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悦雨桐 / 音乐心情 / 粤之城序曲——千年

0 0

   

粤之城序曲——千年

2009-01-31  雪悦雨桐

粤之城序曲——千年
                 文/雨桐



  铛----铛----,《粤之城序曲——千年 》破天而出。
  似水流年中,匍匐的沧桑终于写到了最后一卷。 窗外,阳光依稀,岁未的温润被再次翻开,转瞬间,已是千年风雨万载春秋。


  穿越红尘的音乐就这样带着前生的梦,轻轻叩开了记忆的大门。
  伸手捧起阳光,从天而泄的温暖如睡莲般安然,天地广阔,而我却总在别人的故事里欢笑、感动、忧伤、迷惑、旅行,洗尽铅华后只看到曾经的身影。
  人,在追溯生命的时候,也可能会被生命迷失。


  邓伟标的音乐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韵味。

  如果说它在倾吐凄凉,应似乱红于风中飞舞。

  如果说它在追朔历史,犹如剑亡弦绝惊落一夜雪。

  如果说它在返朴归真,该是空明澄静中感叹一份悠远吧。

  它就这么在旋转和飞扬里,时而低沉,时而激昂,时而幽然,时而冰凉。轰轰烈烈,凌凌厉厉,急急切切,似乎真的带我寻回了远古的寂寞。

  冷眼旁观,古城今昔已千年。


  听,奔流的音符划着优美的弧线,缜密着一座座城市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是裂山断石般的释放,是山重水覆的激荡,突然,我有一种流泪的冲动,奢望蓄意已久的泪水可以洗尽世间的凉薄,冲掉冬天致死不渝的苍茫,但我还是抑制住了这点空想。因为,音乐在刹那间,又恢复成轻唱的骊歌,一半是娇媚的清音,一半是妖娆的绽放。

  人,有时真的不能恣意而为。


  自认为:音乐之美,在于它能带给人类一些痛。
  一遍又一遍的的聆听,一点又一点的品味,让我忘却了白日的辛劳,忘却了凡尘的烦恼,就这么身轻如燕的跨越苍穹,穿越时空,在飞石走沙的路上,独享着绝世倾城的祭奠。什么风的私语,什么雨的气息,转眼千年,无心无欲的时候皆为灰烬,白雪纷飞中谁会想到那深埋的残红?


  音乐古城今昔,生命不也是古城今昔吗?
  人类视之珍贵的生命,有时飘渺如烟,随风游荡;有时脆弱的似芦苇,任风摧残;但有时又恍若丛生的杂草,遇风又可重生。

  其实,我们终生都在建造一座城:悄无声息地入侵黑夜,固执倔强地撕开帷幕,尖锐骄傲地展开表演,最后在筋疲力竭的幸福中倏然消亡。

  千年,几万个日日夜夜,习惯了忙碌浅笑,习惯了人是人非,就像习惯四季轮回一样。生命不止,灵性不息。


  粤之城序曲——千年。
  年关已近的日子,我深陷于它,痴心于它,琴弦拉动的时候,惟它,惟我,共存。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