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海泛舟 / 哲理小品 / 哲理小品:羞辱的力量

分享

   

哲理小品:羞辱的力量

2010-01-28  学海泛舟
哲理小品:羞辱的力量

鲁先圣

读高中的时候,我与弟弟在一个年级,我学文、弟弟学理。弟弟小我两岁,天资聪颖,悟性极高,但却极其好玩。相比而言,我却刻苦好学,尽管资质一般,在班里的成绩一直是最好的。在刚进校的第一个学期,弟弟在他的班里成绩还可以,但越往后越差,到了二年级时,他的成绩已降到最后几名了。

当时教我们班语文课的周老师,同时教弟弟班的语文并任班主任。这个老师极其严厉,不苟言笑,由于当时在班里我的语文成绩很好,就格外为老师所关注,师生关系较之一般同学似也融洽得多。

作为弟弟的班主任,弟弟成绩的下降,成为老师的心病。他多次找到我,分析对策,让我劝说弟弟,让父母多教育。但由于我与弟弟不在一个班,平时又极少回家,这些办法几乎没有什么效果。

临近升高三了,同学们都在作最后的努力,还有一年考大学,剩下的时间不多了。可是此刻的弟弟依然故我地学玩参半,成绩不见起色。我无数次劝说弟弟,他总是白白眼睛说,你搞好自己的学习就行了。我也别无良策。

一天,老师叫我到办公室去。我去了,见弟弟已在那里。弟弟的眼睛红红的,刚哭过的样子。见我进来,老师对弟弟说:“你看看,你比哥哥少了什么,吃的穿的都一样,同时进校,你哥明年考大学走了,你却扛着被卷回老家去了,有脸回村,有脸见父母吗?我看你是天生的不可救药了,是不可雕的朽木,一辈子也不会有什么出息。你走吧,我要与你哥商量他明年报哪所大学的事。”

老师怒气冲冲地一气说完,而后赶了弟弟出去,并猛地关上了门。我感觉到老师说得太重了,弟弟的自尊心会受到伤害,怕出现意外,就忙着要去追弟弟。

老师制止了我。他说:如果他意识到了羞辱,就有救了。

此后的几天里,弟弟都沉默不语,像变了一个人。他不再玩了,全身心投入到了学习上。从那以后也不理老师,为此我批评他不对,他却对我说,士可杀而不可辱。

弟弟十分聪明,他的突然发奋,导致了成绩的直线上升,当年我们双双进入了大学的校门,我们考到了一个城市,我进了自己喜欢的师范学院的中文系,弟弟考了自己喜欢的医学院。

考入大学的那几年,我一直与周老师通信,但弟弟却从不与周老师通信,他说他从内心里反对老师对学生进行人格的羞辱。

随着年龄的增长,人生阅历的增加,弟弟开始改变了。有一次,弟弟主动约我与他一起返回母校去看望周老师,他说,他打听到周老师要退休了。

在一个落叶缤纷的秋天,我们双双回到了老师身边。多年不见,周老师的双鬓已染上了白霜,背也驼了,走路也有些蹒跚。见到我们,老师激动得热泪盈眶,而弟弟却禁不住哭了。我知道,弟弟明白了猛药其沉疴的道理。

哲思启示:人格的羞辱,是人最脆弱的部分,也是人最刻骨铭心的伤害。但假如这种伤害,能够促发人的自省,则会产生不可遏止的巨大能量,使一个人走出原来的自我,重塑人生。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