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rnard shaw / 我的图书馆 / 《关于抽动症,爱是最好的良方》

分享

   

《关于抽动症,爱是最好的良方》

2010-03-12  Bernard s...

我的孩子五岁多不到六岁的时候被确诊有抽动症,和许多别的父母一样,此前我根本不知道世界上还有所谓的抽动症,多动症倒是听说过,抽动症那真是新名词。不管怎样,不管我接受还是不接受我的孩子的确有抽动症。我刚开始完全没当一回事,觉得那不过是医生的小提大做,医生不是一惯如此吗?我拒绝给孩子吃药,我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日子继续往前走着。可是,终归是不一样了,孩子越来越难受,眨眼、张嘴、扭动身体,那时他刚好上一年级,字也不能好好写,用孩子的话说:不知怎么搞的抓着笔就想使劲,结果劲一大笔就断,上学之前给他准备再多的铅笔都没用,笔总是不停的断不停的断,他没法完成作业,一着急手上的劲越发大,孩子受不了了。我开始向医生低头,我接受了孩子的确有点不大好需要治疗的这一事实。孩子六岁开始吃泰必利,我只给他吃一点,因为是药三分毒,在还没有确实的依据时我仍然不肯相信医生相信药,因为我自己就是一个病了很久的人,药物对我没有起到什么实质性的作用。 

             所谓久病成医,为了更好的帮助儿子我开始翻阅各种资料和书籍开始了解抽动症。在网上、书籍上、各类报纸的医疗广告都是把抽动症和多动症放在一起说,有的甚至把抽动症归属于多动症的一个旁枝。我不是医生从专业的角度我不能详述,但是以一个母亲对自己孩子的爱,还是非常容易的在那些医学的条条框框里找出那些是儿子有的那些是儿子没有的。儿子刚开始吃泰必利的时候效果不错,他的动作明显的少了,但是他仍然觉得不舒服。家有抽动症孩子的父母一定都有体会,孩子的脾气通常都坏的很,因为他们难受,身体上的不舒适导致了精神上的烦躁。我经常会询问孩子:感觉怎么样?尤其是吃药以后。吃了半年的药,儿子开始有头痛的现象,我知道那是药物的副作用,半年后药物的疗效开始下降,我们不得不增加剂量。孩子七岁的时候我们全家来了青岛,此时孩子吃了快一年的泰比利。那个时候我也已经明白抽动症是不能像对待一个简单的疾病那样去对待的,这是一个长期的症状,需要你长久耐心的对待。 

                望子成龙是天下每个父母的心愿,我当然也不例外,可是当我明白抽动症更多的是一种心理和情感的不协调时我开始对儿子没有要求,我唯一的要求就是希望他能像别的孩子那样,情绪稳定,健康快乐。我从儿子身上所观察到的抽动症是这样一种情况:孩子受到了伤害或惊吓,也可能是在母体的时候也可能是出生后最初的年月,我的孩子是难产,他在产道呆的时间有点长不知是否大脑神经有点受损,儿子对外界压力所做出的反应就是身体上的怪动作。我和丈夫最初感情不好我们常常争吵,家庭不和谐,这对儿子产生了极大的影响。这类孩子通常都异常的敏感,他们感受和接受到往往是不好和不愉快的东西,因为本身他们就站在背阴处,他们所接受到的东西和他们对事物的处理能力有着相当大的差距,所以他们痛苦、矛盾、不知所措。我发现有许多有抽动症孩子的父母并不知道这一点,所以对这类孩子需要更多的耐心和爱心。我带着孩子求医问药的那些时光,唯一让我记住的只有一位老教授,满头白发的他告诉我:“别再带着孩子这看那看的,不要给他吃药了,多爱他,多关心他,多带他到大自然中去。”这是一个多么让人感动的老人,现在医院医生的职责似乎就是给病人拼命的开药,他居然一粒药都没有给我开,他只告诉了我一个简单的道理,爱,可以帮助孩子。其实我也是这样理解抽动症的只是不能完全的肯定,从那以后我给孩子停了药。药一停,孩子反弹的更厉害了,已经吃了一年多的泰比利突然不吃了,儿子的动作猛的多了起来。我知道停药是一方面原因,另一方面的原因就是孩子换了一个环境,那时我们全家搬迁来青岛,刚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他紧张,有压力,换做别的孩子一样会有不适应感更何况他,适应协调能力比别的孩子要差。比较幸运的是我是一个全职妈妈,儿子的任何一点微小的不适都会被我看在眼里。我每天牵着他的手送他上学,他总是无比难受的问我:“妈妈为什么我是这样,为什么只是我是这样,别人都不这样,我难受啊!我什么时候能好!”看着他那张饱受折磨的黄瘦的小脸我能不难受吗?当然难受,即便我这样的爱他也不能替代他,只能是站在一边关切的看着他,让他知道我是爱他的,我在关心他,我永远在这里陪伴他,我总是故做轻松的说:“哦!没什么的,你没有什么的,十二岁,等你满了十二岁就会好了,真的,没什么大不了的!”。那是我和儿子度过的最艰难的一段时间,儿子身体上的难受似乎达到了顶点,我比以往的任何时候都更加的爱他关心他,我的耐心和细致也达到了空前的高度。我每天都会接送孩子上学放学,我及时的和老师沟通让她们知道孩子的情况而不会过多的责备孩子,我努力的和孩子的同学交朋友。有一天孩子还是受不了了。那天早晨一起床,他就赤着脚在家里跑,疯了一样我把他抱住搂着他问:“怎么了!

儿子!怎么了!”“难受啊!妈妈,难受啊!想撞墙!”我把他搂到床上紧紧的抱着他,因为当时我要忍不住眼泪在我的眼框里打转,“儿子,跟妈妈说说,怎么个难受法?”“不知道,就想很快的速度跑,跑了就不难受,好像是骨头里面难受,似乎有小蚂蚁在爬。”儿子休学了,第一次因为抽动症没有去上学。他当时的班主任非常的关心他,帮我们介绍了一个青岛非常有名的老中医,处于绝望的我带着孩子去了那个老中医那。儿子在这一点上是幸运的从头到尾寻医问药的过程没有遇到一个庸医,第一次带儿子去看的时候,那个慈善的老人就给了我这样的承诺:“放心,没什么,能治好,吃三个月的中药就差不多了!”当时真觉得好像做梦一样,有点不能相信,因为我对抽动症可以说已经有足够多的了解,目前在世界上都没有那个医生敢说:“来,我能治好抽动症。”中国人对于中医的信赖程度总是远远超过西医,中医对抽动症的解释是:脾常不足、肝常有余、肾常虚,老中医给儿子把脉后说儿子是肝火旺,他说这么旺的肝火如果换做大人会受不了,孩子就是孩子,小,不知道说。儿子开始吃中药,每星期去一次老中医那。似乎和泰比利开始的功效有点类似,儿子才吃完三天的中药,难受的症状就明显的减轻了,动作也少了,我挺高兴想也许能有奇迹也未可知呢?中药一吃就是三个多月,儿子仍然停留在最初吃药的那个情况,并且开始有了一点别的情况。我问儿子难不难受,儿子说难受,每天那么苦的中药逼着他吃,于是我决定停药,从那以后我再也没给孩子吃过任何一类治疗抽动症的药。 

                 儿子的抽动症虽然是五岁多到医院确诊的其实早就有症状表明孩子有,只是我们不知道还有就是开始症状不明显,孩子从二、三岁的时候开始就有频繁眨眼睛的现象,那时候毕竟小他感受到的压力也小,他突然厉害起来就是从入学以后。我们给孩子改了户口孩子年龄还没到就上了一年级,一上学孩子就开始面对压力了,我对他管教的也比较严格,就这样孩子的抽动症就全面诱发了出来。现在我知道对于这类孩子要尽量给他们一个宽松愉快的环境,要和你的孩子成为好朋友,只有孩子把你当成最好的朋友最可信赖的人才会在难受的时候及时向你求助,心理疏导和行为治疗对他们太重要了。对这类孩子最难把握的就是一个“度” ,因为他们脾气多,难缠,大人往往容易心软,可一味的迁就只能助长他们的脾气,所以在耐心和细心的同时还要软中有硬。那时候我做的最多的就是和孩子交流,细心的观察他的情绪变化,及时的开导他。我和儿子在一起做的最多的还是一起玩,我差不多一直都在陪着他玩,登山、滑冰、打球、游泳、唱歌、下棋、做游戏。如今儿子好了我也远没有从前那么关注他了,连他自己都说:妈妈,以前你一看见我就满脸笑容,现在怎么搞的。。。。。。。。 

                一些打来电话和我沟通的人,我发现他们中很大一部分都只是想从我这里获得一种方法或是知道我的孩子是吃了什么药,他们只希望用了这方法或药孩子就能马上好了。我告诉他们的就像我所写的,治疗抽动症没有什么灵丹妙药,也不可能一下就治好了这需要一个过程,这个过程有多长那就要看父母和孩子之间的努力和配合程度了,在这个过程中取决定作用的是父母,就像一句谚语说的:没有不会长的庄稼,只有不会种庄稼的农人。 

                江苏的一位母亲给我打电话,非常的着急,因为她的孩子十四岁了,抽动症厉害的没法上学,她告诉我她有责任,以前一心想着挣钱把孩子就丢给了爷爷奶奶,如今买了大房子和爷爷奶奶分开住了可孩子却不接受她了。我告诉她这类孩子都敏感想的多非常需要一个亲密的朋友,她如果想帮助孩子就一定要成为孩子的好朋友,否则根本没办法。她说孩子几乎每晚都要喊叫,我告诉她我的孩子厉害的时候也是如此,夜夜惊吵,这个时候需要妈妈去安抚孩子,因为只有妈妈能给孩子切实的安全感,她说她的孩子不要她,她碰一下孩子叫的更厉害。这真是一种无奈,她的孩子其实早就发现有抽动症只是刚开始不厉害她没有放在心上,还有就是生活的需要她得工作,于是最好的治疗时间就被错过了。 

 

               广西的一位母亲,她在电话里不停问我的只是:你的孩子是吃了什么药才好的,她好像很忙语速又急又快,她的孩子和我的孩子一样大,诊断出有抽动症的年龄也和我的孩子差不多但是她的孩子一直都在吃药,吃另一种西药(安坦和氟哌啶醇),最近孩子老说头疼。这显然是个粗心的母亲,孩子吃了几年的药了绝不会只是最近才开始头疼,应该早就开始头痛了。她说她工作忙,还说受不了自己的孩子,脾气大的要命,有时候真是怕他。我把我的想法观点都告诉她了,她似乎没有听进去,她始终反复问的就是:你的孩子吃了什么药?怎么治好的,现在还有没有在吃药。我最后没有办法就很直接的对她说:我建议你最好别再给孩子吃药了,多陪陪孩子,多带孩子出去玩玩。 

                大连的一位母亲,她说她的孩子才六岁,不久前发现孩子有抽动症,我高兴的在电话里鼓励她说:没关系,你的孩子这么小肯定能治好。我当时忘了赞美她,她真是一个好妈妈,她在第一时间来帮助自己的孩子。印象中我对她说的最多,并且也最有信心她的孩子会像我的孩子一样早一天看到希望。当我极尽所能把经验和我曾经做过的努力讲给她听以后她很感动,她这样说:姐,真是谢谢你!听你这么一说我有信心多了,以前带着孩子出去还挺紧张的生怕别人说:看,那个孩子怪怪的,什么毛病啊!现在该知道怎么做了。 

               我的孩子在病情厉害的时候有非常严重的厌世心理,我曾在一次带孩子去儿童医院看病的时候遇到另一位母亲,我们的孩子一样大我们俩也是年龄差不多,不同的是她的孩子是多动症,所谓同病相怜,我们坐在一起自然是要相互交流。她和我一样没有工作是全职妈妈,没办法,孩子太费心了。她说她的孩子就是不能停下来,除了睡觉那是一刻也不能停下来。多动症的孩子更糟糕,因为他动个不停会影响别人。我告诉她我的孩子厌世,她说她的也一样,小小年纪就常常说:活着有什么意思!我们交谈着然后我就很小心的问她:你是否在家和老公有比较多的争吵?她点头说是,她爸爸脾气暴。然后我告诉她,我和丈夫是一样的,现在为了孩子我在努力和丈夫搞好关系,和睦的家庭是每一个孩子幸福成长的摇篮。如果你的孩子有抽动症或多动症而这个病并不是由遗传而来或难产造成的,你该看看你们夫妻之间的感情怎么样?当你们开始帮助孩子的时候更要紧的是首先要帮助你们自己的感情。 

               我的儿子甚至有过往前走三步然后往后退两步的奇怪行为,他因为自己的怪异非常的自卑,我去接他他总是灰灰的对我说:“妈妈,同学们笑我,他们说我有毛病”我看着儿子坦然的说:“你没毛病,你好的很,你只不过从上天那里收到了一份额外的礼物,看看那些说你的人都没有你聪明是不是,他们没有得到这份礼物他们无需经受考验,你比他们幸运!”总有资料说得多动症或抽动症的孩子智力有问题,学习不好,这真是一个不完全的观点,我的孩子智力一点问题没有学习也不错。更有甚者,许多不负责任医院的广告,把多动症和抽动症孩子说成了问题孩子,这无疑误导了普通人对这一症状的理解,还有就是无数医院鼓吹能治好抽动症,能药到病除,那无数善良的父母就这样糊涂的把孩子交给了他们。多动症和抽动症孩子经受最多的其实是内心的痛苦和折磨,他们自己不能平衡,不知怎样合理的去宣泄,他们只是用了一种不太正确的方式提醒周围的人注意他,关心他,爱他。 

           如果你的孩子有多动症或抽动症,一定不要慌张,首先自己对这个病症要有足够多的了解,其次谨慎的选择适合自己孩子的治疗方法,每个孩子的情况不一样表现也不同,治疗方法也不会是千篇一律的。我的观点就是多关注孩子的内心,能不吃药的尽量不要吃药,对孩子的怪动作不要太在意,多和孩子交流,多鼓励孩子,我想其实“爱”就是最好的良方。 

           我的孩子现在十一岁,抽动症的动作没有了,但是在性格和情绪方面仍然没有别的孩子好,没有别的孩子稳定,所以我还是要坚持将“爱”进行到底。 

QQ615739433

 

各位朋友: 

              大家好!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把我和儿子共同经历的那一段艰难的岁月写了一篇文章《关于抽动症》发到百度的抽动症吧里,因此许多朋友通过QQ得以和我联系上,我和不少人交谈过,感触颇深。大家都很忙各自都有自己的事,我因此想到写一封信,希望能把我的经历说的详细些,让更多的人能多一点了解,如果因此能有所帮助,那是我最大的心愿。 

            我的儿子是六岁不到在医院确诊有抽动症,但是实际上儿子在二岁的时候就有轻微的症状:眨眼睛,从两岁到五岁他的表现一直不厉害,眨两个月的眼睛要停顿三个月而后开始吸鼻子,吸两个月的鼻子又平静好几个月接着出现耸肩膀的动作,如此循环往复直到快六岁,他上小学一年级因为学习的压力再加上他当时参加乒乓球训练,抽动症全面诱发,所有的动作一起来并且动作剧烈幅度大。我是在他六岁的时候才完全明白他有抽动症,并且知道了抽动症是怎么一回事,此前我是一无所知也从没有经过任何治疗。儿子从小脾气和性格都非常的不好,不合群缺乏自信极容易生气,我大约就是在他二岁的时候意识到我要帮助他,这样的性格长大了是不行的,所以无意识中在他两岁的时候我就已经开始从心理上帮助他,这也正好符合了抽动症的心理疗法。 

               我和不少的家长交流过我感觉真正意识到,抽动症不光是要从孩子的体质、身体上加强,更要从孩子的心灵上去帮助的家长不多,大多的家长仍然把抽动症当做一种病来对待,来认同。我想强调一点,抽动症不是病,只是一种症状,抽动症的潜伏期有可能会很长如果孩子一直没有外界的诱因很可能会一直是轻微表现,就像我的孩子二岁到五岁之间的表现,可是生活不会是一帆风顺的生活中偶有的风吹草动都有可能让孩子的症状急剧的加重,这是一个必然的过程,很多家长为此恐慌不已,其实大可不必,如果家长的心理有足够的准备就会很沉着很冷静的面对这一问题的出现。太多的家长还是非常热衷于什么偏方,因为偏方省事省心,吃了,如果好了多好了。我在《关于抽动症》里就强调了,没有什么所谓的灵丹妙药,如果有那也只能是各位家长的爱,爱是最好的良方。 

                我从孩子二岁的时候就开始从心理方面关注他,我建议家长们多看一点关于儿童心理和儿童教育方面的书,因为如果你有一个有抽动症的孩子在孩子的心理素质和教育方面你就省不了心,费心是不可避免的。有一段时间我每天针对孩子写观察日记,因为他的脾气实在是太多了,过多的情绪化让他童年极为不快,我每天细致的观察他找寻合适的方法。我用过许多的方法如:兴趣转移法,心理暗示法,游戏法。不管用什么方法最难能可贵的就是要坚持,我一直就是这样努力的,在最艰难的时候我都没有放弃,我一直坚信我能帮助孩子走出来。我会为了暗示孩子的一个小缺点给他讲重复的故事直到他明白为止;孩子三、四岁的时候非常的胆怯缺乏自信我每天晚上带着他在家里大声喊叫:“我很自信!我很勇敢!我是最好的!”;孩子六岁时抽动症全面爆发孩子非常难受动的厉害脾气也异常的火爆,我发现当他唱歌的时候他能够停止动作并且心灵平静所以我开始常常教他唱歌。 

               谁都希望自己有个健康快乐成长的孩子,可是如果你的孩子真的有抽动症,不要忽略这个事实,所谓精诚所致金石为开,耐心细致加上爱心还有就是努力的坚持。众所周知,我们外在的这个身体和我们的精神(心灵)是相互依存的,如果我们身强体壮为平衡我们的内心我们的精神所要付出的努力要小许多,如果我们身体虚弱不舒服内心自然会烦躁不安这个时候如果想要达到一种平衡我们的心灵(精神)就要付出巨大的力量。所谓有付出有回报,当我们帮助孩子提高他们心灵的力量,丰富了他们的承受能力,将来等他们长大他们会比别的孩子优秀,因为他们已经经历一场磨砺。在我们家长全身心的帮助孩子,帮助他们强身健体,帮助他们丰富自己的心灵时,我们和孩子会结下深厚的友谊,这样的友谊带给我们的喜悦是任何东西都替换不了的,而在帮助孩子的过程中我们自己也会成熟,我们自己对生命,对人生也会有新的看法,所以苦难并非全然是坏事。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