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ix / 丹经道书 / 三天易髓

0 0

   

三天易髓

2008-12-19  Synix
洞真部方法類(CH0108)

三天易髓

經名:三天易髓。元塋蟾子(李道純)撰,混然子(王玠)校正。一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洞真部方法類。

 

儒曰太极

火符直指

乾坤鼎器



上柱天,下柱地,只这人,是鼎器。咦,既知下手,工夫简易。

潜龙勿用

一阳生,宜守静,常存诚,心正定。咦,龙得潜藏,勿宜轻进。

见龙在田

鼓巽风,进火功,刹那间,满炉红。是么,见龙在田,光遍虚空。

终日干干

天地交,阴阳均,汞八两,铅半斤。呵呵,姹女敛伏,婴儿仰承。

或跃在渊

水制火,金克木,到斯时,宜沐浴。 (囗十力) ,或跃在渊,存中谨笃。

飞龙在天

五炁朝,三花聚,木金交,铅汞住。吽,飞龙在天,云行雨致。

亢龙有悔

体纯干,六阳备,便住火,莫拟议。住,若不持盈,亢龙有悔。

履霜至冰

始生阴,莫妄行,牢执捉,谨守城。子细,防微杜渐,履霜至冰。

直方大

逢六二,渐渐退,阴正中,阳伏位。壍,烟雨蒙蒙,不习自利。

含章可贞,

白雪凝,黄芽生,牢爱护莫拟议。收,阳炉固济,含章可贞。

括囊无咎

汞要飞,铅要走,至斯时,宜谨守。嘎,把没底囊,括结其口。

黄裳元吉

群阴尽,丹道毕,至精凝,元炁息。咄,收拾归中,黄裳元吉。

龙战于野

阴既藏,阳再生,到这裹,再堤防。小心,若逢野战,其血玄黄。
温养灵胎
虚其心,实其腹,守安静,待阳复。咦,一刹那间,周天数足。
玄珠成象
掀倒鼎,踢翻炉,功备也,产玄珠。归根复命,抱本还虚。
右十五颂,准三五之数。


道曰金丹


金丹者,如金之坚,如丹之圆,愈链愈明,故喻性为金丹也。丹,炉鼎也,药物也。
颂曰
亘古此物,无形无质。无欠无余,无休无息。其利如金,其红如日。

释曰玄珠,儒曰太极。道曰金丹,名三体一。只在目前,世人不识。只这便是,休更疑惑。



金丹了然图



凡图并绝句九首,发明命本为丹之用。注脚颂,显性为丹之〔体〕 。

一,下手

下手立丹基,休将子午推。静中才一动,便是癸生时。

切忌错会,春花秋月。桃红李白,九夏酷热。三冬下雪,夏间如何?无法可说。咦,休更疑惑。
腊月梅含玉,霜天菊吐金。风来听浪吼,月上看潮生。
二,安炉
外象为炉鼎,中间是药材,诚能收拾得,即刻结灵胎。

种麻得麻,无为立鼎。罔象安炉,鼎炉坚固,勿用工夫。咄,空不空中烹至宝,无为无处链真如。
白雪未开花,黄芽先结子,欲得婴儿生,先教姹女死。
三,采药
汞向南山采,铅从北海寻,调和借坤土,制伏仗干金。



采箇什么?山头求汞,海底求铅。水中捞月,地下寻天。呵呵,不知真种子,徒尔费烹煎。
入海捉蛟龙,工夫擒日月。送鼎中烧,链作一团雪。
四,行功
火侯无多事,无非只慧刚。木金常不间,至宝愈增光。

切忌眼生花。杀人手段,无非铁汉。提起疑团,一刀两段。嘎,文以怀胎,武以讨叛。
会举烧山火,能兴刮地风。迷云全扫尽,独现一轮红。
五,持盈
火大炉难稳,铅多鼎必危。得中无过极,丹作汞无亏。

过犹不及,能撰不如能使,多入不如少出。常作贼心莫偷他物。知么,慢藏诲盗,治容诲淫。

闭门屋裹坐,自然少灾祸。家贼最难防,也须休托大。

六,温养

性定金砂结,心空赤子成。更须常暖养,拈出便光明。

牢把捉,温养工夫,如鸡覆子。差之毫厘,失之千里。仔细看,牢着脚根,放开心地。
养育提携子,须凭没口婆。分毫失照顾,鹞子过新罗。
七,调神
炁足婴兄蜕,提携全在娘。养教全大体,出入了无妨。

休动动着三十棒,出有入无,纵横自在。放去收来,廓然无得。细入微尘,大周天界。
赤子出天关,纵横去复还。须臾游八极,倏忽过三山。
八,脱胎
行满功成日,神通妙无量。去来无所碍,定裹谒虚皇。



当脚住,根在苗先,子从花后。花谢子成,云天齐寿。

石破方逢玉,沙无始得金。水清鱼自现,云散月华明。
九,了当
踢倒烧天鼎,掀翻煮海炉。虚空擘拶碎,独露一真如。

家破人亡,了得一箇,万事全毕。彻底莹然,虚空突兀。咄,独角火龙飞上天,惊起一声春霹雳。
了时真了了,无后实无无。了了无无了,身多混太虚。


释曰圆觉


心经直指


济庵居士奉持“般若心经” ,一日访余,请益解义。余曰:夫此一卷经,未举先知,何须解说,若强添注脚,是头上安头也。济庵曰:然如是初机之人,未能深解义趣,兼之诸家解多有,同学者不能无疑。望师慈悯,开我余曰:当来世尊,宣说此经,诱化群品,直指玄要。自起初一句,至末后一句,都不出一箇空字。其间语言三昧,再四叮咛,反覆自解,使学者易为晓会。奈何后人着在文字上,或泥形体,或着空见,到底不通玄要。前代宗师不获已,下箇注脚,设立种种方便,随机应物,使世人随其所解而入。只为老婆心切,反使上乘之人,疑上添疑。正所谓中人以下,不可以语上也。今公有疑求解义,即是悟底根本。余今不兔饶舌,谛听谛听。
且如“摩诃般若大智慧也波罗蜜多到彼岸也心性本也经”径路也。总而言之,大智慧而到彼岸也,是为见性法门,众所通行之截径也。行斯道者,向日用常行处,观诸己,常切照顾,念兹在兹,忽令间断,久久纯熟,得大自在,四通八达,造化难拘。故名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则是行斯道之时也。功深力到,智慧圆通,合和本来,入于圆顿,超凡越圣,是谓到彼岸也。当此之时,照见五蕴皆空。五蕴既空,万象何有,所以能度一切苦厄者也。舍利子者,舍中之利子。子者,犹屋中之主人,是谓清净法身也。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此经上文五蕴皆空色,舍中之利子。是诸法空相,与虚空同体,历劫不坏,所谓不生不灭者,无往来也;不垢不净者,无染着也;不增不减者,无余欠也。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此谓空相元无五蕴,亦无六识,岂有六尘。识者由眼界,而所染有眼界便有五蕴,有五蕴便有六根,有六根便有六识,有六识便有六尘也。无眼界,尘识何有,故曰乃至无意识界;意识界者,前十八界也。无此意识,则无无明,亦无无明尽;所谓无无明尽者,只是无明不起也。若尽无无,则落顽空矣。丹书云:息念为养火,此之谓也。无明者,生死之根本。丹书云:念头起处为玄牝,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岂非生死之根本乎。所以无无明则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盡;无苦集滅道,亦无智慧而无愚痴,亦无得。以无所得,以无所得,亦无所失。故是以心法皆空也。了得心法,名曰菩提;了得法空,名曰薩埵,初机之人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坚碍。此谓自有入无,从粗达妙,发大智慧而破愚痴,常清净而合和本来,且于圆满极则,心同太虚,廓然无碍也。既无罣礙,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梦想心者,昏迷之为也。既无昏乱,则法身清净,所以能究竟涅槃也。三世诸佛,历代祖师,皆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后正学佛者,依是而行,发六慧智,以清净合和本来,故证无上至真正等正觉也。以此之故方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四呪也。摩诃是大神呪,谓四大坚固身,神通莫测也。般若是大明呪,谓智慧圆通,精进明妙也。波罗是无上呪,谓合和本来,是最上一乘也。蜜多是无等等呪。谓圆满极则,无上可上也。了此四呪者,然后能除一切苦,是真实不虚妄也。故世尊说此般若波罗蜜多呪,即是解说前四句呪之义也。故曰:揭諦谓人空也,又揭諦,谓法空也。波罗揭諦,到彼岸心法俱空也。波罗僧揭諦,到岸不须船也。此四揭諦神呪,即身中四大也。四大俱空,真常独露,故曰菩提萨婆訶。菩提为始也,萨婆訶谓终也。始终如一,则抱本还虚,超返佛祖。

虽然如是,传济庵者,要在竖起脊急着眼力,莫教蹉过,诚能于日用常行中,筑着磕着,认得自家底,方信此经不从外得。不惟此卷“心经” ,至于释老一大藏教典,诸子百家,只消一喝,彻头彻尾都竟。其或未然,参○只此便是。休更疑惑。

引儒释之理证道,使学者知三教本一,不生二见。



阴符经〔直指〕



阴符经,阴阳符合之机,众所通行之义。

观天之道,天垂象,示吉凶,圣人则之。执天之行,尽矣。天地变化,圣人效之。天有五贼,五炁生万物,五炁盗万物。见之者昌。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五贼在心,盗机在内。施行于天。天理弗违。宇宙在乎手,执天之行。万化生乎身。天地即我。天性人也,天付之与人者,性也。人心机也。人发其机者,心也。立天之道,以定人也。立天垂统,设教化人。天发杀机,天机发泄本无心,故杀中有生意者存。龙蛇起陆,龙蛇之垫,至静无欲,故能应机顺时而起。人发杀机,人心发泄本由心,故能隐而显。天地反覆。神机妙用,故反覆莫测。天人合发,人机合天机。万变定基。以心立基,万变俱定。性有巧拙,物之不齐,可以伏藏。巧拙不分。九窍之邪,一窍不定,九窍俱邪。在乎三要。身心意定,九窍俱通。火生于木,犹五贼在心,祸发必克。心为五贼害。奸生于国,万化生身,时动必溃。身为万化机。知之修链,善御冠者,谨火防奸。谓之圣人。富国安民,是谓圣人。天生天杀,鼓万物不与圣人同忧,道之理也。生生化化,道之常理。天地,万物之盗;天生万物,亦杀万物。万物,人之盗;万物养人,亦能盗人。人,万物之盗。人成万物,亦盗万物。三盗既宜,人能转物,三盗俱化。三才既安。人循天理,三才俱安。故曰:食其时,百骸理;饮食有节,百骸俱理。动其机,万化安。动静应机,万化俱安。人知其神而神,认贼为子,不知不神之所以神。即非法相,是名法相,日月有数,日月亏盈,因有定数。大小有定。大小不齐,自有定体。圣功生焉,大小不分,圣功生。神明出焉。日月合德,神明着矣。其盗,机也。不离方寸。天下莫不见,物物全彰,莫能知,对面不相识。君子得之固躬,君子时中。小人得之轻命。小人无忌惮。瞽者善听,声色专于耳。聋者善视,绛色专于目,绝利一源,绛色潜于心。用师十倍。心专于一,克功十倍。三反昼夜,反视反听,反身而诚。用师万倍。旦夕不忘,克功万倍。心生于物,心生种种法生。死于物。心灭种种法灭。机在目。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天之无恩,天发杀机,而大恩生。万物遂其生。迅雷烈风,洊雷震,君子以恐惧修省。莫不蠢然。恐致福也。至乐性余,常乐我静,至静则廉。极于静,俭于动。天之至私,有生有杀。用之至公。无党无偏。禽之制在气。禽盗之制,在乎御气。生者死之根,气盛则神冥。死者生之根。气泯则神活。恩生于害,停日长智,害生于恩。擒盗获功。愚人以天地之文理圣,愚者不能循天理,文理以为圣。我以时物文理哲。达者以天地备乎身,故以时物文理以为哲。 ○观天之道,执天之行尽矣。

 

三天易髓竟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