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广州海角红楼始创追忆

2009-08-10  虾子

 

梁世光 陈泽澂整理

  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我从广西柳州返回广州,与老友杨万如相逢后通力合作经营华大药房和大同药房。我从1920年开始,先后在仁安、保安、生生各大药房工作达20余年,对产、供、销三方面均已驾轻就熟,所以华大、大同两个药房的收益稳步上升。

  我和杨万如等经营西药的商人中,有一群爱好游泳的发烧友。1946年的一个春日,我约杨万如等爱好游泳的发烧友同游荔枝湾。那时,荔枝湾贯流柳波涌出白鹅潭,多宝路西段木桥脚附近(今市第二人民医院附近)的涌内有小艇、舢舨、画舫任由游客选择乘搭游河或渡口。仅出涌口,则见大、中、小船只穿梭往返,各种艇散布江面:酒菜艇、海鲜艇、粥品艇、卖唱艇、推拿(按摩)艇、唱片租赁艇、香烟汽水艇、水果饼食艇,更有靠近河边停泊的较大的紫洞艇。紫洞艇陈设雅洁,一般可摆筵席三桌,可容二三十人。画舫中设小桌,可供五六人玩牌捉棋饮食之用,又可随艇到涌内、江中观看风景,或停泊大树下乘凉,或靠近食品艇各取所需之食。

  我记得那时涌边有间陈碧君开设的小店,门口书有对联:“一湾溪水绿,两岸荔枝红。”我和同业好友乘画舫同游荔枝湾。时值桃红含细雨、柳绿带朝霞的幽雅景色尽入眼帘。茶余酒后,大家信口开河、东拉西扯,游河兴致十足。我想到往日与游泳发烧友去西郊泳场游泳,发现潮水初涨时,涌内污水、垃圾冲入泳池,使池水污浊不堪,提议到涌口对岸大坦尾游泳。结果发现大坦尾的水质甚佳、风景又美。我提议在荔湾涌口对岸的大坦尾建一所体育与娱乐综合活动场所,名为“海角红楼”,内有游泳池、酒家、音乐茶座、舞厅、溜冰场,建得像香港名小说家卫春秋《海角红楼》描写的地方那样,面东背西,在西边加种树木花果,既遮西坠太阳的斜射,又添加绿荫;向东建设泳池,既有旭日东升晨光曦微之美,又有傍晚近水楼台先得月之妙。在天时地利方面远胜西郊泳场。同游友好,齐表赞成建“海角红楼”。

  当年80岁、绰号“过江龙”的龙二叔认为从前大坦尾烟赌林立,河边有无数小艇载客,大坦尾若设泳场,交通会不成问题。但沙滩都有人认头为业主。如果向业主租地建造,一定开天价,最佳办法是由到大坦尾肃清“大天二”的军政人员出面租地。

  杨万如和我去找李福林的部下陆满(旅长,解放后任市参事室参事)去大坦尾“搞掂”(说服之意)那些地皮的业主,同意每年纳地租3000元。签了合约,我们便开始筹建。

 杨万如执笔制订建设“海角红楼”的招股章程,拟以100元为一小股,1000元为一大股,股东均 给予免费入场证。谁料志在入场证而投入一小股者占大多数,入股人数虽多,但股金不多,距离庞大的建筑计划尚远。因欠木材债务,杨万如为权宜之计,先将华大药房让给温泰华(陈济棠时期任军医处长)、丘晨波(军医、温泰华的部下,星群药厂创办人兼总药师,解放后曾任市台盟主席,华大药房于解放后并入何济公药厂),再将大同药房让给陈国彬(经营药房生意,大同药房于解放后并入潘高寿药厂)。杨万如虽尽最大的努力,仍未能完成海角红楼全部建筑所需资金的数量。

  我见此情遂邀请陈星海(广州酒家及英记茶庄经理)、梁评刍(广东公医院药剂师、我的嫡堂二哥)参股投资。我们将小股收回或合并,改为500元一小股,2000元为一大股,每一大股为董事。共集24大股,大小股资10万元。成立董事会,公推股东何铁韵(律师)为董事长,股东杨万如为监督,股东陈星海与股东梁评刍轮任正、副经理,股东陈培生为财务主任,股东梁世光为协理兼任总务主任统抓建设、宣传、联谊、业务等各项工作。为防币值下跌,我们立即用股本购买杉木、松皮、铁钉等建筑材料,抓紧请人施工,争取在端午节前安好桩木、搭好棚架,建好第一期工程5个泳池,以便让发烧友游泳及睇扒龙船(即赛龙舟),到时以门票收入补充资金不足。

  “海角红楼”于1946年8月举行开幕礼。为扩大对社会的影响,我们组织“海角红楼体育会”。体育会成员由海角红楼董事会聘请(出薪聘会长、顾问)、雇用(雇救生员、训练员)、邀请义务赞助或协商组成。礼聘梁鸿楷(陈炯明时期第一军军长)为名誉会长,邀请张香圃(国民大学副校长)为名誉副会长,陆满任治安顾问,林惠中(抗战时期任军校体育教官,解放后在省体委工作)任体育顾问,陈不烦(律师,解放后在华南师范学院任教授)任法律顾问,司徒朝(医学博士、市卫生局长,解放后从事医务工作)任卫生顾问,林明通、梁风(两人均是记者、编辑)任宣传顾问,冯联惠(第十甫礼拜堂牧师)为社交顾问。

开幕礼后,我们抓紧海角红楼第二期工程建设,发动建筑别墅群。由海角红楼总公司建丹荔别墅、一致别墅、迎宾别墅。丹荔别墅专供记者、文人雅士、学者雅集,内有丹荔画社,由冯湘壁(画家、美术学院教师)、朱庸斋(书法家)主持,画家赵少昂等人经常到来挥毫作画。迎宾别墅招待军政要员、社会名流、殷商等贵宾。一致别墅供陆满召集的公安人员轮流值班及休息娱乐之用。

  由杨万如投资建立五羊别墅,为杨万如兄弟四人及父亲住用。由我投资建千乘别墅,供梁鸿楷(省梁氏合族祠理事)召集宗亲会议、招待旧部及军政友好之用。由张伯棠兄弟(两人分别在南海县及陈塘警察分局任警探)投资合建海棠别墅。由何斗灿、周活民(两人都是名医师)投资建朝阳别墅。由陈星海、陈植仪(广州酒家副经理)投资建太白别墅。由何雅各(永泰龙银行经理)、关能创(银行经理)投资建晚霞别墅。陈培生、霍启谦(广州海关监督)建海滨别墅,供海关职员假日欢叙。

  1947年,海角红楼扩建为8个游泳池,还建有溜冰场、舞厅、音乐茶座、酒家等。那时海角红楼有亭台楼阁、回桥曲廊,荔红柳绿、环境幽雅。

  张发奎曾与其弟张勇斌(军医处长)及美国顾问到海角红楼游览,杨万如设茶会招待并摄影留念。张发奎认为海角红楼是广州在抗战胜利后第一间规模较大的体育与娱乐结合的场所,大有发展前途。陈策(陈济棠时期体育学校校长,抗战胜利后任广州市市长)与侯澄滔(体育名将)常到海角红楼遣兴,盛赞海角红楼水上体育与娱乐、饮食结合。吴在民(国民大学校长)参观后题写“康乐精华”四字赞扬。司徒美堂(致公党首领)到海角红楼观赏,认为百闻不如一见,并将海角红楼节日盛况拍照撰文,寄给海外报刊宣扬。

  大坦尾和荔枝湾每年都有各乡的龙船经过往白鹅潭赛龙船。凡有龙船经过,海角红楼即燃放爆竹表示欢迎。于是龙船就划近海角红楼来回巡游以示回礼。这时岸边有人用竹竿吊着一个酒埕,酒埕上有香茅草绑在埕口。当龙船驶近时,便放下这个酒埕到水面,龙船鼓浪而来,酒埕便漂流不定。必须由龙船头那个人将酒埕捞起,其他扒龙船的健儿不能用手捕捉酒埕,这就是“龙船采青”。采青完毕,海角红楼送上靓酒一埕、锦旗一面以及大红封包一个。“龙船采青”使海角红楼场面热闹,游客增多。

 海角红楼的经营分为两大部分。一是自营组,包括门票部、泳衣租赁部、训练与救生部、医疗部。二是分营组,包括中菜部、西餐饮冰部、云吞面部、音乐茶座、舞厅部、旅业部、照像部、粥品汽水部。除自营组外,分营组采取合作社方式,如中菜部与广州酒家联营,西餐饮冰部与第十甫太平馆联营,云吞面部由欧成记承包。各职工除勤杂工外,其余主要成员按比例入股,每日照营业额1%缴交总公司作租金,盈亏各部门自负。

  海角红楼设有三个交通点:一是由荔湾涌渡口。除利用荔枝湾原有画舫、小艇自由接待游客外,由海角红楼特约画舫、小艇各10只停泊固定码头并插有海角红楼交通艇旗帜接客。二是在如意坊东西两岸修建码头、水埗级,夏秋旺季特约电动中艇来往海角红楼和如意坊。三是在西濠口特派人设临时交通站若干个,安排船只定时往来海角红楼。

  解放后,海角红楼股东多数出国经商。留市股东梁世光认为这种文娱体育事业应由人民政府经营,于是向文化局申请赎买海角红楼。人民政府接收后,海角红楼曾一度改称“水上文化宫”。50年代,朱光市长亲笔题名,恢复“海角红楼”四字。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来自: 虾子 > 《荔湾》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