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亮的家族、姓氏之谜

2009-07-20  南丹山人
诸葛亮的家族、姓氏之谜

诸葛亮是我们最熟悉的人物之一,无论正史、小说、戏曲或民间传说对他的姓名及出身几乎都是一致的,诸葛亮字孔明,琅邪阳都人也。汉司隶校尉诸葛丰后也。诸葛亮复姓诸葛名亮字孔明,这是毫无疑义的,然而,诸葛亮复姓诸葛的渊源,其家族姓氏的来源却很少有人知道,现辑录如下,以飨读者。

 

《三国志·诸葛瑾传》引用《吴书》的一段记载对诸葛瑾先祖作了两点简要介绍,书曰:其先葛氏,本琅邪诸县人,后徙阳都。阳都先有姓葛者,时人谓之诸葛,因以为氏。······风俗通曰:葛婴为陈涉将军,有功而诛,孝文帝追录,封其孙诸县侯,因并氏焉。这段记载出自两种史料,一是《吴书》,一是《风俗通》。《吴书》说,诸葛瑾的先祖本姓葛,是琅邪诸县人,后迁徙阳都,因阳都已经有葛姓,为了区分就在诸葛瑾先祖的姓氏前加上了诸县的“诸”字,以示其原籍。《风俗通》则说,陈胜手下大将葛婴因有功于“张楚”反而被杀,汉文帝为嘉奖其功,封葛婴的孙子为诸县侯,因此人们将其爵位和姓氏合并称为诸葛。两种说法虽有不同,但却对诸葛瑾、诸葛亮家族的姓氏做了追本溯源,明确地告诉我们,诸葛亮原本不姓“诸葛”而姓“葛”。

 

诸葛亮家族在三国时期有着深远的影响,其家族成员分布在魏、蜀、吴三国,而且都是中央集权中举足轻重的人物,诸葛亮及其兄诸葛瑾自不必说,来看看另外两位对当时的历史产生极大影响的人物。

 

诸葛恪,诸葛瑾长子,很小的时候就有名声,后人熟悉他主要源于一个故事,孙权大会群臣使人牵一头驴,驴脸上挂着一块牌子写道“诸葛子瑜”,诸葛恪在后面加了俩字“之驴”,孙权惊其聪明将驴赏赐给他。诸葛恪才思敏捷不仅能活跃气氛而且在外交礼仪上也为吴国争得颜面,蜀使费祎来吴,孙权告诉群臣费祎进来的时候你们只管吃东西不要起身迎接,费祎进来马上明白孙权的意思,嘲讽道:“凤皇来翔,骐驎吐哺,驴骡无知,伏食如故。”诸葛恪马上反驳:“爰植梧桐,以待凤皇,有何燕雀,自称来翔?何不弹射,使还故乡!”费祎索笔作一篇《麦赋》,诸葛恪也作赋一篇曰《磨赋》,群臣咸称善焉。诸葛恪弱冠拜骑都尉,后拜大将军兼任太子太傅,辅佐太子孙亮,孙权临死将国家大事一以相委,至此诸葛恪走上了人生最高峰。

 

诸葛恪执政实行了一系列“罢视听,息校官,原逋责,除关税”等改革政策,得到了民众的支持,恪每出入,百姓延颈,思见其状。但其劳师动众强行北伐最后无功而返,不顾民意执意迁都,听不进不同意见,对大司马吕岱的规劝置之度外,夺朱异兵权,杀中书令孙弘等,这都引起了江东士大夫的不满,最后招致杀身之祸,甚至夷灭三族。诸葛恪没有把握住形势以及江东士族的命运,失败被杀有其必然性,因为江东自孙权开始一直坚守“限江自保”的策略,而诸葛恪与其叔父诸葛亮一样致力北伐,其原因主要是急于树立自己的政绩和根基。对此邓艾曾经断言:“孙权已没,大臣未附,吴名宗大族,皆有部曲,阻兵仗势,足以建命。恪新秉国政,而内无其主,不念抚恤上下以立根基,竟于外事,虐用其民,悉国之众,顿于坚城,死者万数,载祸而归,此恪获罪之日也。昔子胥、吴起、商鞅、乐毅皆见佐时君,主没而败。况恪才非四贤,而不虑不患,其亡可待也。”诸葛恪虽聪明多智但刚愎自用,这一点孙权看的最清楚,孙权临死,孙峻力荐诸葛恪辅政,孙权嫌恪刚很自用,峻以当今朝臣皆莫及,遂固保之,乃徵恪。孙峻虽然力保诸葛恪但却是吴主孙亮身边的红人,诸葛恪根基不深又没有将孙峻调离,最后被孙峻所杀。吕岱曾劝之曰:“世方多难,子每事必十思。”诸葛恪不以为然说:“昔季文子三思而后行,夫子曰‘再思可矣’,今君令恪十思,明恪之劣也。” 吕岱好心相劝竟遭奚落,当时人们都认为诸葛恪有失风范。诸葛恪性格上的缺陷,其父诸葛瑾以及叔父诸葛亮最为了解,诸葛瑾对诸葛恪下的定义是“常嫌之,谓其非保家子,每以忧戚”,真是知子莫若父。孙权为吴王时初置节度官掌管军粮,让诸葛恪担任节度,远在蜀国的诸葛亮马上修书吴国“家兄年老,而恪性疏,今使典主粮谷,粮谷军之要最,仆虽在远,窃用不安。”表达了对诸葛恪能力的担忧,可是他们的担忧恰恰被事实得以证明。

 

诸葛恪是被孙峻以孙亮的名义招进宫而杀死的,临死时有很多征兆:

征兆一,诸葛恪临死前夜辗转反侧通宵不寐。

征兆二,早晨起床盥洗,闻水恶臭,侍者递过衣服,衣服亦臭,换水换衣又都奇臭无比。

征兆三,诸葛恪整装出发准备进宫,家中爱犬衔咬其衣服不让他出门,恪曰:“犬不欲我行乎?”然后坐下,片刻起身要走,犬又咬其衣,诸葛恪令人驱赶才驾车进宫。

征兆四,征淮南时,一身穿孝服的孝子突然闯入诸葛恪驻地,侍卫盘问他时,孝子说“不知怎么就进来了。”当时应该是一级战备,不可能外人随便闯入,所以众人皆觉得奇怪。

征兆五,大军出行之后,临时指挥部的柱子忽然折断。

征兆六,乘船、乘车时一道白虹环绕不去。

《搜神记》也记载了诸葛恪被杀时其家中的反应,其妻在室,使婢曰:“汝何故血臭?”婢曰:“不也。”有顷愈剧,又问婢曰:“汝眼目视瞻,何以不常?”婢蹶然起跃,头至于栋,攘臂切齿而言曰:“诸葛公乃为孙峻所杀!”於是大小知恪死矣,而吏兵寻至。

 

其家族中另外一位重要人物是诸葛诞,诸葛诞先事魏后降吴最后被杀。诸葛诞做过尚书郎、荥阳令、吏部郎、御史中臣,因提拔熟人过多并有沽名钓誉之嫌遭人弹劾免职,魏明帝卒,复启用仍为御史中臣尚书,后出任扬州刺史、昭武将军。因镇压王凌叛军有功封镇东将军,与诸葛恪战败绩,徙镇南将军。又因平定毌丘俭、文钦叛乱封高平侯征东大将军,仪同三司。诸葛诞盘踞淮南私下豢养绿林豪杰数千人为敢死队,适逢吴军功寿春,朝廷认为诸葛诞足可以抵挡,而诸葛诞却请求朝廷派兵十万,又要求临淮筑城以备寇,内欲保有淮南,引起怀疑。根据《世语》说法,司马昭秉政试探诸葛诞意向,派贾充与诸葛诞会晤,遭诸葛诞训斥,贾充反诬诸葛诞有异心,司马昭决定削去其兵权将他调任司空,贾充对司马昭说:“诞再在扬州,有威名,民望所归。今徵,必不来,祸小事浅;不徵,事迟祸大。”诸葛诞揣度回去也不会有好下场决定反叛,杀扬州刺史乐琳,将儿子诸葛靓遣送东吴求救。司马昭大军前来征讨,诸葛诞闭门自守,东吴救兵无法突进,诸葛诞奋力突围被杀,夷三族,诸葛诞死时其手下数百人拱手而立誓死不降,皆曰:“为诸葛公死,不恨。”皆遭斩首。

 

历史上对诸葛家族评价很多且多有褒奖,《三国志·诸葛瑾传》注引《吴书》:“初,瑾为大将军,而弟亮为蜀丞相,二子恪、融皆典戎马,督领将帅,族弟诞又显名于魏,一门三方为冠盖,天下荣之。”《太平御览》引《晋中兴书》曰:“诸葛氏之先,出自葛国……三国之兴,蜀有丞相亮,吴有大将军瑾,魏有司空诞,名并盖海内,为天下盛族。”惟南朝刘义庆《世说新语》评价有失偏颇:评曰:“蜀得其龙,吴得其虎,魏得其狗。”大有贬斥诸葛诞之意,其实诸葛诞谋反也应站在当时的历史环境予以分析,数百人甘愿牺牲也要追随诸葛诞,吴将于诠因不能使诸葛诞获救眼看着其兵败被杀痛惜万分,挺兵直入冒陈而死,这都有力证明“魏得其狗”的说法绝对有失公允。历史上像诸葛家族一样能够显耀一方盛名一时的的确不多,不能算天下第一,也可称绝无仅有。(文/不敢枉言)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