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竹 / 我的图书馆 / 《聊斋》之《耿十八》

分享

   

《聊斋》之《耿十八》

2009-11-16  妙竹

    这是《聊斋》故事里最能体现朴素心机的一篇。

    一个叫耿十八的,病危,自己也知道没啥希望了。临终的时候跟媳妇说:“永别就是早晚的事了,我死了以后,改不改嫁完全由你自己作主,但是我希望你能趁这会儿把你的想法说出来。”他媳妇默默地一言不发。耿十八很坚决,反复问,还说:“你要是决定了不改嫁当然好,但是改嫁也是人之常情,你就明说,这有什么为难的,有啥不好意思的?马上就诀别了,你坚守我觉得宽慰,你要是改嫁我也就断绝念想了。”他媳妇凄惨地说:“在这个家吃都吃不饱,你活着尚且如此,你死了还不定得啥样呢,怎么守?”以反问代替回答,这是相当高明的应对技巧呢。耿十八一听,骤然握紧他媳妇的胳膊,咬牙切齿的、声色俱厉的、恨呔呔的,就两个字:“忍着!”话音一落驾鹤西去。手握得紧啊,掰都掰不开,把他媳妇吓得,鬼哭狼嚎。家里其他人赶到,两个人同时用力掰手指头,都快折了,才终于分开。耿十八不知道自己死了,忽忽悠悠出了门,见到前边有两辆小车,每辆车上写着十个名字,开车的看到他来了催他赶紧着,小耿看到第二辆车上已经有九个人落座,他的名字也在这辆车名单的最末尾,就上去了。车一个劲地开,小耿也不知道去哪里,半路上听一个人说:“前边到站应该是思乡地。”一时间没明白,想了想,回过神儿来:“我死了呀!”念及家中老母年高,媳妇改嫁以后谁供奉的现实问题后潸然泪下。又走了一会,到了“望乡台”,小耿还哭呢。边上一人问他何事不了于心,他说了。那人出主意说咱俩跳过望乡台跑回去如何?小耿害怕小鬼会追,那个人打保票让他放心。两个人发足狂奔,跳过高台果然安然无恙;想想不对,小耿又往回跑,到了车跟前用手指蘸点唾沫把自己的名字给擦了,以绝后患。回头再跑,喘气如牛,终于进家了。小耿的尸身咕噜一下坐了起来,请想象这样的场景有多吓人!家人都蒙了,小耿一个劲地说口渴,要水,水来了闷头就喝,干掉小半桶,起身,作揖,出门拱手向虚无的远方,再三鞠躬致谢。家人问发生了什么,小耿从头道来,说刚才自己出门就是送另外一个人上路,喝的半桶水其实有一半是那个人喝的。过了几天小耿逐渐恢复了正常,和以前唯一的区别是:从此开始讨厌他媳妇,不再同床共枕。

    这是说实话的代价。

    小耿媳妇犯的错误很明显:为什么要让一个将死之人死到临头都不安心?

    真的有很多人爱说实话:今天你这身衣服总体来说挺漂亮的,但是……;你主持的那个节目挺好看的,但是……;你家孩子长得挺漂亮的,但是……

    每次听到“但是”我都在想,不说这个词你会死啊?!

    还有更恐怖的,说完实话还深沉地补充:“我不跟你说这些话,恐怕别人就更不会跟你说了”;完全一副要救人于水火之中的打扮——听不到这些实话你的未来情何以堪?

    其实,任何时候害人的总是一个人没有自知之明,听不听到实话关系真的不大。无自知的,实话说一万遍都白说;有自知的,实话自然摆在心里。大家都是聪明人,怎么会不知道自己的问题在哪里,想一次痛一次,偏偏需要你来提醒,讨厌不讨厌?

    更多说实话的人,并不在意对方,把自己树立成理智清醒的独立思考者是第一要义,我想我说所以我存在,接近现在很时髦的“知性”。

    喜欢感性的,看到还顺眼的统称美女,看到点新意必说惊喜,听人说话顺着附和,朋友交往,人家真的需要一个一直冷眼观察的人在一旁伫立吗?

    讲的人,开口的一瞬间有诚意,听的人,入耳的一刹那很开心。互爽,不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吗?

    补充一句:谁也别自虐,问人问题还附带条件:“想听你说实话”,跟小耿一样。你倒是让不让人家说,说了你又受得了受不了呢?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