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集]古今书法拾贝之先秦篇(31)

2010-03-11  博金
 
[图集]古今书法拾贝之先秦篇(31)
 
2010年03月11日12:00 来源:网络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目   录

 

一、            古今书法拾贝之概念篇(1

二、            古今书法拾贝之近现代篇(2——10

1、毛泽东题名集(2

2、四代领导人手迹(3)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

3、中共政要墨迹(4)乔石、林彪、朱镕基、张思卿、胡耀邦、徐向前、陈毅、李瑞环、彭德怀、彭真、吴官正、周恩来、陈云、刘少奇、朱德、华国锋、任弼时、李岚清、聂荣臻、肖克、廖汉生、赵紫阳、吴仪、杨成武、陈永贵、宋庆龄

4、历史名人手迹(5)林彪、江青、康生、姚文元、邱会作、吴法宪、李作鹏、成克杰、毛新宇

5、欧阳中石书法(6

6、启功等当代书法名人手迹(7)启功、季羡林、柏青、史树青

7、名医手迹(8)萧尤友、施今墨、汪逢春、孔伯华、曹颖甫、余无言、秦伯未、丁福保、李重人、任应秋、章次公、黄文东、程门雪、刘渡舟、董建华、顾筱岩、何其伟、彭泽民、谢观、叶橘泉、黄星楼、魏龙骧

8、近现代名人书法手迹(9)蔡元培、郭沫若、鲁迅、李叔同、舒同

9、国民党首脑及下属书法墨迹(10)孙中山、蒋介石、蒋经国、汪精卫、戴季陶、黄兴、胡汉民、宋哲元、阮肇昌(师长)、付曾湘

三、            古今书法拾贝之清代代篇(11——12)吴昌硕、刘墉、郑板桥、邓石如、梁启超

四、            古今书法拾贝之明代篇(13——15)唐寅、董其昌、祝允明、谢缙、王铎、黄道周

五、            古今书法拾贝之元代篇(16——17)赵孟頫、鲜于枢、王安石、杨维桢、邓文原

六、            古今书法拾贝之宋辽金篇(18——22)苏轼、赵佶、黄庭坚、米芾、欧阳修、朱熹、张即之、岳飞、蔡京

七、            古今书法拾贝之隋唐五代篇(23——26)杨凝式、荆浩、张旭、褚遂良、柳公权、颜真卿、欧阳询、贺知章、怀素

八、            古今书法拾贝之魏晋南北朝篇(27——29)王僧虔、羊欣、王羲之、王献之、陆机、钟繇、索靖

九、            古今书法拾贝之秦汉篇(30)李斯、蔡邕、皇象、张之

十、            古今书法拾贝之先秦篇(31——32)甲骨文、金文、刻石、简帛

 
        先秦书法作品 1
 
         先秦文字 1
 
         中国书法,艺苑菁华,历数千年,史迹流衍,面目多端,难以尽举。兹仅依时序,分作十段:商周、秦汉、魏晋、南北朝、隋唐五代、宋、元、明、清、民国,略撮其意而已。
  谈及中国书法史,有一个问题不能回避,即:最早的书法是什么样子?要回答这个问题,并不简单。不过,有四个方面的内容应该涉及到:一,可以查考的中国历史最早起于何时;二,文字是怎么产生的;三,文字史是否与书法史同步;四,现有的实物资料能否满足我们的研究要求。第一个问题纯归史学家们考虑,第二个和第三个问题留给理论家们去讨论,第四个问题,则属于我们的书法家以及书法艺术爱好者们;其实,实物资料的审美价值,更容易让人发生兴趣。
  关于汉字的起源,有庖牺氏八卦造字、神农结绳造字和仓颉象形造字等说法,但谁也不能断言。基本可以肯定的是,文字在出世并投入使用之后,有一个成熟过程,在这段道路上,是靠实用价值和审美价值这两条腿前进的。 早在六千多年前新石器时代的仰韶文化时期,先民们就已经在日常使用的陶器上用笔来描画或者作记号。倘若"书画同源"之说有道理,那么文字史或者书法史起码不晚于此。
  甲骨文,是目前可以见到的最早的成熟书法。1899年王懿荣在一种称为"龙骨"的中药材上面,偶然发现一些刻画符号。"龙骨",就是龟壳,而上面的刻画符号,后来经考古学家和古文字学家证明,就是"甲骨文"。它最初出土于河南安阳小屯村的殷墟,是距今约三千四百年前的商代遗物。后来经过不断挖掘,出土甲骨片达十万枚之多;而上面的刻画符号,也总计达4500个,其中1700个被逐一破译和解释出来。甲骨文内容大多为"卜辞",乃记载占卜吉凶之事件。
  甲骨文,主要是刻划而成的,从书法角度欣赏,已经完全具备了章法、结体、用笔等主要构成因素。如现藏历史博物馆的一片商武丁时期(公元前13-12世纪)的牛胛骨,上面刻字多达128个,记述丁酉日商边之事,刀法灵秀,变幻莫测,奇趣丛生。甲骨文的章法或整齐或错落,结体或规则或随意,线条或纤弱或刚劲,这除了所使用的工具材料的客观限定之外,不能否认其主观审美趣味和"书法意识"。另如祖庚祖甲时期甲骨、廪辛康丁时期甲骨、武乙文丁时期甲骨等,亦各具气象。有意思的是,少数甲骨不是刀刻,而是用朱书或墨书所写,这证明,当时已开始使用毛笔之类的书写工具。
  周代,金文为主要的书体存在形式与书法表现形式。金文,又名钟鼎文,是钟鼎等器物上铸造的款识文字,或阴或阳。金文在商殷晚期(公元前14-11世纪)业已成熟,如《戍嗣子鼎》、《宰甫鼎》、《母戊方鼎》。其后西周武王时期的《天亡簋》、《利簋》,成王时期的《何尊》,康王时期的《庚赢卣》、《庚嬴鼎》、《大盂鼎》,昭王时期的《召尊》、《令簋》、《令方彝》,风格渐分,甲骨文的尖刻感彻底泯灭,但也并不拘泥于典型的肥厚笔画。西周中期,长篇金文更为普遍,如共王时期的《永盂》、《墙盘》,懿王时期的《师虎簋》,孝王时期的《大克鼎》,其大篆书也更显圆匀挺秀。至西周晚期,如厉王时期的《散氏盘》,宣王时期的《毛公鼎》、《虢季子白盘》,金文抵其颠峰,古奥浑朴,凝重大度,肥瘦自若,容与徘徊。至春秋战国,在周代金文基础上,诸侯各自独创自己地方色彩的书法,如《越王勾践剑》、《蔡侯尊》、《曾侯乙编钟》,字体修长,颇具装饰和夸张意趣。
  秦《石鼓文》(亦称《陈仓十碣》、《猎碣》、《雍邑刻石》),是目前所见最早的石刻书法,其书体介乎古籀与秦篆之间,结体方整而宛通,风格浑穆而圆活,是由大篆到小篆的转型期代表作。石鼓文在唐朝初年出土于陕西宝鸡,韩愈曾作《石鼓歌》记之,因出土早,所以对后世影响极大。
 
 
 
甲骨文-龟甲占卜文(青铜时代)
 
         甲骨文是龟甲、兽骨文字的简称,全称“龟甲兽骨文字”,也称“龟甲文”、“卜辞”、“占卜文字”、“契文”、“殷契”等。是青铜时代(约公元前1339-1281年)殷商刻在龟甲、兽骨、人骨上记载占卜、祭祀等活动的文字,是目前发现最早的成熟文字。十九世纪末,出土于河南省安阳小屯,史称“殷墟”。甲骨文已具备了中国书法用笔、结字、章法三个基本要素,形成了庄重、肃穆的书风,是一种最古而造极的书体。
 
 
正面
 
 
反面
 
甲骨文-祭祀狩猎涂朱牛骨刻辞(商武王) 
 
         此骨系河南安阳出土,长32.2厘米,宽19.8厘米。是甲骨文断代第一期商武王时期的一块牛胛骨版记事刻辞。骨版巨大且完整,正反两面共有一百六十余字,背面字内填朱,色彩炫丽,内容为商代社会生活和天气等方面情况,有重要的文史价值。字体瘦硬劲直,工整端严。 风格豪放,字形大小错落,生动有致,各尽其态,富有变化而又自然潇洒。不愧为甲骨文书法中的杰作。
 
 
甲骨文-宰丰骨匕刻辞(商代)
 
        图为商代一块牛骨,匕首形。镶嵌十四颗绿松石,相传也为安阳出土。殷商时期甲骨文,多为卜辞,记事者甚少,此骨匕记载了帝乙或辛帝时,宰丰受到商王赏赐之事。宰丰骨匕一面刻辞纹,另一面刻有文字,一端残,文字分两行,完整无损,罕见之极。其布局精妙奇美,疏密得当,笔力雄健浑圆,结体错落有致,显示出卜辞书法成熟之美。 
 
 
 
 金文-商(王卂)鼎铭  
 
 
金文-司母戊(商代) 
 
         中国商代晚期的青铜器。1939年于河南安阳殷墟商代晚期墓出土。因腹内壁铸有“司母戊”三字而得名。亦有人释作“后母戊”,后母戊即商王武丁妻子之一的妇妌。该鼎造型庄严雄伟。长方形腹,每面四边及足上部饰兽面纹。双耳,外侧饰双虎噬人首纹。四足中空 。高1.33米 ,口长1.10米,重达875千克 。用陶范铸造 ,鼎体(包括空心鼎足)浑铸 ,其合金成分为 :铜84.77% ,锡11.44% ,铅2.76%,其他0.9% 。司母戊鼎是前已发现的中国古代形体最大和最重的青铜器,在世界上也是仅见的,反映出商代青铜冶铸业具有极高水平。现藏于中国历史博物馆。
 
 
 
金文-静簋(西周穆王) 
 
         静簋为西周中期穆王时代器物。器内有铭文八行九十字,大篆。此时期金文大篆字体正由西周中期向晚期过渡。《静簋》通篇铭文均称舒适,淳朴典雅,有“笔短趣长”之势。不失为西周中期金文书法艺术的代表作。  
 
 
 
金文-禽簋铭(西周成王) 
 
        金文-禽簋铭(西周成王时器) 
 
 
金文-史墙盘(西周恭王)
 
         史墙盘为西周恭王史官墙所作的礼器 。器形宏大,制造精良。1967年于陕西扶风庄白村出土。现藏于陕西扶风周原文物管理所。盘高16.2厘米 ,口径47.3厘米 。圆形,浅腹,双附耳,圈足。腹饰鸟纹,圈足饰窃曲纹。内底铸有铭文18行284字,文章使用的四言句式,颇似《诗经》,措词工整华美,有较高的文学价值。铭文前半部分颂扬西周文、武、成、康、昭、穆诸王的重要政绩,后半部分记述墙所属的微氏家族的家史,与文献记载可相印证,是研究西周历史的重要史料。铭文字体为当时标准字体,字形整齐划一,均匀疏朗, 笔画横竖转折自如,粗细一致,笔势流畅。有后世小篆笔意。《牆盘》年代久远,其中许多文字已无法辨认,留待研究金文学者探考。 
 
 
金文-曶鼎(西周恭王) 
 
         曶鼎,西周恭王时期器物。久已遗失,仅存铭文拓本下缘残泐,大篆。铭文茂密朴实,厚重凝练,有古拙雄伟之气,是西周中叶铜器铭文中最为精美的一章。 这件鼎据《积古斋钟鼎彝器款识》卷四所说,原为清朝人毕沅得之于西安,鼎高2尺,围4尺,深9寸,款足作牛首形。据推测这件鼎应当是在周原地区出土的。后来,这件鼎毁于兵火,仅有铭文拓本流连于世。该鼎铭文共24行,现存380个字。其内容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讲周懿王或孝王的元年六月的乙亥日,周王在穆王大室册命作器者——曶,命令他继承祖考的职司掌管周王朝的卜事,即铭文所谓的“更(赓)乃且(祖)考司卜事”,并且赏赐了作器者。邢侯后人在宗周为王臣者井叔还赏赐作器者以赤金(铜)一钧(30斤)。作器者感到荣耀,遂以赤金作鼎以为纪念。第二部分铭文记载同年四月了酉日,作器者派家臣代表自己到作为狱讼官的井叔那里控告效父及其家臣名限者。原来,作器者“既赎女(汝)五[夫效]父,用匹马束丝”,意为已经用一匹马和一束丝从效父那里赎(贸)得五夫——即5名奴仆,然而名限者却背信弃约,并要另行订立交换条件,因此发生了这场诉讼。铭文的第三部分追述往昔饥荒之年,“匡众厥臣二十夫”——即名匡者的农夫和家臣20人,强抢作器者的禾给匡,作器者遂控告到东宫那里。东宫判处说让匡交出强抢禾的人,如果不交出来,匡就将被重罚。名匡者乃向作器者稽首,并且赔偿了损失。
        【铭文】隹(唯)王元年六月既朢乙亥,王才(在)周穆王大(太)[室],王若曰:曶,令女(命汝更)乃且(祖)考(司)卜事,易女(锡汝)赤巿(韨)、□,用事。王才(在),丼吊易(邢叔锡)曶赤金,曶受休[命]于王。曶用丝(兹)金乍(作朕)文孝白(考宄伯)牛鼎,曶(其)万[年]用祀,子子孙孙(其)永宝。
 


金文-散氏盘(全图) 
 
 
金文-散氏盘(局部) 
 
金文-散氏盘(西周历王)
 
        散氏盘又名“矢人盘”,是西周历王时期重器。清乾隆初年陕西风翔出土,曾藏于乾隆内府。以其长篇铭文著称于世。
散氏盘铭文铸于盘内底上,共三百七十五字。是一件风格非常突出的作品。其书法浑朴雄伟,字体用笔豪放质朴,敦厚圆润,结字寄奇隽于纯正,壮美多姿。有金文之凝重,也有草书之流畅,开“草篆”之端。
 
 
金文-县改簋(西周穆王976─922时期铸造) 
 
 
 
 
金文-毛公鼎(西周宣王) 
 
          毛公鼎为西周晚期的宣王时期器物。清道光末年于陕西岐山出土的重器。铭文长达四百九十七字,为皇皇钜制,被誉为“抵得一篇尚书”。其内容是周王为中兴周室,革除积弊,策命重臣毛公,要他忠心辅佐周王,以免遭丧国之祸,并赐给他大量物品,毛公为感谢周王,特铸鼎记其事。其书法是成熟的西周金文风格,奇逸飞动,气象浑穆笔意圆劲茂隽 ,结体方长,较散氏盘稍端整。李瑞清题跋鼎时说:“毛公鼎为周庙堂文字,其文则尚书也,学书不学毛公鼎,犹儒生不读尚书也。”
 
 
金文-虢季子白盘(西周宣王) 
 
        虢季子白盘是西周宣王时期青铜礼器。传清道光时期陕西宝鸡 川司出土,为西周著名重器。
        虢季子白盘内底部有铭文八行字。长篇铭文不仅有史料价值,也是先秦书法代表作。其书法颇具新意,用笔谨饬,圆转周到,一笔不苟甚有情致。这派圆转书风对后世影响深远。 
 
 
金文-栾书缶(春秋晚期晋国器) 
 
        栾书缶,系春秋晚期晋国器。通高50厘米,口径16.5厘米,现藏中国国家博物馆。此缶是祭祀祖先时盛酒容器。有盖,盖上有四环形钮,直口,平沿,长颈,广肩,鼓腹,平底。器腹置对称四环形耳,器表漆黑光亮,颈和肩部有错金铭文五行四十字,内容记载晋大夫栾书伐郑、败楚的功绩。器盖内另有铭文二行八字,是传世最早的错金铭文铜器。此缶造型古朴,是目前所见最见的一件错金铭文铜器,对研究春秋时期各诸侯国之间的战争具有极高的史料价值。
        此缶铭文线条柔韧婉转,婀娜多姿,呈风流妩媚之态,颇堪玩味。
 
 
金文-利簋铭
 
        译文:珷征商,佳甲子朝,岁鼎克昏,夙有商
 
 
金文-侯马盟书(晋国) 
 
         一九六五年山西侯马晋国遗址出土了大量盟誓辞文玉石片,称为“侯马盟书”,又称“载书”,盟书笔锋清丽,为毛笔所写,多为朱书,少为墨书。其书法犀利简率,提按有致,舒展而有韵律。
 
 
金文-鄂君启节(战国中期楚国器) 
 
        一九五七年出土于安微省寿县,是战国中期楚国器,青铜制成,形似剖开的竹节,是当时楚怀王(公元前三二八——前二九九年)发给受封在湖北鄂城的鄂君启的水、陆通行符节。节上刻文圆润秀劲,庄严肃穆,是错金铭文中的精品。 
 
 
金文-趁鬲铭文(西周) 
 
        译文: 隹九初吉庚 师X作X文考 圣公文母圣X 尊X其万年子 孙永宝用 
 
 
金文-陈曼簠 
 
        簠是祭祀和宴客时盛放黍,稷、稻、梁等饭食的器具。此莆是战国早期齐国器,文字记述了陈曼为其皇考献叔作器的情况。此簠4行22字。 现藏上海博物馆。
        金文发展到战国时期,体势、笔法都发生了变化,改变了西周金文圆浑厚重的作风。《陈曼簠》字取纵式,从笔画的齐整和字距、行距的均匀分布来看,已呈小篆体势的雏形。虽然小篆继承了秦系文字的传统(如《秦公簋》、《石鼓文》等),但无疑也会受到东土文字如《陈曼簠》一类字体的影响。
        铭文书法具有极响的名气。在齐国书法崇尚方势流派中,它脱颖秀出,以精劲谨严,用笔纵锐横方为战国早期古文的又一重要体势。书法规整秀丽、优美典雅,同雄重庄严的西周金文相比已有很大不同。从文字的造型和书法的风格看,都已显示出向小篆过渡的迹象。它为研究金文向小篆的过渡提供了实物资料。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