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之暗面っ / 典故 / 特洛伊之战

分享

   

特洛伊之战

2009-10-11  月之暗面っ


“从历史学、考古学的证据看来,古代的特洛伊曾经发生过战争。”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古代中世纪史研究室的副研究员刘健博士肯定地对记者说,“尽管考古发现并没有提供确实的证据。”

美国好莱坞影片《特洛伊》在中国内陆上演,受到热烈的追捧。尽管在影片中,“神”的因素已被巧妙地剔除,但是这部在荷马史诗基础上改编的影片,由于缺乏最基本的史料记载,在历史真实性问题上受到越来越多的考问和质疑。

历史上有没有发生过旷日持久而又极其残酷的特洛伊战争?这个问题不仅在普通人中间引发疑问,也一直是史学家、考古学家争论不休的话题。

影片《特洛伊》对荷马史诗进行了新诠释。

“《荷马史诗》是一部神话与历史相融合的作品,而影片《特洛伊》是一个纯粹的世俗故事,片中的人物关系、人物性格及情节编排都与原著有较大差别。”胡玉娟副研究员说。

众所周知,荷马是生活在公元前9世纪的盲诗人,他留下的两大叙事诗《伊利亚特》和《奥德赛》,记述了一场人神交互战斗的特洛伊战争。史诗流传千古,经久不衰。在《荷马史诗》中,无论是特洛伊战争的起因———特洛伊王子帕里斯诱走了斯巴达王的妻子海伦,还是战争的进程和结局———斯巴达王及其兄长联合希腊诸邦围困、攻打特洛伊长达10载,最后以木马计大破敌军,凡人行为始终受到奥林匹斯山诸神的干预,对阵双方英雄人物的命运也掌握在天神的手中。

不难发现,影片《特洛伊》试图以现实的眼光“复原”那场战争,演绎形式已和《伊利亚特》、《奥德赛》迥然不同。

在经历战争的时候,特洛伊苦于没有文字。

在地图上,土耳其境内一个叫做希萨尔利克的小镇就是古代特洛伊城的所在地。今天的史学研究者普遍认为,特洛伊战争发生在公元前12世纪。“那时是青铜时代的末期,特洛伊并没出现文字,没有为后世留下战争的记录。”刘健博士说。

至今,历史学家在研究特洛伊战争的时候,依然不得不追随考古学家的脚步。“创作于公元前9世纪的荷马史诗是希腊人关于那场战争的最早的,也是唯一的史料,迄今为止,尚未从周边地区找到可以映证这场战争的可靠文献资料。这也正是引发特洛伊战争真伪争论的直接缘由。”胡玉娟博士说

特洛伊之战一度被认为是文人绮丽的神话和想象。

特洛伊战争留给后世的印象永远和荷马史诗的“神”分不开。神话给战争笼罩了虚幻的外衣,使它扑朔迷离,俨然是文人的、没有现实原型的艺术想象画卷。
希腊神话
希腊神话是欧洲最早的人民口头创作,大约产生在公元前十二世纪到公元前八世纪之间。它历经古希腊人数百年口口相传,代代相承,不断地艺术加工,在以后的各种文学、历史、哲学著作中保存下来。

希腊神话包括神的故事和英雄传说两个部分。神的故事涉及宇宙和人类的起源、神的产生及其谱系等内容。相传古希腊有奥林匹斯十二大神:众神之主宙斯,天后赫拉,海王波塞冬,智慧女神雅典娜,射术神及太阳神阿波罗,狩猎女神与月神阿尔忒弥,爱与美之神阿弗罗狄忒,战神阿瑞斯,火神与工匠神赫淮斯托斯,神使赫尔墨斯,农神德墨忒尔,灶神赫斯提亚。他们掌管自然和生活的各种现象与事物,组成以宙斯为中心的奥林匹斯神统和生活的各种现象与事物,组成以宙斯为中心的奥林普斯神统体系。

英雄传说起源于对祖先的崇拜,它是古希腊人对远古历史和对换自然界斗争的一种艺术回顾。这类传说中的主人公大都是神与人的后代,半神半人的英雄。他们体力过人,英勇非凡,体现了人类征服自然的豪迈气概和顽强意志,成为古代人民集体力量和智慧的化身。最著名的传说有赫拉克勒斯的十二件大功,伊阿宋取金羊毛等。

希腊神话中的神与人同形同性,既有人的体态美,也有人的七情六欲,懂得喜怒哀乐,参与人的活动。神与人的区别仅仅在于前者永生,无死亡期;后者生命有限,有生老病死。希腊神话中的神个性鲜明,没有禁欲主义因素,也很少有神秘主义色彩。因此,希腊神话不仅是希腊文学的土壤,而且对后来的欧洲文学有着深远的影响。

真正开始发掘的人应该是海因里希·施里曼
特洛伊战争结束了,但关于其历史真实性的争议却延续了3000年。在古典时代,人们对荷马史诗深信不疑,认为那是希腊人早期的一段历史;阿喀琉斯、阿伽门农确有其人,他们是古希腊文化中的英雄,而特洛伊是希腊人取得辉煌胜利的一个地方。据说亚历山大在公元前334年攻打波斯人时,曾在特洛伊作短暂停顿,并向帮助希腊人战胜特洛伊人的神像献祭。后来的罗马人对荷马史诗的真实性的信念依然没有动摇,他们称特洛伊为伊尔昂,并在小亚细亚北部据认为是古特洛伊的所在地兴建了一个叫新伊利昂(新特洛伊)的城市。但到了18、 19世纪,特洛伊和特洛伊战争的真实性越来越受到怀疑,它们被看成是模糊不清的神话或传奇,学者们甚至怀疑有没有荷马这个人。他们推测荷马史诗并非出自一人之手,而是许多位诗人的共同之作。在漫长的岁月中,诗人们不断地加工润色,并系统地记录下来,以故事的形式代代相传。历史学家只能将古希腊文明追溯到公元前8世纪,他们认为,在那之前,爱琴地区只有贫困、不识字的农民,根本没有荷马史诗中的繁华城市和掌握大权的国王们。1822年以前,这个看法还十分流行,但正是这一年,考古史上的传奇人物施里曼在德国北部梅克伦堡的一个牧师家庭出生了。他将推翻当时的权威之说,向人们再现爱琴文明的辉煌。

受家庭的影响,施里曼从小就对古代历史有浓厚的兴趣。1829年的圣诞夜,7岁的施里曼得到父亲赠送的一本插图故事书《伊利亚特》,关于特洛伊战争的美丽的神话传说深深地使他着迷。后来他在自传中写道,在童年的理想中,“能够想象的快乐”莫过于和一位志同道合的伴侣“在发掘远古的遗迹中度过一生了”。施里曼由于家境贫寒,14岁就开始当学徒,后来还当过水手、银行信差、商行的办事员和商务代理人,到过俄国、美国等地。由于聪明能干,有非凡的语言天赋,他不仅在事业上获得成功,发财致富,而且还掌握了15种语言,能阅读他所钟爱的荷马史诗的原著。施里曼熟记了《伊利亚特》和《奥德赛》中的诗句,对它们的真实性深信不疑。他相信,荷马讲述的是真实的历史,通过考古发掘能够找到荷马史诗中的城市遗址和英雄们的坟墓。

19世纪60年代,施里曼已经腰缠万贯,发掘荷马史诗中记载的城市的愿望也更加迫切。1868年,他来到希腊和小亚细亚,第一次踏上荷马史诗中的这片土地。他兴奋不已,这里的一切都使他想起荷马史诗中的诗句,他在伊大卡岛参观时写道:“每座山,每块石,每条河,每一个橄榄园都使我想起荷马。我发现我猛地一跃,飞越了几百年,进入具有古希腊骑士风格的闪光年代。”他想找到证据验证荷马史诗的准确性,决定不再经商,要尽他最大的努力去发现荷马史诗中的传奇城市。他在书中写道:“的确,我需要钱,但是,钱这东西只能作为我实现一生伟大理想的工具。”

不老的传说特洛伊之谜(2)

1869年,施里曼与他的俄国妻子离了婚。年已47岁的他如此醉心于古希腊的文化和历史,以至于认为只有希腊女人才适合做自己的妻子。他请朋友为他介绍,并强调“她必须对荷马充满热情”。很快施里曼如愿以偿,娶了17岁的希腊姑娘索菲亚为伴侣。虽然两人年龄悬殊很大,但志趣相投,婚姻十分美满。新婚后的施里曼不久就携带妻子动身前往土耳其,去寻找传说中的特洛伊古城,实现童年的梦想。

特洛伊究竟在哪里呢?根据荷马史诗的记载,人们只能推测出它大致的位置是在小亚细亚西北部沿岸一带,靠近赫勒斯滂海岸(达达尼尔海峡)。在施里曼之前,许多人曾在这一带找寻过这个传说中的城堡,但踏遍青山却一无所获。施里曼手捧荷马史诗,重点在土耳其西北部的布纳尔巴希村和希萨尔雷克山进行考察,许多人认为布纳尔巴希村有冷热二泉存在,村后的小山像是城堡的所在地,也就是特洛伊故址的所在地。但施里曼把这个地方的环境与荷马史诗中的描述进行对比后,很快排除了这个可能性。因为布纳尔巴希村远离海岸(距海13公里),而据荷马描述,希腊联军驻地离特洛伊不会太远,希腊人甚至能听到特洛伊城中的长笛声。而且,当年阿喀琉斯追击赫克托耳时曾绕城三周,若城堡建在村后山冈上,这一切根本不可能发生。他认定,希萨尔雷克山的可能性更大,它虽然没有冷热二泉,但离海近,地形更符合荷马的描述,而且,它附近有一座城市的遗迹,这个城市被学者认为就是罗马人所建的城市新伊利昂。他相信,荷马的特洛伊就在希萨尔雷克山下。施里曼这种“按图索骥”、迷信荷马的做法在当时被传为笑柄。

在千方百计才取得土耳其政府的挖掘许可证之后,施里曼于1871年正式在希萨尔雷克山动工挖掘。这位对荷马史诗抱有热情浪漫想象的考古爱好者,当时的挖掘方法有些鲁莽。他不像专业考古学家那样小心翼翼地对遗址进行挖掘,而是雇佣了100多民工,命令他们尽量挖宽挖深,从小山的这一端挖到那一端,挖出了一道130英尺长的坑道,有人讽刺道:“他简直是在挖苏伊士运河,哪里像是在考古现场挖掘。”但施里曼不管这些,一心只图尽快找到荷马史诗中的特洛伊。

使施里曼大感意外的是,他发现了埋在山丘下的一大片城市。一层一层的废墟一个压一个,每一层代表着一个城市,各层之间又有多层泥土相隔。有几层有灰烬存在,表明城市曾被火焚烧过。但施里曼对上面的几层不感兴趣,他认为真正的特洛伊,即荷马史诗中的特洛伊,应该是最下面或靠近最下面的地层。他大刀阔斧地掘毁了上面的几层,许多有价值的遗址就这样消失了,当时许多学者对这种无法挽回的损失大为痛心,斥责施里曼是“特洛伊的第二个破坏者”。

最初的发掘使施里曼感到失望和困惑,一挖到底的结果表明,在荷马描绘的特洛伊之前,还有更早的居民居住在这里。每天都有大量的文物出土,大多数是石器和陶器,陶器中大多数是单色陶瓶,造型很独特,有人面形的,女人形的,瓶身上捏塑出手和胸部,瓶颈上有眼耳鼻眉。施里曼心里充满了疑惑,荷马史诗中那些闪光的金属在哪里?他把所挖掘出的城市遗址命名为特洛伊Ⅰ,继续寻找真正的特洛伊。

到了1873年,荷马终于没有使施里曼失望。民工们在接近小丘遗址的底层挖出了一条5米多宽的石铺路面,施里曼断定,这条街道的尽头一定有一座大型建筑物的遗址。他马上加派人手,沿街掘进。街面上覆盖着一层2.5~3米厚的灰烬,在黄、红、黑色的木灰中掺杂着烧透了的砖石碎片。施里曼确信,他终于找到了那座被希腊联军焚毁的城堡。同年5月,一大栋建筑物的遗址展现在施里曼眼前,虽然这座建筑物并没有预想中的豪华,但施里曼毫不迟疑地认定,他已经找到特洛伊国王普里阿摩斯的宫殿。他向全世界宣告了他的发现,但遭到的是一片指责和怀疑。既然普里阿摩斯在历史上是否真实存在还有待考证,施里曼凭什么确定他发现的就是普里阿摩斯的宫殿呢?学者们的口诛笔伐使狂喜的施里曼大为泄气,他拿不出任何的证据来证实他的发现。几年的挖掘使他疲惫不堪,一度决定打退堂鼓。也许,荷马的特洛伊压根儿就不存在。

但是,幸运之神没有抛弃施里曼。就在他决定打道回府的前一天,即1873年6月14日,施里曼在“普里阿摩斯宫殿”的一堵围墙下,无意中见到了期盼已久的金属的闪光。他抑制住内心的狂喜,不动声色地叫索菲亚遣散了民工。他不想让民工把发现黄金的事上报给土耳其政府,因为根据许可证的要求,发掘者应将所发现文物的一半上缴给土耳其政府。而施里曼决心把找到的文物上缴给希腊政府,他已把希腊看成了他的家。

民工一走,施里曼就开始在那堵随时都要倒塌的墙下拼命地挖金子,一件又一件的宝贝从他的手中递到了索菲亚的手中。施里曼后来回忆道:“这需要很大力气,还会碰到极大的危险,因为这座堡垒的墙——我必须在墙下发掘,随时都会倒塌在我身上。但是看到这么多的器物,每一件对考古学家都是无价之宝,使我顾不到危险,也想不到危险。”据说索菲亚用她的红披肩,把这里的宝藏偷运到他们俩人居住的小屋里。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