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玉娇妈妈与屠夫的电话惊爆新内幕(录音全文)

2009-06-20  GBT
邓玉娇妈妈与屠夫的电话惊爆新内幕(录音全文)(2009-06-20 14:20:42)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aa89170100dff2.html
思宁的博客2009年6月20日讯
(思宁,男,福建人,复旦大学法律系毕业,中国法学会会员,具有律师资格、编辑和讲师职称,客座副教授。)

        侠肝义胆的超级低俗屠夫网友(简称屠夫)是思宁的老乡、博客好友。他在6月18日的博文《屠夫下午和张树梅通了电话!》中介绍了与邓玉娇的妈妈张树梅通电话的情形,其电话录音已经上网。据屠夫在凯迪网络论坛对电话的分析,张树梅曾经被控制了,电话都没法接,还说了许多被套好的话,包括逼走屠夫和北京的律师。虽然邓玉娇已经被判免于刑事处罚,但电话中,连张树梅都声称不知道邓玉娇现在在哪里。
  思宁怀疑,邓玉娇目前并没有真正获得自由,所谓邓玉娇已经完全获得自由的说法是骗人的。


  思宁花了些时间,把电话录音记录整理如下:


          屠夫和张树梅电话录音全文
               (思宁记录整理,未经屠夫和张树梅审阅)

  屠夫喂——
  张树梅:你是?我是……
  屠夫:我是吴淦,那个,就是屠夫,就是屠夫。
  张树梅:哦,知道啦。
  屠夫:那个大姐啊,反正我做事情你也知道,我对得起天地良心。你也看到了吧,是不是?从头到尾,你也看到啦。是不是?
  张树梅:谢谢你!感谢你啊!
  屠夫:第二个,两个律师也在帮助你们,你们不要说他们啦。说我的不要紧。我反正……
  张树梅:我也是非常感谢他们的,但里面……可是……你是明白的,我没办法。
  屠夫:你听我讲噢,你听我讲。那个,反正我做事我不是帮助你,我是帮助邓玉娇,我也没有什么利益。
  张树梅:对对对。
  屠夫:你看我从头到尾,这样,我付出多少你也看到了,是不是?第二个,这功劳我也不是我的,这都是大家,关心她的人。然后……
  张树梅:谢谢一些好心的人!
  屠夫:不不不——
  张树梅:我在这里说对你们说一声谢谢!
  屠夫:然后,没事啦。我主要目的是要让她自由,让她自由能出来,我就开心。
  张树梅:好的好的。
  屠夫:第二个,被你误解,那个都没事,那是小事情。我做事情我是有些胸怀的。还有两个事,还有一个捐款,我要给她。这个我做事情是有头有尾的,给她。你看怎么转交给她。你总要让我过去
见个面一下,我把钱转交给她。是不是?因为网友说……
  张树梅:这个就不一定了……这个我不骗你……你相信我的话,我一直讲话都是蛮老实的。现在她……以后……这会儿……她现在……我还不知道她在哪里。
  屠夫:邓玉娇在哪里你都不清楚?
  张树梅:我现在还不清楚,我已经到我老家来了,回我的老家来了。
  屠夫:噢。那这样好不好,我就长话短说啦。你如果介意我见她,我就不见她啦。那你叫邓玉娇给我打个电话,然后把她的卡号和名字告诉我,我过几天我给她转过去。这是第一个。
  张树梅:现在就是这种情况的。你知道的,她是有病的。现在,就是政府方面都要求先给她治病。现在在哪里……她要去治病。我真的不和她在一块儿。
  屠夫:那我相信你。然后,还有一个,我还可以帮助。就是说,如果需要工作,需要,我们不想让人家去吵她。你如果说整天都是报纸啊,整天都是乱七八糟。
  张树梅:谢谢你们!谢谢你们这些好心人!
  屠夫:你听我讲,我还没有讲完。很多好心的人,他说,你如果需要帮助,北京那边都有,工作,然后治病,让人家不要去吵,不要去影响邓玉娇的生活,就是让她安安静静地生活,大家不要去吵
。因为,很多人都想利用她。是不是?安安静静地去生活,正常去生活,去谈恋爱,去交朋友,然后工作。
  张树梅:好好!
  屠夫:如果需要,你就打我电话。
  张树梅:好的好的,你的电话我一直存着,没有删。
  屠夫:没有删,那你做人也要基本的一点良心。你起码给我打个电话嘛,是不是?你说我屠夫哪里有对不起你,你说我哪里有伤害你。你说……
  张树梅:你误解啦,你不知道,你的电话打了没有人接,你懂什么意思吗?
  屠夫:你打我的电话没有人接,不可能的。
  张树梅:不是啦,你打我的电话没有人接,你应该知道什么意思。
  屠夫:哦——哦——那我知道意思啦。
  张树梅:……没良心的。你误解我啦。
  屠夫:那我知道啦,你有你的苦衷,我也不讲那么多,我理解你。你心里明白就可以啦。我也不说那么多,你心里知道就可以啦。
  张树梅:你知道我心里是非常感谢你们这些人的,我心里有数的。
  屠夫:那你有数就可以。
  张树梅:你放心,我不是没良心的人。
  屠夫:然后,第二个,如果你对我有什么误解,有什么不了解,你可以上网。
  张树梅:没有没有。
  屠夫:你听我讲。你叫邓玉娇的朋友,或者叫你的亲戚上网,去看一下屠夫所有做的事情,博客上、论坛上,或者在网上,所有,有没有乱说话,都是为了她出发。是不是?
  张树梅:哦哦,我知道。我回了野山关后,很多人都跟我讲了的。我知道。
  屠夫:然后第二个,我有没有……你可能怕说我,可能怕这个说……邓玉娇的隐私啦,什么东西呀,我会乱讲。我一句话都不会乱讲,对案子没有用的东西,我一句话都不会乱讲。你懂不懂?我最
高目的就是这个意思。我也不打搅你啦。我有情况要告诉你啦:一,说捐款。你如果方便,就叫邓玉娇给我打个电话,把她卡号、名字发给我,我就转给她。
  张树梅:这个事情已经过去了,得谢谢你们,谢谢捐款的。你们就再资助一下有些需要帮助的人吧。谢谢你们啊!资助过我们的,我们都非常感谢!
  屠夫:这个东西我要征求你的意见,我也不可能说……是不是?
  张树梅:好的好的。
  屠夫:大家有这个心意,那,我需要向你表达一下。你如果那个,我也理解。
  张树梅:你的心意我领了。
  屠夫:那可以。
  张树梅:好的好的。
  屠夫:我跟你讲,你要注意几个。我还是像以前那样那么真心跟你们讲话噢。
  张树梅:好的好的。
  屠夫:就是说,让她安静地生活,不要让大家去吵她啦。就是,自己安排清楚。然后,有困难,你随时打我电话,我24小时都会帮助你。好不好!
  张树梅:好好好,谢谢你!
  屠夫:好,再见!
  张树梅:再见!
  屠夫:那我也理解你的苦衷,好不好?
  张树梅:你应该理解我才对。
  屠夫:我最理解你。你这样伤我,你看一句话,我在网上一句话都没有说你坏话,是不是?
  张树梅:我心里不想伤害你,我的确是没办法。
  屠夫:我知道,我知道。那你也知道,我也没有讲你一句坏话,即使你那样说我,误解我,你看我也没有说一句坏话,从来不会。因为我是为了邓玉娇,你是邓玉娇的妈妈。你心里清楚就可以啦,
好不好?我对得起良心。
  张树梅:好啦。
  屠夫:好,好,再见!
  张树梅:再见!
  屠夫:再见!
注:电话录音下载地址为:
http://www.youblog.cc/display_audios/5817/1

    来自: GBT > 《打压》

    以文找文   |   举报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