檬梓桥 / 中医篇章 / [转载]朱良春用药经验集(三)

分享

   

[转载]朱良春用药经验集(三)

2010-04-05  檬梓桥

27、半夏应用新探
    半夏味辛性温,体滑而燥,其除湿化痰、和胃健脾、发表并郁、降逆止呕之功人所尽知。但其作用远不止此。朱老经过多年临床实践,对半夏的功用别有领悟,约述如次。(1)消瘀止血
    《素问‘厥论》日:“阳明厥逆,喘咳身热,善惊,衄、呕血。”诚以阳明为多气多血之经,冲为血海,隶属于此。若胃气逆行。冲气上千,气逆则血逆,而吐衄之疾作矣,是以吐衄多从伤胃论治,以降胃消瘀为第一要义。推降胃气之品,以半夏最捷,故历代医家治吐衄恒喜用此品,近代张锡纯氏尤为推崇,曾制“寒降汤”,以半夏、赭石配合蒌仁、白芍、竹茹、牛蒡子、甘草,治吐衄“因热而胃气不降”者;“温降汤”,以半夏、赭石配合白术、山药、干姜、白芍、厚朴、生姜,治吐衄“因凉而胃气不降”者。随症制宜,泛应曲当,张氏可谓善用半夏者矣。然而朱老认为:“半夏用治吐衄诸症,不仅仅在于能降胃气,其本身即有良好的消瘀止血作用。”这就道破了血症用半夏的真谛。朱老拙,《直指方》治“失血喘急,吐血下血,崩中带下,喘急痰呕,中满宿瘀,用半夏捶扁,以姜汁和面包煨黄,研末,米糊丸梧子大,每服三十丸,白汤下”,即取其消瘀止血作用。清吴仪洛认为,半夏“能散血”,“破伤仆打皆主之”,可谓极有见地。而以生半夏研极细末,多种外伤出血外掺之,恒立能止血。且无局部感染现象。本于先贤,证诸实际,则朱老关于半夏有“消瘀止血”作用之说,信不诬也。惟其性燥,阴虚咯血,当在禁用之列。
    一女病人,34岁,夙患胃溃疡,胃痛经常发作,作则呕吐酸涎,甚则夹有血液。此番发作一如前状,苔薄黄,脉弦细。此肝邪犯胃,胃气上逆,络脉受损之咎。半夏既能降逆,又能止血,并可制酸,亟宜选用。遂予:
    法半夏、杏仁泥、生杭芍、赤石脂各12克,代赭石18克(先煎),马勃、木蝴蝶各5克,作煎剂。一服痛定、呕平、血止。续服5剂以巩固之,追访半年,旧恙未作。

    (2)和解寒热
    《本经》称半夏主“伤寒寒热”,由此可窥“柴胡汤中用之,虽云止呕,亦助柴胡、黄芩主往来寒热”(《纲目》引王好古言)之说,确属高见。朱老认为,半夏所主之寒热,当出现“心下坚”(《本经》之见症),始为恰当,非漫指一切寒热而言。从《本经》之义引伸,凡寒热不解,如出现心下坚满,或气逆不降,或胸脘痞闷,均为选用半夏之指征。盖此类证候,无非浊气不降,阴阳不交所致。半夏味辛,能开结降逆,交通阴阳,和解寒热,故可治之。由于半夏有和解寒热作用,前人恒用治疟疾,痰浊甚者尤验,如《通俗伤寒论》除疟胜金丹即用之。曩年朱老以生半夏为主药的绝疟丸(验方)治各种疟疾,不论久暂,均奏显效(处方:生半夏、炮干姜各150克,绿矾、五谷虫各60克,共研细末,水泛为丸,每服2克,儿童酌减,需于疟发前四五小时以开水送下)。每日疟及间日疟恒一服即愈,其重者需再服始止。朱老经验,凡寒热往来,休作无时,痰浊内阻之热性病,用之常收意外之效。
    去岁夏间,一张姓男子,53岁,寒热发作无规律性,其热或作于清晨,或作于日暮,或作于夜间,热高时可达39.5℃,低时仅有37.5℃,热前略有寒栗。血象检查无明显异常,亦未查见疟原虫。曾经西药治疗乏效,缠绵十余日之久,转求师诊。其时身热39℃,有汗不畅,心下痞闷,不思饮食,口不苦,溲微黄,舌苔薄黄而腻,脉弦滑。证属湿浊阻滞,枢机不利。邪不在表,非汗可达:热未入里,亦非清解下夺可为。唯有宣其湿浊,和其胃气.松其邪机,令卫气运行无碍,则邪自解矣。处方:
    法半夏、青蒿、清水豆卷各12克,大贝母、晚蚕沙
    (包)、大腹皮、黄郁金、佩兰各10克。
    连进3剂,热即下挫至正常。续予清理余蕴,调和胃气之方善后。
    (3)交通阴阳
    朱老运用半夏治不寐,是受到《灵枢·邪客篇》用半夏汤治“目不瞑”的启示。凡胃中有邪,阳跷脉盛,卫气行于阳而不交于阴者,此汤诚有佳效,是其有交通阴阳之功的明验。后世医家演绎经旨,治不寐用半夏汤化裁,因而奏效者不知凡几,如《医学秘旨》载一不寐患者,心肾兼补之药遍尝无效,后诊其为“阴阳违和,二气不交”,以半夏、夏枯草各10克浓煎服之,即得安睡。“盖半夏得阴而生,夏枯草得阳而长,是阴阳配合之妙也”。夏枯草既能补养厥阴血脉,又能清泄郁火,则《秘旨》此方之适应证,当是郁火内扰、阳不交阴之候也。朱老盛赞此方配伍之佳,并谓:“若加珍珠母30克人肝安魂,则立意更为周匝,并可引用之治疗多种肝病所致之顽固失眠。”
    一潘姓男病人,42岁,工人。慢性肝炎已延三载,肝功能不正常,经常通宵难以交睫,眠亦多梦纷纭,周身乏力,焦躁不安,右胁隐痛,口苦而干,小溲色黄,舌尖红、苔薄黄,脉弦微数,迭进养血安神之品乏效。此厥阴郁热深藏,肝阴受戕,魂不守舍使然也。亟宜清肝宁神,交通阴阳。遂予:
    法半夏、夏枯草、柏子仁、丹参各12克,珍珠母30
    克(先煎),琥珀末2.5克(吞),川百合20克。
    连进5刺,夜能入寐,口苦、胁痛诸恙均减。仍予原方出入,共服20余剂,夜能酣寐,诸恙均释,复查肝功能已正常。(4)消肿散结
    痰之为病,变幻甚多,倘留着于皮里膜外,则结为痰核,其状如瘤如栗,皮色不变,多无疼痛感,或微觉酸麻。半夏长于化痰破坚,消肿散结,故为治疗痰核之要药。朱老经验,凡痰核症之顽缠者,恒非生半夏不为功。盖生者性味浑全,药效始宏。至于生用之毒性问题,先生认为,生者固然有毒,但一经煎煮,则生者已熟。毒性大减,何害之有!多年来,朱老治疗痰核,以生半夏为主药,因证制方,奏效迅捷。如软坚消核选加海藻、昆布、生牡蛎、夏枯草等;化痰通络选加白芥子、大贝母、僵蚕等;活血消肿选加当归、丹参、紫背天葵等;补益气阴选加太子参、川百合、十大功劳叶等。
    一女病人,42岁,干部。周身出现皮下结节,逐渐增多至八十余枚,已达年余,不痛不痒,推之能移.经某医院确诊为结节病。平昔经汛尚调,常觉胁痛脘痞.苔薄,脉细缓。恙由气结痰凝所致,治予活血散瘀、软坚消核。处方:
    生半夏7克,白芥子10克,制海藻、制昆布、夏枯
    草、茺蔚子、紫背天葵、炙僵蚕各12克,生牡蛎30
    克(生煎),川芎5克,红枣5枚。
    连进5刺,未见动静。将上方生半夏改为10克.又进lO剂,痰核逐步减少。服至三十余剂,痰核基本消失.转予益气养阴、软坚消核之品善后。
    [朱步先整理]
28、萆薜功效阐析
    萆薜苦平,入肝、胃、膀胱经,《本草纲目》云:“长于去风湿。所以能治缓弱顽痹、遗泄、恶疮诸病之属风湿者……能治阳明之湿而固下焦,故能去浊分清。”这段论述,从其祛风湿之主要作用,联系其归经来作分析,析理精当,要言不烦。
    用本品祛浊分清的方剂,最著名的要数“革薜分清饮”(革薜、益智仁、石菖蒲、乌药),此方所以能治尿浊(乳糜尿),端赖革薜祛胃家湿热之功。由此亦可反证此方主治胃家湿热之证候,肾虚尿浊用之无效。
    萆薜能祛风湿,因此善治风湿顽痹,腰膝疼痛。许叔微《普济本事方》“续断丸”,“治风湿四肢浮肿、肌肉麻痹,甚则手足无力、筋脉缓急”之症,药用:续断、革薜、当归、附子、防风、天麻、乳香、没药、川芎。方用续断益肝肾。附子温经,防风、天麻祛风;归、芎、乳、没活血定痛,萆薜祛风湿。立方面面俱到,值得效法。著名的“史国公药酒”中亦用革薜,取其祛风湿之功。一般而论,萆薛所治之痹证,当系风湿或湿热为患者,寒湿痹痛不堪用。续断丸以草藓与附子同用,当可用于风湿偏寒之证。若舍附子等温热药,则寒湿痹痛不可妄投。
    革薜又可用治痿证,刘河间《素问病机气宜保命集》“金刚丸”,用草薜、杜仲、肉苁蓉、菟丝子各等分,为细末,酒煮猪腰子,同捣为丸,梧桐子大,每服50~70丸,以治“骨痿”。骨痿的治疗大法,当补肾益精,何以要用萆薜?以其兼夹湿热之故。盖肾之阴阳不足,骨弱而髓减,则筋脉空虚,湿热得以乘隙而入,徒知补虚,不知祛邪,焉能收效?所以《日华子本草》称其能“坚筋骨”,非益肝肾强筋壮骨之谓,乃邪去正自安之意耳。陈无择氏《三因极一病证方论》制“立安丸”“治五种腰痛”,用革薜配合补骨脂、续断、木瓜、杜仲,并云:“常服补肾,强腰脚,治脚气。”观其配伍,与金刚丸有异曲同工之妙。
    用革薜的方剂难以索解者,有《泉州本草》治“阴痿失溺”的一则验方,用萆解6克,附子4.5克,煎服。“阴痿”阳虚多,故用附子,“失溺”何以堪革薜之利湿乎?盖阳虚而阴痿失溺,故用附子温阳以摄下元,而阳虚气不化,每多湿浊阻滞,是以用萆稗兼以祛邪。殆取“通以济塞”之义。
    革解分清饮所治之尿浊,以小便混浊、色白如浆、中夹脂块、或夹血,舌苔黄腻,脉濡数为主症。朱老用此方,革薜恒用至30克,往往奏效较速。此证缠绵时日,每见尿浊时作时止,或朝轻暮重,小腹气坠,面色少华,神疲乏力,一派脾虚清气不升之象,斯时论治,当以益中气、升清阳为主,如补中益气汤,但每有用此汤难以应手者,则因证多兼夹之故,必须权衡主次。适当兼顾,始能中的。兼夹湿浊,可以用此汤加革薜、车前子、生、煅牡蛎;若热象明显,再加黄柏;兼见湿热伤阴之象,可再纳人生地;兼夹瘀热,可用此汤加丹皮、小蓟;若伴见肾虚腰痛,则宜用此汤加杜仲、菟丝子、芡实。务期与病症相应。
    朱老经验,革薄不仅可用于尿浊,尚可用于泌尿系感染,其证候以湿热邪毒,客于膀胱,以致小便频数而痛,尿色黄赤,口中粘腻不爽,舌苔根部微腻为特点,用革薜宜伍入石韦、挎草、滑石、通草等,有较好效果。
    妇女带下病因不一,审其系阳明湿热下注,以致带脉失固者,用萆薛去浊分清,甚是合拍。所以朱老治此类带下喜遣此药。其配伍规律,即以草薜、苡仁、车前子利湿;当归、白芍、丹皮养血凉营;牡蛎、乌贼骨收敛固带。随症佐药,可以奏功。
    朱老对风湿痹痛及痛风亦常用革薜,尤其是下肢重着,筋脉掣痛,伴口苦溲黄者,取萆薛与苡仁相伍,配合黄柏、威灵仙、牛膝、地龙、当归、徐长卿等,每每应手。此法亦适用于坐骨神经痛属风湿者,可供临床验证。【病案举例1】
    汪××,女,25岁,工人。湿热下注膀胱,四日来小溲频数,灼热刺痛,颇为痛苦;口苦纳呆,腰酸痛;苔黄腻,质红,脉数。尿检:红细胞(+++),脓球(++)。治宜清泄渗化,以利下焦。
    草薜、生地榆各30克,白槿花10克,律草20克,
    石韦、滑石各15克,通草8克,甘草梢6克。4剂。
    二诊:药后小溲频数刺痛大减,口苦、腰痛亦见好转。苔黄腻渐化,脉数已缓。尿检正常。乃湿热渐化之征,前方可继进之。上方去生地榆。续服4刺。
    药尽即瘥,继以六味地黄丸善后之。【病案举例2】
    殷××,男,56岁,农民。1986年4月15日初诊:左足姆趾肿痛已三月有余,经检查血尿酸达2l毫克%(mg%),[当时正常值为5毫克%(nlg%),现大于430微摩尔/升(脚ol/L)为异常],诊断为痛风。近日右手食指关节亦红肿疼痛,口苦,溲黄。苔黄腻,质衬紫。脉滑数。此湿热夹浊瘀、阻于经隧之候。治宜化湿热、泄浊瘀、蠲痹着。处方:
    革薜、生苡仁各30克,土茯苓45克,黄柏10克,
    威灵仙、徐长卿各15克,广地龙12克,生甘草8
    克,10剂。
    二诊(4月26日):药后指趾肿痛稍缓,口苦已释,溲黄亦淡。苔腻稍化,脉数较平。此湿热浊瘀有泄化之机,守法继进。上方续服10剂。
    三诊(5月10日){症情乎顺,血尿酸降至正常值,嘱间日服1剂,以巩固善后。
29、黄芪配地龙治慢性肾炎
    慢性肾炎在中医属水气病范畴,以耗损精血,伤及肾气为其共性。肾气不足则气化无权,关门不利,水湿潴留,故气病水亦病;气虚则无力鼓动血液运行,络脉瘀滞,血不利亦可病水。气、水、血三者互相影响,而以气为矛盾的主要方面。多年来,朱老致力于“慢肾”治疗的研究,确认益气化瘀为行之有效的法则。在药物的选用上,受王清任补阳还五汤启示,筛选出黄芪与地龙相配伍的方法。黄芪每日用30~60克,地龙每日用10~15克。朱老常谓:“慢性肾炎水肿是标,肾虚是本,益气即是利水消肿,化瘀可以推陈致新。”又谓:“肾主藏精,乃真阴真阳之寓所。补肾途径有二:一日填精以化气,一日益气以生精。气病及水,益气补肾饶有利水之功,故宜先用此法以消退水肿,促进肾功能之恢复,继则配合填补肾精以巩固疗效。”补气以黄芪为主药,以其能充养大气,调整肺、脾、肾三脏之功能,促进全身血液循环,提高机体免疫能力,同时兼有利尿作用。化瘀以地龙为要品,能走窜通络,利尿降压。两药相伍,具有益气开瘀、利尿消肿、降低血压等多种作用。在辨证论治的前提下,以两药为主组成方剂,药后往往可收浮肿消退、血压趋常、蛋白阴转的效果。
    顾××,男,22岁,工人。8年前曾患肾炎,经治而愈。近两月来叉感不适,头眩腰酸,面浮足肿,尿少色黄,舌尖红,苔薄腻,脉细弦。尿检:蛋白(++),红细胞(+),白细胞(+),透明管型少许。血压18.1/13.9千帕(136/104毫米汞柱)。肾气亏虚,瘀浊留滞,拟益肾泄浊为治。
    生黄芪30克,广地龙、泽泻各12克,生山药20克,
    漏芦、菝葜、石韦各15克,净蝉衣‘6克,仙灵脾、
    川续断各10克。
    连进5剂,浮肿渐消,精神颇爽。仍以上方出入加减,共进药24剂,面浮足肿消退,血压及尿检正常,嘱常服六味地黄丸善后。30、庵蔺配楮实消鼓胀腹水
    肝硬化腹水昔称鼓胀,以肝、脾、肾三脏为病变中心。初则气机郁滞、血脉壅塞,继则癖散为鼓、,病邪日进,正气不支。变端蜂起。其腹水的出现,往往是病人晚期之征兆。消退腹水,减轻临床症状,实为施治的关键。一般说来,其正气之虚衰不出伤阴、伤阳两途,而温阳尚易,育阴最难。盖养阴则碍水,利水则伤阴,故用药掣肘。朱老经过多年探索,抓住肝硬化腹水本虚标实,瘀积为水的特点,运用庵茼子配楮实子为主的治疗方法.收到一定的效果。庵蔺子一味,《本经》称其“味苦微寒,主五脏瘀血,腹中水气,胪胀留热”。能活血行瘀,化浊宣窍,清热利水,故用于此证很为合拍。朱老指出:“‘主五脏瘀血’一句最堪玩味,须知肝硬化腹水不仅瘀滞肝脏,其他脏器亦多伴见郁血,只有着眼整体,才能改善局部。”楮实子甘寒,入肝、脾、肾三经,养阴清肝,又能利水气。两味合用,养阴兼有化瘀之功。利水而无伤阴之弊。凡阴虚水停,很为合辙;阳虚者酌加温阳之品.亦可应用。庵茼子每日用15克左右,楮实子每日用30克左右。补脾益气加黄芪、太子参、炒白术、山药;养阴加北沙参、川石斛、珠儿参;温阳加仙灵脾、肉桂、制附子;解毒消癜加白花蛇舌草、龙葵、半边莲;.化瘀通络加蜣螂虫、碴虫、路路通、丝瓜络;活血利尿加益母草、泽兰、泽泻等,随症制宜。
    张××,男,48岁,农民。夙患肝硬化,近两月来腹部逐渐膨大,下肢浮肿,形瘦神疲,纳谷不馨,溲短色黄,确诊为肝硬化腹水。肝功能:麝浊10单位,麝絮(+),锌浊18单位,谷丙转氨酶80单位。舌质红,苔薄白,边有瘀斑,脉弦细微数。此鼓胀重症也。缘肝脾久损,气阴两伤,血瘀癖积,水湿停聚所致。拟扶正达邪、消瘀行水为治。
    庵茼子、泽兰、泽泻各15克,楮实子、赤小豆、白花蛇舌草、生黄芪各30克,莪术10克,木防己12克。
    连进5剂,尿量渐增,腹水渐消,纳谷较馨。原方续进15弃】,腹膨足肿全消,惟肝功能尚未完全正常,续予复肝散(红参、炙地鳖虫、广姜黄、广郁金、鸡内金各30克,紫河车、参三七各20克,共研细末,每服4克,日2次,食前服),以巩固善后。
31、苍耳子有通督升阳之功
    苍耳子味甘苦,性温,善发汗,祛风湿,通鼻窍,以擅治鼻渊、风疹、痹痛著称。朱老对此品的应用另有会心,约之有三:一日通督升阳,以解项背挛急。此症多系素禀不足,风寒湿之邪袭于背俞,筋脉痹阻而致。若缠绵不解,病邪深入经隧骨骱,每
    75每胶着难愈,朱老治此症,常以苍耳子与葛根相伍,邪在筋脉则更配当归、威灵仙、蚕砂之类;邪已深入骨骱则更佐熟地、鹿衔草、仙灵脾、乌梢蛇、露蜂房之类;疗效历历可稽。朱老云:“《得配本草》称苍耳子能‘走督脉”,项背挛急乃督脉主病,用之既有引经作用,又有祛邪之功。”且《本经》言其主“恶肉死肌”,盖风湿去而气血流畅,瘀去新生。二日祛风解毒,配一枝黄花治流感发热,外邪袭表,肺卫首当其冲,鼻塞、咳嗽、寒热纷至沓来。苍耳子能抗病毒,一枝黄花凉而能散,能疏风、清热、解毒,凡风热流感,朱老常用此二味相伍,随症佐药,以驱风解毒,透窍发汗,患者服后,往往头痛、咽痒、鼻塞、咳嗽缓解,身热顿挫,且药价低廉,值得推广。三日一味苍耳子疗湿胜濡泄。用风药治泻,古法早有先例,盖风能胜湿,清气上行,浊邪下趋,脾胃功能恢复,泄泻自瘥。夏秋之季,湿邪浸淫,濡泄多见,一味苍耳即胜其任,若加入辨证论治方药中,奏效更佳。
    胡××,女,36岁,教师。感冒3日。恶寒轻,发热重(38.8℃),头痛鼻塞,咽痒咳呛,周身酸楚。苔薄白,脉浮数。外邪袭表,肺卫不宣,治宜疏宣达邪。
    苍耳子、一枝黄花各15克,牛蒡子、信前胡、僵蚕
    各10克,桔梗8克,甘草6克。2剂。
    药后热即挫解,余象亦平,休息1日即复。
32、稀莶草具解毒活血之妙
    稀莶草味苦性寒,入肝肾二经,能祛风湿、平肝阳、强筋骨,临床习惯用于风湿痹痛,中风瘫痪诸疾。中风瘫痪颇多湿热蕴结、络脉瘀滞之候,稀莶草能直入至阴,导其湿热;平肝化瘀,通其络脉,故能治之。所谓“强筋骨”,乃邪去则正自安之意也。朱老对此品的应用颇多发挥,常云:“考之于古,验之于今,稀莶草有解毒活血之功,勿以平易而忽之。”  《外科正宗》“七星剑汤”用之,该方治疗疔疮、痈疡甚验,足证其有解毒之功;《本草经疏》誉其为“祛风湿,兼活血之要药”,可见古人早认识其有活血作用。朱老经验,‘碲莶草重用至100克,配合当归30克,治风湿性、类风湿性关节炎效果很好,大能减轻症状,消肿止痛;随着风湿活动迅速控制,抗“o”每见下降。又用此品治疗黄疸型肝炎,屡屡应手。此证多系湿热抟于血分所致,若迁延时日,瘀热胶结难解,一般利湿退黄之剂,殊难中的,必须凉血活血,解毒护肝始为合拍。凡黄疸缠绵不退,湿热疫毒稽留,朱老每从血分取法,以此品30~45克配合紫丹参、田基黄、石见穿等,多能应验,值得学习。
    陈××,女,48岁,干部。患黄疸型肝炎已两年余,时轻时剧,缠绵不愈;近日黄染加深,。目肤暗黄晦滞.神疲纳呆,胁痛腹胀,’便溏溺赤。苔白腻,舌边有瘀斑。脉细濡。一派寒湿夹瘀内阻之征,阳气不宣,土壅木郁。胆府疏泄不利,致黄疸久久不退。治宜温化寒湿,疏肝运脾,和瘀利胆。
    制附子.10克,炒白术20克,稀莶草30克,茯苓15克,干姜、甘草各6克,5剂。
    药后,黄疸减退,精神较振,纳呆渐香,此佳象也,原方续服5剂;诸象趋平,调理而安。
33、五灵脂降浊气而和阴阳
    五灵脂乃寒号虫之所遗,味甘气温,气味俱厚,能人足厥阴、手少阴经。其与蒲黄相伍(失笑散),治恶露不行、脘胁刺痛、死血腹痛甚验,故一般均认为其系活血散血之要药,但尚未窥其全貌。朱老云:“五灵脂能人血分以行营气,能降浊气而和阴阳,它的多种作用即可据此引伸和参悟。”言简意深。发人深思。上溯古意,《普济本事方》以此药配合乳香、没药组成“铁弹丸”,配合草乌组成“黑神丸”,“治一切瘫痪风”,殆取其运行血中之气,通经活络之功;《严氏济生方》以此配合玄胡索、蓬莪术、良姜、当归,“治急心痛、胃痛”,殆取其行营气、消瘀止痛之功。其降浊气的作用是从《内经》治“鼓胀”用“鸡矢醴”推衍而来;  “来复丹”引用之,颇有深意。章次公先生曾创制“灵丑散”(五灵脂、黑丑等份为末,每服3~6克),对痢疾、泄泻初起,胃肠积滞未消者,屡奏佳效,是为善用五灵脂者。朱老经验:凡痰瘀交阻、宿食不消、浊气胰塞,而致腹痛撑胀,此药悉可选用,往往可奏浊气下趋,阴阳调和,胀消痛定之效。
    王××,男,44岁,工人。痢下白多赤少,日八九行,腹中切痛,里急后重,已三日。胸脘痞闷,不思饮食,舌苔白腻罩黄,脉滑数。湿热食滞,交阻阳明,倾刮脂液,化为脓血,病在初期,驱邪为急,拟予宣清导浊、化滞和中。处方:
    桔梗、五灵脂、地枯萝各10克,炒枳壳6克,生白
    芍15克,黑丑4克,青皮、陈皮、生甘草各5克。
    连进3剂,腹痛大减,后重已除,下痢减为日二行,无赤白粘冻。原方去灵、丑,加山药20克,续服3剂,调理而瘥。
    此外,朱老还以之治疗肺胀(肺气肿),取得佳效。本病多继发于慢性支气管炎、哮喘等疾,由于肺脏膨胀,先贤根据症状推理而定名为“肺胀”,是十分确切的;同时在治疗上有“皱肺法”,创制“皱肺丸”治疗本病,具有良效。《百一选方》、《圣济总录》、《世医得效方》、《普济方》均载有皱肺丸,治久嗽、喘咳、痰红,其中《普济方》之皱肺丸,明确指出:“治咳嗽肺胀,动则短气”,是完全符合肺气肿的证治的。该丸由五灵脂60克,柏子仁15克,胡桃8枚(去壳)组成,共研成膏,滴水为丸,如小豆大,甘草汤过口,每服15粒,1日2次。有祛瘀化痰、敛肺纳肾之功,对肺气肿之轻者有较好的疗效。
    方××,女,6l岁,农民。宿有慢性支气管炎,冬春为甚,近年来发作较频,咳逆气短,活动后更甚,胸闷欠畅。胸透:两肺透亮度增强。苔薄腻、质衬紫,脉细。此肺肾两虚,痰瘀阻滞之肺胀也,予敛肺纳肾法。
    皱肺丸两料,每次15粒。1日2次。
    服药两周后,咳呛显减,胸闷、短气改善,每晨继服该丸,晚服河车大造丸6克,逐步痊复。
34、生槐角润肝燥以定风眩
    槐角为槐树所结之实,苦酸咸寒,能凉大肠而止痔疮出血,泄湿热而愈淋带滞下。槐角之清利湿热,有别于龙胆草、知母、黄柏之类的苦寒沉降,胃气弱者亦可施用。朱老认为:“生槐角能人肝经血分,泄血分湿热是其所长;又能润肝燥、熄肝风。”矧肝主藏血,主疏泄,其经脉环阴器、抵小腹,故便血、带下、热淋往往与之有关,而长于清肝、泄肝之槐角,均可建功。此外古人有“折嫩房角,作汤代茗,主头风,明目,补脑”之说。验之临床,信而可证。故此药除善泄下焦湿热外,不可遗其凉肝定风之功。凡肝经血热、风阳鼓动之眩晕,悉可选用。此味与川楝子相较,二者均能疏泄厥阴,但川楝人肝经气分,槐实入肝经血分;肝气郁结不疏,川楝宜之;肝郁血热风动,槐实宜之:临证不可不辨。
    周××,女,38岁,教师。有眩晕宿疾,近因操持烦劳,旧恙复作,面时烘热,肢麻口干,心下漾漾欲吐,带下频仍。舌质红,苔薄黄,脉弦劲。肝阴不足.风阳上扰,拟养阴清肝,以定风眩。处方:
    生槐角、川石斛各15克,决明子、生白芍、夏枯草各12克,杭菊花、稽豆衣、车前子各10克。生牡蛎30克(先煎)。
    连进5剂,眩晕已除,诸恙均减,嘱常服杞菊地黄丸善后。
35、马鞭草祛瘀消积、清热解毒功奇
    马鞭草味苦辛,性微寒,人肝、脾、膀胱经,具有活血、通经、利水、截疟、消积、治痢、清热解毒等多种功能。《千金方》有马鞭草鲜品治疟的记载。民间截疟一般取鲜草一握(干品30~60克)作煎剂于疟作前二小时服下。因它有很好的活血作用,可应用于跌仆损伤之症;又能通经,凡瘀阻冲任、经汛不行者.可与益母草、生山楂、丹参、泽兰、牛膝之属相伍应用。根据其人肝、脾及活血消癞、利水退肿双重作用,似吻合于肝硬化腹水“瘀结化水”之病机,故凡此病癌块癖积、水湿蕴阻、腹大如箕之实证,可以选用。体虚者可与扶正之品同用,以消补兼行,往往既可见尿量增多,腹水渐消,又可见血活瘀行、癌块软缩之效。它擅消积化滞,治泻治痢,《医方摘要》以其与茶叶相伍,治疗痢疾,确有妙思,二味均能清肠,均含鞣质,通中寓塞,凡痢泻早期,证属湿热者咸宜。又具有清热解毒作用,可用于外症痈肿、喉痹等。《卫生易筒方》治乳痈肿痛,以其与生姜加酒捣汁服。实践证明,凡乳痈初起,服此方盖被取汗,可建消散之功,此乃解毒、散结、消瘀多种综合作用使然。若乳痈行将化脓或脓已成,则无效。另外,夏秋间之暑湿流注,可重用本品配合金银花、连翘、僵蚕、白芥子、土贝母、木香等,对杜绝流窜、降低高热有效。以上仅举其应用之大概,而随症活用,存乎其人。
    张××,男,31岁,工人。恙起2日,寒热身痛(39.1℃),有汗不畅,鼻塞流涕,食欲不振,大便溏泄。日二三行,舌苔黄腻,脉浮滑。外邪袭于卫表,湿热阻于中焦,所谓胃肠型感冒是也。当子疏肌达邪、化温和中。处方:
    马鞭草20克,连翘、清水豆卷各12克,飞滑石15克(布包),薄荷尖(后下)、桔梗各5克,六神曲、晚蚕砂各10克(包)。
    连进2剂,身热降至正常,诸恙均释。
36、川桂枝平降冲逆、温复心阳效捷
    桂枝味辛甘,性温,人心、肺、膀胱经,有发汗解表、温通经脉、通阳化气之功。清邹润安指出它的主要作用有六:“和营、通阳、利水、下气、行瘀、补中。”朱老对桂枝的应用功夫娴熟。他遵仲景大法,用桂枝配麻黄以解表散寒,配白芍以调和营卫,配人参以益气解表,配茯苓以通阳行水,配防己以温行水气,配黄连以平调寒热,配石膏以解表清里,配大黄以温下寒实,配丹皮以和营祛瘀,配龙骨、牡蛎以养心安神等。他认为桂枝加桂汤治“奔豚”其效确实;并据桂枝温阳通脉的作用引用于治疗心动过缓之证,屡屡建功,指出:“欲温通心脉,桂枝用一般剂量即可;欲复心阳,常须用大量其效始著,多与甘草相伍。”兹将此两点分述如次。
    奔豚究为何病?仲景描述其“从少腹起,上冲咽喉,发作欲死,复还止”。其状若江豚之上窜,发则有形,止则不见,可见是一种发作性的冲逆病。朱老认为:“奔豚气之‘气’字,殊堪玩味,盖其病乃气体循冲脉上下攻筑,多无实质可据。”从仲景说,“从惊发得之”,则其为情志发病,殆无疑义。此证的治疗,仲景主用桂枝加桂汤和奔豚汤,前者侧重伐肾邪,后者侧重折肝火,奔豚汤本文不加讨论,奔豚用桂枝,是取其温肾制肝、平降冲逆的作用。即使肾邪所致奔豚,亦往往夹肝邪为患,诚如朱丹溪所云:“上升之气,自肝而出,中夹相火”,若无肝邪,恐不至如斯之冲逆。桂枝加桂汤治气体冲逆有效,但方中无一味理气之药,据此可以推断桂枝有疏理肝郁作用,证之临床,亦信而可证。再配合敛降肝火之芍药,则肾邪得伐,肝邪得制,冲逆自平。至于桂枝加桂汤所加之桂,是为桂枝,抑为肉桂,后世医家意见不一,其实桂枝味薄质轻,肉桂昧厚质重,欲兼宣通心肺之阳,则宜桂枝;欲散下焦沉寒痼冷,则宜肉桂;当据证而酌用。
    曩年朱老治一许姓妇女,腹中攻筑,有气自脐下上冲至咽,窒塞难受,经常举发,迭经多方图治罔效,诊为奔豚病。处方:
    桂枝、大枣各15克,杭白芍、旋覆花(布包)各10
    克,生甘草、生姜各5克,代赭石30克(先煎),
    橘、荔核各12克。
    连进2剂,自觉气自咽降至胸部;再进3剂,冲逆已平,诸恙均瘥。
    桂枝善于温通心阳,与甘草同用,治阳虚心悸有良效,适用于心阳不振、心脉痹闭之证。朱老经验,凡冠心病、病态窦房结综合征引起之心动过缓,引用之有提高心率的作用,常以桂枝、黄芪、丹参、炙甘草为基本方,随症佐药。盖心阳虚者心气必虚,故用黄芪以补气;心阳虚则营运不畅,故用丹参以养血活血:阳以阴为基,心阳虚者必兼见心血虚,故用甘草以柔养。此四味共奏益心气、复心阳、通心脉之功。而其中关键,桂枝的用量须打破常规。朱老用桂枝,一般从10克开始,逐步递增,最多加至30克,服至口干舌燥时,则将已用剂量略减2~3克,续服以资巩固。若囿于常法,虽药已对症,但量小力弱,焉能收效。
    李××,女,49岁,干部。1980年7月10日初诊:自1971年起患心动过缓,心率一般在每分钟60次左右,多方求治,收效不著。今年6月间,突然头晕目眩,心悸心慌,昏仆于地。往××医院就诊,经心电图检查:心室率每分钟41~43次,阿托品试验,即刻心率每分钟56次,8分钟后心率递降至每分钟43次。诊为病态窦房结综合征,使用复方丹参片及益气活血、温阳通脉的中药无效。顷诊面浮肢肿,胸闷心悸,神疲乏力,心率每分钟43次,血压19.7/12千帕(148/90毫米汞柱),苔白腻、质衬紫,脉细缓无力。心阳失展,瘀阻水停,治宜温阳通脉。处方:
    太子参、炙黄芪各20克,降香8克,川桂枝(后下)、
    川芎、当归各10克,炒白术15克,炙甘草5克,8剂。
    二诊:药后症情如故,此非矢不中的,乃力不及彀也,重其制进治之。上方桂枝改为12克,加丹参15克、苏罗子12克,续服8剂。
    三诊:进温阳通脉之品,心阳略振,心动过缓之象稍有改善,心率上升每分钟至45~47次,苔薄质淡,脉细缓,前法既合,当进治之。上方桂枝改为15克,续服8剂。
    服此方后,心率上升至每分钟50~54次,面浮肢肿消退,又将桂枝加至18克,以上方再服8剂,活动后心率每分钟64次,静息仍在每分钟50~54次。续予温阳通脉,佐以养阴和络,毋使过之。处方:
    太子参30克,川桂枝20克,丹参、炙黄芪各15克,川芎、降香、玉竹各10克,麦冬8克,炙甘草5克。
    连进二十余剂后,心率维持在每分钟61次,精神振作,更以上方20剂量,配合蜂蜜1000克,熬制成膏,以巩固之。
37、泻脾泄热法治实火口疳
    口疳俗称口疮。由于口为脾之窍,舌为心之苗,故口疳常与心脾两脏相关。若心脾之火熏蒸,则口疳作矣。但火有虚实之分,病有常变之异,临证岂能一例衡之?属心经邪热者当泻心导赤;属脾经积热者当泻脾泄热,此实火论治之大略。若虚火论治,又当随症立法:思虑劳倦,损伤脾气,症见运化无权、虚火内生者,当补土伏火;劳心过度,阴液暗耗,症见口干口苦、心烦不寐者,当泻南补北,交通心肾;长期反复发作,阴伤及阳。虚阳浮越者,则温养下焦,引火归元。
    朱老治疗脾经积热之口疳,以苦泄为重点,参用解毒、护膜、生肌之品,常应手收效。可用芦荟,配合决明予、马勃、木蝴蝶、甘中黄等。芦荟苦寒,人心、肝、脾三经,除善折肝火外,擅泻脾经积热,《儒门事亲》曾以其配合使君子治疗小儿脾疳。决明子能清肝、和胃、通便,朱老历验其为治疗消化性溃疡之效药,并引伸于治疗口腔溃疡,它与芦荟相伍,诱导下行,使淫热从下而泄,遂不致炎上为患。马勃、木蝴蝶同用,清泄郁热,保护溃疡面,加速其愈合。甘中黄有良好的清热解毒作用。一般服此类方药后,大便每日恒增多1~2次,此积热下泄之证也,毋需过虑。
    王××,男,38岁,工人。口疳已起十余年,时轻时朋,迭经中西药物治疗未见显效。口唇内及舌侧可见3枚黄豆大小溃疡.痛楚较甚,咽喉干燥,口中有秽气,夜间烦懊难寐,二便尚调。舌质偏红,苔薄黄,脉弦滑。脾经积热熏蒸,虽为患已久,仍当先夺其实。处方:
    芦荟、木蝴蝶各6克,决明子、生苡仁各15克,马
    勃5克,甘中黄8克,元参10克,生麦芽20克。
    服上药5剂,口疳明显好转,口中秽气亦减。停药十余日,口疳又作,足见邪热未除,继进上方5剂,口疳渐愈。转予养阴泄热,护膜生肌,予决明子、玉泉散、川石斛、生地黄、北沙参、炙僵蚕、木蝴蝶等。连服5剂,多年夙疾遂告痊愈。
38、温补镇摄法疗顽固失眠
    不寐一症,原因甚多。清林矾琴云:“阳气自动而之静,则寐;阴气自静而之动,则寤;不寐者,病在阳不交阴也。”证诸临床,不寐确以阴分亏虚、心火偏亢、阳不交阴居多,而养阴敛阳一法,较为常用。但由于禀赋的差异、病程的久暂以及施治的失当,阴阳的偏胜偏衰常互相移易,遂有徒执此法无效者。不得不为之通变。朱老指出:卫气行阳则寤,行阴则寐,言生理之常;但阴阳互根,若卫阳偏衰,失于燮理,又当予温补镇摄之法。然而无论养阴敛阳,或者益阳和阴,无非使阴阳归于相对平衡而已。
    参用温阳药治失眠,先圣近贤,名论迭出。如章次公先生云:“有些失眠患者,单纯用养阴、安神、镇静药物效果不佳时,适当加入桂、附一类兴奋药,每收佳效。”历代治失眠的名方,着眼两调阴阳者不乏其例,比如交泰丸,黄连泻心火之偏亢,降阳和阴;肉桂温肾化气,蒸腾津液,终成水火既济之功,而擅治心肾不交的失眠症。从此意扩充,不少具有燮理阴阳作用的方剂均有安寐之功。例如《金匮》桂枝龙骨牡蛎汤,原为虚劳病“男子失精、女子梦交”而设,但桂枝与芍药、龙牡相配,兴奋与抑制结合,故能调节神经功能的紊乱,朱老引用以治疗失眠症,确有交恋阴阳,安神定志之功。若偏于阴虚者,适当加入百合、生地等,获效亦佳。
    凡失眠久治不愈,迭进养阴镇静之品无效者,朱老恒用温补镇摄法以补偏救弊。常以黄芪、仙灵脾、五味子、灵磁石为主药,补气、温阳、益精、潜镇,动静结合,益气而不失于升浮,温阳而不失于燥烈,随症化裁,屡获佳效。同时对长期失眠引起的神经衰弱症,亦有使其脑力渐复之功。
    王××,男,45岁,干部。患失眠症已近一栽,经常彻夜难以交睫,记忆力减退,头晕神疲,周身乏力,心悸阵作,夜有盗汗。曾间断使用西药谷维素、利眠宁等。并长期服用天王补心丹、朱砂安神丸等乏效。脉虚大,舌边有齿印,苔薄。精气亏虚,阳气浮越,当予温补锁摄。处方:
    炙黄芪20克,仙灵脾、甘杞子、丹参各12克,五味
    予、炙远志、炙甘草各6克,灵磁石15克(先煎),
    茯神10克,淮小麦30克。
    服上方3剂,夜间即能入寐。连服10剂,夜能酣寐。后嘱其常服归脾丸以善后。
39、刘寄奴治瘀阻溺癃
    刘寄奴味苦性温,人心脾二经,为活血祛瘀之良药。凡经闭不通、产后瘀阻作痛、跌仆创伤等症,投之咸宜。而外伤后血尿腹胀,用之尤有捷效。《本草从新》载其能“除癌下胀”。所谓“下胀”者,因其味苦能泄,性温能行也。而“除癌”之说,殊堪玩味,经验证明,此物对“血癌”、“食痛”等症均可应用。所谓“血瘸’,盖因将息失宜,脏腑气虚,风冷内乘。血气相搏,日久坚结不移者也。在妇女则经水不通,形体日渐赢瘦,可予四物汤加刘寄奴、牛膝、红花、山楂之属。引伸之,肝硬化腹水用之亦有佳效。而“食癌”,则因饮食不节,脾胃亏损,邪正相搏,积于腹中而成。此物民间用于治疗食积不消。凡食癞已成,或食积长期不消,以致腹中胀满,两胁刺痛者,以此物配合白术、枳壳、青皮等,见功甚速,大可消食化积,开胃进食。其“消瘢”之说,确属信而可证。
    刘寄奴亦可治痢,《圣济总录》载:“用刘寄奴草煎汁服”。治“霍乱成痢”。历代医家沿用之,《如宜方》即以其与乌梅、白姜相伍,治“赤白下痢”。今人用其治疗菌痢颇验,想亦赖其化瘀消积之能也。此外,还以之治疗黄疸型肝炎,不仅可以退黄疸、消肝肿,并能降低转氨酶及麝浊。
    朱老对刘寄奴的应用,不仅如上所说。常告我辈日:“刘寄奴的活血祛瘀作用,可谓尽人皆知,而其利水之功则易为人所忽略,良药被弃,惜哉!”《大明本草》虽有其主“水胀、血气”之记载,但后世沿用不广,以此品直接作利水之用者,当推《辨证奇闻》“返汗化水汤”。此汤“治热极,止在心头一块出汗,不啻如雨,四肢他处,又复无汗”,药用:茯苓30克,猪苓、刘寄奴各10克。并云“加入刘寄奴,则能止汗,而又善利水,而其性又甚速,用茯苓、猪苓,从心而直趋膀胱。”这是对刘寄奴功用的另一领悟。朱老认为,刘寄奴由于有良好的化瘀利水作用,因此可用于治疗瘀阻溺癃症,尤适用于前列腺肥大症引起之溺癃或尿闭。所谓溺癃,指小便屡出而短少也,久延可致闭而不通。而前列腺肥大则与瘀阻相关,凡瘀阻而小便不通者,非化瘀小便不能畅行。李中梓治“血瘀小便闭”,推“牛膝、桃仁为要药”。而朱老则用刘寄奴,其药虽殊,其揆一也。
    前列腺肥大引起之溺癃,常见于老年患者,其时阴阳俱损,肾气亏虚,气化不行,瘀浊逗留,呈现本虚标实之症。若一见小便不利,即予大剂淡渗利尿,不仅治不中鹄,抑且伤阴伤阳,诚为智者所不取。朱老治此症,抓住肾气不足,气虚瘀阻这一主要病机,采用黄芪与刘寄奴相伍,以益气化瘀;配合熟地、山药、萸肉补肾益精;琥珀化瘀通淋,沉香行下焦气滞,王不留行迅开膀胱气闭,组成基本方剂,灵活化裁;如瘀阻甚者,加肉桂、丹皮和营祛瘀;阳虚加仙灵脾、鹿角霜温补肾阳;下焦湿热加败酱草、赤芍泄化瘀浊,收效较著。
    张××,男,68岁,患前列腺肥大症已五载余,曾使用有关西药治疗,收效不著,病情时轻时剧。半月前,突然尿闭不通,当即住院治疗,经导尿并注射雌二醇等,病情有所缓解。顷诊面黄少华,腰酸肢楚,小溲频数而不畅,夜间尿次尤频,一般每夜有10~15次,惟量少而涓滴不尽,小腹坠胀,舌上有紫气、苔薄,脉细弦、尺弱。肾气亏虚,失于固摄,故小便频数;瘀滞留阻,水道不畅.故小便量少而涓滴。亟宜益肾化瘀,以展气化。药用:
    生黄芪30克,刘寄奴、淮山药各20克,大熟地15克,山萸肉、丹参、丹皮、泽兰叶、王不留行各10克,肉桂5克(后下),沉香片3克(后下),琥珀末2.5克(分吞)。
    连进5剂,小溲渐爽,尿次减少,诸症大减,续予原方出入,共服三十余剂,排尿接近正常,精神转振。嗣后间断服药,一切正常,并以六味地黄丸长期服用以巩固之。
40、白槿花泄下焦瘀浊
    白槿花又称木槿花,其性味诸家本草所说不一。李时珍以为甘平、无毒,但尝其药汤有苦味,用之又可清热,似以甘苦、微寒较当。此物以擅治赤白痢著称,《冷庐医话》载:“自槿花治赤痢甚效,……凡是赤痢者,以花五六朵,置瓦上炙研,调白糖汤,服之皆愈。采花晒干,藏之次年,治痢亦效。”验之临床,信不诬也。其所以能治痢者,盖因其能清热解毒,一也;能人血分,活血排脓,二也;其性滑利,能缓解下痢之后重,三也。惟用于热毒痢较佳,寒湿痢则不相宜。可配合白头翁、秦皮、苦参、白芍、山楂之属,随症治之。此物亦可用于湿热泄泻。凡肠间湿热逗留,泻下溏垢臭秽者,即可应用,朱老常以之与蛇莓相伍,收效较彰。若慢性泄泻,脾气亏虚,肠间湿热未清者,则在补脾扶正方中,参用泄化湿热之品。朱老常以仙鹤草、桔梗、白术、山药、自芍等,配合白槿花以治之,曾创订“仙桔汤”,用治慢性痢疾及泄泻,屡奏殊功。
    朱老精研本草,他从《本草纲目》关于本品能“利小便、除湿热”的记载中,受到启发,因而广泛应用于下焦湿热证,其中包括淋病、痢疾、泄泻及带下等疾患。先生治疗急性泌尿系统感染,常以此品配合生地榆、生槐角、生地黄、白花蛇舌草等,每收捷效。若肾盂肾炎,先生则以滋肾阴、泄湿热为主要手段,采用知柏地黄配合自槿花、生地榆、生槐角、血余炭等,因症活用。至于此证久延,阴伤及阳,而湿热未清者,先生把握主次,明辨标本,其制方一面用仙灵脾、仙茅、生熟地、山药等培补肾阴肾阳,一面用白槿花、白花蛇舌草、茜草根、乌贼骨等泄化下焦瘀浊,其效可操左券。
    基于白槿花能泄化下焦瘀浊这一特定作用,朱老恒用其治疗肾炎,苟辨证确切,应用得当,即可见效。
    一张姓女孩,6岁,患急性肾炎,已延三月余,长期使用青霉素,并配合益气、养阴、利尿之中药,尿检蛋白长期逗留在+~++之间,红、白细胞少许,症见周身轻度浮肿、尿色淡黄、脉细、苔薄。揣度病情,乃余邪未清、瘀浊逗留、肾阴亏虚之候,鉴于前曾多次使用培本之剂无效,爰以清泄法徐图之。乃予白槿花、龙葵各30克。研极细末,每日早晚各服3克,服药5日后复查,尿检正常,周身浮肿尽消,嘱其将药末服完,遂告痊愈。至今四栽余,一切正常。
    由此可见清泄法亦有降低尿蛋白之功,值得深思。一般说来,尿蛋白的出现,多系脾肾亏虚,不能固摄精微所致,但若湿热瘀浊蕴结,肾气因病而虚者,非泄化瘀浊不为功。但无论或补或清,均应吻合病情,绝不可一见尿蛋白,先存成见,即投补益,而废弃辨证论治的精神。至于白槿花与龙葵并用之意,朱老指出:“二物性皆滑利,滑可去着,能祛肾间湿热,排泄瘀浊毒素,邪去则正自安也。”二物祛邪又不.伤阴,非淡渗之属所可同日而语。此例用药确当。故建功甚速,是白槿花之功,亦朱老善用白槿花之功也。
41、黄芪配莪术治慢性胃疾,消瘕瘕积聚
    慢性胃疾和癌瘕积聚有其共性:由于久病耗气损精,而致气衰无力,血必因之瘀阻,因之常呈气虚血瘀之候。朱老认为此类病症应选益气活血、化瘀生新之品,方能奏养正消积之功。《本草汇言》谓:“黄芪补肺健脾、实卫敛汗、驱风运毒之药也。”王执中《资生经》曾载:“执中久患心脾疼,服醒脾药反胀。用蓬莪术面裹炮熟研末,以水与酒醋煎服立愈。”张锡纯《医学衷中参西录》治女科方又有理冲汤用黄芪、党参配三棱、莪术之例,彼指出:“参、芪能补气,得三棱、莪术以流通之,则补而不滞,而元气愈旺。元气既旺,愈能鼓舞三棱、莪术之力以消瘢瘕,此其所以效也。”朱老对此颇为赞赏,并加发挥,他常用生黄芪20~30克,莪术6~10克为主,治疗慢性萎缩性胃炎、消化性溃疡、肝脾肿大及肝或胰癌肿患者,颇能改善病灶的血液循环和新陈代谢,以使某些溃疡、炎性病灶消失,肝脾缩小,甚至使癌症患者病情好转,延长存活期。朱老临床具体运用这两味药物时,根据辨证施治原则,灵活掌握其剂量、配伍,如以益气为主,黄芪可用30~60克,再佐以潞党参或太子参;如以化瘀为主,莪术可用至15克,亦可加入当归、桃仁、红花、地鳖虫等;解毒消瘕常伍参三七、虎杖、蛇舌草、蜈蚣。I临床实践证实,凡胃气虚衰、瘀阻作痛者,以二味为主,随症制宜,胃痛多趋缓解或消失,食欲显著增进,病理变化随之改善或恢复正常,可见其大有健脾开胃、扶正祛邪之功。朱老指出:“黄芪能补五脏之虚,莪术善于行气、破瘀、消积。莪术与黄芪同用,可奏益气化瘀之功,病变往往可以消弭于无形。因为黄芪得莪术补气而不壅中,攻破并不伤正,两药相伍,行中有补,补中有行,相得益彰。再细深究,《本经》首言生黄芪善医痈疽久败,能排脓止痛;次言大风癞疾,五痔鼠瘘,皆可用之。性虽温补,而能疏调血脉,通行经络,驱风运毒,生肌长肉,以其伍蓬莪术,恒收祛瘀生新之功。故临床运用可使器质性病变之病理性变化获得逆转。”
    高××,女,60岁,退休工人。胃疾二十余载,经治而愈。去年因连续食用党参煨桂圆而致口干咽燥,乃致胃疾又作。近五月来,食欲显减,胃脘胀痛不适,形体消瘦,便千如栗,三日一行。苔白腻,边有白涎,质衬紫,脉细小弦。证属气血亏虚、痰瘀互阻、中运失健,姑予益气血,化痰瘀,运中土,徐图效机(1981年10月胃镜检查:浅表萎缩性胃炎、胃溃疡)。处方:
    生黄芪20克,太子参、全当归、桃仁、杏仁各10克,戈制半夏2克(分2次冲),蓬莪术、鸡内金各6克,生麦芽15克,绿萼梅8克。
    进药5剂,食欲增进,脘痛已缓。仍以上方出入加减,共服药62剂,诸恙均除,胃镜复查未见任何异常。
    姚××,女,53岁,工人。右上腹疼痛已数月,全身乏力,口干欲饮,纳可。苔薄白,质淡红。脉细(某医院检查:巩膜无黄染,眼球血管弯曲显著。心肺正常,腹部稍隆起,肝肋下8厘米,质Ⅱ度,脾未触及。肝功能:S(胛正常。ZnTT 19单位,T丌6单位,7一GT47单位。超声波:肝肿大8厘米,肝区波型活跃度差,较密一密集中小波)。肝经疫毒已久,气血凝聚,结而为瘕;但恙延既久,正气亏虚,宜软坚扶正并进。处方:
    生黄芪、虎杖、生麦芽各20克,莪术6克,太子参、紫丹参各15克,参三七末(分吞)2克,鸡内金8克,川石斛10克,甘草5克。
    进药6剂,腹胀已除,惟夜寐不实。苔薄,脉细弦。今日复查:肝大明显缩小,肝下界于右肋下5厘米处扪及,超声波波型明显改善,此佳象也。效不更方,原方继进之。又服中药10剂,肝肋下3厘米处可扪及,自觉已无所苦,嘱服原方20剂。目前,症情稳定,精神颇爽,调理善后之。
42、僵蚕配蝉衣疗疮疡痈肿,除温热疫毒
    余师愚《疫病篇》云:“疫毒发疮,毒之聚者也。初起之时,恶寒发热,红肿硬痛,此毒之发扬者……总是疮证。”又陈平伯《外感温病篇》日:“风温毒邪,始得之,便身热口渴,目赤肿痛,卧起不安,手足厥冷,泄泻,脉伏者,热毒内壅,络气阻遏,当用升麻、黄芩……之属,升散热毒。”对疮疡痈肿、温热疫毒之病症作了具体论述,并指出其病因,乃是外感风湿、湿热,内有蕴毒凝聚肌肤、侵及脏腑而成。因此,清热毒,化湿浊,乃其治疗大法。朱老临床常选僵蚕配蝉衣,治疗此类疾患,每获佳效。朱老谓:“僵蚕其功能散风降火,化痰软坚,解毒疗疮,故于风热痰火为患之喉痹喉肿:风疹瘙痒、结核瘰疬等症均适用之,且对温邪感染最为适宜,是故杨栗山之《寒温条辨》首推本品为‘时行温病之要药’。蝉衣体气轻虚而性微凉,擅解外感风热,并有定惊解痉作用,为温病初起之要药。清代温热学家杨栗山氏称其‘轻清灵透,为治血病圣药’,有祛风胜湿,涤热解毒之功,故《寒温条辨》治温热病的主要方剂中,有十二首均用之”。其所以奏效之理,诚如邹澍在《本经疏证》中所说:以其疏泄,故“阴中之清阳既达,裹缬之秽浊自消”。《本草纲目》曾述蝉衣,主疗一切风热之证。朱老认为,两药气味俱薄,浮而升,阳也。可拔邪外出,发散诸热。且僵蚕有化顽痰之功,对于长年痼疾,夹有痰瘀者甚效。朱老临床应用,甚为广泛,常配伍银花、紫地丁、赤芍、野菊花等施治。临床观察,两者配伍还有抗病毒之作用,常配伍银翘、豆豉、苍耳子、羌活治疗病毒性感冒;配伍芩、连、石膏、银花治疗病毒性腮腺炎;配伍炙蜂房、稀莶草可使乙型肝炎病毒表面抗原阴转。
    钱××,男,42岁,农民。恶寒发热,体温38.5℃。小腿皮肤掀热肿胀,疼痛较剧,色如丹涂。舌红苔微腻,脉象弦数。此乃热毒炽盛。发为丹毒。拟方清热解毒。
    炙僵蚕12克,蝉衣、黄柏各6克,黄芩、银花各10克,革薜15克,土茯苓20克,生甘草5克。药服5剂而愈。
    王×,男,28岁,工人。神疲肢乏.肝区隐痛.纳谷不馨,大便时溏,症历月余,舌苔白腻,舌质偏红,脉象濡滑。体检:肝脾未及。肝功能:SGFrr 96单位,呱Ag阳性。此乃脾虚湿盛、肝郁气滞,治宜健脾化湿、疏肝解郁。处方:
    白僵蚕、炒白术、川楝子、车前子(包)、炙蜂房各10克,软柴胡6克,淮山药、生麦芽各20克,蝉衣、生草各5克,稀莶草30克。
    10剂药后谷丙转氨酶正常,唯H3sf吨仍阳性,上方去川楝子、车前子,继服45剂后,复查两次H强吨均阴转。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