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沿着珠江看广州——五仙门电厂

2009-08-02  虾子

又提到了澳大利亚建筑师亚瑟"威廉"帕内,这次是他设计的位于广州海珠桥北侧有百年历史的五仙门电厂。1900年开始发电1975年停机,传说仙人骑羊降临广州在此进出,史志称五仙门。史载,乾隆年间,五仙门设有营兵17名看守,各地官员进省城均经五仙门。这儿废弃封闭了20多年,有人建议将其改建为歌剧院、博物馆,但未被接纳。现在这里被改建为供市民消闲的太空餐厅和酒吧。

 
不认真观察大概无法知道它就是当年的五仙门电厂吧!
 
帕内特色的“凉廊”
 
老建筑+霓虹灯  也许是“文明”带给我们的吧! 
 
 
(转载)
    百年五仙门电厂为何坚不可摧?它有怎样的辉煌?记者一番追访、挖掘、钩沉,再现百年电厂风采……

  历史钩沉:一个掌故两个“最早”广州是全国最早使用电能的三大城市(上海、北京、广州)之一。清光绪十四年(1888年),两广总督张之洞从国外购入一台发电机和100盏电灯,供总督府衙门内照明(今越华路省民政厅)。电灯开始在广州出现。

  “无灯火”掌故出于此听老广州说起当年羊城“无灯火”的掌故,有一节不能马虎:装了石油的机器会转动,接个开关引两条线,玻璃泡内就能发光——总督府的一群衙役觉得出奇,想着这个比油灯亮好多倍的“洋货”,或许可以点火抽烟,于是竟偷偷凑上去点烟,岂料“鼻子碰灰”。一时,“无灯火”风传全城,市民奔走相告,潮水般涌到衙内“开眼界”。有史料说,广州出现白炽灯比北京中南海还早两年。


国内第一家民资电灯公司

  1890年,美国檀香山华侨黄秉常等集资在广州长堤开办电灯公司,向市民供电,这是国内民族资本经营的第一家电灯公司,发电量可供1500盏灯照明用。

  老广州祝先生听父亲说,当时祝家在广州是较早用上电灯的人家,当时的用电按灯泡亮度收费,灯泡分16支烛光和10支烛光(1支蜡烛亮度等于1烛光),从黄昏供电至午夜止,每盏灯月收费1元和6角。因电费昂贵,只有少数商号用电,整座广州城只有700盏电灯用户,用电不及发电量的一半。加上当时电灯忽明忽暗,经常停电。1899年,电灯公司被迫关闭。

  那时,除了沙面租界自办电厂夜里灯光明亮外,市区漆黑一片,一般市民用油灯照明,大户人家都用蜡烛、灯笼、带灯筒的火水灯、大光灯(又称煤气灯,先打气点燃灯纱,其亮度等于二三百瓦灯泡)等。

    辉煌往昔:百年电厂“烧”旺老城

  1900年,英商旗昌洋行看中这块风水宝地,开办粤垣电灯公司,设有锅炉及发电机四台,发电容量546千瓦(时),后被官商合股收购,征用附近街店铺扩充厂房。1933年,电力增加至2.4万千瓦。这是广州最早的电厂。

  电厂输电给广州城带来了不断的惊喜。1907年水厂向市民供水,大功率的电动水泵把水源源送入西关水塔,广州人争相围观。1914年,华侨马应彪在距电厂不远处,建起购物、饮食、娱乐一体的文化城——“先施公司”,率先采用升降机代步,客房配备电风扇、电暖设备,天台有一个足球场,设有影画院、大戏院、杂技、曲艺、游乐等设施,当时市民花“五个仙”就可以在此尽情玩乐,夜里天台灯光如同白昼,是当时电厂的用电大户。

图:民国时期,傍晚路灯下的镇海路车来人往

1918年,广州有了路灯

  后来,蔡兴集资大新公司落成(今南方大厦),“九重天娱乐城”闻名省港澳,人流云集。当时的广州政府认识到电力带来无限生机,开始拆城墙筑路,在城基上铺设了一德路、大平路等一批马路,竖立了架线电杆。1918年,广州市政工所成立,整理拓宽1300条横街窄巷,装上了路灯。

  陈济棠治粤是广州城市建设的辉煌年代。期间,电力自动开合的海珠桥完工,爱群大厦落成。由于电力供应充足,影画院、大戏院、游乐场如雨后春笋般增至50多间。入夜后的广州,万家灯火,长堤、太平路、下九路、永汉路、惠爱路上,招牌霓虹灯闪烁耀目,成了一座不夜城。据记载,民国18年8月,广州有电用户4.97万户,超过10千瓦时的用户就有2万多。

工人舍命护厂护城

  1938年10月21日,日军侵入广州,烧杀抢掠,五仙门电厂被接管。因战时交通封锁,煤炭缺乏,电厂改烧柴木糠发电。

  1949年4月22日,国民政府从南京迁往广州,蒋介石曾令保密局局长毛人凤将广州电厂、海珠桥及重要工厂全部炸毁。当时,电厂组织了200多名工人组成护厂队,设警卫、消防、救护等四个组,在厂内储备一个半月的煤炭,继续向市区供电。

日本占领时期,珠江上看广州五仙门电厂 

  1949年10月14日黄昏,蒋军将海珠桥炸毁,市民死伤无数,附近数万平方米建筑倒塌,连“王老吉凉茶”四层大楼也化为灰烬,五仙门电厂却安然无恙。当晚广州灯火明亮,解放军进入各区,顺利接管电厂。

  1950年3月3日中午1时至下午3时,十多架蒋机分7次对广州狂轰乱炸,居民死伤近千人,造成“三三”惨案。参加当年救灾的电厂工人邵宏基回忆,由于五仙门电厂工人纠察队护厂救灾,这次轰炸未对五仙门电厂造成损害。

趣闻轶事:咕哩、霸王电、白米

 

  一小时烧煤30吨靠人抬

  解放前,五仙门电厂发电用煤惊人。每小时需煤炭30吨,煤船每天靠在厂码头,都用人力抬进厂房。

  现年60多岁的叶先生孩童时住在广州大南路,爱听电厂机器声,常在电厂码头戏水捉鱼虾,几艘运煤船由大烟囱火船拖着,靠岸时鸣笛三声,电厂长笛一声,对号完后,数十名“咕哩”(旧时对搬运工的俗称),穿着牛头裤(唐装裤),赤膊,肩搭一块方布,像军队出操似的抬着大?箩(旧时用竹子编的箩,能站着两名小孩的均称大?箩)跑出厂门,有条不紊地盛满煤炭,踏上近10米长的桥板,横过马路进入厂区,车辆和行人都停下让路。“咕哩”们操着八字脚,整齐划一,边走边唱:嘻?呵!嘻?呵!向前睇呀(向前看)!企稳脚啊!鬼叫你穷?!顶硬上啦……说起这些,叶先生至今历历在目。

 

图:1905年,正在发电的五仙门电厂

“霸王电”欠费成风点

  霸王电(偷电)是广州用电后遇到的“大麻烦”,解放初期有增无减,欠费成风。据史料记载,1949年11月,电厂回收电费只有5成,偷电欠费达50%,电厂派出70人纠察队夜间查“霸”,共查出霸王用户、窃电户1200多起。从事电力史料研究的辜先生说,解放前,社会混乱无法无天达到极点。纠察队穿街过巷,发现一户断电一户,队员从梯子爬下脚跟还未着地,就遭用户的拳头、手枪的指吓,被迫重爬梯子接上电源,才幸免一难。此状屡见不鲜。

 

收费单位是“白米”

  老广州叶先生说,当时电压是110伏,10户人家只有两户用上电灯。1948年6月,叶家装上一盏电灯,规定灯泡15瓦,每月包灯费“国币”1.5万元。十天八天电厂人员就要深入各家各户检查电路,若发现私接粗表丝,就作偷电论处。电厂还以每个用户为单位,在高处设立限流装置(过流保险丝),贴上封条。只要私接电炉、电风扇,超过其额定流量,保险丝就烧断,令偷电者得不偿失。有趣的是,街坊们彼此互相监督,哪一户人多接灯泡,多接电热餐具,电压下降电灯变暗,家家户户马上探头大骂,贪小便宜者马上收手……

  至今,叶先生仍保留着他家1950年的电费单,“电表保证金单位(中白米)200斤”,他说,当时因物价不稳,用白米作为收费单位,折算旧币350000元。

  神秘厂房:水泥柱削不动水泥墙钻不入窗玻璃摔不碎五仙电厂为什么历多次战火能岿然不动?这在外界人眼里一直是个谜。

 图:广州的电费以白米为单位计量 

  50年来,电厂一直对外封闭,在不少广州人的眼里,这是个神秘的地方。日前,记者走进昔日电厂的主厂房,一探其神秘。

  面积约2000平方米的车间四周是一道钢筋混凝土墙。正在监督“太空城”装修的梁生说:水泥墙体坚硬无比,想在上面钻个洞,钻嘴断了无数支,墙体连痕迹也没有!无奈只好更改图纸,外加钢结构做柱梁。原计划要削平的部分水泥柱,想尽办法、用尽先进机械也无法削去半分。一位老技工苦笑,曾拆无数的建筑,从未遇到这么坚固的水泥柱。

  管理处郑生介绍,厂房钢窗玻璃,内嵌有铜丝,摔地不碎,真的是奇迹。史料记载,主厂房在松软地冲积地打木桩,并浇注0.9米厚钢筋混凝土为地台,烟囱也是钢制的,直径2.1米,高36.9米。

  据电厂老技术员汤志锐透露,此建筑结构是采用德国钢材和红毛泥(水泥),其他部件均是德国制造,固若金汤,能经受百年冲击……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