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情周刊 / 01真情散文故事 / 青涩季节里的香水百合

0 0

   

青涩季节里的香水百合

2009-09-02  真情周刊

  作者:李暮雪

  雨杭其实不是出生在杭州,而且那天也并未下雨。只是美丽的妈妈固执的认为烟雨朦胧的江南有着无法言喻的唯美与浪漫,就叫了她雨杭。
  其实妈妈一直就是抑郁不得志的,雨杭后来想,雨杭这个名字就是妈妈的一个遥远而压抑的梦境。当方叔叔出现时,憨厚的父亲再也无法留住妈妈,妈妈就像一只美丽优雅的蝴蝶,义无反顾的飞到方叔叔家。并且,是带着她一起。
  父亲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独自离开了这个伤心的城市。雨杭对妈妈不是没有怨恨的,但是妈妈说:“雨杭,你可以怨恨妈妈自私,但你会很快长大,拥有自己的生活。妈妈已经不再年轻了,错过了方叔叔,妈妈今生就不再有爱。”难道你对爸爸竟是不爱的吗?那怎么又会在一起的呢?雨杭没有问出口,她分明看到妈妈通身光芒,流光溢彩,眉梢眼底,顾盼生姿。那是与父亲在一起时所没有的,雨杭已经长大,模糊知道那大约就是爱情的力量。
  方叔叔是做营销的,常年在外面跑。妈妈得偿所愿,跟着天南地北的逛。新家里除了雨杭,就只有方叔叔的儿子方迟了。方迟大她几岁,读高二。有着与方叔叔一样坚毅的脸庞,晶莹的眼眸。话虽不多,人还是很客气的。雨杭新转的学校就是方迟所在学校的附属初中,方迟每天骑一辆山地车上学,问她要不要搭他的车,雨杭总是慌忙摇头。
  雨杭在方迟面前是有些自卑的,方迟家里经济优越,妈妈却基本没什么收入,她是人家太太,怎样都是应该的。自己算什么呢?无非寄人篱下而已。雨杭只盼望快快长大,早些独立。
  雨杭的学习成绩是自己最大的安慰,转到这所知名的学校,名次还是很靠前。一次测试,雨杭不肯给邻座的男生看答案,放学就有两三个男生在门口堵住她。“你们要干什么?”雨杭倒退两步,感觉不妙。那没看到答案的男生嚣张的笑:“仰慕你的成绩优异呀,怎么样?找个地方指教指教吧!”雨杭正想拔腿就跑,一个高大的身影挡在她面前。雨杭用仰视的角度看去,是皱着眉头的方迟。“你不要多事----”方迟挥挥拳头,打断他们的话:“她是我妹妹,你们动她一下,我是不答应的。”那两三个小男生互相叽咕几句,居然退去。
  那天雨杭坐他的山地车回家,内心有些感动,多年来她无数次被人欺负,第一次发现有哥哥的好处。雨杭忍不住说:“如果你真的是我哥哥,我从小时候到现在一定没人敢欺负。”雨杭只能看到方迟的背,依然知道他笑了:“我也一直希望有个妹妹,好成全我的英雄主义,我们刚好一搭。”只是已经迟了那么多年,雨杭想,笑笑,没有再说话。
  妈妈每次回来,总是大包小包的礼物。给方迟的,方迟就大方接受,礼貌道谢。给雨杭的,雨杭就窘的要命,好像占了他们天大的便宜。方迟看出她的心思,悄悄的说:“你管她用谁的钱,只管领情就是。许他们照顾我们,将来自然由我们回馈。”雨杭动容,看向方迟,感动于他的体贴。
  妈妈每次回来小住,总是跟着方叔叔四处应酬,然后是再一次的离开。好在雨杭已经适应新的生活,她在与不在,问题倒是不大,直到那次有事发生。
  那天大约十一点了,雨杭做梦在沙漠跋涉,到处找水喝,终于渴醒了。雨杭下床倒水,忽然发现床单上有一团血渍,急忙检查身上,睡裙已经濡湿,殷红一片。雨杭一下子像跌进黑暗恐怖的梦魇里,第一感觉自己快要死了。雨杭浑身发冷,颤抖不已,妈妈,妈妈,雨杭在心里无助的呼喊,妈妈还没回来。自己却就要死了。
  雨杭忽然生出一股力量,拉开门,咚咚的擂方迟的门。方迟一开门,她就哭了:“我快死了,我想我就要死了……”方迟很是吃了一惊,等弄清状况,脸却红了。他说:“你等一下”,就去父母的主卧室翻腾。半天出来,拿了一包卫生巾,窘的眼睛看着别处,交代完了,又说:“这不是生病,雨杭,祝贺你,你以后就是大人了!”雨杭是模糊知道一些这种事的,一害怕就懵了,这时明白过来,羞涩得抬不起头来。雨杭接过卫生巾,匆匆跑回自己房间,雨杭没有说谢谢,雨杭以后就没有说谢谢了。
  雨杭开始搭方迟的山地车去学校,坐在后座,方迟一路呼啸,头发吹向雨杭,无比柔顺光亮。雨杭几次想伸手触摸一下,终究没有。到底还是不同的,雨杭想,如果是亲哥哥,雨杭甚至愿意贴在他的宽阔的背上。方迟却对谁介绍都是:“这是我妹妹雨杭。”雨杭通常只是笑笑,不说是,也不说不是。
  方迟有时放了学要打一会儿球,雨杭就坐在观众席里看书,等他。大家都认识了方迟的这个清秀的小妹妹,热情的与她打招呼。这天苏蓝出现,却是雨杭之前没见到过的。苏蓝大大眼睛,长长头发,一看就是狐媚的类型。她与方迟很熟络,笑起来头侧过去,几乎挨着方迟。雨杭心里一阵酸涩,站起来说:“我不舒服,我们回家吧!”方迟有些意外,还是早早陪她回家了。方迟拿了体温计来,雨杭装模作样量了体温,自然是不发热的。
  以后几次,只要苏蓝在场,雨杭总是找借口回家。方迟有时不愿走,就建议她先回去。雨杭改了战术,两次物理测验不答及格,方迟只好每天早回家帮她补习。很快方迟升入高三,功课紧张,不再去打球了。苏蓝打过一次电话来,雨杭说:“不在,对不起,不知什么时候回来。”方迟问是谁,雨杭答:“找妈妈的,不知是谁。”雨杭每天与他在一起做功课,心里如有一把小小声音在唱歌。
  雨杭后来想,是从那时就开始的吧!那青涩的年纪,懵懂的萌动,给了她多少无法诉说的欣喜。
  方迟考去北京的大学,临行前是雨杭的生日。方叔叔开派对为他们庆祝,一举两得。方迟请了很多同学,说:“雨杭,你也请朋友来,爸爸为我们买单。”雨杭却一个朋友也没请,虽然气球彩带,满座宾朋,雨杭却过了一个最最寂寞的生日。妈妈埋怨:“雨杭,你难道一个朋友也没有?方叔叔为你张罗,你倒让他扫兴。”方叔叔忙笑道:“雨杭想是不喜吵闹,怎么会扫兴呢?方迟的朋友就差掀翻屋顶。”雨杭并不分辨,抿唇,不语。
  方迟的一个哥们知道今天也是雨杭的生日,特意带了一束花来。雨杭后退两步,避之唯恐不及。方迟笑了:“你献错殷勤,我妹妹对花粉过敏,是受不得你的盛情的。”雨杭羞赧。“那不是此生都与花无缘?”那男生遗憾的说:“女孩子哪有不喜欢花的啊!”方迟淡淡的笑,变戏法一样拿出一束透出淡淡清香的百合花。“难道你的竟可以吗?”方迟笑:“是绢花啊,没有花粉的。”雨杭喜出望外,捧在怀里嗅,问:“可是好香啊,你是怎么做到的?”“简单的很,把绢花在香水里浸透,晾干,反复几次,香味就永远保留下来了”方迟的“简单的很”其实煞费了心思,雨杭注视着他,忽然泪盈于睫。
  方迟去了北京以后,雨杭的世界就只剩孤单。每日在摆着香水百合的书桌前温书,独自骑着方迟的山地车去学校。她一封一封的去信,小心翼翼的说些学习生活,天气冷暖。
  雨杭以为一生都要过完了,寒假才到来。雨杭去火车站接方迟,足足早到两个钟头。天空飘起细碎的雪屑,银粉一样,渐渐在她的头顶覆盖一层。方迟一出站,雨杭飞奔而去,与他紧紧拥抱。方迟轻轻拍她的背,对身边的人说:“我妹妹雨杭,你是见过的。”雨杭抬头望去,笑容凝固在脸上。与方迟同行的,正是苏蓝。苏蓝倚熟卖熟,亲昵得有些夸张地拍拍她的肩头,笑着说:“长成大姑娘了,那时不过是个孩子呢!方迟,你不介绍,我哪里敢认呢?”方迟微笑,说:“我们稍后再联络,雨杭,我们先回家吧,只怕爸爸妈妈等急了。”雨杭忽然明白一切都不对了,方迟之前一直称阿姨的,现在公然叫做“爸爸妈妈”,分明就是血浓于水的一家人了。雨杭一路沉默。
  “怎么?见到我不高兴?”方迟故意问。雨杭想想,答:“是看到苏蓝不高兴。”“怪我没有及时告诉你,”方迟避重就轻的说:“这样好了,你交了男朋友也晚些告诉我,不就扯平了。”“我永远不会交男朋友,”雨杭的声音颤抖着,几乎哭出来。“雨杭,哥哥——”雨杭叫起来:“你不用这样,你是谁的哥哥?方迟,这些年,我可有叫过你一声哥哥没有?”方迟呆住,眼眶突然红了,转过脸去。
  雨杭的声音低低的:“方迟,如果我不做你的妹妹呢?”“我很小的时候母亲就去世了,所以我是独子。我一直希望能有个妹妹,与我贴心、相爱。雨杭,虽然迟了那么多年,上天还是送了你来,”方迟说“雨杭,你愿意与我贴心、相爱吗?”雨杭沉默,只是手足,眼泪落下来。
  也许唯有如此才能天长地久,就如方迟的香水百合,摇曳四季,永不凋谢。

 

  点击加入圈子上《周刊》 

  刊载于风雨真情博客圈原创文学栏目 2009年9月2日

    文章:青涩季节里的香水百合

  作者:李暮雪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