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小草 / 我的图书馆 / 黄竹斋与古本《伤寒杂病论》——《伤寒杂...

分享

   

黄竹斋与古本《伤寒杂病论》——《伤寒杂病论会通》述评

2009-12-12  佛心小草
黄竹斋与古本《伤寒杂病论》——《伤寒杂病论会通》述评

附录:〈黄竹斋伤寒论著十种〉

魏雪舫
[/center]

        黄竹斋(1886—1960),名维翰,原名谦,竹斋乃其字,号诚中子,晚号中南山人。陕西长安人,当代著名中医学家。曾任中国中医研究院附属医院针灸科主任。撰有《针灸经穴图考》、《伤寒杂病论集注》等医著凡五十余种。毕生潜心仲景之学,造诣精深,仅伤寒论著即有十余种,其《伤寒论集注》、《金匮要略集注》等,素为学界所重。黄氏鉴于传世仲景之书,本己错简讹脱,又为历代注家,仁智各见,“甚或割裂章句,颠倒节目,纷纭淆乱,罔可适从,致医家菽栗布帛之文,成不可究诘之书”(《伤寒论集注•自序》)曾于1934年春到宁波访求仲景佚著,得遇白云阁藏本《伤寒杂病论》(桂林罗哲初手抄本),对此非常重视,当即将该书目录和原获有此抄本之左盛德作的序文登载于上海《光华医学杂志》及时公之于世,后重为之不辞劳瘁,整理校释,以期裨补宋本之阙疑,恢复仲景著作之原貌。兹就其对古本《伤寒》寻绎之端绪及研究成就,略为探讨,作一简介。

    (关于黄竹斋先生的生平事迹,学术贡献,其学术传人米伯让先生在所撰《黄竹斋先生传略》一书中有详细介紹。近年对黄竹斋学术思想及其医学成就,研究较为深入全面的是陕西苏礼研究员。本文引述即主要参考其有关论文。)

        古本的发现与印行

       自民国以来,仲景遗书,有四种发观,俱称古本[1]。
      
       1、湖南刘崑湘于民国初年在江西得古本《伤寒杂病论》、1933年石印公世,即长沙本亦称湘古本,又与其宗人刘仲迈同撰《伤寒杂病论义疏》在长沙印行。
      
        2、四川刘镕经于涪陵得传为“王叔和所述,孙思邈所校”之《伤寒杂病论》,1934年在重庆石印公世,即四川本亦称涪陵古本。
      
        3、即黄竹斋先生1935年抄得桂林名医罗哲初珍藏其师左盛德1894年所授之白云阁藏本《伤寒杂病论》(又名《伤寒论十二稿》),1939年在西安校刊公世,称白云阁本。(“白云阁”乃左盛德书斋名。黄氏发现此书之经过,详见其《宁波访求仲景遗书记》,该文原载木刻版《医事丛刊》中,现有如原先生已制成pdf版,民间中医网可任意下载。)
     
         4、日本•大冢敬节1937年印行之《古本康平伤寒论》,叶桔泉1947年复予重校在国内印行。(该书1988年已由湖南科技出版社依原书版式重印。)康平本曾引起中日双方重视,并为前辈交口称誉,有“认为系最善本,其价值超过赵本与成本”者。
        
        国内所见三种,涪本载文以孙思邈《千金翼方》所收《唐本伤寒论》及宋本《金匮要略》为主,湘古本与白云阁本《伤寒》部分基本相同,只是缺少个别章节和没有《金匮》杂病内容。尤以黄竹斋所刻之白云阁本(即后来广西称之为“桂林古本”)内容最全,较为完整。该书至1980年,黄老高足米伯让先生重予补刻三页书版,由陕西中医药研究院依原版重印200部分赠有关机构作资料保存,并遵照黄老遗愿,于1982年亲自将木刻版两箱送交南阳医圣祠珍藏。

       黄氏自1923年前即搜罗众论为“一以贯之”之《伤寒杂病论集注》(首刊于1926年),后经增删修订,于1934年再版时“适获湖南刘仲迈古本《伤寒杂病论》十六卷,将其脉证佚方,及订误各条,依次附列,以资考证”。(《集注•凡例》)由于仲景之书,“虽经历代医家整理,增删订正 ,仍未能窥知全貌”。自获古本之后 ,千古存疑,得以冰释,乃殚精竭虑,孜孜研求,复因坊间缺乏《伤寒》《金匮》善本,遂以宋本《伤寒论》、《医统正脉》本《金匮要略》为底本,参考诸书,以及当时新发现的湘古本,白云阁本等予以考核校订,正讹补脱,编成《伤寒杂病论读本》一种,于1936年刊行。此外以白云阁本为蓝本整理编纂成书未及刊印的还有《伤寒杂病论类编》,《伤寒杂病类证录》、《伤寒杂病经方类编〉等多种著作,于此可知黄氏刻意古本,用力之深且勤矣。至1949年又集各家之说撰成《伤寒杂病论会通》一种,是对有关古本伤寒文献的最后一次整理编定,也是毕生治仲景之学的总结。当时曾自行写印分赠海内。《会通》重印本,1982年由陕西省中医药研究院编辑出版。

        为古本作注者,首推湖南刘崑湘、刘仲迈二位先生,但其《古本伤寒杂病论》(白文本),与《伤寒杂病论义疏》(注释本)都没有重印,原本已很难见到,且此书缺《金匮》诸篇,内容少于桂本。而竹斋先生苦心孤诣,不遗余力校订刊刻之白云阁藏本,及《伤寒杂病论会通》等,虽经印行,作为内部交流,均未能普及。目前能见到的是广西人民出版社据罗哲初手抄本整理成的桂林古本《伤寒杂病论》(即白云阁原本,但内容多《六气主客》一篇),1960年已出第一版,又于1980年改竖排为横排本第二次印行3万册,此书方得以普及。桂林古本自再版以来,又已二十六年,且该本标点有误,亦早已售罄。

       现有民间中医网经典古籍编撰组2006年整理校印之新版《桂林古本伤寒杂病论》,内容完备,文字无误,标点正确,条目清晰。又附编方剂索引,极便检索。同时有识之士,注意到古本伤寒的注释本与研读此书关系至大,已有tsiivi 先生据1999年出版的《湖湘名医典籍精华•伤寒、金匮卷》所收刘氏《义疏》,制成pdf版,在网上发布。更有台湾古本伤寒专家陈乾原先生将黄氏《会通》与诸书校对,重新整理,务期更加完善的献于医林,现大部分已制成pdf版,正在网上公布,其余内容不日即可全部完成。他们的辛勤劳动为研究学习古本伤寒提供了极大的方便,使这些很难见到和沉寂已久的古本伤寒重要文献得以普及和留传,必将引起研究仲景之学的高度重视。因此,积极整理出版古本伤寒珍贵文献,对深入全面了解仲景学术思想,更有效的指导临床实践,具有深远意义。

       古本的研究与评述

        关于白云阁本《伤寒杂病论》,叶桔泉重印《康平伤寒论》时曾引用以证康平本之误。近年对桂本的研究较为深入,已有不少学者予以评介。如李景荣先生介绍白云阁本、木刻版《伤寒杂病论》有如下特点:1.该书是合《伤寒论》、《金匮要略》为一帙的十六卷本,其书名与卷数与张仲景原序合;2.该版本内容之编排,先总论,后各论,先诊断,后治疗,符合一般医学论著撰写体例;3.对六淫病邪论述较详尽;4.全书以整体观点为指导思想,以三阴三阳为辨证纲领,以脏腑经络学说为理论根据,符合仲景思想;5.全书首尾呼应,结构严谨;6.有《伤寒》、《金匮》原书所无的88方。李氏还介绍说:“此书重印后,深受各方赞许,据日本矢数道明来函云:该书传至日本后,日本学者争先研求,共赞珍贵。大冢敬节在病危时还要求读此书。日本《医事新报》称:这样珍贵的文献,在日本还是初次见到。”[2]

        关于研究古本伤寒成就最大者,至今仍属刘氏《义疏》和黄氏《会通》。刘仲迈《伤寒杂病论义疏》,笔者已有专文评述。现对黄竹斋《伤寒杂病论会通》略作探讨。黄氏治学向以严谨著称,倡用类方、类药、类证等方法,以集注、类编等形式,多方面综合研究仲景学说,其成就在学术界具有相当影响,任应秋先生誉其为近代治伤寒之学的大家之一。特别是对古本伤寒的发现,重视和推广,所作出的不懈努力,是任何人所不能及的。为求能够更全面的了解仲景著作,竹斋先生晚年复以白云阁藏本原文(罗哲初手抄本)为主,并参照宋本《伤寒论》,《金匮要略》及湘古本、涪古本等相互考核,“正其舛讹,补其脱阙。”精心编订成《伤寒杂病论会通》一书。并采取中外(日本)二百余家医著之精华,以集注形式对全书进行诠解,条分缕析,折衷至当,以达融会贯通之目的。其注释的原则是“论文与通行本相同者,则采辑成无己、赵以德以下元明清数十家之注以释之;论文为通行本所无者,则节录刘仲迈所撰《义疏》以解之;为湘古本所无者,则抒己意以阐发其义”。(《会通•凡例》)观黄氏自注之条,阐明奥义,亦多发前人所未发。正如米伯让先生所说:“本书取各家不同版本之长,核对订正,补其不足,搜辑历代诸注之精华充实内容,又据宋本补其佚阙,务期无疑不释,无义不晰”。(重印《会通》序) 实际上《伤寒杂病论会通》,是黄竹斋综合“宋、`桂、湘、涪”,四种版本合为一书,又搜辑历代诸注之精华,集各家学说以彰经义,而成此煌煌巨著。泽被医林,功不可没。

        值得注意的是,黄氏将其早年所著《三阴三阳提纲》及《医圣张仲景传》列于《会通》卷首。此提纲撰于1907年,其主旨是试图用西医生理之说,阐述伤寒六经之本质,尽管有些观点,现在看来不无商榷之处,但其勇于探索,很早就有试图贯通中西的思想是应予以肯定和赞扬的。这种用中西医结合理论研究“六经本质”的思想,则有待于今后进一步去充实完善。

       《医圣传》,向无详细纪载,黄氏鉴于历代史志均无仲景传记,使人难以全面了解张仲景生平事迹及学术贡献,乃搜罗诸书有关资料,详加考覈,于1924年撰成《医圣张仲景传》。苏礼先生谓该书“是迄今惟一的一部张仲景传记。全文约7600余字,概述了仲景的师承关系,学医经过,学术观点,典型治例,医学著述,祠墓,弟子传人等诸多内容。传末附皇甫谧、陶宏景、孙思邈、成无己,金元明清诸家乃至日人山田正珍、尾台榕堂等历代名医评赞,有助于深刻领会张仲景对祖国医学发展的贡献。1936年,日本冈西为人编《宋以前医籍考》时,即将此传全文收载,足见其影响之大”。[3]以上二种,皆曾以单行本印行,然时隔已久,原本很难见到,现在我们可以从《会通》中读之。

        然而本书亦有美中不足之处,即有人对这种注释方法提出了不同的意见,应当予以注意。尽管黄氏本着“不掠人之美”和“述而不作”的传统观念,尽量采取别人的注释,而自己则很少加以论述。主要指古本载文有异,治方不同之条,仍取宋本诸注,而弃《义疏》所释。如此过于遵古,则就难免有“断章取义”和“牵强附会”之嫌了。大不如直抒己见,独述心得之较为确切也。

        由于古本发现较晚,流传不广,未能引起学术界的足够重视,然据以与诸本辨别疑窦,论证是非,补宋本之缺佚,则此书实不可无。

        如《会通》正宋本之谬有云:“太阳篇下、伤寒脉浮滑节(181条),宋本及涪本同作‘此以表有热,里有寒,白虎汤主之’,脉方乖违,义实难通。湘古本作‘表有热,里无寒’似较优胜。然犹未若白云阁本作‘里有热,表无寒’之确切不易也。”又如第25条“服桂枝汤,大汗出,脉洪大者,与桂枝汤,如前法。” 白云阁本作“太阳病,服桂枝汤后,大汗出,脉洪大者,与白虎汤”则更为合理。如此之类,不胜枚举。

       另如古本所载之佚文部分,学术价值亦非常重要。如《平脉法》云:“病变百端,本原别之,欲知病源,当凭脉变,先揣其本。本之不齐,在人体躬,相体以诊,病无遁情。”“问日:其处方奈何?师曰:相体虚实,察病轻重,采取方法,权衡用之,则无失也。”又《霍乱吐利病篇》云:“霍乱证有虚实,因其人本有虚实,证随本变故也。”等,说明从诊断到治疗都必须辨体。这与《内经》所说,“必先度其形之肥瘦,以调其气之虚实,实则泻之,虚则补之,……无问其病,以平为期”的观点是一致的。其所谓“本”,即体质,不同体质决定着发病性质的不同。刘仲迈对此注曰:“病由体变,固百病之通例也。”所以王叔和说:“仲景明审,亦候形证,一毫有疑,则考校以求验。”(《脉经•序》)可见张仲景对体质与发病的关系,非常注意,早有要论,惜俱散佚,人所未见。

        此外,关于寒温分合问题:黄竹斋先生在《会通•通论》中说:“《难经》曰:伤寒有五,有中风、有伤寒、有湿温、有热病、有温病。仲景命名之义,盖本于此,是则伤寒者,外感证之总名也。下五者,外感病之分证也。伤寒论者,乃各种伤寒之总论,非专论伤寒而不论风、湿、暑、温也。”今观桂林古本,不仅有温病专篇,而且有六淫各论,本是全书。从《伤寒例》所说:“冬温之毒, 与伤寒大异,为治不同,证如后章”,“冬伤于寒,发为温病,脉之变证,方治如说”等来看,仲景原著,似应有温病证治的内容,绝不会仅“详于寒而略于温”。对于寒温之争,近年通过广泛讨论,认识已渐趋一致。因此,融伤寒理论和温病理论于一炉,从而把寒温学说统一起来,并形成一个全面、系统、实用的辨证论治体系已势在必行。

        关于外感与杂病合体共论之说,今人不乏卓识。李浩澎等说:“《伤寒》《金匮》二书有多次人为的芟理削并,殊不知仲景原将外感杂病共论,自有其特定内涵,非浅闻寡见者所能识”,并以北京刘渡舟先生的精辟见解说明外感与杂病共论的必要性。[4]  而南京陈亦人先生更认为“《伤寒论》并非专论外感病,其六经和八纲结合的辨证体系,揭示、概括了各种病证的病变规律,随证治之的治则与因证制定的治法和方药,对临床各科都具有指导意义,”所以“《伤寒论》绝非外感病专著,而是伤寒杂病合论”。[5]尽管古今许多医家曾为此大声疾呼,终因王叔和编次时更改了书名,并删去大部分杂病内容,从而造成“惑于《伤寒论》之名,……不得仲景伤寒杂病合论之旨。……治伤寒者,但拘伤寒,不究其中有杂病之理,治杂病者,以伤寒无关于杂病而置之不问(柯韵伯《伤寒来苏集》)。为了改变这种长期已经形成的观念,陈亦人教授进行了正名纠误,求实辨非。提出“不应该再墨守《伤寒论》之名,应当直接地改名为《伤寒杂病论》”,[6]以使名实相副。现从方证分析,方剂互用和临床治疗各个方面以及结合六经条文来看,均说明仲景之书确实是外感与杂病共论的,《伤寒》《金匮》之方绝无外感与杂病域限。因此,伤寒与杂病只宜合论而不宜分论。今观桂本《伤寒杂病论》,卷首“伤寒例。后有“杂病例”,全书既列有温病专篇,六淫各论,又详述脏腑病机证治。而《金匮》所载大多散见于六经篇中,如黄疸、宿食、下利、吐逆、呕哕、寒疝、消渴等分别隶属于阳明、少阴、`厥阴诸篇之内,充分体现了仲景以六经钤百病的辨治体系,该书正是寒温诸证兼备,外感内伤合论的整体结构,如此更为符合仲景思想。

        仲景遗著,虽由王叔和搜集编次,后又历经战乱,原书内容,散失甚多,至宋代林亿等整理成《伤寒论》《金匮要略》时,已非其全。关于桂林古本《伤寒杂病论》的真伪问题虽难以确考落实,但作为仲景书传本之一,而且篇章齐全,内容丰富,载方无缺,错讹较少,并对有疑条文,都能予以较合理的解决,故可供研读《伤寒》金匮》之参考。尤其桂本比宋本多出三分之一的内容,其学术价值亦不可低估,皆有待于理论研究和实践验证。

        综上所述,黄氏《伤寒杂病论会通》是以白云阁藏本《伤寒杂病论》为主,又综合宋本、湘本、涪本为一书之“仲景全书”。并以集注形式对全书进行诠释,更是继刘仲迈首为长沙古本作注的《伤寒杂病论义疏》之后,又一次对“古本伤寒”进行系统整理和详注。也是黄竹斋先生毕生治仲景之学的最后总结。该书为全面深入地研究仲景学说,提供了丰富的文献依据,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是学习“古本伤寒”必备的参考书。借此深入探讨古本内涵,对进一步完善仲景理论体系,充实方证内容,指导临床实践等方面,将会起到很大作用。

       参  考  文  献

        1.  米伯让.  重印《会通》序. 见《伤寒杂病论会通》. 第1版, 陕西省中医药研究院编,1982:3。
   
        2.李景荣.  白云阁藏本《伤寒杂病论》述评.  陕西中医 1982 ; (3):1。

        3.  苏礼.  黄竹斋对仲景学说的研究. 中华医史杂志  1992;22(1):12—15。

        4.  李浩澎等.  对仲景之书若干问题的透视.  国医论坛  1990; (1) :1。

        5.  陈亦人.  《伤寒论》非外感专著.  国医论坛  1991;(2):1。

        6.  陈亦人.  《伤寒论》名实考.   南京中医学院学报  1991; 7 (2):65。

                          (原文载   中华医史杂志   1992;22(1):16.)

        
        附录:〈黄竹斋伤寒论著十种〉:
        
        一、《经方药性辨》4卷,撰于1910年(庚戌),1930年修订重抄。当时名医张赞臣、周禹锡、施今墨等均为之作序。该书稿本一函四册,毛笔手书,共202页,附有黄氏1957年自序。(未刊)

        二、《伤寒论、金匮要略合编新释》、一名《伤寒杂病论新释》,12卷,撰于1914年,曾时加修订,至1960年又再次修订,亲笔重抄。“直至临终前一日(1960年4月),还亲写序言,置于卷首。”本书精抄本,一函六册,钢笔手书,共202页。(未刊)

        三、《伤寒杂病论集注》18卷,撰于1923年(癸亥季冬),首刊为1926年中和堂铅印线装本。并于1934年、1936年先后再版。至1957年人民卫生出版社又将其分为《伤寒论集注》、《金匮要略方论集注》二书出版印行。

        四、《伤寒杂病论读本》16卷,首刊于1936年中国医药书局铅印本。(上海、南京等地尚有馆藏)其修订稿本现存中国中医研究院图书馆。该书曾参考当时新发现的湘古本、桂林古本等,予以考核校订,正讹补脱。

        五、《校订白云阁藏本伤寒杂病论》16卷,木刻版线装,一函四册。1934年黄氏与罗哲初同在中央国医馆共事,得手抄副本而藏。1939年经校订后由原辛亥革命将领张钫捐资刊行公世。1980年黄氏弟子米伯让先生出资补刻所遗三页书版,并由陕西中医药研究院文献医史研究室用原版自印二百部。原木刻版两箱已于1981年12月由米伯让先生亲自送往南阳医圣祠,交张仲景医史文献馆收藏。(这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白云阁藏本》)

        六、《伤寒杂病论类编》8卷,撰于1946年(丙戌仲冬)。本书以《白云阁藏本》为蓝本,并取宋本《伤寒》《金匮》以补其阙,对原著条文以证为纲。分类编纂而成。如卷五“坏病篇”,以误汗、误吐、误下、误汗下、误吐下、误吐下发汗、误灸、误烧针、误火劫、误水灌、误服药等分类归纳,及其病因、病机、诊断和治疗。如此颇便于对各种病证的系统研究。书为稿本一函三册,毛笔小楷手书,共184页。(未刊)

       七、《伤寒杂病论会通》16卷,撰于1949年(己丑)。其正文以《白云阁本》原文为主,并参考宋本《伤寒》《金匮》以及长沙古本、涪陵古本,勘误补脱,改编而成。并引百家之说,进行全面注释。本书首刊为著者手书石印本。1982年陕西省中医研究院曾予点校,重印铅印本。(内部资料)

        八、《伤寒杂病类证录》3卷,撰年未详。本书对仲景《伤寒杂病论》232个证候或症状的有关条文进行了归纳编纂,未言所据蓝本,但从有关内容分析,仍以《白云阁本》为主。书为稿本,毛笔手书,一函三册,共194页。(未刊)

        九、《伤寒、金匮方证类编》不分卷,约撰于1955—1960年。全书共收载仲景方剂269首(佚方四首除外),分为26类。以方类证,先列方药条文,继则主治宜用、禁忌各条,未加任何注释及按语。使散见《伤寒》、《金匮》二书的有关某汤的方证用法,汇集起来,一览无余。书为稿本,线装一册,钢笔手书,共90页。(未刊)

        十、《伤寒杂病经方类编》不分卷,撰年未详。书以《白云阁本》为蓝本,收载“经方”319首,按其组成渊源,参以功用主治,分为32类。每类先方后证。每方首列方药条文,继列主之、宜之、与之、禁忌各条。特别是将《白云阁本》新出之方剂(88首),均一一分列于原《伤寒、金匮》各汤方之内。借此可以了解黄氏对“古本内容”的认识和见解,该书对深入研究诸多佚文佚方,有重要参考价值。书为稿本,线装一册,毛笔手书,共98页。(未刊)陕西省中医药研究院文献医史研究室藏有复印本。

        除上述十种之外,既知黄氏研究伤寒之论著尚有《应用经方》、《伤寒六经提纲歌诀》等数种,未及备录。

       以上各种除曾经刊印出版者外,所有未刊之书,现一律藏存中国中医研究院。

       以上介绍,据陕西苏礼研究员所撰《黄竹斋伤寒论著十种述要》一文摘录。
       (原文载 《国医论坛》 1988年,第3、4两期。)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