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水藏海999 / 我的图书馆 / 江山文学网

0 0

   

江山文学网

2009-06-30  滴水藏海9...
一、荷香一瓣
  捧着一瓣荷香,钟鼓声里,我静静地向你走来。
  窗棂洒进阳光,将心空的阴暗驱逐。鸟鸣清脆,五月的噩梦六月的苏醒,一切都过去了,一切都会好起来。信么?雷霆声里,那一池荷花在暴雨中盛开了。
  碧波荡漾的荷田,采莲的小阿妹唱着江南曲,摇着小船隐没在荷叶深处。垂柳下画画的小阿哥,痴望风吹荷舞,忘了落墨何方……
  痛在昨日风絮里,风沙阉割执手笑谈,市侩没有情感纯真的座位,荷叶滚动的水珠风干在羁旅里。一瓣、两瓣、三瓣……不堪承载红颜的凋谢,把心分割成了无数的空间,浸泡在无垠的苦海里,只愿生命的绿色衍生美的再生。
  拳头包藏莲台,孕育七子连心的祈福。冷硬的心坐化凄风苦雨里,涅槃再生荷池畔。古刹的钟声敲响,悠扬迷茫的问道。踩着落叶,不忍闭关在木鱼敲击里,眼光留恋荷池,那里有荷花的盛开。
  天堂、地狱、人间,混沌里难辨界限。枯叶蝶没有嫌弃季节的冷漠,蒲公英的伞飞扬希冀。推着石磨,只想把岁月磨碎,筛掉粉末,还有回忆。
  莲蓬挂着一抹色彩,把一瓣荷香留驻。没有了海可供漂流,还有浩瀚星空翱翔。寂寞的日子,不妨为自己点一首歌。伤痛时节,守着烛光摇曳,想象荷花开时,荷包如绣球,风吹响了竖笛,绣球抛出,一瓣一瓣在空中次第开放。清香弥漫的夜晚,心头漫溢了闻香识人心的快乐。
  荷叶轻歌曼舞,莲蓬撑开了点将台。清香悠远,寻一地蛙鸣,刀戈剑戟尘埃落定。荷波荡漾里浮沉千年约定,一时花期一时雨。世事繁杂,人心险恶,泪落荷瓣,滚落荷叶,层层叠叠葬花何方?
  今夜荷花开,心却渐渐淡出。坐化昨日风雨,思定今日朝阳,禅悟明日夕照,无语品读,沧海桑田一笑弹。
  走出了荷田,走不出荷香。江南采莲曲,纯真的梵音,不知当年采莲的小阿妹今天过得怎样?画画的阿哥,是否常清扫画布上的灰尘,世故的心是否还藏着荷香的醉?
  俗尘难掩荷的清丽,踩在污泥里,心居荷的高洁,生藏了泪水,只因孟婆碗前的约定。一针一线,绣下荷的韵味,一颦一笑,描绘荷的优雅,心的荷池畔,静坐修行。
  今生,眼眸里没有娇媚的荷花,手心却握着一瓣荷的清香……
  
  二、暗香
  层层梯田青中泛黄,微风送爽,清梦弥漫稻香。茅屋边的荷田,荷花开放了。手握一捧荷香,静坐。听荷细语,残荷的韵味,不再绕心。一地细碎的月光,蛙鸣穿梭。
  荷叶微卷,雨露随风滚动。清水悠悠,昆虫弹跳,漾起涟漪。荷花半遮半露,娇媚迷人。风吹动荷叶,雨露斜滚着倾泻荷瓣。小荷初露,便有蜻蜓立在上头。薄翼静在荷苞上,如竖琴,任风轻轻弹奏。嘴翕动,对荷耳语,荷苞渐渐羞红了,由粉红到深红,渐次绽开了花蕾。一池荷花稻香包裹,只等有人闻香识心。
   “蜻蜓飞,你也飞来我也飞。”两个孩子,头顶着荷叶,从荷田畔一阵风跑过。天空中飞翔的蜻蜓,总有那么三两只降低了飞翔的速度,在孩子前头飞飞停停。孩子便轻轻地说:“蜻蜓歇歇,你爹你妈叫你歇歇”。蜻蜓果然停歇在草茎上,孩子蹑手蹑脚捉住了蜻蜓,开心的笑声被蜻蜓的薄翼截断。他们恋恋不舍地放了蜻蜓,看着蜻蜓自由飞翔,不由快乐地笑了起来,追逐着飞翔的蜻蜓,歌声渐渐隐没在稻香深处。
  荷花正开,你何以手绘一幅残荷,让天空布满了阴霾。荷田没有江南丝竹,也没有江南小曲,更没有采莲的船只。我的荷池,守护沉甸甸的稻谷,开镰前,一块让人清心纳凉的地方。稻田延伸到大江边,江岸黛青的高山,悬崖峭壁上栖息着蓝天飞翔的雄鹰。意念在鹰翼上翱翔,心却安静在荷的清香里。
  俗世欺心,听荷修心。就让指尖浸润荷的清香吧,那一叶捧着的晶露,不正是你的心吗?而我,只愿月下听荷。一地细碎的月光,静静地,品读夜,倾听田野演奏音乐,心,盛满了快乐。盘腿坐在草坪上,静对着荷,长笛在唇,随心意吹奏。想必有听音人,何以荷叶滴答有声,荷香阵阵!
  月黑风高的夜晚,给自己披衣,立在窗前听荷,胸间泛起阵阵暖意。拥抱着田野,就没有了清冷,我想那耕耘的幸福,正是心中装着田野的感觉。荷香从田野中来,脚步伴随着荷的清韵,一种共鸣,渐渐滋生在闻香的欣慰里。
  雨丝缠绵时节,撑开伞,信步走到荷田,细听雨打荷叶的声音,那先前盛开的荷花,凋落的叶瓣托举翠绿的莲蓬,而蜻蜓曾经立过的小荷,却在雨中盛开了,还是那样地娇媚迷人。一花一叶一清心,索性弃了伞,打开了辫子,在雨中梳妆,恣意放飞心境的清纯快乐,荷叶上的露珠,是你捧着的镜子。就让愉悦一起滚落吧,落入花瓣滋养莲蓬,落入荷田催肥莲藕。
  稻谷开镰了,荷田却是一片凋落的景致,那青青的叶,那柔柔的花,那嫩嫩的苞,那翠翠的蓬,都成了昨日的景。孩子们不再追逐着蜻蜓唱着歌,他们在割过稻谷的田野里捉蚂蚱,一串串蚂蚱提在手里,想起晚饭桌上将增加一道香喷喷的油炸蚂蚱,笑得更欢了。
  田野里响起了此起彼落的打谷声。挥一把汗水,手握镰刀和稻茎,心里格外踏实。荷田下埋着肥嫩的莲藕,起藕瞬间,清香弥漫心田……
  一种香,深植心底!
  
  三、碎荷
  走吧,我只能这样对你说。
  静夜,盘腿坐在地上,地湿之气会侵蚀人的身心。你听到城墙上的笛声吗?虽然只有三两颗星,我想坐在堞楼上,听塞外的枯草歌唱。
  何以守着这一池的残荷,使得空气里流动着碎的滋味!
  季节让我失去了荷的娇娆,幽香熏染的心,面对枯坐的身影,难以遏制放飞穿行地狱的纸船,于是收敛了纯真,不曾开阔的胸怀,盛满了一个海,只想纸船飞累的那一天,在心海的岸边停泊成一艘双桅船。
  我不会说,航行!我也不会说,等待!我更不会说,牵手!
  时常在你坐过的荷池畔发呆,会无理由地落泪。
  铺开信笺,脑里空空,窗外的大雁催得紧,秋叶飞落到窗前。你还时常在窗前沉思吗?指尖的烟雾,把你的落寂抒写。虽然隔窗相望,却有一层又一层的纱网,难以走近。
  画影成行,谎言鎏金。
  站在地心,只想倾听枫语,荷的清香却从远方来,慢慢地淹没了一切。暗香拂动,何以有一朵残荷?想捧起四散飘落的荷瓣,未曾走近,已伤痕累累。
  你为何将心事拍摄成一幅残荷,在我的记忆里建档保存?天之涯溅起的水珠,时常打湿莲蓬;你为何容许暗箭射向捧荷人,在干涸的泉旁笑语连珠?地之角咆哮的涛声,将温馨击碎。
  立在泗水岸,上帝对我说,孩子,给你瓦罐,你去打捞吧!我说不,就让我变彩虹,每当风雨过后,我会出现在他的面前。
  那你将这幅画绣好吧,春意盎然的荷池畔,没有碎荷的身影!上帝的衣袖一挥,一幅画徐徐展露在眼前,竟是我的记忆文档里保存的残荷图!
  一针一线,蘸着眼泪修补残荷。补残拢心,才知你的笑声背后汩汩流淌着血。拿着绣针,我对上帝说,给我瓦罐吧,我宁愿他的笑声粉饰这个并不清澈的世界,让我立在他的身畔遭受箭矢的痛楚,我要将一切伤害打捞,葬在我的园圃。
  乱箭攒心滋养了叛逆的性格,我不想谱写一阕精卫填海的诗词,重新辟一块园池,将残荷的莲蓬剥开,取出莲子,洒下来年的希望。
  竟然已经破碎了,何苦补漏呢?打破原有的破碎,从废墟里开出的花,或许,清香更悠远。
  碎荷,留在记忆里,淡淡地。
  来年的春天,我还是对你说,走吧!
  不想说“老”,我们,一直走着,走着……
  
  
   2008-8-29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