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丹山人 / 文学 / 《夜雨寄北》解析鉴赏

0 0

   

《夜雨寄北》解析鉴赏

2009-06-29  南丹山人
《夜雨寄北》解析鉴赏
 

夜雨寄北

李商隐

【作者介绍】

见《安定城楼》。

【解题】

这首诗选自《玉溪生诗》卷三,是李商隐留滞巴蜀(今四川省)时寄怀长安亲友之作。因为长安在巴蜀之北,故题作《夜雨寄北》。“北”一作“内”,则指妻子。

【注评】

君问归期未有期,  居;对对方的尊称,等于现代汉语中的“您”。问:询问。归期:回归的日期。未有期:意思是还没有一个准确的日子。  ○先停顿,后转折,一问一答,跌宕有致。  巴山夜雨涨秋池。  巴山:指大巴山,在陕西南部和四川东北交界处。这里泛指巴蜀一带。夜雨:晚上下雨。涨秋池:秋雨使池塘注满了水。涨:水位升高。  ○借景抒情,不直说相思而更显相思之深。  何当共剪西窗烛,  何当:什么时候。共:副词,用在谓语前,表示动作行为是由两个或几个施事者共同发生的。可译为“一起”。西窗:西窗之下。这里指亲友聚谈之所。烛:烛花。剪去燃焦的烛芯,使烛光明亮。这里形容深夜秉烛长谈。  ○超越时空,憧憬来日相聚。  却话巴山夜雨时。  却:副词,还,且。话:诉说。巴山夜雨时:意思指巴山夜雨时的心情。  ○眼前况味化作他日话题,两相对比,虚实相生,余味无穷。

【译文】

您问归期,归期实难说准,
    巴山连夜暴雨,涨满秋池。
    何时归去,共剪西窗烛花,
    当面诉说,巴山夜雨况味。

【简析】

这首诗是作者在四川梓州作募僚时怀念妻子之作。首句点题,说明这首诗是以诗代书。妻子是在分手时“尚未登程,先问归期”呢,还是在诗人到达任所后来信询问──诗中没有交代,但“问归期”说明她盼他回去心切;诗一开头就提归期,也说明他同样把归期时时在念,他也在思念妻子。非常遗憾的是这封代书诗却带给妻子以“未有期”的坏消息。抱歉而又无可奈何之情,欲归不能的无限愁苦跃然纸上。七个字先停顿,后转折,跌宕有致。第二句描绘眼前景物:夜雨。这是远在异地的巴山夜雨,这是容易牵动羁旅愁思的秋夜之雨,它淅淅沥沥下个不停,把池塘的水给灌满了,“往事依稀浑似梦,都随风雨到临头”,巴山夜雨勾起他无限深思。也许,他在推想妻子此时的处境;也许,他在回忆他们在长安的某个雨夜,心中事和眼前景形成强烈的反差,诗人的羁旅愁思也在潜滋暗长,如同“巴山夜雨涨秋池”一般。不,是巴山夜雨能为诗人的愁苦作证。诗人预想来日西窗夜话时还要请“巴山夜雨”这位客人到场哩。诗的前两句写过去,写现在;后两句向往将来。杜甫在《羌村三首》之一中有“夜阑更秉烛,相对如梦寐”之句,写战乱流离中偶然回到妻子身边的情景。李商隐也盼望着回到妻子身边,在烛影摇曳中,夫妻共叙离肠。“何当”二字,照应首句“未有期”,表现出诗人热烈向往的心情。“巴山夜雨”重现,造成一种回肠荡气的情致。后两句在构思上是很值得玩味的。“何当共剪西窗烛”和杜甫“夜阑更秉烛”相比较,彼为眼前实景,此为虚拟之景,因此带有强烈的主观感情色彩。和杜甫“今夜鄜州月,闺中只独看”相比较,虽然同为从对面写起,但彼仅为由长安而鄜州的单程悬想,此则从巴山而长安、而巴山,情感的流程打了一个来回,从而在强烈的对比中,突出了巴山夜雨中的羁旅况味。至于“巴山夜雨”,由眼前实景一变而为来日话题,这一角色转换也极富表现力:苦涩中有甘甜;苦涩甘甜的转换中丰富了“巴山夜雨”的内涵。巴山夜雨,客况凄凉,诗人的心境是孤寂的。然而,今日这孤寂的情怀,恰可成为将来见面话题的生动内容,这也许是对异乡中的诗人的一点安慰吧!巴山夜雨,归期未卜,妻子的心境也将是孤寂的。然而,“巴山夜雨”之句带去了丈夫的思念之情,带去了她多么渴望听到、他要亲口诉说的满腔心事。这又是多么大的安慰啊!这首诗言浅意深,语短情长,具有含蓄的力量,千百年来吸引着无数读者,令人百读不厌。“西窗话雨”“西窗剪烛”用作成语,所指也不限于夫妇,有时也用以写朋友间的思念之情。

【字词句基础知识举要】

巴山

“巴山”即大巴山,在四川东北部与陕西、湖北交界处,因古代属巴国,故名。后用作蜀地的代称,称作巴蜀。本诗“巴山夜雨涨秋池”、“却话巴山夜雨时”即这一用法。刘禹锡《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见赠》“巴山楚水凄凉地”一句中,“巴山”指其任刺史的夔州(今四川省奉节县),位于巴山间。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