,采取第三个方案,但是有的地方考虑,要考虑本国的利益。

后来,我们说:我们自己租用澳大利亚、新西兰的军舰,我们付钱。这些人撤到澳大利亚或者是新西兰,中国使领馆承担责任。这一点也不是很容易,因为虽然是政府答应的,但是实际上所罗门群岛的军舰,通过他们跟我们反映,经常是狙击手登军舰,他们要看你的护照是不是具有澳大利亚的签证,这样就很困难,当然他们更多的是担心我们的侨民滞留不归,将来成为非法移民,他有这样的考虑,所以这方面也比较困难。

[赵振宇]:

后来,国内采取非常果断的措施,开始就想中远公司有一艘船叫阳江河号护船,从新西兰开往日本横滨的路上,里边都是集装箱,在附近已经过了这个地区,后来外交部找到中远公司请他们紧急协助,后来他们就调转船头,驶向了所罗门群岛。当然这个也不是很容易。

因为他们也没有去过所罗门群岛,对水位的情况不熟悉。另外毕竟还有政变,还在打仗。还有一点,如果去的话,当地的叛军会不会允许我们的侨民离开,会不会扣留侨民作为人质,会不会把我们的船员、船扣下来作为人质,这都是可能的。

[中国网]:

要把所有的危险情况都想到。

[赵振宇]:

对。后来我利用我工作关系,所罗门群岛在巴新有一个大使馆,他叫高专,虽然我们没有外交关系,但是我跟他的私交不错。我通过所罗门驻巴新的高专请他转达中国政府请求所罗门政府能够保护我们的侨民,支持我们的侨民安全撤离,给我们提供方便。

因为你要离开的话要提供各种手续,有移民局等。这个高专还是很热情的,而且我通过他事先了解武装力量的叛军势力,我要了他的办公室电话,亲自给他打电话,我说:现在你们国内发生动乱,你们的内政我们不干涉。

现在我们的华侨、华人的生命财产受到威胁,所以我们中国政府准备派船去救我们的侨民,希望你和你的部下提供一些方便,应该保护他们,不要阻碍他们登船,我们的船也需要保护。他还不错,表示欣然同意。后来船就过去了。虽然船过去了,但是也给我们增加了一个难度。因为华人在那儿辛辛苦苦经营了很多年,有财产,有商店,有家产,是不是舍得走呢?如果局势好一点,就不想走。

跟地震不一样,地震大家都会撤出去。动乱很可能会停止,所以开始只有30几个人想走,因为人太少,对我们的部署就很困难。到了6月11号的时候,情况比较严峻。当时澳大利亚、新西兰、马来西亚都接走侨民了。就有100多个人要离开,最后我们还是果断的做了决定,就派船去了,把他们接到福建地区。

[赵振宇]:

国内派船去的时候,并没有决定到哪里,我就提了建议,作为所罗门的邻国,而且我本人就在巴新工作,巴新也是友好政府,距离也比较近,我建议把侨民撤到巴布亚新几内亚的首都,让他们暂避,然后再看下一步怎么办,后来国内就同意了。

这个船经过50几个小时的颠簸、航行,于6月15号夜里11:30到了巴新。到巴新以前,我必须要先和巴新交涉,首先通明情况,希望巴新政府援手帮助我们,甚至允许我们的人能够登陆,暂时躲避一下。这套手续,我们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利用平时良好的工作关系安排好。

那天晚上,我和所有的外交官,当地的华人、华侨代表,中资公司代表,巴新政府外交部的副秘书长、移民局局长、礼宾司司长,一起登船,欢迎我们的侨民,我们打着标语:热烈欢迎中国同胞。这些侨民感觉非常激动。

[中国网]:

我听说他们非常激动,很多都流下了眼泪。

[赵振宇]:

对。因为他们在那边担惊受怕很多天,而且船上117个人,最小的十几天,最大的60几岁,都是老人、妇女、儿童比较多。当时巴新也没有大的交车,后来中资公司,使馆的朋友开车到码头,把他们安排在旅馆里面。大部分人住在旅馆里面,少数比较困难的人在中资公司、中资机构里面。

到了以后,下一步怎么办?作为大使要给国内很多的建议,当时国内也想看一看我们的工作。船长也想了解他们下一步的去向,你是准备回国,还是去澳大利亚、香港、新西兰或者是其他国家,因为巴新只能待一个礼拜。后来我们做调查,绝大部分的人想回中国,有25、26个人想通过中国再回到香港去。

我和国内就提出建议:如果现在把侨民接到巴新就为止了,这个撤侨行动还不是很完整的,他们在海上颠簸了几十个小时,在所罗门已经担惊受怕了,身体又不太好,如果从巴新称飞机,经过菲律宾、新加坡、进入澳大利亚、新西兰,回国就会涉及到签证问题。

澳新首先担心侨民滞留不归,不走。那么菲律宾、泰国都需要签证,而且也不是很便宜的。我们的老幼病残又拖不起。从另一方面讲,好事要做到底,我就做了一些工作,大部分人要回广东,我就建议中国政府派一家波音747到巴新来接侨民。

[赵振宇]:

大概算了一下,阳江河号货轮调转船头把他们接回来花100多万美元,后来一驾专机花了145万美元,代价很大。国内就做了决定,大概是17号早晨,专机到了巴布亚新几内亚的首都,当时的华人华侨还是非常感动的。自己国家的飞机来接他们了,而且巴新的华人华侨,也觉得华人华侨是一家,他们买来奶粉送给小婴儿。我记得在准备登机的时候,当地有一个小超市的店主,买了很多饼干、点心。

[中国网]:

他也是华人?

[赵振宇]:

对。送到机场,免费的向华人难民提供,还是非常感人的。这里面有一个插曲,当时我们的难侨离开所罗门群岛、巴新之前,我委托了两个人,一个是山东海桥公司的副总经理,还有一个广东的公司的张先生,由他们联系华人登船。

当时台湾所谓的大使馆,还有新来的中华商会对他进行威胁,说:你不能做这个工作。甚至于收买他,如果你不做这个事,我们可以安排你离开。但是张先生还是非常坚决。后来台湾的船停在外边,也没有向我们的侨民伸出援手。因为当时情况危急,如果有人想去台湾我们也不会阻拦。也有这么一个小插曲。

[赵振宇]:

后来登机的时候,当时中央电视台搞了一个采访,《焦点访谈》有一个节目采访我。这件事情,作为大使和大使馆起到什么作用、扮演什么角色?第一时间内新国内报告情况,了解局势。第二,联系中资公司代表我们去主持工作,把中国政府对侨民的关怀、关爱传达给侨民,安抚他们,告诉他们我们要派飞机去接他们。第三,要向中国政府提出好的建议。当时还不提“以人为本”,实际上外交一直体现着这个思想。像后来乘飞机把侨民接回来,我们也提了很好的建议。

后来这件事情之后,外交部特意发报给我们使馆,表扬我们,这次撤侨事件中做了很好的工作。当然撤侨的过程中,国务院领导很关心,外交部的领导一直在指挥,外交部领事在一直在指挥。我们在南太地区的澳大利亚使馆、新西兰使馆,还有我们使馆也协同作战,包括交通部、中冶公司也是一次战争。

[中国网]:

这次成功的撤侨行动,也为中国加分不少吧?中国的国际形象也会有很大的提高?

[赵振宇]:

对。我们解决这件事情之后,我们使馆收到很多华人、华侨的信件、电话,现在中国的国力大了,力量也强了,能够这么关注海外落难的侨办。虽然欧洲、北美他们没有发生这样的事情,但是他们也觉得中国政府是很强大的后盾,中国政府,祖国母亲没有忘记他们,一直把他们看作自己的子女。后来飞机到了广州以后,外交部委托广东省外办来组织接待工作,组织疏散工作,很快就把这些侨民都安排好了。

[中国网]:

而且这些行动也开创了中国从非建交国家撤侨的一个先河?

[赵振宇]:

对。我听说06年4月份又发生一次撤侨事件。现在的大使,魏大使也很好的组织了工作,在外交部的指挥下。毕竟有第一次可以借鉴的经验,还是解决得很好。

太平洋岛国巴布亚新几内亚是一个极富风情的国度,那里有世上唯一的天堂鸟,是珊瑚礁的世界,有“阳光之地”的美名。这个拥有丰富自然资源的神秘岛国究竟是什么样子?她与遥远的中国又在产生着怎样的共鸣?中国前驻巴布亚新几内亚大使赵振宇先生今天做客中国网中国访谈,为我们讲述这一切。

一、巴布亚新几内亚简介

二、巴布亚新几内亚与中国的交往

三、华人在巴布亚新几内亚

四、亲历1999年巴新与台湾“建交风波”

五、风波后致力于推动中国与巴新交往

六、亲历“所罗门群岛撤侨事件”

七、巴布亚新几内亚印象

文章来源: 中国网 责任编辑: 未克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