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二十四节气(组诗)

2009-02-23  知常道



二十四节气(组诗)



   立 春

  羞涩的风,用温暖而柔弱的手

  翻开大地沉重的书笺。在洁白的大地上

  书写着缕缕青春的芬芳。初恋的阳光

  颤抖着稚嫩的锋芒,打开大地炽热的胸膛

  村庄火红的脸膛上,氤氲着幸福和吉祥

  迷濛的细雨,挥洒着缠缠绵绵

  一颗颗湿润的心,浸透岁月的树梢

  点点绿意,燃烧父亲古铜色的烟斗

  那些渐渐枯萎的梅花,飘零一串叹息

  化作朵朵笑靥,悄悄爬上了村姑的脸庞

  

   雨 水

  在一间狭窄而阴暗的土屋里,母亲坐在春寒中

  等待一场透雨的来临,滋润村庄的梦想

  声声清脆的鸟啼,打破沉闷和抑郁

  化作飘飞的丝线,悄悄穿过母亲的心眼

  将凄冷的日子缝上一个温暖的补丁,于是

  在村庄褶皱的额头,在母亲斑白的鬓角

  斜插着一枝桃红、一枝柳绿

  

   惊 蛰

  一阵惊天动地的轰鸣,撩醒大地的梦

  颤栗田野的心,擦亮天空灰暗的眼睛

  那头羸弱的黄牛开始在村庄温暖的怀抱中失眠

  午夜的月光下,我脱掉了脚上那双

  穿了整整一个冬天的棉鞋,光着温暖而坚硬的脚板

  匆匆走在田野上。蓦然回首

  一个剃短发的少年,正蹲在草丛中

  全神贯注地寻找他那只去年逃掉的蟋蟀

  像是寻找他曾经丢失的童年和梦

  

   春 分

  一对锋利的犄角,一对明亮的弯刀

  在农人的吆喝声中,不断将空中灰暗的云朵划破

  牛牯哞哞,犁铧铮铮,泥浪滚滚……

  一只疲乏的小鸟,栖息在一株枯萎的柳树上

  啼唤瘦弱的歌声。铺天盖地的透雨

  敲打着牛牯光滑的脊背,敲打着我沧桑的脸庞

  滋润我干涸的心。一条弯弯曲曲的犁沟

  如我每日走过的那条弯弯小路,延伸在广阔的原野上

  延伸在我荒芜的梦里

  

  清 明

  细雨淅沥,浸透四月原野,染稠四月风景

  四月泥泞的小路,零乱行人脚步

  他们一脸惆怅,一脸虔诚

  缓缓地走向被寂寞浸透的山冈

  走向一座座心中铭记的坟茔。一声低哑的鸦鸣

  两阵稀稀落落的炮竹声,把沉睡的先人唤醒

  凄冷的节气里,生者和死去的人在悄悄谈心——

  有人在祈祷,有人在倾诉,有人在埋怨,有人在忏悔……

  

   谷 雨

  布谷鸟啼一路湿淋淋的欢鸣,深春的强音

  唤醒种子沉睡的生命。待阁深闺的谷粒、高梁、玉米和豆子

  走出阴暗的仓廪,冲破飘摇的风雨

  在阳光和麦芒的呼啸中,在金色唢呐的奏鸣中

  匆匆扑向土地的怀抱,亲吻久违的泥

  生命之根,在农人粗糙的手中延续

  

立 夏

  立夏要下,下它个七日八夜

  让天空满腹苦水,浸透农人的心事

  麦苗在呼啸,秧苗在颤抖

  老农刚弯腰拾起那一束金黄的麦穗

  村姑的一路山歌,已唱绿一条条田垅

小 满

  小溪在呐喊,河流在咆哮

  田野的欲望,胀破迷茫的夜色

  村庄的鼾声,弹响了禾苗下的蛙鸣

  颤栗满天星星。最是懵懂少年

  枕一缕浮华的月光,偷偷把那一枚青涩的果子品尝

芒 种

  一丛丛芒草守护着山岗,一群群小鸟在草丛歌唱

  芒草深处,有座美丽的村庄

  芒花如雪,飘落深深的小巷

  滋润大地苦涩的心脏,深谙节令的村民

  像一缕缕阳光,从早到晚

  在原野的风中不歇地飘荡

夏 至

  季节的巨手,拔开沉重的云朵

  捻亮空中火红的灯盏。正午的炊烟

  将田野的炽情点燃。逼人的热浪

  烤炙飞翔的翅膀。汗水煮沸的大地上

  水稻拔节的疼痛,引得蝉儿高声鸣唱

小 暑

  我痴痴地站在田埂上,静静地与水稻交谈

  问它要不要住庄稼医院?

  它在吐穗、它在灌浆、它在痛苦挣扎

  它即将产出我的喜悦、我的希望、我的期盼

  太阳一次次滚过我的脊背

  我和水稻都不得不把头低下

大 暑

  一把镰刀的锋芒,依然收藏在墙壁裂缝里

  父亲总是愣愣地凝视着那把镰刀出神

  甚至发出憨憨的笑声。因为父亲相信镰刀的锋利

  想象某一天——父亲站在田埂上

  手中的镰刀轻轻一挥,它放射的光芒

  也能轻易割倒一遍稻子

立 秋

  一片金黄的树叶,飘落一个深沉的季节

  阳光渐渐冷淡,大地一脸苍白

  美丽的风暴如期而至,一场肆虐的疯狂

  究竟心里爱着谁?为谁痛,为谁恨

  为谁伤心地哭泣?猎猎风中

  一颗颗炽热的心,悄悄飘零大地掌心

处 暑

  被秋天捂紧的阳光,荡开层层浓雾

  洞穿一扇扇卑微的窗,火辣辣的眼睛

  把心打开把大地打开,点燃乡村纯朴的爱

  村姑鲜红的头巾,飘拂着桅子花的清香

  唢呐声声,吹奏着欢笑和泪水

  晚风轻拂,乡村古老而凄凉的爱情故事

  如点点星光,在葡萄架下轻轻流淌

白 露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诗经·蒹葭》

  夜色昏沉,浸透疼痛的晶莹

  剔透的思念,流淌苦涩的爱情

  在水一方的伊人,你可感受到了秋夜的凄冷

  当清晨的太阳升起,阵阵湿润

  穿透游子的胸襟。滚滚红尘中

  莫名的泪水凝重欲滴。荒芜的山冈上

  一曲忧郁的歌声,沙哑地响起

秋 分

春分秋分,昼夜平分。

——民谚

  季节的利刃将日子平分,一半白昼一半夜晚

  一半劳作一半歇息,一半作梦一半醒

  寒光闪闪的季节之刀,能否将我的生命

  也分成两份?一半上天堂,一半下地狱

  一半爱着,一半痛

  一半苦涩,一半甜

寒 露

  冷风飒飒,直逼大地心脏

  颤栗村庄的梦。零乱的原野

  高举枯黄的巾幡,呐喊着退远

  洁白的茶树花哟,开满山岗

  山妹子的情歌,羞涩地飘荡

  串串晶莹的泪行,闪烁温柔的光

  农家艰难的日子深处,只剩一片苍茫

霜 降

  太阳冰凉的泪水,洒透空旷的原野

  疲乏的大地,凝成一串洁白的诗行

  歌颂座座古朴的村庄。沉默的乡村

  绽开了憨厚的笑脸。淡淡的阳光中

  缕缕炊烟,飘拂生活的芬芳

   立 冬

  把田野最后一粒金黄拾进箩筐,凄冷的阳光

  掠过稻草人苍白的脸庞,照射着一座座荒凉的山冈

  坐在檐前瞌睡的老农,被孙儿的一声哭闹

  搅断了梦的香甜。他站起佝偻的身子

  抖落满身阳光,把目光眺向远方

  浑浊的双目中,扑闪着爱的泪光

    小 雪

  那零星的丁点的冰冷的洁白的水珠

  轻轻飘落大地的心脏,那是天空悲怆

  抑或欢欣的语言?万物沉寂,原野空旷

  农家小屋,灶角那堆冒着青烟的柴火

  就是农人对生活的最完美表达,那是

  一种无边无际的思索和生生不息的守望

   大 雪

  田边的一棵大树,脱掉了全身衣裳

  痴情守望着空旷。枯萎的野草

  静静回味昔日的疯狂。麻雀掠过草垛

  娓娓诉说失恋的衷肠。炊烟袅袅

  飘拂着淡淡的温暖。院中寒梅

  辉映农家窗纸上的幸福和吉祥。窄窄的阡陌上

  懵懵的乡村少年,挥舞着缕缕阳光

  燃烧着冬日的洁白,燃烧着乡村明天的希望

    冬 至

  当阳光浸过岁月锋利的刃口,庄稼人的苦涩

  被一寸寸切碎扔在身后。曾经潮湿的心

  翻晒在太阳底下。糯米糍、腊鸡豚、高梁酒

  送来阵阵真诚祝福。拾一块时间的碎布

  小心翼翼把残缺的日子缝补。淡兰色的炊烟中

  一种简单而潦草的幸福,随着雪花漫天飞舞

  小 寒

  季节的巨手,紧握日子的粉笔

  在黑色天幕上书写着,逝去的时光

  化作洁白的尘埃,纷纷飘落

  农家烛灶膛,燃烧的激情中

  一声婴儿的啼哭,把窗外的梅花打落

   大 寒

  风的残骨,雨的剩渣,太阳的落花

  苍白的血,锋利的刀,光芒四射

  季节空隙,时间路上,泥土深处

  一缕阳光

  喊痛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