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勤居士 / 周易世界 / 子平真诠评注

   

子平真诠评注

2008-12-05  清勤居士

一、论干支

天地之间,一气而已。惟有动静,遂分阴阳,有老少遂分四象。老者极动极静之时,是为太阴太阳。少者初动初静之际,是为少阴少阳。有是四象,而五行具于其中矣。水者太阴也。火者太阳也。木者少阳也。金者少阴也。土者阴阳老少木火金水动气所结也。

阴阳之说,最为科学家所斥,然天地间日月寒暑,昼夜男女,何一而非阴阳乎?即细微如电子,亦有阴阳之分。由阴阳而析为四象,木火金水,所以代表春夏秋冬四时之气也。大地之中,藏水,以及金属之矿,孰造成之?万卉萌生,孰使令之?科学万能,可以化析原质,造成种子,而不能使其萌芽,此萌芽于之活动力,即木也。故金木水火,乃天地自然之质。万物成于土而归于土,载此金木水火之质者,土也。人秉天地之气而生,暖气,火也;流质,水也;铁质,金也;血气之流行,木也。而人身骨肉之质,运用此金木水火者,土也。人生秉气受形,有不期然而然者,自不能不随此自然之气以转移也。

有是五行何为又有十干十二支乎?盖有阴阳,因生五行。而五行之中,各有阴阳。即以木论,甲乙者,木之阴阳也。甲者乙之气,乙者甲之质。在天为生气,而流行于万木者甲也。在地为万木,而承兹生气者乙也。又细分之,生气散布者甲,而生气之凝成者甲之乙。万木之所以有是枝叶者,乙之甲。而万木之枝枝叶叶者,乙之乙也。方其为甲,而乙之气已备。及其为乙,而甲之质乃坚。有是甲乙,而木之阴阳具矣。

五行各分阴阳而有干支。天干者,五行在天流行之气也;为经,以诸神为纬,特别是对用神成败,用神与喜神忌神的生克制化,用神的透与会、有情无情、有力无力等等的解析,更加透辟。民初《滴天髓》整理出版后,众多读者感到过于高深,纷纷呼出版一部命理入门书籍,著名命理学家徐乐吾先生应邀评注此书,条分缕析,譬解详明,例证丰富,最便初学。如果说《滴天髓》是中华传统命理学的高深学术,有如树顶的硕果,那么《子平真诠评注》便是其循序渐进的课本,有如摘取硕果的阶梯。两书一浅一深,不可或缺,互相匹配,方成完整。
中华传统命理学,是一种哲学与自然科学互相融贯而成的一种学说,一方面,它与中华传统文化特别是哲学,天文学,医学和各门预测学有着很深的渊源和血肉联系,是研究和继承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内容,另一方面,它又瑕瑜互见,有着玄之又玄的特点乃至迷信成分。但是,即使从现代科学的角度看,它的研究价值也是不容否认的。例如生辰八字所用的天干地支,分别属于五行,而五行即金木水火土五大行星,因此,甲乙丙丁、子丑寅卯不仅体现着时间上的年月日时,而且体现着天体的空间关系及其互相影响,体现着时间与空间、大系统和小系统、作用与反作用的统一。人们都知道天体运动对人的影响是何等巨大,将这种影响应用于对人生及其命运的研究,是很自然的事情。由此不难明了对传统命理学应当采取怎样的态度,亦不难看出出版以上二书对于继承中华传统文化可优秀遗产,研究和发展哲学、自然科学和科学的预测学的重要意义。

何以复有寅卯?寅卯者,又与甲乙分阴阳天地而言之者也。以甲乙而分阴阳,则甲为阳,乙为阴,木之行于天而为阴阳者也。以寅卯分阴阳,则寅为阳,卯为阴,木之存乎地而为阴阳者也。以甲乙寅卯而统分阴阳,则甲乙为阳,寅卯为阴,木之在天成象,而在地成形者也。甲乙行乎天,而寅卯受之。寅卯存乎地,而甲乙施之。是故甲乙如官长,寅卯如该管地方。甲禄于寅,乙禄于卯,如府官在郡,县官在邑,而各司一月之令也。甲乙在天,故动而不居。建寅之月,岂必常甲。建卯之月,岂必常乙。寅卯在地,故止而不迁。甲虽递易,月必建寅。乙虽递易,月必建卯。以气而论,甲王于乙,以质而论,乙坚于甲。而俗书谬论,以甲为大林,盛而宜斫,乙为微苗,嫩而莫伤,可谓不知阴阳之理者矣。以木类推,余者可知。惟土为木火金水之冲气,故寄王于四时。而阴阳气质之理,亦同此论。欲学命者,必先知干支之理,然后可以入门。

二、论阴阳生死(附论日主强弱)

干动而不息,支静而有常。以每干流行于十二支之月,而生王墓绝分焉。

生旺墓绝之说,由来甚古。《淮南子》曰:春令木壮,水老,火生,金囚,土死;《太平御览-五行休旺论》曰:立春良旺,震相,巽胎,离没,坤死,兑囚,乾废,坎休云云。名词虽有异同,而其意则不殊。后世以十二支配八卦,而定为长生沐浴十二位之次序,虽为术家之说,而合于天地之自然,语虽怪俗,含义至精,究五行阴阳者,莫能外此也。

阳主聚,以进为进,故主顺。阴主散,以退为进,故主逆。此长生沐浴等项,所以有阳顺阴逆之殊也。四时之运,成功者去,待用者进。故每干流行于十二支之月,而生王墓绝又有一定。阳之所生,即阴之所死,彼此互换,自然之运也。即以甲乙论,甲为木之阳,天之生气,流行于万木者,是故生于亥,而死于午。乙为木之阴,木之枝枝叶叶,受天之生气者,是故生于午而死于亥。夫木当亥月,正枝叶剥落之候,而甲何以生?不知甲为木之生气,外虽落而内之生气已收藏饱足,可以为来春发泄之机,此所以生于亥也。木当午月,正枝叶繁盛之候,而甲何以死?不知外虽繁盛,而内之生气发泄已尽,此所以死于午也。乙木反是,午月枝叶繁盛,即为之生。亥月枝叶剥落,即为之死。以质而论,自与气殊也。甲乙为例,余皆可推。

生旺墓绝者,五行之生旺墓绝,非十干之生旺墓绝也,十干之称,为代表五行之阴阳;五行虽分明阴阳,实为一物。甲乙,一木也,非有二也,寅申巳亥,为五行长生临官之地,子午卯酉,为五行旺地;辰戌丑未,为五行墓地点,非阴干另有长生禄旺墓也。因长生临官旺墓,而有支藏人元,观下人元司令图自明。特以理言之,凡特既有阴阳,阳之极即阴之生,譬如磁电之针,甲端为阴极,乙端必为阴极,而最旺之地,则在中心,即禄旺之地是也。然以用而论,生旺墓绝,仅分五行,不必分阴阳。从来术数书中,仅言五阴长生,而不言五阴长生,仅言阳刃而不言阴刃,后世未察其理,而欲自圆其说,支离曲解,莫知所从。或言五阴无刃,或者以进一位为刃,或者以退一位为刃(如乙以寅或辰为刃),各以意测,异说纷歧,实未明其理也。

支有十二月,故每干自长生至胎养,亦分十二位。气之由盛而衰,衰而复盛,逐节细分,遂成十二。而长生沐浴等名,则假借形容之词也。长生,犹人之初生也。沐浴,犹人既生之后,沐浴以去垢也,如果核既茁,则苗端之青壳去之也。冠带,犹人年长而冠带也。临官,犹人既长而壮,可以出仕也。帝旺,犹人壮盛之极,可以出辅帝王,而大有为也。衰,盛极而衰,物之初变也。病,衰之甚也。死,则气尽而无余也。墓者,造化收藏,犹物之埋于土也。绝者,前气已绝,而后气将续也。胎者,后之气续,而结聚成胎也。养者,如人之养胎于母腹也,自是而复长生,循环无穷矣。

原文甚明,每年三百六十日,以五行分配之,各得七十二日。木旺于春,占六十日(甲乙各半),长生九日,墓库三日,合七十二日。土旺四季,辰戌丑未各十八日,亦为七十二日。寅中甲木临官,丙戊长生,故所藏人元,为甲丙戊。卯者,春木专旺之地,故称帝旺。帝者,主宰也。《易》言“帝出乎震”,言木主宰之方,无他气分占,故专藏乙。辰者,木之余气,水之墓地,而土之本气也。故藏戊乙癸(辰戌为阳土,故藏戌;丑未阴土,故藏己),称为杂气。杂者,土旺之地,杂以乙癸,而乙癸又各不相谋,非如长生禄旺之为时令之序也,春令如是,余可类推。故寅申巳亥,称为四生(亦是四禄)之地;子午卯酉,为专旺之方;辰戌丑未为四墓之地。所藏人元,各有意义。若阴干长生,则无关于时令之气,地支藏用,不因之而有所增损也。土居中央,寄于四隅。附火而生,生于寅,禄于巳;附水而生,生于申,禄于亥。特在寅巳,有丙火帮扶,旺而对用;在申亥,寒湿虚浮,力量薄弱而无可用,故仅言丙戌生寅,而不言壬戌生申也。

人之日主,不必生逢禄王,即遇月令休囚,若年日时中得长生禄王,便为不弱。就使逢库,亦为有根。时说谓库必须冲,则谬矣。但阳长生有力,阴长生不甚得力,而亦不弱,若逢库则阳为有根,而阴则无用。盖阳大则阴小,阳可兼阴,阴不能兼阳,自然之理也。  

地支所藏之干,本静以待用,透出干头,则显其用矣。故干以通根为美,支以透出为贵。《滴天髓》云:“天全一气,木可使地德莫之载;地全三物,不可使天道莫之容”。如四辛卯,四丙申,虽干支一怕气,而不通根,不足贵也。地全三物,谓所藏三干,不透出则个能显其用也。五干通根,不仅禄旺为美,长生、余气、墓库皆其根也。如甲乙木见寅卯,固为身旺,而见亥辰未,亦为有根也。逢库必冲之说,谬误可谈。如辰本为东方木地,若有清明后十二日内,乙木司令,余气犹旺,何云投库?土为本气,无所谓库。金火则库中无有,冲亦何益?仅壬癸水遇之为库,若能透出,同一可用。癸水本为所藏,而透壬水,则生旺墓本从五行论,不分阴阳也,谓阴长生不甚有力,然亦不弱,又谓逢库阴为无用,皆因误于阴阳各有长生,而不能自圆其说也。又此节虽指日主,而年月时之干皆同,能得月令之气,自为最强;否则,月令休囚,而年日时支中,得生禄旺余气墓,皆为通根也。

三、论阴阳生克

四时之运,相生而成,亦相克而成。生而不克,何以能循环迭运而不穷。克者,所以节而止之,使之收敛,以为发泄之基。故曰天地节而四时成。即以木论,木盛于夏,杀于秋,使外之所发泄者,收藏于内,是杀正所以为生也。大易以收敛为性情之实,以兑为万物所说,至哉言乎。譬如人之养身,固以饮食为生,然使时时饮之食之,而不使稍饥以有待,其人寿能久乎?是以生与克同用,克与生同功。

“生与克同用,克与生同功”二语,实为至言。有春夏之阳和,而无秋冬之肃杀,则四时不成;有印动之生效,而无煞食之克泄,则命理不成。故生扶与克泄,在命理之用,并无二致,归于中和而己。

然以五行而统论之,则水木相生,金木相克。以五行之阴阳分配之,则生克之中,又有异同。此所以水同生木,而印有偏正。金同克木,而局有官煞也。印绶之中,偏正相似。阴阳相生之殊,可置勿论。而相克之内,一官一煞,淑慝判然,其理不可不细详也。

阴阳配合,与磁电之性相似。阳遇阳、阴遇阴则相拒,七煞枭印是也;阳遇阴、阴遇阳则相吸,则官印是也。印为生我,财为我克,或偏或正,气势虽有纯杂之殊,用法尚无大异。官煞,克我者也,淑慝回殊,不可不辩。比劫,同气也,食伤,我生者,则又以同性为纯,异性为杂。纯杂之分关于用之强弱,此为研究命理者所不可不知也。

即以甲乙庚辛言之,甲者,阳木也,木之生气也。乙者,阴木也,木之形质也。庚为阳金,秋天肃杀之气也。辛为阴金,人间五金之质也。木之生气寄于木,而行于天,故逢秋令肃杀之气,而销克殆尽。而金铁刀斧,反不能伤木之形质。遇金铁刀斧,而斩伐无余,而肃杀之气,只可外落叶,而根柢愈固。此所以甲以庚为煞,以辛为官,而乙则反是也。火与金亦然。丙为阳火,融和之气也。丁为阴火,薪传之火也。秋天肃杀之气,逢阳和而融,而五金不畏阳和。人间金铁之质,逢薪火而容(金+容)之,而秋气不畏薪火。余可类推矣。  

此论官煞之大根也。然以乙为木之形质,辛为人间五金之质,丁为薪传之火,似未尽合。十干即五行,皆天行之气也。就气而分阴阳,岂有形质可言?譬如男女人之阴阳也,而男之中有阳刚急燥,有阴沉柔懦,女之中亦然,性质不同也。取臂之词,学者切勿执着。五行宜忌,全在配合,四时之宜忌,又各不同,兹录各家论五行生克宜忌于后。

四、论十干配合性情与十干合而不合

合化之义,以十干阴阳相配而成。

河图之数,以一二三四五配六七八九十,天之道也,故始于太阴之水,而终于冲气之土,以气而语其生之序也。十干之化,以甲乙丙丁戊配己庚辛壬癸,后天之道,故始于土而终于火,以质而语其生之序也。盖未有五行之先,必先有阴阳老少,而后有冲气,故以土终之。有五行万物,又生于土,而水火木金,亦故以土先之。是以甲己相合之始,则化为土。土生金,故乙庚化金次之。金生水,故丙辛化水又次之。水生木,故丁壬化木又次之。而五行编前,先之以土,相生之序,自然如此。此十干化合之义也。

所谓性情,何也?盖既有配合,即有向背矣。甲用辛官,透丙作合,而官非其官。甲用癸印,透戊作合,而印非其印。甲用己财,己与别位之甲作合,而财非其财。如年己月甲,年上之财,被月合去,而日主之甲己无分。年甲月乙,月上之财被年合去,而日主甲己不与。甲用丙食与辛作合,而食非其食。此四喜神,因合而无用也。

甲逢庚煞,与乙作合,而煞不攻身。甲逢乙劫,与庚作合,而乙不劫财。甲逢丁伤,与壬作合,而丁不伤官。甲逢壬枭,与丁作合,而壬不夺食。此四忌神因合而化也。

盖有所合,则有所忌,逢吉不为吉,逢凶不为凶。即作六亲言之,如男以财为妻,而被别干合去财,妻能亲其夫乎?女以官为夫,而被别干合去官f夫岂能爱其囊乎?此所谓配合之性情也。

十干合而不合

十干化合之义,前田既明之矣,然而亦有合而不合者,何也?

十干相配,非皆合也;既合之后,非皆能化也。上篇论十干相配而合,本篇论十干配而不合。学者宜细辨之。化之义另详。

合而不合者,隔于有所间也。如甲与己合,而甲己中间以庚事之,则甲岂能越克我之庚而合己。以乙间之,则己岂能越克我之乙以合甲。此制于势也,合而不敢合也。又如隔位太远,如甲在年干,己在时上,如人地北天南,不能相合一般,然于有所制而不敢合者,亦稍有差。合而不能合也,半合也,其为祸福得十之二三而已。

又有合而无伤于合者,如甲生寅卯,月时两透辛官,以年丙合月辛,是为合一留一,官星反清。甲逢月刃,庚辛并透,丙与辛合,是为合官留煞。而煞刃依然成格,皆无伤于合。

又有合而不以合论者,本身之合也。盖六阳逢财,六阴逢官,俱是作合,惟是本身十干合之,不为合去。假如乙用庚官,日干之乙为庚作合,是我之官自我合之,何为合去!若庚在年上,乙有月干,则月乙先去合庚,而日干反不能合,是为合去也。

又有争合妒合之说,如两辛合丙,两丁合壬之类,到底终有合意,但情不专耳。若以两合一,而隔位全无争妒。如庚午乙酉甲子乙亥,两乙合庚,甲日隔之,此高太尉命。仍作合煞留官,无减福也。

书云,合官不贵。本是至论,而或以本身之合为合,或以地支之合为合,如辰与酉合,卯与戌合之类,皆作合论,谬甚矣。

五、论十干有得时不旺失时不弱

书云,得时便作旺论,失时即作衰看,固属至论,然亦要活参。盖五行之气流行于四时,犹十干各有专令,亦有并存者在。如甲乙在春虽旺,而此时休囚之戊己,亦未尝绝于天地也。特时当退避,不能争先,而实则春土何尝不生万物。

四时之中,五行之气,无时无刻不俱备,特有旺相休囚牢别耳。譬如木旺于春,而其时金水火土,非绝迹也,但不得时耳。而不得时中,又有分别。如火为方生之气,虽尚在潜伏之时,己有蓬勃之象,故名为相;金土虽绝,其气将来,水为刚退之气,正当休息(参观阴阳顺逆生旺死绝图),虽不当令,其用固未尝消失也。譬如退伍之军人,致仕之官吏,虽退归田野,其能力依然存在,一旦集合,其用无殊。非失时便可置之不论也。

故八字虽以月令为重,而旺相休囚年月日时,亦有横盖之权,不可执一论也。如春木虽强,金太重而木亦危。干庚辛而支酉丑,无火制而不富,逢土生而必夭,是得时不旺也。秋木虽弱,木根深而木亦强。干甲乙而支寅卯,遇官透而能受,逢水生而太过,是失时不弱也。

旺衰强弱四字,昔人论命,每笼统互用,不知须分别看也。大致得时为旺,失时为衰;党众为强,助寡为弱。故有虽旺而弱者,亦有虽衰而强者,分别观之,其理自明。春木夏火秋金冬水得时者旺;干庚辛而支酉丑,则金之党众,而木之助寡。干丙丁而支巳午,则火之党众,木泄气太重,中秉令而不强也。甲乙木生于申酉月,为失时则衰,若比印重叠,年日时支,又通根比印,即为党众,虽失时而不弱也。不特日主如此,喜用忌神皆同此论。

是故日干不论月令休囚,只要四柱有根,便能受财官食神。而当伤官七煞,长生禄刃,根之重者也。墓库余气,根之轻者也。得一比肩,不如得支中一墓库。如甲逢未,丙逢戌之类。乙逢戌,丁逢丑不作此论。以戌中无藏木,丑中无藏火也。得二比肩,不如得一余气。如乙逢辰,丁逢未之类。得三比肩,不如得一长生禄刃。如甲逢亥寅卯之类。阴长生不作此论。然乙逢午,丁逢酉之类,亦为有根。盖得一余气,如朋友之相扶,通根如室家之可住。干多不如根重,理固然也。

此节所论至精。墓库者,本身之库也,如未为木库,戌为火库,辰为水库,丑为金库。不能通用,与长生禄旺同,余气亦然。辰为木之余气,未为火之余气,戌为金之余气,丑为水之余气。盖清明后十二日,乙木犹司令,轻而不轻,在土旺之后,则为轻矣;然亦可抵一比劫也。若之逢戌,丁逢丑,非其本库余气,自不作通根论。至于阴长生,既云不作此论,又云亦为有根,可比一余气云云,实未明生旺墓绝之理,不免矛盾。木至午,火至酉,皆为死地,岂得为根?盖亦拘于俗说而曲为之词也;比劫如朋友,通根如家室,有比劫之助而不通根,则浮而不实。譬如四辛卯,金不通根,四丙申,火不通根,虽天元一气,仍作弱论。总之干多不如支重,而通根之中,尤以月令之支为最重也。

今人不知命理,见夏木冬火,不问有无通根,便谓之弱。更有阳干逢库,如壬逢辰,丙坐戌,不以为水火通根身库,甚至求刑冲以开之。谬甚。

从来谈命理,有五星、六壬、奇门、太乙、河洛、紫微斗数各种,而所用有纳音、星辰宫度、卦理之不同。子平用五行评命,其一种耳。术者不知基源流,东拉西扯,免强牵合,以讹传讹,固无足怪,然子平既以五行为评命之根据,则万变而不离其中者,五行之理也,以理相衡,则谬书谬论,自可一扫而空矣。

 

六、论刑冲会合解法

刑者三刑也,子卯巳申之类是也。冲者六冲也,子午卯酉之类是也。会者三会也,申子辰巳酉丑之类是也。此皆以地支实分而言。斜对为冲,掣肘之意也。三方为会,支困之意也。并峙为合,比邻之意也。至于三刑取义,姑且阙疑,不知其所以然,于命理亦无害也。

三刑者,谓子卯相刑,寅巳申相刑,丑戌未相刑,辰午酉亥自刑。刑者,数之极者,为满招损之意。申子辰三合,与寅卯辰方相比,则寅刑申,子刑卯,辰见辰自刑,寅午戌三合,与巳午未方相比,则巳刑寅,午见午自刑,戌刑未。巳酉丑三合,与申酉戌方相比,则巳刑申,酉见酉自刑,丑刑戌。亥卯未三合,与亥子丑方相比,则亥见亥自刑,卯刑子,未刑丑。六冲者,本宫之对,如子之与午,丑与未,卯辰与酉戌、寅巳之与申亥是也。天干遇七则为煞,地支遇七则为冲。冲者克也。六合者,子与丑合之类,乃日缠与月建相合也。日缠右转,月建左旋,顺逆相值,而生六合也。三合者,以四正为主。四正者,子午卯酉即坎离震兑也。四隅之支,从四正以立局,木生于亥,旺于卯,墓于未,亥卯未会木局。火生于寅,旺于午,墓于戌,故寅午戌会火局。金生于巳,旺于酉,墓于丑,故巳酉丑会金局。水生于申,旺于子,墓于辰,故申子辰会水局。三刑、六冲、六害、五合、六合、三合,其中刑与害关系较浅。天干五合,地支六合、三合以及六冲,关系极重。八字变化,胃出于此。

支中刑冲,俱非美事,而三会六合,可以解之。如甲生酉月,逢卯则冲。或支中有戌,则卯与戌合而不冲。有辰,则辰与酉合而不冲。有亥与未,则卯与未亥会而不冲。有巳与丑,则酉与巳丑会而不冲。是会合可解冲也。丙生子月,逢卯则刑,或支中有戌,则卯与戌合而不刑。有丑,则子与丑合而不刑。有亥与未,则卯与亥未会而不刑。有申与辰,则子与申辰会而不刑。是会合可解刑也。

会合可以解刑冲,刑冲亦可以解会合。此须看地位与性质之如何而定,有冲之无力,冲如不冲者,法至活变。无一定之方式也。又冲者,克也,沾近为克,遥动为冲,如年支与时支之冲是也。

又有因解而反得刑冲者,如甲生子月,支逢二卯相并,二卯不刑五子。而支逢戌,戌有卯合,本为解刑,而合去其一,则一合而一刑,是因解而反得刑冲也。

又有刑冲而会合不能解者,如子年午月,日坐丑位,丑与子合,可以解冲,而时逢巳酉会,则子复冲午。子年卯月,日坐戌位,戌与卯合,可以解刑,而或时逢寅午会,则卯复刑子。是会合不能解刑也。

更有刑冲而可解刑冲者,盖四柱之中,刑冲俱为不美。而刑冲用神,尤为破格,不如以别位之刑冲,解月令之刑冲矣。如丙生子月,卯以刑子,而支又逢酉,则卯与酉冲,而不刑月令之官。甲生酉月,卯日冲之,而时逢子位,则卯与子刑,而月令官星冲之无力。虽干别宫刑冲之位,六亲不无刑克,而月令官星犹在,其格不破。是谓以刑冲解刑冲也。

七、论用神

八字用神,专求月令。以日干配月令地支,而生克不同,格局分焉。财官印食,以用神之善,而顺用之者也。煞伤刃劫,此用神之不善,而逆用之者也。当顺而顺,当逆而逆,配合得宜,皆为贵格。

用神者,八字中所用之神也。神者,财、官、食、印、偏财、偏官、偏印、伤官、劫刃是也。八字中察其旺弱喜忌,或扶可抑,即以扶抑之神为用神,故用神者,八字之枢纽也。所取用神未真,命无准理,故评命以取用神为第一要义。取用神之法,先求之于月令之神,月令者当旺之气也。如月令无可取用,乃予年日时之干支中求之。用虽别求,而其关键仍在月令。譬如月令禄劫印缓,日元盛旺,劫印不能用,则别求克之泄之神为用,用虽不在月令,而别求之关键,刚在月令也。若四柱克泄之神多,日元转弱,则月令劫印,依然可用。故云用神专求月令,以日元配月令地支,察其旺衰强弱而定用神也。

取用之法不一,约略归纳,可分为下列五种:

(一)扶抑:日元强者抑之,日元弱者扶之,此为扶抑为用神也。月令之神太强则抑之,月令之神太弱则扶之,此以扶抑月令为用神也。(二)病药。以扶为喜,则以伤其扶者为病;以抑为喜,则以夫其抑者为病。除其病神,即谓之药,此以病药取用神也。(三)调侯。金水生于冬令,木火生于夏令,气侯太寒太燥,以调和气侯为佳,此以调侯为用神也。(四)专旺。四柱之气势,偏于一方,其势不可逆,惟有顺其气势为用,及一方专旺等格局皆是也。(五)通关。两神对峙,强弱均平,备不相干,须调和之为美,此为通关为用也。取用之法,大约不外此五者,皆从月令推定。至于名称善恶,无关吉凶。为我所喜,荣伤七煞,皆为吉神;犯我所忌,正官财印,同为恶物,不能执一而论,在乎配合得宜而己。因用神之重要,故凡五行之宜忌,干支之性情,以及生旺死绝会合刑冲之解救方法,同为取用时所当注意,虽为理论,实为根本。

是以善而顺用之,如财喜食以相生,生官以护财。官喜透财以相生,生印以护官。印喜官煞以相生,劫财以护印。食喜身旺以相生,生财以护食。不善而逆用之,如煞喜食以制伏,忌财印以资扶。伤喜佩印以制伏,生财以化伤。刃喜煞以制伏,忌官煞之俱无。月劫喜透官以制伏,利用财而透食以化劫。此顺逆之大略也。凡看命者,先观用神之何属,然后或顺或逆,以年月日时逐干逐支参配而权衡之,则富贵贫贱,自有一定之理也。不向月令求用神,而妄取用神者,执假失真也。

财喜食神以相生者,譬如甲以己土为财,以丙为食神,财以食神为根,喜丙火之相生也。生官以护财者,甲以甲乙为比劫,庚辛为官煞,比劫有分夺财星之嫌;财生官煞,而官煞能克制比劫,是生官即以护财也。官喜透财以相生者,如甲以辛为官,以己土为财,官以财为根,喜己土之相生也。生印以护官者,如甲以壬癸为印,庚辛为官,官生印也;以丁火为伤,丁火克制官星,喜壬癸印制伤以护官,故云生印以扩官也。印喜官煞以相生,劫财以护印也。

今人不知专主提纲,然后将四柱干支字字统归月令,以观喜忌。甚至见官星佩印,则以官印双全,与印绶用官者同论。见财透食,不以为财逢食生,而以为食神生财。见偏印透食,不以为泄身之秀,而以为枭印夺食,宜用财制,与食逢枭者同论。见煞逢食制而露印者,不以为去食护煞,而以为煞印相生,与印逢煞者同论。更有煞格逢刃,不以为刃可帮身敌煞,而以为七煞制刃,与阳刃露煞者同论。此皆由不知月令,而妄取用神之故也。

然亦有月令无用神者,如木生寅卯,日月相同,本身不可为用,必看四柱有无煞食透干会支,另取用神,然终以月为主,然后寻用,是建禄月劫之格,非用而即用神也。

八、论用神成败救应

用神专寻月令,以四柱配之,必有成败。何谓成?如官逢财印,又无刑冲破害,官格成也。财旺生官,或财逢食生而身强带比,或财格透印而位置妥帖,两不相克,财格成也。印轻逢煞,或官印双全,或身印两旺,而用食伤泄气,或印多逢财,而财透根轻,印格成也。食神生财,或食带煞而无财,弃食就煞而透印,食格成也。身强七煞逢伏,煞格成也。伤官生财或伤官佩印,而伤官旺印有根,或伤官旺身主弱而透煞印,或伤官带煞而无财,伤官格成也。阳刃透官煞而露财印,不见伤官,阳刃格成也。建禄月劫,透官而逢财印,透财而逢食伤,透煞而遇制伏,建禄月劫之格成也。

何谓败?官逢伤克刑冲,官格财也。财轻比重,财透七煞,财格败也。印轻逢财,或身强印重而透煞,印格败也。食神逢枭,或生财露煞,食神格败也。七煞逢财无制,七煞格败也。伤官非金水而见官,或生财而带煞,或佩印而伤轻身旺,伤官格败也。阳刃无官煞,刃格败也。建禄月劫无财官透煞印,建禄月劫之格财也。

成中有败,必是带忌。败中而成,全凭救应。何谓带忌?如正官逢财而又逢伤,透官而又逢合,财旺生官而又逢伤逢合,印透食以泄气而又遇财露透煞以生印,而又透财以去印存煞,食神带煞印而又逢财,七煞逢食制又逢印,伤官生财而财又逢合,佩印而印又遭伤,阳刃透官而又被伤,透煞而又被合,建禄月劫透官而逢伤,透财而逢煞,是皆谓之带忌也。

何谓救应?如官逢伤而透印以解之,杂煞而合煞以清之,刑冲而会合以解之,财逢劫而透食以化之,生官以制之,逢煞而食神制煞以生财,或存财而合煞,印逢财而劫财以解之,或合财而存印,食逢枭而就煞以成格,或生财以护食,煞逢食制,印来护煞,而逢财以去印存食,伤官生财,透煞而煞逢合,阳刃用官煞带伤食,而重印以护,建禄月劫用官遇伤而伤被合,用财带煞而煞被合,是谓之救应也。

八字妙用,全有成败救应,其中权轻权重,甚是活变。学者从此留心,能于万变中融以一理,则于命之一道,亦庶几乎!

九、论用神变化

用神即主月令矣。然月令所藏不一,而用神遂有变化。如十二支中,除子午卯酉外,余皆有藏,不必四库也。即以寅论,甲为本主,如郡之有府。丙其长生,如郡之有同知。戊亦长生,如郡之有通判。假使寅月为提,不透甲而透丙,则如知府不临郡,而同知得以作主。此变化之由也。

故若丁生亥月,本为正官,支全卯未则化为印。己生申月,本属伤官,藏庚透壬则化为财。凡此之类,皆用神之变化。

变之而善,其格愈美。变之不善,其格遂坏。何谓变之而善?如辛生寅月,逢丙而化财为官。壬生戌月,逢辛而化煞为印。癸生寅月,藏甲透丙,会午会戌,则化伤为财。即使透官,可作财旺生官论,不作伤官见官。乙生寅月,透戊为财,会午会戌,则月劫化为食伤。如此之类,不可胜数,皆变之善者也。

何谓变之而不善?如丙生寅月,本为印绶,甲不透干而会午会戌,则化为劫。丙生申月,本属偏财,藏庚透壬,会子会辰,则化为煞。如此之类亦多,皆变之不善者也。

又有变之而不失本格者,如辛生寅月,透丙化官而又透甲,格成正财,正官乃其兼格也。乙出申月,透壬化印,而又透戊,则财能生官,印逢财而退位,虽通月令,格成正官,而印为兼格。癸生寅月,透丙化财,而又透甲,格成伤官,而戊官忌见。丙生寅月,午戌会劫,而又或透甲,或透壬,则仍为印而格不破。丙生申月,逢壬化煞,而又透戊,则食神能制煞生财,仍为财格,不失富贵。如此之类甚多,是皆变而不失本格者也。

是故八字非用神不立,用神非变化不灵。善观命者,必于此细详之。

十、论用神纯杂

用神既有变化,则变化之中,遂分纯杂。纯则吉,杂则凶。

用神纯则气势纯一,而能力易于发挥;用神杂则牵制多端,而能力不显。《滴天髓》云:“一清到底显精神,管取平生富贵真,澄浊求清清得净,时来寒谷亦回春”

何谓纯?互用而两相得者是也。

如辛生寅月,甲丙并透,则与官相生,两相得也。戊生申月,庚壬并透,财与食相生,两相得也。癸生未月,乙己并透,煞与食相克,相克而得其当,亦两相得也。如此之类,皆用神之纯者。财官食印,互用为多,必须合于日元之需要,方为相得。如辛生寅月,必须辛金通根得禄,需要官旺,而官得财生。戊生申月,亦须帮身之物多,需要泄秀,而庚壬并透,财食相生,是为得其当而两相得也。癸生未月,乙己并透,亦要身强,方以用食制煞为得当。总之合于需要,则相得而益彰,即非同出月令,而后年日时支透出,亦以相得为美。

何谓杂?互用而两不相谋者是也。

如壬生未月,乙己并透,官与伤相克,两不相谋也。甲生辰月,戊壬并透,印与财相克,亦两不相谋也。如此之类,皆用之杂者也。官与伤不并用,财与印下并用,此通例也。壬生未月,透己土官显而藏乙,则乙木无力以伤官。甲生辰月,透壬水印绶而藏戊,则辰土亦不能破印也。

纯杂之理,不出变化,分而疏之,其理愈明。学命者不可不知也。

变化之法,不外五合、三合、六合及生克制化。凡八字佳者,用神未有不纯者也,稍次则稍杂,愈次则愈杂。其例不胜备举,多看八字自明。

十一、论用神格局高低

八字既有用神,必有格局。有格局,必有高低。财官印食煞伤劫刃,何格无贵,何格无贱,由极贵而至极贱,万有不齐。其变千状,岂可言传。然其理之大纲,亦在有情无情有力无力之间而已。

如正官佩印,不如透财,而四柱带伤,反推佩印,故甲透酉官透丁合壬,是谓合伤存官,遂成贵格。以其有情,财忌比肩,而与煞作合,劫反为用。故甲生辰月透戊成格,遇乙为劫,逢庚为煞,二者相合,皆得其用,遂成贵格,亦以其有情也。

身强煞露,而食神又旺,如乙生酉月,辛金透,丁火刚,秋木盛,三者皆备,极等之贵,以其有力也。官强财透,而身逢禄刃,如丙生子月,癸水透,庚金露,而坐寅午,三者皆均,遂成大贵,亦以其有力也。

又有有情而兼有力,有力而兼有情者,如甲用酉官,壬合丁以清官,而壬水根深,是有情而兼有力也。乙用酉煞,辛逢丁制,而辛之禄即丁之长生,同根月令,是有力而兼有情也。是皆格之最高者也。

如甲用酉官,透丁逢癸,癸克不如壬合,是有情而非情之至。乙逢酉煞,透丁以制,而或煞强而丁稍弱,丁旺而煞不昂。又或辛丁并旺,而乙根不甚深,是有力而非力之全,格之高而次者也。

至如印用七煞,本为贵格,而身强印旺,透煞孤贫,盖身旺不劳印生,印旺何劳煞助,偏之又偏,以其无情也。伤官佩印,去秀而贵,而身主甚旺,伤官甚浅,印又太重,不贵不秀。盖欲助身则身强,制伤则伤浅,要此重印何用,是亦无情也。又如煞强食旺而身无根,身强比重而财无气,或夭或贫,以其无力也。是皆格之低而无力者也。

然其中高低之故,变化甚微,或一字而有千钧之力,或半字而败全局之美。随时观理,难以拟议,此特大略而已。

十二、论用神因成得败因败得成

八字之中,变化不一,遂分成败。而成败之中,又变化不测,遂有因成得败,因败得成之奇。

八字之中有败,必是带忌,忌化为喜,则因败而得成矣。败中有成全凭救应,救应化为忌,则因成而得败矣。变化起于会合,而会合须看其能否改原来之气质,以及是否合于日元之需要。能判其成败也。

是故化伤为财,格之成也。然辛生亥月,透丁为用,卯未会财,乃以党煞,因成得败矣。印用七煞,格之成也。然癸生申月,秋金重重,略带财以损太过,逢煞则煞印忌财,因成得败也。如此之类,不可胜数,皆因成得败之例也。

官印逢伤,格之败也。

然辛生戊戌月,年丙时壬,壬不能越戊克丙,反能泄身为秀,是因败得成矣。煞刃逢食,格之败也。然庚生酉月,年丙月丁,时上逢壬,则食神合官留煞,而官煞不杂,煞刃局清,是因败得成矣。如此之类,亦不可胜数,皆因败得成之例也。

官印格以官生印为用,见伤官则破格.

然辛生戊月,年丙时壬,则年干丙火,生月干戊土之印,印生日元,日元泄秀克壬水,丙火亦不能越戊而合辛金,而有相生泄秀之美,是因伤官忌神而成格矣。煞刃格以煞制刃为用,见食神制煞破格,然庚生酉月,年丙月丁,时上逢壬,则壬水食神,合官而不制煞,煞刃局清,是反因食神忌神而成格矣。此为因败得成之例

其间奇奇怪怪,变幻无穷。惟以理之权衡,随在观理,因时达化。由他奇奇怪怪,自有一种至当不易之论,观命者毋眩而无主,执而不化也。

十三、论用神配气候得失

论命惟以月令用神为主,然亦须配气候而互参之。譬如英雄豪杰,生得其时,自然事半功倍。遭时不顺,虽有奇才,成功不易。

用神须得时乘气,譬如夏葛冬裘,得时则贵。然亦有用神虽乘旺气而下贵者,则受气侯之影响。故取用神,于扶抑之外,必须参合气侯,即调侯之法也。

是以印绶遇官,此谓官印双全,无人不贵。而木逢冬水,虽透官星,亦难准贵。盖金寒而水益冻,冻水不生木,其理然也。身印两旺,透食则贵,凡印格皆然。而用之冬木,尤为秀气。火不惟可以泄身,而即可以调候。

木生冬令,月令印绶,冻水不能生木,透官星则金从水势,益增其寒;透财星则水寒土冻,毫无生机,故财官皆无所用。寒木向阳,惟有见丙丁食伤则贵。如庚寅、戊子、甲寅、丙寅,财官皆闲神,无所用之,其时上丙火清纯,以泄身调侯为用,所谓用之冬木,尤为秀气。然不仅冬水冬木为然,冬土亦须调侯,盖土金伤官生于冬令,必须佩印也。又如前清彭刚直公玉麟之造:丙子  辛丑  戊子  癸丑。丑中癸辛透出为贵征,然冬土寒冻,非丙火照暖,则用不显。喜其年上丙火,合而不化,运行南方,丙火得地,而戊土皆得其用,亦调和气候为急也。

伤官见官,为祸百端。而金水见之,反为秀气,非官之不畏夫伤,而调候为急,权而用之也。伤官带煞,皆随时可用。而用之冬金,其秀百倍。

此言金水伤官也。月令伤官,本以官煞为忌,独有金水伤官,生于冬今,金寒水冷,以见火为美,不论官煞也。更须身印两旺,财官通根,方为贵格。

伤官佩印,随时可用,而用之夏木,其秀百倍,火济水,水济火也。

此亦调侯之意也。凡佩印必缘身弱,而木火伤官,生于夏令之佩印;润土生木。得其中和之美。

伤官用财,本为贵格。而用之冬水,即使小富,亦多不贵,冻水不能生木也。

承上文金水伤官而言。金水伤官,以木为财,伤官生财,本为美格,而冬令无火,见财为用,因冻水不能生木也。若为水木伤官,见财最美,财即火也,总之调候为急。

伤官用财,即为透气。而用之夏木,贵而不甚秀,燥土不甚灵秀也。

承上木水伤官而言。夏木用财如:戊戌  丁巳  甲寅  己巳。火旺木焚,而四柱无印,不得己取土泄火之气,行印运被土回克,非特不贵,寅亦难期。

春木逢火,则为木火通明,而夏木不作此论。秋金遇水,则为金水相涵,而冬金不作此论。气有衰旺,取用不同也。春木逢火,木火通明,不利见官。而秋金遇水,金水相涵,见官无碍。假如庚生申月,而支中或子或辰会成水局,天干透丁以为官星,只要壬癸不透露干头,便为贵格。与金水伤官喜见官之说同论,亦调候之道也。

春木逢火,木火通明;夏木逢火,火旺木焚;秋金遇水,金水相涵;冬金遇水,水荡金沉。此乃气侯之衰旺,不能一例论。夏木冬金,真伤官也,反不及假伤官之美矣。春木逢火见官,如;甲申  丙寅  甲申  庚午。木嫩金坚,庚金通根于申,必须取丙火制庚为用,为儿能救母。若庚金轻而无根,则置之不用如:戊寅  甲寅  甲寅  庚午。反可取贵也。庚生申月而合水局,为金水假伤官,喜见官星,与冬余真伤官相同。壬癸透露则伤害官星,不论秋冬,为忌亦同。

食神虽逢正印,亦为夺食,而夏木火盛,轻用之亦秀而贵。与木火伤官喜见水同论,亦调候之谓也。此类甚多,不能悉述,在学者引伸触类而已。

观上述变化之法,可知用神以及辅佐,最要者在合于日主之需要。倘能合于需要,伤官不妨见;不合需要,财官同为害物。更有两神成象,如水火对峙,非木调和不可,即使四柱无木,亦必待本运,弥其缺憾,方能发迹;以其需要为木,所谓通关是也。取用于四柱之外,更为奇之又奇者矣。凡八字必以中和为贵,偏旺一方,而无调剂之神,亦不为美。

十四、论相神紧要

月令即得用神,则别位亦必有相。若君之有相,辅我用神者是也。如官逢财生,则官为用,财为相。财旺生官,则财为用,官为相。煞逢食制,则煞为用,食为相。然此乃一定之法,非通变之妙。要而言之,凡全局之格,赖此一字而成者,均谓之相也。

相神又名喜神,财官食印,互相为用,必有所主,主为用,佐其主者为相。如《三命通会》正官格,逢官看财,以财为引,即以财为相也;以印为护,即以印为相也;正财格逢财看官,以食为引,即以官与食为相也。无财与印,不能用官;无官或食,不能用财,全局之格,赖此而成。推而言之,凡为全局之救应而藉以成格者,皆相也。

伤用神甚于伤身,伤相甚于伤用。如甲用酉官,透丁逢壬,则合伤存官以成格者,全赖于壬之相。戊用子财,透甲并己,则合煞存财以成格者,全赖于己之相。乙用酉煞,年丁月癸,时上逢戊,则合去癸印,以使丁得制煞者,全赖于戊之相。

成败救应节云:“成中有败,必然带忌;败中有成,全赖救应”,救应之神,即相神也。合去忌神者为相,制化忌神者亦为相。

癸生亥月,透丙为财,财逢月劫,而卯未来会,则化水为木,而转瞌民以生财者,全赖于卯未之相。庚生申月,透癸泄气,不通月令,而金气不甚灵,子辰会局,则化金为火,而成金水相涵者,全赖于子辰之相。如此之类,皆相神之紧要也。

此言地支之救应,三合六合,同一功用。如癸生亥月,不见卯未而见寅,则寅亥化木,转而生才,亦相也。更有会合解冲为救应者,如庚用午官,而子冲隔丑,则子丑合而解冲,官格以成,是以丑为相也。见寅卯,则水生木,木生午火以解冲,则寅卯为相也。更有甲用两官,逢午为伤,得子冲去午而官格以成,是子为相也。千变万化,要随局配置,以上论地支之相。

相神无破,贵格已成。相神有伤,立败其格。如甲用酉官,透丁透癸,印制伤以护官矣。而又逢戊,癸合戊而不制丁,癸水之相伤也。丁用酉财,透癸透己,食制煞以生财矣。而又并透甲,己合甲而不制癸,己土之相伤矣。是皆有情而化无情,有用而成无用之格也。

上文云成中有败,必是带忌,有忌而无救应之神,是为破格,或救应安之神破伤,亦是破格,所谓相神有伤也。甲用酉官,透丁逢癸,癸为印,制伤护官,乃救应之神也,又透戊合癸,则救应被伤矣。

凡八字排定,必有一种议论,一种作用,一种弃取,随地换形,难以虚拟。学命者其可忽诸。

凡看八字,必合全局,何者为用,何者为相,必有一种理论。用必合于日元之需要,而相必合于用神之需要,分疏明白,自有一定不易之理如四柱:戊戌  甲子  己巳  戊辰:月令偏财,为我之财,本当以财为用,但以生于十一月,水寒土冻,调侯为急,故以巳中丙火为用神也。但比劫重重,争财为病,甲木官星制住比劫,使群劫不能争财,兼以生丙火,是以甲木为相神也。运行木火之地,富贵兼全,详见星辰篇。  

十五、论杂气如何取用

四墓者,冲气也。何以谓之杂气?以其所藏者多,用神不一,故谓之杂气也。如辰木藏戊,而又为水库,为乙余,三者俱有,于何取用。然而甚易也,透干会支,取其清者用之,杂而不杂也。

金木水火,各旺一方,土居中央,无时不旺,而寄于四隅,辰戌丑未四个月,各旺十八日。何以谓之杂气?十二支除子午卯酉为专气外,寅申巳亥与辰戌丑未,皆藏三干。所藏多干,似非杂之本义,特寅申巳亥所藏,乃方生之气与当旺之气,长生禄旺,气势相通,而辰戌丑未所藏,则各不相谋。如辰中戊为本气,仅占十八日,乙为余气,癸为墓库,意义效用各别,故谓之杂。取用之未能,如干头透出,支辰会局,则以所透之干、所会之局为用,如透则用清,会则力大也。不透不会,则仅以土论,其所藏之物既不秉令,力量微弱,不能为用也。又辰丑为湿土,戌未为燥土,其用各别,亦不能概论也。

何谓透干?如甲生辰月,透戊则用偏财,透癸则用正印,透乙则用月劫是也。何谓会支?如甲生辰月,逢申与子会局,则用水印是也。一透则一用,兼透则兼用。透而又会,则透与会并用。其合而有情者,则为吉。其合而无情者,则不吉。

透干者以中所藏之神,透于天干也。凡八字支中所藏,必须稼干;天干所用,必须通根。《滴天髓》云:“天会一气,不可使地德莫之载,地全三物,不可使天道莫之容”。三物者,即支中所藏三神也。透于干,即是天道能容;天干通根,即是地德能载。譬如辰土透戊,为当旺之气,无论矣,乙癸虽力量不足,而透出干头,其用显著。会支者,支辰会合也;会子申则化水,合酉则化金。会合成局,其势强盛,故不论为喜为忌,既透干会支,则不能不顾及,喜则为有情而吉,忌则无情而凶。

何谓有情?顺而相成者,是也。如甲生辰月,透癸为印,而有会子会申以成局,印绶之格,清而不杂。是透干与会支,合而有情也。又如丙生辰月,透癸为官,而又逢乙以为印,官与印相生,而印又能去辰中暗土,以清官,是两干并透,合而有情也。又如甲生丑月,辛透为官,或巳酉会成金局,而又透己财以生官,是两干并透,与会支合而有情也。

此专论透干支之有情无情,非就全局之喜忌言也。如甲生辰月,为月令偏财透癸,而又会子会申,则财化为印,印绶为格成矣。然而身强印旺,或取食伤以泄秀,或取财星以损印。食伤与财,即上文之相神,赖以成格者,非干透支会,即可以为用也。丙生辰月,癸乙并透,官印相生为有情。身强以官为用,别取财以生官;身弱取印为用,即以印化官,甲生丑月亦然,虽云兼用,必有所注重,须看全局之喜忌,日元之需要而定之。

何谓无情?逆而相背者是也。如壬生未月,透己为官,而地支会亥卯,以成伤官之局,是透干与会支,合而无情者也。又如甲生辰月,透戊为财,又或透壬癸以为印,透癸则戊癸作合,财印两失,透壬则财印两伤。又以贪财坏印,是两干并透,合而无情也。又如甲生戌月,透辛为官,而又透丁以伤官,月支又会寅会午,以成伤官局,是两干并透,与会支合而无情也。又有有情而卒成无情者,何也?如甲生辰月,逢壬为印,而又逢丙。印绶本喜泄身为秀,似成格矣,而火能生土,似又助辰中之戊,印格不清,是必壬干透而支又会申会子,则透丙亦无所碍。又有甲生辰月,透壬为印,虽不露丙,而支逢戌位,戌与辰冲,二者为朋,冲而土动,干头之壬,难通月令,印格不成,是皆有情而座无情,富而不贵者也。

合而无情,即是带忌,整局如无救应,则为败格。如壬生未月,丁透官而支会伤,柱有重印,制伤以护官,或身旺有财,化伤以生官,皆所谓救应也。甲生辰月,壬成财印两透,如财印分居看时,中隔以官,官能化财生印,隔以劫,制财护印,或隔以丁火伤官,合去印以就财,皆所谓救应也,中生成月亦然。如无救应,是为败格,贫贱之局也。

又有有情而终成无情者,何也?如甲生辰月,逢壬为印,而又有丙,印缓本喜泄身为秀,似成格矣,而火能生土,似又助辰中之戊,印格不清,是必壬干透而支又会申会子,则透丙亦无所谓。又有甲生辰月,透壬为印,虽不露丙而支逢戌位,戌与辰冲,二者为月冲而土动,干头之壬难通月令,印格不成,是皆有情而终无情,富而不贵者也。

又有无情而终有情者,何也?如癸生辰月,透戊为官,又有会申会子,以成水局,透干与会支相克矣。然所克者,乃是劫财,譬如月劫用官,何伤之有。又如丙生辰月,透戊为食,而又透壬为煞,是两干并透而相克也。然所克者,乃是偏官,譬如食神带煞,煞逢食制,二者皆是美格,其局愈贵,是皆无情而终为有情也。

十六、论墓库刑冲之说

辰戌丑未,最喜刑冲。财官入库,不冲不发。此说虽俗书盛称之,然子平先生造命,无是说也。夫杂气透干会支,岂不甚美,又何劳刑冲乎。假如甲生辰月,戊土透,岂非偏财?申子会,岂非印绶?若戊土不透,即辰戌相冲,财格犹不甚清也。至于透壬为印,辰戌相冲,将以累印,谓之冲开印库可乎?

财官入库无冲不发之说,最为流俗谬谈。冲者,克也,克而去之也。辰戌丑未,皆属于土,同气刑冲,最少妨碍。盖余支或因刑冲而损格破用,而四库之土,则不因冲而破格也。支中所藏,因透出面用清,因会合而势强,各支皆然,杂气何独有异?至于甲生辰月,透壬为印,以辰为壬水之根,被戌冲则根拔,不能谓无害,岂能因冲而发乎?足见俗说之无稽也。

冲四库之中,虽五行俱有,而终以土为主,土冲则灵,金木水火,岂能以四库之冲而动乎?故财官属土,冲则库启。如甲用戊财而辰戌冲,壬用己官而丑未冲之类,是也。然终以戊己干头为清,用干既透,即不冲而亦得也。至于财官为水,冲则反累。如己生辰月,壬透为财,戌冲则劫动,何益之有?丁生辰月,透壬为官,戌冲则伤动,岂能无害,其可谓之逢冲而壬水之财库官库开乎?

财官属土,冲则库启,亦是囿于欲说。要知甲生辰月,仅水为库耳,土乃本气,乙为余气,皆非库也。如土为用,透则用清,何待于冲?特四库同气,虽冲无碍耳。若壬水为用,冲则土动,岂能无碍?以乙木为用,冲则戌中金起而克木,亦非美事;若水木透干,则根受其损,不透则本非可用之物,冲否殊无关系耳。

今人不知此理,甚有以出库为入库者。如丁生辰月,壬官透干,不以为库内之壬,干头透出,而反谓干头之壬。逢辰入库,求戌以冲辰,不顾其官之伤。更有可笑者,月令本非四墓,别有用神,年日时中,一带四墓,便求刑冲。日临四库,不以为身坐库根,而以为身主入库,求冲惟解。种种谬论,令人掩耳。

然亦有逢冲而发者,何也?如官最忌冲,而癸生辰月,透戊为官,与戌相冲,不见破格。四库喜冲,不为不是,却不知子午卯酉之类,二者相仇。乃冲克之冲。而四墓土自为冲,乃冲动之冲,非冲克之冲也。然既以土为官,何害于事乎。癸生辰月,透戊土官星,逢冲不破格者,即因辰戌同气,故少妨碍,并非喜冲也。十二支中以寅申巳亥之冲为最剧,以其为五行生地也。子午卯酉之冲,有成有败,则以四皆败地,亦是旺地。忌者冲而去之为成,喜者逢冲为败,至于墓之冲,最少关碍。然有须注意者,人元用事是也。如辰中乙木,有清明后十日内,乙木余气犹旺,则乙木尚可为用,特与冲否无关系。

是故四墓不忌刑冲,刑冲未必成格。其理甚明,人自不察耳。

十七、论四吉神能破格

财官印食,四吉神也。然用之不当,亦能破格。

官煞财印食伤,乃五行生克之代名词,以简驭繁,并寓刚柔相配之义,故有偏正名称。无所谓吉凶也。合于我之需要,即谓之吉,不合需要,即谓之凶。成格破格,系乎喜忌,不在名称也。

如食神带煞,透财为害,财能破格也。春木火旺,见官则忌,官能破格也。煞逢食制,透印无功,印能破格也。财旺生官,露食则杂,食能破格也。

食神带煞,以食制煞为用也。见财则食生财为忌,为破格,若不带煞,则食神格喜见财矣。春木火旺,为木火伤官,见官破格,煞逢食制,见印夺食,财旺生官,见食则伤克官星,并皆破格。

是故官用食破,印用财破,譬之用药,参苓芪术,本属良材,用之失宜,亦能害人。官忌食伤,财畏比劫,印惧财破,食畏印夺,参合错综,各极其妙。弱者以生扶为喜,强者因生扶而反害;全在是否合于需要,不因名称而有分别也。

十八、论四凶神能成格

煞伤枭刃,四凶神也。然施之得宜,亦能成格。

如印绶根轻,透煞为助,煞能成格也。财逢比劫,伤官可解,伤能成格也。食神带煞,灵枭得用,枭能成格也。财逢七煞,刃可解厄,刃能成格也。

四凶神能成格者,以煞伤枭刃为相神也。印轻透煞,以煞生印而成格。财逢劫夺,以伤化劫而成格。食神带煞,以枭制食化煞而成格。财逢钱煞,以刃分财敌煞而成格。合于需要,皆右以为我之助也。

是故财不忌伤,官不忌枭,煞不忌刃。如治国,长枪大戟,本非美具,而施之得宜,可惟戡乱。财须根深,最宜食伤相生;官宜印护,枭印同功;劫刃太旺。官煞咸美,用之合宜,皆为助我之神,岂因名称而有分别哉!

十九、论生克先后分吉凶

月令用神,配以四柱,固有每字之生克,以分吉凶。然有同此生克,而先后之间遂分吉凶者,尤谈命之奥也。

如正官同是财伤并透,而先后有殊。假如甲用酉官,丁先戊后。则以财为解伤,即不能贵,后运必有结局。若戊先而丁在时,则为官遇财生,而后因伤破,即使上运稍顺,终无结局,子嗣亦难矣。

印格同是贪财坏印,而先后有殊。如甲用子印,己先癸后,即使不富,稍顺晚景。若癸先而己在时,晚景亦悴矣。

食神同是财枭并透,而先后有殊。如壬用甲食,庚先丙后,晚运必亨,格亦富而望贵。若丙先而庚在时,晚运必淡,富贵两空矣。

七煞同是财食并透,而先后大殊。如己生卯月,癸先辛后,则为财以助用,而后煞用食制,不失大贵。若辛先而癸在时,则煞逢食制,而财以夺食党煞,非特不贵,后运消索,兼难永寿矣。

他如此类,可以例推,然犹吉凶之易见者也。至丙生甲寅年癸时,戊官能生印,而不怕戊合,戊能泄身为秀,而不得越甲以合癸,大贵之格也。假使年月戊癸而得甲,或年甲而月癸时戊,则戊无所隔而合癸,格大破矣。

丙生辛酉,年癸时己,伤因财间,伤之无力,间有小贵。假使癸己并,而中无辛隔,格尽破矣。

辛生申月,年壬月戊,时上丙官,不畏隔戊之壬,格亦许贵。假使年丙月壬而时戊,或年戊月丙而时壬,则壬能克丙,无望其贵矣。如此之类,不可胜数,其中吉凶,似难猝喻。然细思其故,理甚显然,特难为浅者道耳。

二十、论星辰无关格局

八字格局,专以月令配四柱。至于星辰好歹,既不能为生克之用,又何以操成败之权,况于局有碍

即财官美物,尚不能济,何论吉星!于局有用,即七煞伤官,皆为美物,何谓凶辰乎!是以格局既成,即使满盘孤辰八煞,何损其贵!格局既破,即使满盘天德贵人,何以为功!令人不知轻重,见是吉星,遂至抛却用神,不管四柱,妄论贵贱,谬谈祸福,甚可笑也。

况书中所云禄贵,往往指正官而言,不是禄堂贵人。如正财得伤贵为奇,伤贵者,伤官也。伤官乃生财之具,正财得之,所以为奇。若指贵人,则伤贵为何物乎!又若因得禄而避位,得禄者得官也。运得官乡,宜乎进爵。然如财用伤官食神,运透官,则格杂。正官官露,运又露官,则重。凡此之类,只可避位也。若作禄堂,不独无是理,抑且得禄避位,言法上下不相顾。古人作书,何至不通若是!

又若论女命有云,贵众则舞裙歌扇。贵众者,官众也。女以官为夫,正夫岂可叠出乎!一女众夫,舞裙歌扇,理固然也。若作贵人,乃是天星,并非夫主。何碍于众,而必为娼妓乎?

贵,即官也,贵众,即官众。如以天乙为言,从夏至至冬至,用阴贵,从冬至至夏至,用阳贵。又须适为用神,而又宣财生旺也。若财多身弱,则须以比劫分财为美,贵多须以损官化官为美,无损化之神,则有病无药,其为下贱可知。总之女命以用神为夫星,不必定用官。官煞者克我者也,四柱中有官煞,先须安顿,非必为用,则则不论男女命皆然。若用神非值己乙,或天乙为忌神,阴阳并见,重叠杂出,皆不足为吉凶,无关轻重,置之不论可也。

然星辰命书亦有谈及,不善看书者执之也

如贵人头上带财官,门充驷马,盖财官如人美貌,贵人如人衣服,貌之美者,衣服美则愈显。其实财官成格,即非贵人头上,怕不门充驷马。又如论女命有云,无煞带二德,受两国之封。盖言妇命无凶煞,格局清贵,又带二德,必受荣封。若专主二德,则何不竟云带二德受两国之封,而必先曰无煞乎?若云命逢险格,柱有二德,逢凶有救,可免于危,则亦有之。然终无关于格局之贵贱也。星辰之于用神,各有所宜。如官星天乙,印绶宜二德,财官驿马,食伤宜文昌。词馆学堂用官而官临天乙,锦上添花,用印而印临天月二德,素食慈心。美者愈增其美,凶者得减其凶,非藉以成格也。若舍用神而论星辰,则行运吉凶,如何取法乎?无煞带二德,煞指忌神而言,亦非定指七煞也。八字之格用神看法,与星辰无关,但有八字同一格局,而高低不同,则星辰之锦上添花,非尽无稽。

二十一、论外格用舍

八字用神,既专主月令,何以又有外格乎?外格者,盖因月令无用,权而用之,故曰外格也

此篇议论,似未明显。盖本书以月令为经,用神为纬,用神者,全局之枢纽也。月令之神,不能为全局枢纽,则不得不向别位干支取用。用虽别取,而其重心仍在月令。如木生冬令,水旺木浮,取财损印,取火调侯,正以月令水旺而寒之故也。木生秋令,金坚木缺,取火制金,取水化金,正以月令金神太旺之故也。若此之类,不名为外。外格者,正格之外,气势偏胜,不能以常理取用,在正轨之外,故名为外格也。

如春木冬水土生四季之类。日与月同,难以作用。类象、属象、冲财、会禄、刑合、遥迎、井栏、朝阳诸格,皆可用也。若月令自有用神,岂可别寻外格。又或者春木冬水,干头已有财官七煞,而弃之以就外格,亦大谬矣。是故干头有财,何用冲财!干头有官,何用合禄!书云,提纲有用提纲重。又曰,有官莫寻格局。不易之论也。

春木冬水,乃阳刃建禄也。要知刃禄虽不能为用,而用之关系仍在月令。如煞刃格,以官煞制刃,是用在官煞也;建禄身旺,以泄秀为美,是用在食伤也。土生四季,用木疏土,或用金泄秀,用在木金,此类皆非外格也。按气象偏于一方。如春木而支连寅卯辰,或亥卯未,四柱无可扶抑。日与月同,则从强从旺,日不与月同,而日元临绝,则从官煞,从财、从食伤。或日干化合,则为化气,如类象属象之类,方为外格也。外格虽非常轨,而自有一种意义,合于五行正理,方有可取。若倒冲,刑合,等格,理不可通,亦不足信也。至于月令有用神,四柱有扶抑,岂有舍之别取之理?“提纲有用提纲重”者,言用神以月令为重也;“有宫莫寻格局”者,言四柱有扶抑,不必别寻格局,是诚取用神不易之法也。

然所谓月令无用者,原是月令本无用神,而今人不知,往往以财被劫、官被伤之类,用神已破,皆以为月令无取,而弃之以就外格,则谬而又谬矣。

财被劫官被伤者,当观者有无救应之神,无救应则为破格。本来八字佳者少不佳者多,故富贵之人少而贫贱之人多,成功之人少而失败之人多。无如以命就评者,每怀挟未来之希望而来,问凶不问吉,不过口头之词,若闻财劫官伤之说,有不掩耳欲走者乎?于是术士之流,迎合来者之心理,往往屏用神而不谈,专以星辰、格局、纳音为敷衍。此谬之所由来,亦谈命理者所力知也。

二十二、论宫分用神配六亲

人有六亲,配之八字,亦存与命。

六亲之名,由来甚古,义简而赅。汉代京焦说封,以克我为官鬼,我克为妻财,生我为父母,我生为子孙,同气为兄弟,并本身为六亲。命理之配六亲,实脱胎于此,名目虽殊,其理则一也。

其由宫分配之者,则年月日时,自上而下。祖父妻子,亦自上而下。以地相配,适得其宜,不易之位也。宫分者,地支之宫分也。年支为祖基,月支为父母,日支为妻宫,时支为子孙富,自上而下,以支辰之地位相配也。凡喜用聚于年月支者,祖基必丰,父母之荫庇必厚,幼年享用现成;喜用聚于日支者,妻宫必得力;聚于时支者,子孙必得力,晚运尤佳。年为出身之区,时为归宿之地,出身美则祖基荫庇可知,结局佳则子孙得力可知,亦自然之理也。

其由用神配之者,则正印为母,身所自出,取其生我也。若偏财受我克制,何反为父!偏财得,母之正夫也。正印为母,则偏财为父矣。正财为妻,受我克制,夫为妻纲,妻则从夫。若官煞则克制乎我,何以反为子女也。官煞者,则所生也。财为妻妾,则官煞为子女矣。至于比肩为兄弟,又理之显然者。

其间有无得力,或吉或凶,则以四柱所存。或年月或日时财官伤刃,系是何物,然后以六亲配之,用神局中,作何喜忌,参而配之,可以了然矣。以印为母,以财为多,局中如无财印,则将如何?用食而逢印夺食,用印而逢财破印,又将如何?是以当参合活看,未可构执也。太抵从印之喜总看父母,非必以印为母也;从财之喜忌看妻宫,非必以财为妻也。日主喜印而逢财破,则败祖业;日主忌印而逢财破,则兴家立业矣。身旺喜财而逢比劫分夺,则克妻,反之身弱财重,则以无比劫分夺为克妻矣。伤刃参配喜忌,见下论妻子节。

二十三、论妻子

大凡命中吉凶,于人愈近,其验益灵。富贵贫贱,本身之事,无论矣。至于六亲,妻以配身,子为后嗣,亦是切身之事。故看命者,妻财子禄,四事并论。自此而外,惟父母身所自出,亦自有验。所以提纲得力,或年干有用,皆主父母双全得力。至于祖宗兄弟,不甚验矣。

以妻论之,坐下财官,妻当贤贵。然亦有坐财官而妻不利,逢伤刃而妻反吉者,何也?此盖月令用神,配成喜忌。如妻宫坐财,吉也。而印格逢之,反为不美。妻宫坐官,吉也。而伤官逢之,岂能顺意。妻坐伤官,凶也。而财格逢之,可以生财。煞格逢之,可以制煞,反主妻能内助。妻坐阳刃,凶也。而或财官煞伤等格,四柱已成格局,而日无气,全凭日刃帮身,则妻必能相夫,其理不可执一。

既看妻宫,又看妻星。妻星者,干头之财也。妻透而成局,若官格透财,印多逢财,食伤透财为用之类。即坐下无用,亦主内助。妻透而破格,若印轻财露,食神伤官,透煞逢财之类。即坐下有用,亦防刑克。又有妻透成格,或妻宫有用,而坐下刑冲,未免得美妻而难偕老。又若妻星两透,偏正杂出,何(可)一夫而多妻,亦防刑克之道也。

至于子息,其看宫分,与看子星所透喜忌,理与论妻略同。但看子息,长生沐浴之歌,亦当熟读。如长生四子中旬半,沐浴一支保吉祥。冠带临官三子位,旺中五子自成行。衰中二子病中一,死中至老没儿郎。除非养取他人子,入墓之时命夭亡。受气为绝一个子,胎中头产有姑娘。养中三子只留一,男女宫中仔细详是也。

然长生论法,用阳而不用阴。如甲乙日,只用庚金长生巳酉丑顺数之局,而不用辛金逆数之申子辰。虽书有官为女、煞为男之说,然终不可以甲用庚男而用阳局,乙用辛男而用阴局。盖木为日主,不问甲乙,总以庚为男辛为女,其理自然。拘于官煞,其能验乎?

所以八字到手,要看子息,先看时支。如甲乙生日,其时果系庚金何宫,或生旺或死绝,其多寡已有定数。然后以时干子星配之,如财格而时干透食,官格而时干透财之类,皆谓时干有用。即使时逢死绝,亦主子贵,但不甚繁耳。若又逢生旺,则麟儿绕膝,岂可量乎!若时干不好,子透破局,即逢生旺,难为子息。若有死绝,无所望矣。此论妻子大略也。

二十四、论行运

论运与看命,无二法也。看命以四柱干支,配月令之喜忌。而取运则又以运之干支,配八字之喜忌。故运中每行一字,即必以此一字配命中八字,而统观之。为喜为忌,吉凶判然矣。

富贵定于命,穷通系乎难,命中植物之种子,而运则开落之时节也。虽有佳命而不逢时。则英雄无用武地,反之,八字平常而运能补其缺,亦可乘时顺起。此所以有“命好不如运好”之说也。看命取用之法,本外乎扶抑、去病、通关、调侯、助旺之法。取运配合,不过助我喜用,补其不足,成败变化,大致相同,原文甚明不

 

何谓喜?命中所喜,我得而助之者是也。如官用印以制伤,而运助印。财生官而身轻,而运助身。印带财以为忌,而运劫财。食带煞以成格,而运逢印。煞重身轻,而运来助食。伤官佩印,而运行官煞。阳刃用官,而运助财印。月劫用财,而运行伤食,如此这类,皆美运也。

何谓忌?命中所忌,我逆而施之者是也。如正官无印而运行伤,财不透食而运行煞,印绶用官而运合官,食神带煞而运行财,七煞食制而运逢枭,伤官佩印而运行财,阳刃用煞而运逢食,建禄用官而运逢伤。如此之类,皆败运也。

其有似喜而实忌者何也?如官逢运透,而本命有合。印逢官运,而本命用煞之类是也。

有似忌而实喜者何也?如官逢伤运,而命透印财,行煞运,而命透食之类是也。

又有行干而不行支者何也?如丙生子月亥年,逢丙丁则帮身,遇巳午则相冲是也。

又有行支而不行干者何也?如甲生酉月,辛金透而官犹弱,逢申酉则官植根,逢庚辛则混杂重官之类是也。

又有干同一类,而不两行者何也?如丁生亥月,而年透壬官,逢丙则帮身,逢丁则合官之类是也。

又有支同一类,而不两行者何也?如戊生卯月巳年,逢申则自坐长生,逢酉则会巳以伤官之类是也。又有同是相冲,而分缓急者何也?冲年月则急,冲日时则缓也。

又有同是相冲,而分轻重者上何也?运本美而逢冲则轻,运既忌而又冲则重也。

又有逢冲而不冲何也?如甲用酉官,行卯则冲。而本命巳酉相会,则冲无力。年支亥未,则卯逢年会,而不冲月官之类是也。

又有一冲而得两冲者何也?如乙用申官,两申并而不冲一寅。运又逢寅,则运与本命合成二寅,以冲二申之类是也。此皆取运之要法,其备细则又于各格取运章详之。

二十五、论行运成格变格

命之格局,成于八字。然配之以运,亦有成格变格之权。成格变格,比之喜忌祸福尤重。

何谓成格?本命用神,成而未全,运从而就之者是也。如丁生辰月,透壬为官,而运逢申子以会之。乙生辰月,或申或子会印成局,而运逢壬癸以透之。如此之类,皆成格也。

何谓变格?如丁生辰月,透壬为官,而运又逢戊,透出辰中伤官,壬生戌月,丁己并透,而支又会寅会午,作财旺生官矣,而运逢戊土,透出戌中七煞;壬生戌月,透己为用,作建禄用官矣,而运逢卯未,会亥卯未,又化禄,禄为伤。如此之类,皆变格也。

然亦有逢成格而不喜者,何也?如壬生午月,运透己官,而本命有甲乙之类是也。

又有逢变格而不忌者,何也?如丁生辰月,透壬用官,逢戊而命有甲;壬生亥月,透己用官,运逢卯未,而命有庚辛之类是也。

成格变格,关系甚大,取远者其细译之。

二十六、论支中喜忌逢运透清

支中喜忌,固与干有别也。而逢运透清,则静而待用者,正得其用。而喜忌之验,于此乃见。

何谓透清?如甲用酉官,逢辰未即为财,而运透戊,逢午未即为伤,而运透丁之类是也。

若命与运二支会局,亦作清论。如甲用酉官,本命有午,而运逢寅戌之类。然在年则重,在日次之。至于时生午,而运逢寅戌会局,则缓而不急矣。虽格之成败高低,八字已有定论,与柱中原有者不同。而此五年中,亦能为其祸福。若月令之物,而运中透清,则与柱中原有者不甚相悬,即前篇所谓行运成格变格也。

运中透清或会合,与原有者不甚相远,待仅此五年,过此则依然如故。至于在年或在日时,未可拘执。总之,喜忌清则吉凶之验显,若为闲杂之神,则关系亦轻耳。

故凡一八字到手,必须逐干逐支,上下统看。支为干之坐地,干为支之发用。如命中有一甲,则统观四支,有寅亥卯未等字否,有一字皆甲木之根也。有一亥字,则统观四干有壬甲二字否。有壬,则亥为壬禄,以壬水用。有甲,则亥为甲长生,以甲木为用。有壬甲俱全,则一以禄为根,一以长生为根,二者并用。取运亦用此术,将本命八字逐干逐支配之而已。“支为干之生地,干为支之为用”二语,实为看命之要旨,并透兼用之说,似未尽合。地支之中,虽所藏多神,然亦有次序可循。如寅中藏甲丙戊三神,甲,当旺之气也;丙,方生之气也;戊,寄生之气也,次序先甲次丙次戊,显然可见。又如辰中藏戊乙癸三神,戊,土之本气也;乙木,春之余气也;癸,水之墓也。先戊次乙次癸,次序亦显然可见。

  甲寅  丙寅  庚寅  戊寅。寅中有丙戊并透,然地支全寅,甲木当旺,当以从财为用,若地支寅午会局,则以丙火为用矣。

二十七、论时说拘泥格局

八字用神,专凭月令。月无用神,始寻格局。月令,本也,外格,末也,今人不知轻重,拘泥格局,执假失真。

故见戊生甲寅之月,时上庚申,不以为明煞有制,而以为专食之格,逢甲减福。

丙生子月,时逢巳禄,不以为正官之格,归禄帮身,而以为日禄归时,逢官破局。

辛日透丙,时遇戊子,不以为辛日得官逢印,而以为朝阳之格。因丙无成,财逢时煞,不以为生煞攻身,而以为时上偏官。

癸生巳月,时遇甲寅,不以为暗官受破,而以为刑合成格。

癸生冬月,酉日亥时,透戊坐戌,不以为月劫建禄,用官通根,而以为拱戌之格,填实不利。辛日坐丑,寅年亥月卯时,不以为正财之格,而以为填实拱贵。

乙逢寅月,时遇丙子,不以为木火通明,而以为格成鼠贵。

如此谬论,百无一是,此皆由不知命理,妄为评断也。

二十八、论时说以讹传讹

八字本有定理,理之不明,遂生异端。妄言妄听,牢不可破。

如论干支,则不知阴阳之理,而以俗书体象歌为确论。论格局,则不知专寻月令,而以拘泥外格为活变。论生克,则不察喜忌,而以伤旺扶弱为定法。论行运,则不问同中有异,而以干支相类者为一例。

究其缘由,一则书中用字轻重,不知其意,而谬生偏见,一则以俗书无知妄作,误会其说,而深入迷途,一则以论命取运,偶然凑合,而遂以己见为不易,一则以古人命式,亦有误收,即收之不误,又以己意入外格,尤为害人不浅。

如壬申 癸丑 己丑甲戌,本杂气财旺而生官也。而以为乙亥时,作时上偏官论。岂知以旺财生煞,将救死之不暇,于何取贵。此类甚多,皆误收格局也。如己未壬申戊子庚申,本食神生财也,而弃却月令,以为戊日庚申,合禄之格,岂知本身自有财食,岂不甚美,又何劳以庚合乙,求局外之官乎!此类甚多,皆硬入外格也。

人苟中无定见,察理不精。睹此谬论,岂能无惑!又何况今日贵格不可解者,亦往往而有乎。岂知行术之人,必以贵命为指归。或将风闻为实据,或探其生日,而即以己意加之生时,谬造贵格。其人之八字,时多未确。即彼本身,亦不自知。若看命者,不究其本,而徒以彼既富贵,迁就其说以相从,无惑乎终身无解日矣。

二十九、论正官格

官以克身,虽与七煞有别,终受彼制。

何以切忌刑冲破害,尊之若是乎?盖人生天地,必无矫焉自尊之理,虽贵极天子,亦有天祖临之。正官者分所当尊,如在国有君,在家有亲,刑冲破害,以下犯上,乌乎可乎?

以刑冲破害为忌,则以生之护之为喜也。存其喜而出其忌则贵。而贵之又有高低者,何也?以财印并透者言之,两不相碍,其贵也大。如薛相公命,甲申壬申乙巳戊寅,壬印戊财,以乙隔之,水与土不相碍,故为大贵。若壬戌丁未戊申乙卯,杂气正官,透干会支,最为贵格。而壬财丁印,二者相合,仍以孤官无辅论,所以不上七品。

若财印不两用,则单用印,不若单用财。以印能护身,亦能泄官,而财财生官也。若化官为印而透财,则又为大贵之格。如金状元命,乙卯丁亥丁未庚戌是也。此皆用财印,无伤官而不杂煞,所谓去其忌而存其喜者也。

然而遇伤杂煞,亦可转败为功。转而有情,其格愈奇。故遇伤在于佩印,混煞贵乎取清。宣参国命,己卯辛未壬寅辛亥,未中己官透干清,用支会木局,而辛解之,是遇伤而佩印也。李参政命,庚寅乙酉甲子戊辰,甲用酉官,庚金混煞,乙以合之,合煞留官,是杂煞而取清也。

至于官格透清,用印者,又忌见财,以财能去印,未能生官,而适以护伤故也。然亦有逢财反大贵者,如范太傅命,丁丑壬寅己巳丙寅,支中巳丑会金伤官,丙丁解之,透壬岂非破格,却不知两丁并透,用一而足,以丁合壬而财去,以丙制伤官而官清。无情而愈有情,此正造化之妙,变幻无穷,焉得不贵。

至若地支刑冲会合可解,已见前篇,不必再述。而以后诸格,亦不谈及矣。

三十、论正官取运

取运之道,一八字则有一八字之论,其理甚精,其法甚活,只可大略言之。变化在人,不可泥也。

同一宫用财生,而取运不同,斯何以故。盖八字用神,喜神、忌神之外尚有闲事,用神喜忌有定,而闲神无定也。如官用财生,正官,用神也;财,喜神也;伤官,忌神也。而闲神之夹杂,则不一律;地支之位置先后配合,则无一定,故一八字有一八字之论也。

如正官取运,即以正官所统之格,分而配之。正官而用财印,身稍轻则取助身,官稍轻则取助官。若官露而不可逢合,不可杂煞,不可重官,与地支刑冲,不问所就何局,皆不利也。

正官用财,运喜印绶,身旺之地,切忌食伤。若身旺而财轻官弱,即仍取财官运可也。

正官佩印,运喜财乡,伤食反吉。若官重身轻而佩印,则身旺为宜,不必财运也。

正官带伤食,而用印制,运喜官旺印旺之乡,财运切忌。若印绶叠出,财运亦无害矣。

正官而带煞,伤食反为不碍。其命中用此合煞,则财运可行,伤食可行,身旺印绶亦可行,只可不复露七煞。若命用伤官合煞,则伤食与财俱可行,而不宜逢印矣。

此皆大略言之,其八字各有议论。运中每遇一字,各有讲究,随时取用,不可言形,凡格皆然,不独正官也。

三十一、论财格

财为我克,使用之物也。以能生官,所以为美。为财帛,为妻妾,为才能,为驿马,皆才类也。

财喜根深,不宜太露。然一位以清,用格所最喜,不为之露。即非月令用神,若寅透乙,卯透甲之类。一位亦不为过,太多则露矣。然而财旺生官,露亦不忌。盖露以防劫,生官则劫退。譬府库钱粮,有官守护,即使露白,谁敢劫之。如葛参政命,壬申壬子戊午乙卯,岂非财露,惟其生官,所以不忌也。

财格之贵局亦不一,有财旺生官者,身强而不透伤官,不混七煞,贵格也。

有财用食生者,身强而不露官,略带一位比肩,益觉有情。如壬寅壬寅庚辰辛巳,杨侍郎之命是也。透官身弱,则格坏矣。

有财格佩印者,盖孤财不贵,佩印帮身,即以取贵。如乙未甲申丙申庚寅,曾参政之命也。然财印不宜相并,如乙未己卯庚寅辛巳,乙与己两不相能,即有好处,小富而已。

有用食而兼用印者,食与印两不相碍,或有暗官而去食护官,皆贵格也。如吴榜眼命,庚戌戊子戊子丙辰,庚与丙隔两戊而不相克,是食与印不相碍也。如平江伯命,壬申乙巳癸巳辛酉,虽食印相克,而却存巳中戊官,是去食护官也,反是则减福矣。

有财用伤官者,财不甚旺,而比强,略露一位伤官以化之。如甲子辛未辛酉壬辰,甲透未库,逢辛为劫,壬以化劫生财,汪学士命是也。财旺无劫,而透伤,反为不利,盖伤官本非美物,财轻透劫,不得已而用之。旺而露伤,何苦用彼。徒使财遇伤而死,生官之具,安望富贵乎?

有财带七煞者,或合煞存财,或制煞生财,皆贵格也。如毛状元命,乙酉庚辰甲午戊辰,合煞存财也。李御史命,庚辰戊子戊寅甲寅,制煞生财也。

有财用印煞者,党煞为忌,印以化之,格成富局,若冬土逢之,亦贵格。如赵侍郎命,乙丑丁亥己亥乙亥,化煞而即以解冻,又不露财,以杂其印,所以贵也。若财用煞印,而财并透,非特不贵,亦不富矣。

至于壬生午月,癸生巳月,单透财而亦贵,以月暗官也。如丙寅癸巳癸未壬戌,林尚书命是也。又壬生巳月,单透财而亦贵,以其透丙藏戊,弃煞就财,美者存而憎者弃也。如丙辰癸巳壬戌 壬寅,王太仆命是也。

至于劫刃太重,弃财就煞,如某一尚书命,丙辰丙申 丙午壬辰,此又变之又变者也。此造日元坐刃,煞露刃藏。身强敌煞,虽秋水通源,而身更旺,若非劫刃重叠帮扶,固不能用煞也;加以中年运程西北,化煞为权,才从煞化,当归入偏官格中。今于财格中论之,诚变之变者矣。

三十二、论财格取运

财格取运,即以财格所就之局,分而配之。其财旺生官者,运喜身旺印绶,不利七煞伤官。若生官而复透印,伤官之地,不甚有害。至生官而带食破局,则运喜印绶而逢煞,反吉矣。

财用食生财,食重而身轻,则喜助身。财食轻而身重,则仍行财食煞运,不忌官印反晦矣。

财格佩印,运喜官乡。身弱逢之,最喜印旺。

财用食印,财轻则喜财食,身轻则喜比印,官运亦碍,煞反不忌也。

财带伤官,财运则亨,煞运不利,运行官印,未见其美矣。

财带七煞,不论合煞制煞,运喜伤食身旺之方。

财用煞印,印旺最宜,逢财必忌,伤食之方,亦顺意矣。

三十三、论印绶格

印绶喜其生身,正偏同为美格。

故财与印不分偏正,同为一格而论之。印绶之格局亦不一,有印而透官者,正官不独取其生印,而即可以为用,与用煞者不同。故身旺印强,不愁太过,只要官星清纯。如丙寅戊戌辛酉 戊子,张参政命是也。

然亦有带伤食而贵者,则如朱尚书命,丙戌戊戌辛未壬辰,壬为戊制,不伤官也。又如临淮侯命,乙亥己卯丁酉壬寅,己为乙制,己不碍官也。

有印而用伤食者,身强印旺,恐其太过泄身,以为秀气。如戊戌乙卯丙午己亥,李状元命是也。若印浅身轻而用,层层伤食,则寒贫之局矣。

有用偏官者,偏官本非美物,藉其生印,不得已而用之,故必身重印轻,或身轻印重,有所不足,始为有情。如茅状元命,己酉癸酉癸未庚申,此身轻印重也。马参政命,壬寅戊申壬辰壬寅,此身重印轻也。若身印并重,而用七煞,非孤则贫矣。

有用煞而兼带伤食者,则用煞而有制,生身而有泄,不论身旺印重,皆为贵格。如乙丑  辛巳  己巳 庚午,孙布政命是也。

有印多而用财者,印重身强,透财以抑太过,权而用之,只要根深,无妨财破。如辛酉丙申壬申辛亥,汪侍郎命是也。若印轻财重,又无劫财以救,则为贪财破印,贫贱之局也。

即或印重财轻,而兼露伤食,财与食相生,轻而不轻,即可就富,亦不贵矣。然亦有带食而贵者,何也?如庚寅乙酉 癸亥丙辰,此牛监簿命,乙合庚而不癸,所以为贵。若合财存食,又可类推矣。如己未 甲戌 辛未 癸巳,此合财存食之贵也。

又有印而兼透官煞者,或合煞,或有制,皆为贵格。如辛亥 庚子 甲辰 乙亥,此合煞留官也。壬子癸卯丙子 己亥,此官煞有制也。

至于化印为劫,弃之以就财官,如赵知府命,丙午 庚寅 丙午癸巳,则变之又变者矣。更有印透七煞,而劫财以存煞,印亦有贵格,如庚戌戊子甲戌乙亥是也。然此格毕竟难看,宜细详之。

三十四、论印绶取运

印格取运,即以印格所成之局,分而配之。其印绶用官者,官露印重,财运反吉。伤食之方,亦为最利。

月令印绶,除身弱克泄重,用印滋助日元外,大都不能以印为用。如官露印重者,克化为生,官印皆不能用,须别取用神也。如:丙寅  戊戌  辛酉  戊子。官露印重,官之气尽泄于印,身旺印强,其佳处全在时上子水,泄金之秀,是当以金水伤官取用也。且其金水伤官,并不喜见官星,生于九月,金寒水冷之时,而原局己有丙火暖局,不必再行火运矣。即以金水伤官为用,自以财及食伤运为最利,比劫运亦可行。此造从亥至五十五年,一路金水木运,诚不易得也。

若用官而兼带伤食,运喜官旺印绶之乡,伤食为害,逢煞不忌矣。月令印绥,干透官印,兼透伤食,当以印绶制伤护官为用。

印绶而用伤食,财运反吉,伤食亦利。若行官运,反见其灾。煞运则反能为福矣。印绶用伤食者,月令印绶,而干头伤官食神并透也。身强印旺,以食伤为用耳。

印用七煞,运喜伤食,身旺之方,亦为美地。一见财乡,其凶立至。

若用煞而兼带伤食,运喜身旺印绶之方,伤食亦美,逢官遇财,皆不吉也。印多遇财,运喜劫地,官印亦亨,财乡则忌。印格而官煞兢透,运喜食神伤官,印旺身旺行之以利。若再透官煞,行财运,立见其灾矣。印用食伤,印轻者,亦不利见财。

三十五、论食神格

食神本属泄气,以其能生正财,所以喜之。故食神生财,美格也。财要有根,不必偏正叠出。

如身强食旺而财透,大贵之格。若:丁未 癸卯 癸亥癸丑,梁丞相之命是也。己未壬申戊子庚申,谢阁老之命是也。

藏食露伤,主人性刚,如丁亥癸卯癸卯甲寅,沈路分命是也。偏正叠出,富贵不巨,如:甲午 丁卯癸丑丙辰,龚知县命是也。

夏木用财,火炎土燥,贵多就武,如 己未 己巳 甲寅丙寅,黄都督命是也。若不用财,而就煞印,最为威权显赫,如辛卯辛卯癸酉己未,常国公命是也。

若无印绶,而单露偏官,只要无财,亦为贵格。如戊戌 壬戌 丙子戊戌,胡会元命是也。若金水食神而用煞,贵而且秀,如:丁亥壬子 辛巳丁酉,舒尚书命是也。至于食神忌印,夏火太炎而木焦,透印不碍,如丙午癸巳甲子丙寅,钱参政命是也。

食神忌官,金水不忌,即金水伤官可见官之谓。至若单用食神,作食神有气,有财运则富,无财运则贫。更有印来夺食,透财以解,亦有富贵,须就其全局之势而断之。至于食神而官煞兢出,亦可成局,但不甚贵耳。

更有食神合煞存财,最为贵格。至若食神透煞,本忌见财,而财先煞后,食以间之,而财不能党煞,亦可就贵。如刘提台命,癸酉辛酉 己卯乙亥是也。其余变化,不能尽述,类而推之可矣。

三十六、论食神取运

食神取运,即以食神所成之局,分而配之。食神生财,财食轻则行财食,财食重则喜帮身。官煞之方,俱为不美。

食神生财之局,因身轻身重而不同。身重喜行财食,身轻则喜帮身。若食神透干,比劫运俱不忌,官煞运均忌。如丁未  癸卯  癸亥  癸丑。此造妙在亥卯未三合,透出丁火,身强食旺而财透。木火运固美,金水运亦吉,戊戌十年,必有挫折也。此造若原局透一壬合丁,不能照此年法,喜金水木而不宜火土矣。

食用煞印,运喜印旺,切忌财乡。身旺食伤,亦为福运。行官行煞,亦为吉也。食用煞印者,弃月令食神而用煞印也。年法同偏官用印化煞,故最忌财破印官煞,官煞运有印化反吉,若身旺印旺,食伤泄秀亦佳,身弱则不应食伤也。

食神带煞,喜行印绶身旺,食伤亦为美运,财则最忌。若食太重而煞轻,印运最利,逢财反吉矣。食神带煞,原局无印绶也,此段须分三节看:1、身弱,煞克身,食神泄气,倚轻倚重。均不为美,唯有印运最利,比劫亦佳。2、身旺煞强,则食伤制煞,极为贵格。运喜食伤,唯忌财运。3、食神制煞太过,即煞轻食重也,必须扶煞。故财运反吉。然不及印运之美,印可以去食之太过,化煞滋身,一得三用也。如:戊戌  壬戌  丙子  戊戌。此食神制煞太过也。甲乙印运为美,癸亥子丑官煞运反吉,丙寅丁卯劫印帮身,最为美运,戊辰最忌。益丙为太阳之火,水猖显节,不畏水也;土众成慈,遇土反晦也。

食神太旺,而带印运最利,财食伤亦吉。印则最忌官煞,皆不吉也。食神太旺而带印,有种种不同,夏木见火,火旺木焚,运喜印绥,用水润木也。若食神旺,带印而利财者,如:戊戌  己未  丙子  庚寅。丙火通根戌未而时寅,带印也。戊戌己未,土居其四,食伤太旺,运最利财,盖庚申辛酉,泄土之气也。官煞不利,火土枯燥,加入滴水,不足以润燥,而反激其焰也。泄气己重,食伤未必为福,印绥未必为祸,唯非佳运则可知也。八字各个配合不同,为喜为忌,无一定,待举其一例耳。

若食神带印,而透财以解,运喜财旺,食伤亦吉,印与官煞皆忌也。食神带印,透财以解,与上节带印有不同,盖上节食神太旺,而印又不能损食为用,不得己用财泄食伤之气也。此则日元旺,食伤之泄,而带印夺食伤用,故云透财以解。

三十七、论偏官格

煞以攻身,似非美物,而大贵之格,多存七煞。盖控制得宜,煞为我用。如大英雄大豪杰,似难驾驭,而处之有方,则惊天动地之功,忽焉而就。此王侯将相,所以多存七煞也。

七煞之格居亦不一,煞用食制者上也。煞旺食强而身健,极为贵格。如乙亥乙酉乙卯丁丑,极等之贵也。

煞用食制,不要露财透印,以财能夺食生煞,而印能去食护煞也。然而财先食后,财生煞而食以制之,格成大贵。如脱丞相命,壬辰甲辰丙戌戊戌,辰中暗煞,壬以透之,戊坐四支,食太重而透甲印,以损太过,岂非贵格。若煞强食浅而印露,则破局矣。

有七煞用印者,印能护煞,本非所宜,而煞印有情,便为贵格。如何参政命,丙寅戊戌壬戌辛丑,戊与辛同,通月令,是煞印有情也。

亦有煞重身轻,用食则身不能当,不若转而就印,虽不通根月令,亦为无情而有情,格亦许贵,但不大耳。

有煞而用财者,财以党煞,本非所喜,而或食被印制,不能服煞,而财以去印存食,便为贵格。如周丞相命也,戊戌甲子 丁未庚戌,戊被甲制,不能伏煞,时透庚财,即以清食者,生不足之煞,生煞即以制煞,两得其用,尤为大贵。

又有身重煞轻,煞又化印,用神不清,而借财以清格,亦为贵格。如甲申乙亥丙戌庚寅,刘运使命是也。

更有杂气七煞,干头不透财以清用,亦可取贵。有煞而杂官者,或去官,或去煞,取清则贵。如岳统制命,癸卯丁巳 庚寅庚辰,去官留煞也。夫官为贵气,去官何如去煞?岂知月令偏官,煞为用,而官非用,各从其重。

若官格杂煞,而去官留煞,不能如是之贵矣。如沈郎中命是也,丙子 甲午 辛亥辛卯,子冲午而克煞,是去煞留官也。有煞无食制,而用印当者,如戊辰甲寅戊寅戊午,赵员外命是也。

至书有制煞不可太过之说,虽亦至理,然运行财印,亦能发福,不可执一也。乃若弃命从煞,则于外格详之。

三十八、论偏官取运

偏官取运,即以偏官所成之局,分而配之。煞用食制,煞重食轻,则助食,煞轻食重,则助煞,煞食均而日主根轻,则助身。忌正官之混杂,畏印绶之夺食。

煞用食制,即食神制煞格也。不论煞轻食重,或煞重食轻,均以身强为第一要义。煞克身,食泄气,以敌制敌,非身强不能用也。身主强健,煞旺食强,极为贵格,若身主弱,则非用印以制食化煞不可。如四格无印,决非美造,至于身主纱,而煞重食轻,喜行食伤制煞运,忌官混杂,畏印夺食,忌财生煞。若煞轻食重。官印财运非特不忌。且为所喜矣。

煞用印绶,不利财乡,伤官为美,印绶身旺,俱为福地。

煞用伤官,行运与食同,七煞用财,其以财而去印存食者不利,劫财伤食皆吉。喜财怕印,透煞亦顺。

其以财而助煞不及者,财已足则喜食印与帮身,财未足则喜财旺而露煞。

煞带正官,不论去官留煞,支煞留官,身轻则喜助身,食轻则喜助食。莫去取清之物无伤制煞之神。

煞无食制,而用刃当煞。煞轻刃重,则喜助煞,刃轻煞重,则宜制伏。无食可夺,印运何伤,七煞既纯,杂官不利。

三十九、论伤官格

伤官虽非吉神,实为秀气。故文人学士,多于伤官格内得之。而夏木见水,冬金见火,则又秀之尤秀者也。其中格局,比他格多,变化尤多。在查其气候,量其强弱,审其喜忌,观其纯杂,微之尤微,不可执也。

伤官食神,因为泄其秀气,身旺者用官煞之克,不如用食伤之泄。而以食伤为用者,人必聪明颖异,文人学士多属此类,亦自然之势也。夏木见火,谓木火伤官,生于夏令,喜见水润;冬金见水,谓金水伤官,生于冬令,喜见火温,尤为秀气。至于查其气侯,量其强弱,审其喜忌,观其纯杂,为看命之要法,不仅伤官为然也。

故有伤官用财者,盖伤不利于官,所以为凶。伤官生财,则以伤官者为生官之具,转凶为吉,故最利。只要身强,而财有根,便为贵格,如壬午己酉 戊午 庚申,史春芳命也。

至于化伤为财,大秀气,如罗状元命,甲子乙亥辛未戊子,干头之甲,通根于亥,而又曾未成局,化水为木,化之生财,尤为有情。所以伤官生财,冬金不贵,以冻水不能生木。若乃连水化木,不待于生,安得不为殿元乎?

至于财伤有情,与化伤为财者,其秀气不相上下,如泰龙图命,己卯丁丑丙寅庚寅,己与庚同根,月令是也。

有伤官佩印者,印能制伤,所以为贵。反要伤官旺,身稍弱,始为秀气。如孛罗平章命,壬申  丙午  甲午  壬申,伤官旺印根深,身又弱,又是夏木逢润,其秀百倍,所以为一品之贵。然印旺根深,不必多见,偏正叠出,反为不秀。故伤轻身重,而印绶多见,贫穷之格也。

有伤官兼用财印者,财印相克,本不并用,只要干头两清而不碍。又必生财者,财太旺而带印佩印者,印太重而带财,调停中和,遂为贵格。如丁酉己酉戊子壬子,财太重而带印,而丁与壬隔,戊己两不相碍。且金水多而觉寒,得火融和,都统制命也。又如壬戌己酉戊午丁巳,印太重而带财,亦隔戊己,而丁与壬不相碍。一丞相命是也。反是而财印不并用,亦不秀矣。

有伤官用煞印者,伤多身弱,赖煞生印,以帮身而制伤。如己未  丙子  庚子  丙子,蔡贵妃命也。煞因伤而有制,两得其宜,只要无财,便为贵格。如壬寅  丁未  丙寅 壬辰,夏阁老命是也。

有伤官用官者,他格不用,金水独宜,然要财印为辅,不可官伤并透,如戊申甲子庚午丁丑,藏癸露丁,戊甲为辅,官又得禄,所以为丞相之格。若孤官无辅,或官伤并透,则发福不大矣。

若冬金用官,而有化伤为财,则尤为极秀极贵。如丙申  己亥  辛未  己亥,郑丞相命是也。然亦有非金水而见官者,何也?化伤为财,伤非其伤,非财旺生官,而不作伤官见官论。如甲子  壬申  己亥  辛未,章丞相命是也。

至于伤官而官煞并透,只要干头取清,金水得之,亦贵,不然则空结构而已矣。

四十、论伤官取运

伤官取运,即以伤官所成之局,分而配之。伤官用财,财旺身轻,则利印比。身旺财浅,则喜财运,伤官亦宜。八格之中,伤官格变化最多,取运亦多变化,伤官与食神同也。伤官生财,格之正也,以身轻身重,异其趋向。

伤官佩印,运行官煞为宜,印运亦吉。伤食不碍,财地则凶。

伤官佩印者,一由于日元弱,伤官泄气太重,以制伤扶身而用印,二由于夏水见火,身虽不弱,而火旺木枯, 必须得水润泽。是因调和气侯而用印也。

伤官而兼用财印,其财多而带印者,运喜助印。印多而带财者,运喜助财。

伤官而兼用财印,即财格用印,印格用财也。虽月令伤官,而伤官之气,己泄于财。故其枢纽在财而不在伤也。财即不并用,然干头两清,亦可取用,又或财印一在干一在支,两个不相碍,亦作清论。

伤官而用煞印,印运最利,伤食亦亨,杂官非吉,逢财即危。

伤官带煞,喜印忌财,然伤重煞轻,运喜印而财亦吉。惟七煞根重,则运喜伤食,印绶身旺,亦吉,而逢财为凶矣。伤官带煞而原局无印,普通皆喜印化煞制伤扶身,为最佳之运。若伤旺煞轻,则为制煞太过,用印卫煞,印运固美,财运亦吉。

伤官用官,运喜财印,不利食伤。若局中官露,而财印两旺,则比劫伤官,未始非吉矣。伤官用官,大都为调侯而取用,用官本喜财乡,制伤护官,印运亦美,金在四柱配置得宜也。

四十一、论阳刃格

阳刃者,劫我正财之神,乃正财之七煞也。禄前一位,惟六阳有之,故为阳刃。

不曰劫而曰刃,劫之甚也。刃宜伏制,官煞皆宜财印相随,尤为显贵。夫正官而财印相随善矣。七煞得之,毋乃甚乎?不知他格,一煞能伤身,故喜制伏,忌财印。阳刃用官,则赖以制刃,不怕伤身,故反喜财印,忌制伏也。

阳刃用官,透刃不虑,阳刃露煞,透刃无成。盖官能制刃,透不为害。刃能合煞,透则何功。如丙生午月,透壬制刃,而又露丁,丁与壬合,则七煞有贪合忘克之意,如何制刃,故无功。

然同是官煞制刃,而格亦有高低。如官煞露而根深,其贵也大。官煞藏而不露,或露而根浅,其贵也小。若己酉丙子壬寅丙午,官透有力,旺财生之,丞相命也。又若辛丑  甲午  丙申  壬辰,透煞根深,财印助之,亦丞相也。

然亦有官煞制刃,带伤食而贵者,何也?或是印护,或是煞太重,而裁损之。官煞轻而取清之,如穆同知命,甲午癸酉庚寅戊寅,癸水伤寅午之官,而戊以合之,所谓印护也。如嘉平章命,甲寅庚午戊申甲寅,煞两透而根太重也,食以制之,所谓裁损也。如丙戌丁酉庚申壬午,官煞竞出,而壬合丁官,煞纯不杂。况阳刃之格,利于留煞,所谓取清也。

其于丙生午月,内藏己土,可以克水,尤宜带财佩印。若戊生午月,干透丙丁,支会火局,则化刃为印。或官或煞,透则去刃存印,其格愈清。倘或财煞并透露,则犯去印存煞之忌。不作生煞制刃之例,富贵两空矣。

更若阳刃用财,格所不喜。然财根深,而用伤食,以转刃生财,虽不比建禄月劫,可以取贵,亦可就富。不然,则刃与财相搏,不成局矣。

月令阳刃,日元必旺,财根若深,两相对峙,必用伤官食神以通其气,所谓通关也。如甲申、丙子、壬寅、辛亥,喜寅亥相会,木火得其生地,子申会局,食神又得生扶,财气门户,富格也。若刃旺财轻而无食伤,如戊子  戊午  戊戌  戊午,有一申字为子水之根,虽金水不透,非富贵之格,然有相当之结局矣。

四十二、论阳刃取运

阳刃用官,则运喜助官。然命中官根深,则印绶比劫之方,反为美运,但不喜伤食合官耳。

阳刃格最为简单,盖月令阳刃而日元旺,非用官煞克之,即用食伤泄之。阳刃逢财,非食伤通关不可,是其关键在食伤也;刃旺官煞轻,非用印通关不可,既不能克之,不如和之也。然月令阳刃,非必身旺,如一丞相命造:己酉  丙子  壬申  丙午。财旺生官也,虽月令阳刃而财更旺,喜得己酉官印相生,财官印刃,周流不滞。运行印绶比劫之方,皆为美运,官运亦吉,如癸酉壬申辛未三十年是也。甲木食神合官,乙木伤碍官星,均非吉地耳。

阳刃用煞,煞不甚旺,则运喜助煞。煞若太重,则运喜身旺印绶,伤食亦不为忌。

阳刃用煞,与用官之意义相同,所异者官煞之性质耳。官宜生旺,煞宜制伏,故于食伤运,有宜忌之不同也。如命造:辛丑  甲午丙申  壬辰。煞透根深,虽月令阳刃,而身非旺,用印化煞,而喜阳刃制财以护印也。初运官煞,虽不相宜,然有印化有碍,中过印地,庚辛金不通根,而滋煞助印,均为美运。己丑戊食伤制煞,有印回克,亦可行也。子运冲刃,则非吉矣。

阳刃而官煞并出,不论去官去煞,运喜制伏。身旺亦刑,财地官乡,反为不吉也。阳刃用财,必须有食伤通关,用食伤则喜行财地,其取运与建禄同。

四十三、论建禄月劫格

建禄者,月建而逢禄堂也。禄即是劫。或以禄堂透气,即可依以为用者,非也。故建禄与月劫,可同一格,不必另分。皆以透干会支,别取财官煞食为用。

禄动用官,干头透出为奇,又要财印相随,不可孤官无辅。有用官而印护者,如庚戌戊子癸酉癸亥,金丞相命是也。有用官而财助者,如丁酉丙午 丁巳 壬寅,李知府命也。

有用官而兼带财印者,所谓身强值三奇,尤为贵气。三奇者财官印也。只要以官隔之,使财印两不相伤,其格便大。如庚午戊子癸卯丁巳,王少师命是也。

禄劫用财,须带伤食,盖月令为劫,而以财作用。二者相克,必以伤食化之,始转劫生财。如甲子 丙子癸丑 丙辰,张都统命是也。

至于化劫为财,与化劫为生,尤为秀气。如己未己巳 丁未 辛丑,丑与己会,即以劫财之火,为金局之财,安得不为大贵。所谓化劫为财也。如高尚书命,庚子甲申庚子 甲申,即以劫财之金,化为生财之水。

所谓化劫为生也,禄动用煞,必须制伏。如娄参政命,丁巳壬子癸卯己未,壬合丁财,以去其党煞,卯未会局以制伏是也。

至若用煞而又带财,本为不美。然能去煞存财,又成贵格。戊辰 癸亥 壬午丙午,合煞存财,袁内阁命是也。其禄劫之格,无财官而用伤食,泄其太过,亦为秀气。唯春木秋金,用之则贵。 

盖木逢火则明,金生水则灵。如张状元命,甲子丙寅 甲子 丙寅,木火通明矣。又癸卯庚申庚子庚辰,金水相涵也,更有禄劫而官煞竞出,必须取清,方为贵格,如一平章命,辛丑庚寅 甲辰 乙亥,合煞留官也。如辛亥庚寅 甲申 丙寅,制煞留官也。倘或两官竞出,亦须制伏,所谓争正官不可无伤也。

若夫用官,而孤官无辅,格局便小,难于取贵。若透伤食,便为破格。然亦有官伤并透而贵者,何也?如己酉乙亥 壬戌 庚子,庚合乙而去伤存官,王总兵命也。

用财而不透伤食,便难于发端。然干头透一位而不杂,地支根多亦取富,但不贵耳。

用官煞重,而无制伏,运行制伏,亦可发财。但不可官煞太重,致令身危也。

四十四、论建禄月劫取运

禄劫取运,即以禄劫所成之局,分而配之。禄劫用官印护者喜财,怕官星之逢合,畏七煞之相乘。伤食不能为害,劫比未即为凶。

月令禄劫,不能为用,随四柱配合,用财官食伤,即与论财官食伤取运相同也。用官印护者,官星忌伤,而官印并透,以印制伤护官为用也。禄劫透印,日元必旺,故喜财生官,忌官星被合去,或七煞混杂,原局印透,故伤食不能为害,劫比虽非吉运,然原局透官,则劫比亦未必为凶也。

财生喜印,宜官星之值根,畏伤食之相侮,逢财愈见其功,杂煞岂能无碍。

财生喜印者,原局有财生官也。虽用在财官,必须有印,则不畏官旺。印如透出,而财印不相碍,即为三奇格。印护喜财,财生喜印,均宜原局俱备,所谓财印相随是也。然原局财生官,运至印地,亦为美运。

禄劫用财而带伤食,财食重则喜印绶,而不忌比肩。财食轻则宜助财,而不喜印比。逢煞无伤,遇官非福。

禄劫与阳刃相等,单用财为格所忌,非带伤食,不能用财也。亦分身轻身重,食伤重,泄气太过,则宜印绶,逢比劫,有食伤引化而不忌;财食轻蕞喜食伤,财运亦喜,印制食伤,比劫分财,均非所宜。官煞有食伤回克无碍,但不为福耳。

禄劫用煞,以食制,食重煞轻,则运宜助煞,食轻煞重,则运喜助食。

若用煞而带财,命中合煞存财,则伤食为宜,财运不忌。透官无虑,身旺亦亨。若中合财存煞,而用食制,煞轻则助煞,食轻则助食而已。

禄劫而用伤食,财运最宜,煞亦不忌,行印非吉,透官不美。若命中伤食太重,则财运固利,而印亦不忌矣。

禄劫而官煞并出,不论合煞留官,存官制煞,运喜伤食,比肩亦宜。印绶未为良图,财官亦非福运。

四十五、论杂格

杂格者,月令无用,取外格而用之。其格甚多,故谓之杂。大约要干头无官无煞,方成外格。如有官煞,则自有官煞为用,无劳外格矣。若逢财尚可取格,然财根深,或财透两位,则亦以财为重,不取外格也。

以诸格论之,有取五行一方秀气者,取甲乙全亥卯未寅卯辰,又生春月之类,本是一派劫财,以五行各得其全体,所以成格,喜印露而体纯。如癸亥乙卯乙未壬午,吴相公命是也。运亦喜印绶比劫之乡,则食亦吉,官煞则忌矣。

有从化取格者,要化出之物,得时乘令,四支局全。如丁壬化木,地支全亥卯未寅卯辰,而又生春月,方许大贵。否则亥未之月,亦是木地,次等之贵。如甲戌丁卯壬寅甲辰,一品命也。运喜所化之物,与所化之印绶财伤,亦可,不利官煞。

有倒冲成格者,亦四柱无财官,而对面以冲之,要支中字多,方冲得动。譬如以弱主遇强宾,主不众则宾不从。如戊午戊午 戊午 戊午,是冲子财也。甲寅 庚午 丙午甲午,是冲子官也,运忌填实,余俱可行。

有朝阳成格者,戊去朝丙,辛日得官,惟丙戊同禄于巳,即以引汲之意,要干头无木火,方成其格。盖有火,则无待于朝。有木财触戊之怒,而不为我朝,如戊辰辛酉辛酉戊子,张知县命是也。运喜土金水,木运平平,火则忌矣。

有合禄成格者,命无官星,借干支以合之,戊日庚申,以庚合乙,因其主而得其偶。如己未 戊辰 戊辰庚申,蜀王命是也。癸日庚申,以申合巳,因其主而得其朋。如己酉癸未 癸未 庚申,赵丞相命是也。运亦忌真实,不利官煞,更不宜以火克金,使彼受制,而不能合,余则吉矣。

有弃命从财者,四柱皆财,而身无气,舍而从之,格成大贵。若透印,则身赖印生而不从,有官煞,则亦无从财而兼从官煞之理,其格不成。如庚申  乙酉  丙申  乙丑,王十万命造也。运喜伤食财乡,不宜身旺。有弃命从煞者,四柱皆煞,而日主无根,舍而从之,格成大贵。若有伤食,则煞受制而不从,有印则印以化煞而不从,如乙酉乙酉乙酉甲申,李侍郎命是也。运喜财官,不宜身旺,食伤则尤忌矣。

有井栏成格者,庚金行辰申月,方用此格。以申子辰,冲寅午戌财官印绶,合而冲之,若透丙丁,有巳午,则现存官煞,而无待于冲,非井栏之格矣。如戊子庚申庚申庚辰,郭都统制命也。运喜财,不利填实,余皆吉矣。

有刑合成格者,癸日甲寅时,寅刑巳而得财官,格与合禄相似,但合禄则善以合之,而刑合则硬以致之也。命有庚申,则木被冲克,而不能刑,有戊己字,则现透官煞,而无待于刑,非此格矣。如乙未癸卯癸卯 甲寅,十二节使命是也。运忌填实,不利金乡,余则吉矣。

有遥合成格者,巳与丑会,本同一局,丑多则会巳,而辛丑日得官,亦合禄之意也。如辛丑 辛丑辛丑庚寅,章统制命是也。若命中有子字,则丑与子合而不遥,有丙丁戊己,则辛癸之官煞已透,而无待于遥,别有取用,非此格矣。至于甲子遥己,辗转求合,似觉无情,此格可废。因罗御史命,聊复存之。如甲申甲戌甲子甲子,罗御史命也。

若夫拱禄拱贵,趋乾归禄,夹戌鼠贵,骑龙,日贵,日德,福禄,魁罡,食神,时墓,两干不杂,干支一气,五行俱足之类,一切无理之格,概置勿取。即古人格内,亦有成式。总之意为迁就,硬填入格,百无一似,徒误后学而已。乃若天地双飞,虽富贵亦自有格,不全赖此,而亦能增重其格。即用神不甚有用,偶有依以为用,亦成美格。然而有用神不吉,即以为凶,不可执也。

其于伤官伤尽,谓是伤尽,不宜见官。必尽力以伤之,使之无地容身。更行伤运,便能富贵。不知官有何罪,而恶之如此。况见官而伤,则以官非美物,而伤以制之。又何伤官之谓凶神,而见官之为祸百端乎。予用是说以历试,但有贫贱,并无富贵,未轻信也。近亦见有大贵者,不知何故。然要之极贱者多,不得不观其人物以衡之。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