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城市进化之路:广州有轨电车的故事

2009-08-10  虾子

 

http://www.chinareviewnews.com   2006-10-26 11:00:35  

城市进化之路:广州有轨电车的故事 - 凡伊 - 历史 生活 志趣
上世纪20年代香港的有轨电车。20年代后期,广州有过建设有轨电车的计划,当时城市里面铁轨也建设了不少,但由于各种原因,有轨电车一直未能开通。
城市进化之路:广州有轨电车的故事 - 凡伊 - 历史 生活 志趣
上世纪20年代后期广州街头的汽车。
城市进化之路:广州有轨电车的故事 - 凡伊 - 历史 生活 志趣
20年代广州的一条主干道——永汉路(今北京路),从图中可以看到该路上已有公交车行驶。
  在台湾导演侯孝贤的《咖啡时光》里,第一个镜头就是日本东京城里的有轨电车稳稳地开动着,轰轰轰轰地响着。后来,女主角的父亲在车站里站着,等着女儿的出现,接她回来;男主角与女主角在两辆电车中平行地错过,又在另一站台里会合。

 

  这就是生活的画面。

  《欲望号街车》中说:“有轨电车是一种城市生活的象征,它意味着都市生活正有韵律地驶在一个正常的轨道上……”电车的轨道,就像一个城市的隐性脉络。

  在盛行无轨电车的中国,有轨电车是相对较为罕有的。其实,在民国时代,中国很多大城市,像北京、上海也有过有轨电车,解放后,这些有轨电车陆续被改为无轨电车或巴士,剩下的,能为人们记住且风光的,大概只有大连这个“硕果仅存”的城市了。大连,除了这个城市的海,它给予游客最张扬的记忆,便是有轨电车,它带着贵族的气质,缓慢而悠闲。在站前九州饭店旁踏上一辆电车,手拉着电车独有的圆形或三角形吊环,在一片咣当咣当的行进声中,轻易地,就把自己带进了历史怀旧中。

  而在广州,我们也曾拥有过自己的有轨电车建设计划,就是在现代汽车车轮行驶过的地方,也曾有铁轨的痕迹。在1928年10月13日的《广州民国日报》上讲到电车铺轨近讯——“自太平南路经一德路、泰康路直达永汉南路之一段,已完全铺妥,由永汉南路至万福路,万福桥附近之一段,亦已铺成……”可惜的是,由于种种原因,广州的有轨电车计划最终只落了个“有轨无车”的结局。

  据瞭解,1897年,世界上第一条有轨电车线路在罗马通车。1890年到1920年,有轨电车在世界各大城市发展起来。美国城市史学家桑姆?沃纳曾说:“19世纪中期之前的世界城市都是步行者的城市,而有轨电车的出现开始终结这种步行者时代”。中国的有轨电车最早出现在香港,1904年7月30日上午10时,香港公务局局长夫人钟斯太太驾驶香港第一辆有轨电车从电车厂出发,沿途她的儿子不断敲钟,车内是嘉宾热烈的鸡尾酒会。

  民国时的广州,虽然政局动荡,然而却仍是与世界流行同步的。估计当时的市民看到这一段段在自家门口的铁轨,就如现代人看到地铁从自家门口经过一样,必是满心欢喜,以为可以告别横冲直撞的公交车了。然而一切终究是空欢喜,政府与电车公司的矛盾,让眼巴巴的劳苦大众们的希望终究成了失望。

  而当时的北京市民比广州市民幸运得多了,北京的电车于1924年12月17日开通。因为司机脚下有一个脚蹬的铃铛,所以老北京人给它取了个外号:当当车。有意思的是,在1937至1945年北京沦陷期间,因为在通货膨胀下车票价格持续稳定,“坐电车”与“吃咸盐、买邮票、请教员”一起,被称为“四大贱物”。

  有人说,有轨电车,是城市遗产的一部分。而在今天的城市,它除了带来历史的沧桑与凝重,还带来了因复古风而起的时尚。

  当下,在全球范围内,正掀起一股不小的有轨电车复兴热潮。在罗马街头,一辆红色的有轨电车缓缓驶来,老式的单节有轨电车依然是城市不可或缺的人文景观。如消失了50多年的有轨电车将在几年后重现伦敦街头。无独有偶,战后在法国逐渐消失的有轨电车,现在亦出现回潮现象。

  有轨电车很容易让我想起现代社会的地铁。就如广州的地铁,大部分的时候都是在黑不隆咚的地底下快速穿行,在漆黑与灯光的反复交替中,像一只巨大的地下猛兽。因此我无法寄望在广州车满为患的道路上出现一条电车轨道,只能寄望于坐地铁穿过坑口那一段露天的轨道,阳光从车窗玻璃外洒进来,照在身上,找到一点在城市中穿行的有轨电车的感觉。

  

  ◆旧闻回眸:广州建设有轨电车的一段历史

  1912年,广州兴筑马路。因拆城墙、开马路需用大笔经费,市政当局遂招商承办行驶车,许以专利。美洲华侨伍藉盘集资200万银元创办了“广州电车股份有限公司”,承筑市内有轨电车,轨道计划环城而行。行车路线计划以广卫路省长公署为中心,向外伸展10公里为限,专利期为20年。

  电车公司资金到位后,成立了由伍学熀为总经理、伍藉盘为经理的董事会,总办事处设在香港德辅道茂利轮船公司内,广州办事处设于广九站,由经理伍藉盘主持业务。

  该公司成立后,铺设了一段铁轨,因向外国订购的车辆设备未能及时运到及市政府要借款40万元作为拆城筑路费用等原因,未能实现有轨电车的行驶。

  电车公司无轨可用,只好改装无轨电车运行于广九站至太平路间,但改装车厢大且笨重,加上路面不平,频发事故,被迫停业。

  1927年,政府责令电车公司要铺轨行车。电车公司不愿再掏钱,于是虚与委蛇,一拖再拖,勉强铺了广九站至一德西路的一段路轨便停滞不前了。1928年,电车公司继续招股集资,用于铺轨。1931年,电车公司因股本筹集不足而解体。私人电车公司解散之后,1932年6月到9月,广州公用局又几次提出官办电车。该年9月19日,广州市政会议通过市公用局的两个建设有轨电车的提案,但直到1935年7月,省政府才批准此计划。

  从1937年3月到1938年5月,当有轨电车进行得如火如荼时,日本发动侵华战争,广州被日本占领,电车工程被迫终止。所订的货物,除广州有一些,四散到粤北山区,在英国、香港存仓。以后再没有了这项建设。直到1960年6月开工,9月30日第一线7000米完成通车,广州才进入电车时代,但这已是无轨电车时代了。

  〈一〉 提议 

  建设有轨电车20年代初就有计划,1927年重提,一是公交车伤人事件太多,二是电车公司购置的钢材闲置已久。政府因而一直督促电车公司早日开工。

  呈请建设本市有轨电车

  据1927年7月18日广州民国日报 十五日市公安局提请市政府促成本市有轨电车建设,以利市民案。查本市自开辟马路,即由前市长孙公所核准广东电车公司经营本市□□(旧报字迹不清),嗣以该公司因解运钢轨延期,先行开驶无轨电车,以利交通。时至今日,该公司又有其他公车行驶,惟有轨电车一事,迄今仍未见诸事实。本市马路狭窄,而车辆往来,错杂驰逐,以致常有汽车伤毙人命之事。为免重蹈危险起见,亟宜促成有轨电车事业,一则可以利便市民之宜,一则使市民习惯于左上右下之路线而易于趋避。

  况查各繁盛市区,均有有轨电车之设置。本市为华南模范首区,又有宜促成实现,以树规模,且查广东电车公司,前经购存此项钢轨,约值港币三十余万元,存于公司之内,如用以接驳安装,实可敷配由广九车站至粤汉车站路轨之用。

  〈二〉 铺轨

 

  从1927年到1929年,广州民国日报上常见“政府强令电车公司铺轨”和“行车”的新闻。而电车公司由于之前借40万给政府拆城费用问题,对于铺铁轨一事并不热心。政企关系紧张,矛盾难以调和,是影响到当时广州有轨电车事业的主要原因。

  

  政府要求电车公司定期通车

  据1927年7月19日广州民国日报 昨市政厅令广东省电车公司公司饬事。查本厅前因该公司,延不依约建筑有轨车路,致本市行驶有轨电车无期,限电车公司至本年九月十六日止,即将有轨车路开始建筑,并限于明年一月十六日止,即须行驶有轨电车。事关全市交通要政,务宜恪遵办理,经逾限,定将原订合同取消作废,勿慎言之不预也,切切此令。

  

  限电车公司一月内兴工

  据1928年4月24日广州民国日报 公用局长冯伟拟具计划书提呈市政厅审核云,查广东电车公司,虽已成立九年,惟至今仍未看其铺设轨道,自碍市政进行,现拟节令该公司限一个月,兴工筑轨,从速完成全市各马路轨道铺设,逾期不遵照办理,则取消其合约及专利权,另招新商线,以免致阻交通,妨碍市政建设。

  

  有轨无车 市府严斥电车公司

  据1929年8月18日广州民国日报 本市电车,由普济桥至广九站一段,路轨已经筑成,但事隔年余,仍属有轨无车,市民对此,莫名真相,市政府前以该电车公司,未依照合约,安设露天电线,着其照约安妥,方准行车。该公司铺轨修路时,工程草率,以致泰康路一德路等处,路面崩坏,妨碍交通,市政厅又伤该公司从速安装电线,修理路面,乃事关数月,该公司昨始呈复,藉口专利,要求将无轨长途汽车,划入该公司营业范围之内。对于路面崩坏,不负责任,市长查阅呈词,以其希图饰卸,殊属不合。市政厅昨十六日特令该公司,遵照前伤事理妥办,如仍藉端搪塞,是为有意顽抗,决不能恕。令云,该公司铺设泰康一德等电车路轨,既未依照合约安设露天电线,铺轨时,于修复路面工程又异常草率,本府伤令从速安装电线,修理路面,望该公司妥速办理,毋得再延。

  〈三〉 线路 

 

  有轨电车铺轨路线

  据1928年3月15日广州民国日报 广东电车公司昨特呈请市厅制定铺轨路线,当经市厅批复铺轨路线办法,令该公司照办,兹留该公司原呈:敝公司前奉贵委员长饬令筑路铺轨等情,当即遵照积极筹款进行,请令以重息向商人借债。以为筑路铺轨之用,一由广九车站前起,经越秀南路、万福路、泰康路、一德路至普济桥,一由财政厅前起,经末汉北路,永汉南路,汇同入泰康路。一德路至普济桥,则两路线,先行铺轨,其余各路线,陆续筹款,以利交通,请饬工务局知照,并希见复。仍望贵委员长体恤商艰,于市库充裕时,将前借敝公司之款项偿还,扶助进行。不胜感激,此上。

  市厅批阅云:呈悉,该公司所拟铺轨经过路线,应由广九站起,经越秀南路、越秀中路、惠爱东站,惠爱西站,丰宁路,太平路,一德路,泰康路,万福路止。限一月内兴工,六月内完竣,并须要设施压线,以策安全。至永汉北路,地当重要,若再行驶电车忧为交通障碍,应着不准铺轨。此批。

  解读:从这里可看出,电车公司的“路线图”与政府希望的“路线图”还是小有区别的。

  〈四〉 结局 

  

  有轨电车尚不知何时通车

  1928年10月13日广州民国日报 电车公司,自开始铺轨以来,瞬已数月,迭经政府督促,仍未完成,兹查自太平南路经一德路,泰康路,直达永汉南路之一段,已完全铺妥,由永汉南路至万福路,万福桥附近之一段,亦已铺成,所余者尚有由万福桥附近,至广九车站之一段,尚未筑成,现虽已积极兴筑,然该段路线颇长,恐非年底,不能铺竣,必须来年一二月底方可通车。

  又据1928年11月26日广州民国日报 本市电车铁轨,只有一德路、泰康路、万福西路、安置完竣,万福东路接近广九车站一段,尚未安置妥当者甚长。昨电车公司,特向粤汉铁路局,转借三等卡一辆,以为试轨之用。当经粤汉铁路局借出三等卡一辆,于廿三日下午七时,将借到之车辆,用载货汽车拖至泰康东路,试行轨上,并闻电机电线尚未着手安置,故通车尚未知在于何时云。

  解读:由于电车公司不合作态度,使20年代广州有轨电车工程停滞不前。从当时的报道来看,工程进展相当缓慢,从1927年提出建设,直到1929年一小段路轨才完成铺设,但另一个问题又出现了,路轨铺设好了,电车却没有上路,因为资金又没有了。“通车尚未知何时”。因为种种原因,今天的广州终于没法如香港那样,拥有回荡在城市上空叮叮当当的有轨电车之声。

  ◆民间记忆:我常溜到马路上看汽车

  关海明,82岁,广州市民

  在我四五岁的时候,刚好是当时的广州电车公司铺设铁轨的时候。印象最深的就是当时马路上尘土飞扬,到处都在拆路、修铁轨,整个城市就像罩在一片迷雾里一样,而且十分嘈杂。在今天的一德路那边,以前还曾经有已经修建好的电车轨,不过后来被日本人挖掉了。

  当时的马路远没有今天这么宽敞,路很窄,还被修路的占去很多地方。马路上还有很多汽车,不过我也不太清楚那些算是公共汽车还是电车,反正都是没有轨的,在街上横冲直撞。我年纪太小,家里人从不让我去坐,他们也不太同意让我随便跑到街上去,说街上太乱,危险。不过我常常趁家里人不注意的时候,溜到马路上,看着汽车远远地呼啸着开过来,司机把车都开得很快,在小巷子间穿来穿去,感觉十分刺激。那些车都很破旧,而且很多时候都挤满了人。

  ◆评论:市交通和有轨电车

  在这民生主义昌明的时候,大家都知道衣食住行,是人生的需要,且是不可短少的需要。要是供给不足时,人民很应该向政府提出要求,要政府来担负这四种需要的责任。

  在广州市居住的市民,行当然是件很重大的需要。固然,广州市有马路,交通当然比旁的市镇便利。可是,马路虽有,而风起时候,不免灰沙刺目,下雨时候,有些地点不免泥泞膏裸,行得安乐舒服的一层,还说不得。尤其是市内的无轨电车,发出呼呼的怪声,因为没有安装铁轨,没有一定路线的乱走,行人闪避不及,因此而作了牺牲的,不计其数。

  最近,市政府已严限广东电车公司建筑有轨电车,限至本年九月十六日止,即将有轨车路开始建筑,并限至明年一月十六止,即须行驶有轨电车,那么,有轨电车的建筑,兴工筑工,都已经有着确期,即不啻市民对于无轨电车所生的不快的感觉,快要有清晰的确期了。大家都应该牢记着这两个确期,不准广东电车公司稍有逾越。

  市的区域越是扩大,房租越要低廉,而市区域扩大的同时,交通的便利,也与之相伴。所以有轨电车能否开驶的问题,不单行的利益受其影响,就连住的利益,也受其影响。(据1927年7月20日广州民国日报)(来源:南方都市报)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来自: 虾子 > 《交通》

    以文找文   |   举报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