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原创]“犯我强汉虽远必诛”是最荒谬的意淫!

2009-09-20  沙漠之鱼
[原创]“犯我强汉虽远必诛”是最荒谬的意淫!
文章提交者:悍剑寒江雪 加帖在 猫眼看人 【凯迪网络】 http://www.kdnet.net

“犯我强汉虽远必诛”是最无耻最荒谬的意淫!

寒江雪

崇古是中国最“优秀”也最古老的传统,当下的很多国人也不例外。他们总是对强大的汉帝国心向往之,动辄一句“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似乎离我们约2000年的那个古老的帝国在对抗周边国家时永远是不可一世的。那么,实际情况是不是如此呢?

“犯我强汉,虽远必诛”是一句给自己壮胆的大话。

“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这句话源自陈汤陈给汉元帝的一篇疏奏,疏奏这玩意大伙儿都明白是怎么回事,无非是夸大其词,以表己功。这种事在中国古代太寻常了(在当下也是如此),例如宋朝的贾似道,明明宋军大败,都准备乞降了,他还上书给宋理宗,报大捷,竟然混了个右丞相的官位。

而根据史料记载,陈汤对匈奴一个小部落发动突然袭击,杀1518人,擒1000余人,姑且不论其中的水分,这在“强大”的汉朝看来,已经算是天大的胜仗了,于是上书皇帝曰:“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这类似于小痞子打完架的场面话:敢跟我过不去?老子打得你不知道爹妈叫什么!在因不孝罪差点入狱声名狼藉的陈汤看来,这场胜仗真是太及时了。PS: 中国古代的边疆将士喜好拿普通的少数民族百姓的人头充数,这样paper work会好看一些。所以陈汤的战功也是很值得怀疑的。

解释完犯我强汉,我们来看看汉帝国与匈奴帝国的交战史。

最早的一场战争是汉高帝发动的,当时高帝率30万大军发动偷袭,结果被冒顿的40万大军反偷袭,高帝差一点被俘虏。

于是,所谓的“强汉”开始了长达数十年的媾和。媾和协议如下:1、定期献上美丽的公主。2、定期献上金银珠宝以及匈奴人急需的丝绸、酒、稻米。3、汉与匈奴是兄弟之国,地位平等。4、不得以长城为界擅自展开军事行动。

从这个协议里,哪里能看到一丝半点的强汉气息呢?

公元前192年,冒顿向吕后求婚了,这吕后是谁呀?刘邦的老婆!一个野心勃勃,大权在握的女人。一个蛮夷之人竟然敢向天朝的皇后求婚,这不是痴心妄想么?可吕后再气愤,也不能得罪洋大人啊,她只能答复说,我年纪大了,没什么姿色,连头发和牙齿都掉了,你何苦要娶我呢?

这种卑躬屈膝的媾和制度,竟然一直延续了70年,也就是说,在整个东汉的三分之一时间,所谓的强汉一直像乖孙子一样给匈奴大人送钱,送女人。

一直到公元前129年,汉朝突然对汉匈的集贸市场发动袭击,4万骑兵一夜之间践踏了这个和平的集贸市场,这一仗给匈奴带来很大损失,因为当时匈奴人最优秀的商人和学者都定居在该市场附近。按照今天的观点来看,这种行为是很卑劣的,与恐怖袭击无异。

在恐怖袭击之后的约第十年,中国人吹嘘的千年一遇的军事天才卫青、霍去病走上了历史舞台,他们再次对匈奴不宣而战,创造了伤敌8万,自伤8万,战马损耗11万的“辉煌”战绩。千万别笑,敌我伤亡比例1:1在中国古代战争史上是非常难能可贵的:)


从上面可以看出,在对匈奴的战争方面,除了对双方共同的集贸市场发动恐怖袭击之外,“强汉”几乎没有占到任何便宜。这个虽远必诛简直就是大话,因为马匹缺乏,“强汉”几乎不可能发动远距离战争,而匈奴只要迁到戈壁以北,汉朝大军就望尘莫及了。想倒是想诛,可怎么诛?用嘴吗?(这和小愤愤经常说的“核平日本”一样可笑)

那么,为什么匈奴会远走他方呢?这要从匈奴的政治制度谈起。简而言之,就是匈奴当时是以王为行政首脑,由于种种原因,这些王尾大不掉,后来都自立为单于,于是匈奴帝国出现了五位单于,互相厮杀,消耗了大量的实力,最后,剩下两个单于,其中一个被打败后投降了汉。另一方继续内乱,最后离奇的被陈汤杀了。就是前面说的那场战争,连抓带杀一共不到3000人,可见匈奴帝国由于内耗衰落到什么程度。


投降汉的那一支匈奴王国得到了大量的赏赐(可悲的汉),迅速崛起了。在平定王莽之乱时,“强汉”恳求匈奴出兵,消灭了王莽,匈奴王得意的说:王莽的祸乱是我出力平定的,你们应该继续尊崇我。

可是,还是由于匈奴帝国的制度问题,很快又分裂成南匈奴和北匈奴。

北匈奴惨的很,被南匈奴打,被鲜卑族打,被西域的侵略者打,唯独汉不敢打他们(还敢提虽远必诛吗?),相反,汉给了他们很多礼物,根据后汉书记载,“靶縻之义,礼无不答。谓可颇加赏赐,略与所献相当”,也就是说,汉对如此贫弱的北匈奴也不敢怠慢,北匈奴送多少礼物,汉就多加一点回赠给他。

北匈奴在几方的包夹下,最后沿着伏尔加河西迁,一部分在高加索,一部分在鞑靼共和国,一部分在匈牙利。这个古老而庞大的帝国一支终于消失在中国的版图上。 所以说,匈奴远走他方,是因为内部分裂和鲜卑的武力打压,与汉的军事行动没有一丝关系,所谓汉赶走匈奴完全是一句玩笑话。而且,走的也只是北匈奴,南匈奴还好好的呢,南匈奴的刘渊在西晋末年建立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异族王朝。——从另一面证明“虽远必诛”是句屁话。

虽然说,“犯我强汉,虽远必诛”是今人最无耻最荒谬的意淫,但是不得不说,当时的汉在外交方面还是有一定的可取之处,他能够充分利用匈奴大帝国的内部矛盾,采取以柔克刚的方式,成功的熬过了匈奴帝国的凌厉进攻,一直熬到这个帝国自我分裂,自我削弱。

由此我们也可以明白一个道理:穷兵黩武的霸者之道不可取,只有建立优越的政治制度,保证内部稳定,方可以屹立不倒。否则,盛极而衰近在眼前。强横不可一世的匈奴帝国就是最好的例子。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