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世石记者会实录:仅仅因为这个就提交议案实在不理解

2009-07-01  双手烘烤...

李世石记者会实录:仅仅因为这个就提交议案实在不理解

http://weiqi.sports.tom.com  2009.07.01 Tom 专稿 蓝烈译

http://weiqi.sports.tom.com/2009-07-01/00UP/73300278.html
  【TOM棋圣道场】6月30日当地时间下午2点,李世石在首尔westin酒店高丽厅举行了相关休职风波的记者会,除李世石九段外,有李世石的哥哥李相勋七段、经营李世石围棋教室的kings围棋代表长车万泰出席。记者会约进行1小时15分钟,由车万泰代表主持,70多名记者与会。李世石手里拿着A4纸上事先准备好的内容答问,间或车万泰代表和李相勋做补充。以下是记者会问答。
李世石休职事件是预埋的必然?
  
  
  车万泰:这期间我和李世石国手相处最近,通过李国手了解事情经过后分析的结果,在相当的部分和李国手的意见有了共鸣,所以自请主持这次记者会。记者会以答问的形式进行,主要谈李国手休职相关最近成为国内围棋界热点争议的种种问题和李国手今后去留的问题。这次记者会不是迫于外界的压力和围棋界人士的邀请下进行,而是因为最近的种种报道严重贬抑李国手的本意,所以需要予以澄清,同时表明自己的立场。
  
  李世石:大家好,我首先向一直关爱我的棋迷真心道歉。无关我的对错,我已经让他们为我担忧了。同时我向各项比赛的主办方真心道歉,因我的休职很多比赛受到了影响。这次记者会,关于退出韩国联赛、棋谱著作权、不参加颁奖仪式以及只有选择休职的事由等种种问题我将阐述我的看法。之前我不愿为围棋外的种种传闻和谣言费心,所以没有一一做出回应。可是现在很多人对我产生了误解,所以我想借此机会说说过去的事,还有我的心情。
  
  
  记者:我想提问休职的理由。你说因为身心疲惫无法下棋,可是看你中国联赛的成绩,全然不是这样。
  
  李世石:我说身心疲惫,确实属于事实。按现在的心情我事实上很难在韩国下棋。目前我在韩国所能做的,不过是教教孩子这类的事情。休职后参加中国联赛,是因为在中国还可以安心下棋。我个人的目标,是想让中国联赛获得冠军(李世石语病)。也是因为这个理由,我参加中国联赛。我个人在很多赛事上获得冠军,也达成了目标,但是中国联赛,我还没有促成冠军。休职有很多理由,其中决定性的,我认为是棋士会提交议案本身有问题。在这种状况下——我记不清准确的投票结果,应该是30对80,这个结果让我受伤,更准确说让我很受冲击。在这个状况下,我现在说很难继续在韩国下棋了。
  
  
  记者:你是想在中国联赛获得冠军,是这个意思吗?你是认为棋士会以你名字提交议案本身有问题,那么具体是在哪一点,为什么认为有问题?
  
  李世石:不是我个人,中国联赛是棋队,我是说想帮助棋队获得冠军。棋士会议案,如果确实证明我有问题的情况下提交议案不会有问题,但是现在的情况还没有具体的定论,也没有兼听我的意见,就径自提交议案,对此我是很不理解。
  
  
  记者:递交休职书和参加中国联赛的理由是?
  
  李世石:我不是不想再下棋,而是暂时。事实上我做了13年的职业棋手,一直没有休息过。而且又出了棋士会的问题,我想还是休息一段时间。中国联赛我已经签了合同,而且本身有明确的目标意识,所以决定参加。
 

http://weiqi.sports.tom.com/2009-07-01/00UP/73300278_02.html
  
  
  记者:关于不参加韩国联赛、颁奖仪式,还有关于棋谱著作权委托书上拒绝签名的问题,李世石九段从没有表明过自己的立场,也没有做解释。
  
  李世石:其中最大的问题应该是不参加韩国联赛。事实上去年一年我下了百多盘联赛,而且为了参加各种活动积了不少疲劳。所以我想到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还有很多人会问,在韩国联赛和中国联赛之间,是不是应该参加本国的联赛?但是中国联赛用时2小时40分钟,40秒读秒5次,和世界大赛仿佛,比赛方式也是主将战。通过下中国联赛,可以切身体会中国棋手的风格和力量。而韩国联赛是快棋战,而且是排位的方式进行,所以从围棋的角度看,中国联赛更适合补强我技术上不成熟的部分。而且,承认我价值的同时又给相应的待遇,我自然会有想下的欲望。而韩国联赛,对排名上位的棋手没有什么魅力。即使如此,我为了韩国围棋界一直参加韩国联赛。可是正如前面说,我觉得今年实在无法继续下了,所以选择退出。
  
  关于棋盘上签名的问题,是有很多难以解释的。可是在棋盘上签名,我认为更有留名的意思,我是这样想的。普通的签名如果不是疲倦或有其他的事我尽可能都会答应,可是我认为在棋盘上签名,比在扇子或纸张上签具有更深的意义。我知道他们都是些鼎力帮助围棋界的人士,可是给具体不了解的人棋盘上签名,我认为这样做不对。我知道这样的态度有时候会让活动相关的人士难堪,但是希望以后稍多理解我的立场,稍多慎重地让我签名,这样我会感谢。
  
  关于颁奖仪式的问题,我有两次没有参加过颁奖仪式。一次是因为身体不舒服,即使这样我应该提前通知,在这一点上是我做的不够。05年我没有参加韩国联赛颁奖仪式,事实上我对此相当感到惭愧。我记得05年1月10日举办了颁奖仪式,我是8日刚在日本连日下决赛第二、三局获得丰田杯冠军,9日回到韩国。可能是刚打完大赛,我浑身松懈,第二天又睡得很晚。说出来丢脸,记得是11点举行颁奖仪式,但是我起晚了。我真是感到歉疚,尤其对不住俱乐部和主办方。这些问题应该及时澄清,但是想说出来也有难处,因为听起来很像借口。我因为没有及时澄清真是感到对不起。
  
  
  记者:不知休职后原则上能不能打中国联赛?还有你本人今后的计划。
  
  李世石:事实上我是提前一个月通报不参加韩国联赛,但是韩国棋院一直没有联络我。我想是不是其他方面出了问题。关于中国联赛,我个人有想帮助棋队获得冠军的目标,进而通过这个冠军,我想确实可以让13亿中国人了解我国围棋的优秀性。所以我认为既然合同也签了,应该下今年的中国联赛。如果理事会作出其他的决定,到时候再说这个问题。以后的计划,我也考虑体育或其他的领域,但还没有确定的想法。
  
  
  记者:据闻韩国联赛如果八支棋队你会参加,如果以下你会不参加。理由是什么?你的休职期限是一年半,这是一直有效的期限,还是随着某种措施出台,中途也可以结束?
  
  李世石:韩国联赛,如果有6、7支棋队我是决心不参加,就是8支棋队心里也是很勉强。只是如果能组出8支棋队,我会接受为是“命运”,做好了参加的准备。休职一年半,期限没有多大意义。如果我有了复出的想法,哪怕六个月、三个月我都会付出。如果没有心情,一年、三年我都可以休职下去。
  
  
  棋迷:曾给你写信请求你不要休职,但现在看来基本既成事实了。如果想保持棋力,哪怕不能在韩国下也要在中国下,如果在中国都不能下怎么办?
  
  李世石:我的想法有所不同。如果长期不摸棋棋感确实会生,但是接着下一两个月棋感就能找回来。在休息期间,通过感受棋外的事物来让内心平静,我想复出后可以取得更好的成绩,也可以成为进一步提高的契机。我想参加中国联赛是正确的选择,如果理事会有其他决定,我想到时候再说。
http://weiqi.sports.tom.com/2009-07-01/00UP/73300278_03.html

  记者:曹薰铉九段接受采访说:因为你是第一人所以发生这些事情,而且希望你有第一人的作为。
  
  李世石:我想曹国手是出于爱护我,我是当做忠告接受了。我的目标是像曹国手那样50岁时仍受棋迷欢迎,因有这个目标我接受出于关爱我的忠告,而且我要做到有错就改。
  
  
  记者:我想听你解释为什么未能和韩国棋院及时沟通?而且理事会召开会议前举行记者会的理由是什么?
  
  李世石:怎么说呢?我是第一次听到韩国棋院想和我沟通。而理事会的问题这不是我的角度可以考虑的。说韩国棋院多次想和我沟通,我确实第一次才听到。可能是立场有差异,各自的感受可能不一样。
  
  (补充说明)李相勋:你是提问李世石九段宣布不参加联赛后,韩国棋院多次努力沟通?确实第一次通报后韩国棋院通过各种途径想沟通,对此不仅我弟弟,就是我也做过回应。只是某个时刻弟弟下定决心后,再也未能沟通是事实。
  
  
  记者:LG电子的具滋洪会长创办梦树奖学金援助了包括李世石九段在内的棋手,但是你拒绝签名。新安郡为了你和广大棋迷,在韩国围棋困难时期站出来提供援助,你能否改换想法,让自己具备雅量或包容的心?
  
  李世石:你是提棋盘签名的问题。在奖学终结会上我本打算表达我的谢意,但是我因小事闹情绪,所以未能一同参与。当时我是沉不住气,我只能向为此伤了心的人道歉。我是因为想得不够深所以做出这些事,我希望以更宽的心包容我。对这个问题,我再次道歉。
  
  我提前一个月通知不参加联赛是事实,新安郡组队是以后的事情。而且给予新安郡队第一选秀权是更以后的事情。关于第一选秀权的事情,没有和我商议过,我认为这样做是错误。我现在积劳过多,觉得继续下下去无论对棋力还是状态都会造成负数。现在韩国联赛需要维持下去确实是大事,可是如果我的棋力和状态出现问题,在世界大赛发挥不出实力,这对韩国围棋界的负面影响可能会更大。如果问我是不是太不为韩国围棋着想,我当然说不。我认为我想的比谁都深,只是觉得唯有提高我的实力才是真正为韩国围棋着想。关于这一点我就说这些。
  
  
  记者:韩国棋院好像没有把你不参赛通报当做事实接受,我想确认你是怎样通报的?如果韩国棋院确认了通报,是不是会按常识来促进参赛事宜?
  
  李相勋:我不是答这个提问。事实上虽然事关我弟弟,我是通过媒体才知道故乡要组队参加韩国联赛,而且那时候我也全然不知道弟弟有不想参加联赛的想法。这里有围棋电视台的人士在场,请问围棋电视台,和新安郡交涉时说了李世石不会参加吗?我是最后向新安郡郡守和相关人士解释因由,并道了歉。我是最后知道弟弟不会参赛,而且以为新安郡早就知道了。看来这里有了误会,关于这一点韩国棋院总长和职员已经向我承认有了行政上的失误。
  
  
  记者:媒体也已经报道新安郡参赛,韩国棋院也敲定了具体的联赛日程。而你当时已经下定决心不参赛,但为什么超过截止期限以后才正式通报不参赛?
  
  李世石:我确实没有及时向媒体透露我不参赛的想法,关于这一点我道歉。我以为提前(一个月)通报过所以不会有问题。可是媒体报道新安郡队参赛,我怕出了差错最后向韩国棋院联络。我明知新安郡队参赛没有采取任何动作,这是我有不足的地方。联络晚的原因是韩国棋院普通的对局通知书等都是提前一个星期或10天会送到,但是我这回周六晚才接到。这样我只有周一才能和韩国棋院联络,但是当天我又有事耽误,所以稍超过了截止时间。
http://weiqi.sports.tom.com/2009-07-01/00UP/73300278_04.html
  
  记者:棋士会议案确实没有明确定性的事由,但是你拒绝在棋谱著作权委托书上签名或拒交5%中国联赛对局费是已经明确的事情。我想了解你是怎么解释这一部分。你向韩国棋院或棋士会表明了你的主张吗?
  
  李世石:先说棋谱著作权的问题。韩国棋院要求棋谱著作权的委托管理权,但我的立场是既然棋谱著作权在棋手这里,那么委托给韩国棋院前必须在棋士会层面上进行充分的商讨。当韩国棋院要求委托管理权时,我认为有必要捍卫棋手的权益,所以拒绝签名。如果棋谱著作权的委托管理有合理的结论,我自然会同意并签上名。
  
  中国联赛5%对局费的问题,我想其他棋手也有不满,我也知道这次棋士会做了一定的调整。关于这个问题的讨论目前进行的很充分,而且已经多为外界所了解,所以不再提及了。刚才有提问递交休职书后还能不能去下中国联赛,关于这点我没有事前做过可能性的研讨。我只是觉得,这是让13亿中国人了解韩国围棋优秀性的好机会。如果理事会有其他的决定,我想到时候再说。
  
  
  韩国棋院宣传组部长金宗烈:我们了解主管部长的通话内容,当时你说八支棋会参加,6支棋队不参加,7支棋队会考虑。棋谱著作权委托问题,这不是委托给韩国棋院,而是委托给棋士会。只是棋士会没有专人跑签名,所以我作为棋院职员代劳。你什么时候向我提及过不签名的具体理由?在我记忆里是没有。
  
  李世石:我准确记着通话的内容,我说过8支棋队大概凑不出来,7支棋队我是根本没有提,如果6支棋队我难以参加。我从没有提过什么7支队,大概主管部长出现了错觉。关于著作权问题,我记得说过两次,我分明说过因为没有具体条款难以签名。你说我没有提过,但我是分明说了。如果我什么都没有说就拒绝签名,那会是我的问题。我记得是委托给韩国棋院,可即使是委托给棋士会,如果没有具体条款我认为还是不对。
  
  
  记者:这两个月你可能过的非常艰难,这期间你有没有心境的变化,或者向新的面貌转变?
  
  李世石:我反思过不出席颁奖仪式和拒绝签名的问题,是我有稍欠缺的部分。以后我会努力改正,同时我会展现更加成熟的面貌。
  
  车万泰:在准备记者会期间,和李国手多次深谈,发现过去因为未能和棋迷和媒体进行对话,产生了相当多的误解。今天李国手和诸位进行了长时间的对话,而且多次诚恳道歉,希望诸位宽宥和接受。为了解决这些问题,我们组建了李国手的棋迷俱乐部,以后可以通过“强石”棋迷俱乐部了解李世石九段的想法,并进行对话。我想以后可以期待李国手的新的面貌。
  
  李世石:以后我会努力展现更加成熟的面貌。
  
  
  记者:迄今李世石九段是记者们最难以接近的棋手。不知道以后有没有和记者经常沟通的想法?
  
  李世石:不提是非对错,这两个月我切实感受到的是如果缺乏沟通,很容易产生误解和偏见。以后我会和记者们经常对话,以便充分沟通。
  
  
  记者:听说kings围棋管理李世石九段的知识产权,其范围是什么?是包括肖像权和棋谱著作权等等吗?
  
  车万泰:还没有签约到那个范围,目前我们和李世石九段签约品牌使用权和知识产权的管理,而且在经营李世石围棋教室。
  
  
  记者:是不是也包括李世石九段的著述?
  
  车万泰:这些还没有签约,如果李国手愿意充分可以考虑。
  
  
  记者:明年12月召开广州亚运会,如果职业棋手可以参加,有没有出战的意向?
  
  李世石:当然要参加,这个我会参加。


  http://weiqi.sports.tom.com/2009-07-01/00UP/73300278_05.html
  
  记者:发生这么多事的主要原因,可能在于未能和韩国棋院充分沟通。或者,为了解决问题你希望韩国棋院怎么做?而你是想怎么做?你有没有期待韩国棋院采取某种措施?或者,你对韩国棋院有什么不满能具体说一说吗?
  
  李世石:你是说对韩国棋院的不满吗?
  
  
  记者:比如说对局日程的安排等...
  
  李世石:缺乏沟通的部分确实有,但是我不知道你的提问要点在哪里,很难做出回答。
  
  
  记者:如果你对韩国棋院有什么不满请说出来。
  
  李世石:恩...怎么说呢?正如记者会开始时讲的那样,我想在此解释关于各种偏见和误解的我的立场。事关韩国棋院的部分,我是很难讲。
  
  车万泰:对不起,对于这个问题很难做出正式的回答。请下一位提问。
  
  
  记者:第一个问题,李世石九段是怎么看同仁棋手提了惩戒你的议案?你想对他们说什么吗?第二个问题,7月2日的理事会可能决定惩戒或者不惩戒。如果决定惩戒,你会怎么做?如果不惩戒,你会停止休职复出吗?
  
  李世石:棋士会的问题,因为我活到现在确实有一些缺点,所以难免有所失误。但是仅仅因为这个就提交议案,并有了投票结果,我是实在不理解,我确实很多地方不理解。我不知道理事会会做出什么决定,等有了结果我再考虑。
  
  
  记者:李世石九段应对韩国棋院的时候,有没有感情用事的地方?那么在这个场合,你最想说什么?
  
  李世石:怎么说呢?虽然不能说完全没有感情用事的地方,但是我想的还是很深,而且深思熟虑后做出了决定。恩...我希望通过这次事件为契机,努力让自己具有更成熟、更好的面貌,努力以这样的面貌回到棋坛,努力让自己在可以回来的时候回来。
  
  
  记者:你说休职的原因是深受冲击,现在有观点认为,为了韩国围棋的发展,韩国的第一人应该在韩国的舞台下棋,你是怎么看?
  
  李世石:我对这个观点在一定程度上有同感,但是不能完全同意。正如刚才说的那样,我提高自己的棋力对韩国围棋的帮助更大。
  
  
  记者:你刚才表示难以理解棋士会通过惩戒你的议案,那么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你是否应该和棋士会进行沟通呢?
  
  李世石:我有一些不足的地方是事实,婚后我未能和棋士会充分沟通的问题也是存在。可是,棋士会还不至于提交议案投票通过...当然,这个问题我不是没有想过,但我仍然是难以理解...所以只能继续说难以理解。
  
  
  记者:或许你所说的不理解,本来棋士会代议员会议下了非惩戒案的结论,但是棋士总会却通过为惩戒案,是指这个吗?
  
  李世石:这是...什么意思?我是今天才知道。
  
  
  车万泰:以下做记者会的总结。这期间和李国手多次深谈后的感受是,在沟通上出现了很多问题。等这些问题出现后,韩国棋院韩相烈总长很快就来到公司希望沟通,让我感受到韩国棋院已经走出保守的旧臼,做出了非常敏捷的反应。所以,我也为了促成充分的沟通努力奔走。
  
  总之,通过和李国手接触,我确实感受到他的表现方法和表现的角度多少不灵活,同时也感到第一人应该有符合第一人的待遇。而且最大的问题是,李世石国手因为没有自己的经纪人,引发了一些很大的问题。刚才,我也针对这个问题简单披露了所作的努力。
  
  
  记者会到此结束。
  
  
  蓝烈译

 

附:

“李世石雷管”八年前已存在 休职事件是预埋的必然(图)

李世石休职最关键原因暂时保密 围甲已经签约肯定会下完

李世石停职事件唯一变数在赞助商 年轻棋手不支持棋院

韩国棋院盼李世石回心转意 称递交休职书就无下棋资格

韩国棋院召开记者恳谈会:希望李世石回归现在对话也不晚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