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舊樓主. / 社會雜壇 / 玉树地震灾区两孤儿:我们不哭!【图】

0 0

   

玉树地震灾区两孤儿:我们不哭!【图】

2010-04-19  還舊樓主.
 
玉树地震灾区两孤儿:我们不哭!
 
张仁杰
 
 
        2010年4月15日上午,次乃卓玛带着妹妹亚玛青措在家人遇难的废墟上继续寻找着亲人们的消息:“亚玛青措,你看!这件衣服是爸爸的,爸爸妈妈和弟弟估计还在这废墟里面,我们得快点扒,说不定他们都还没有死,他们还指望着我们去救呢!哥哥已经被压死了,我们不能再没有爸爸妈妈了!
 

 
       “如果一会把爸爸妈妈挖出来了,我们一定不能告诉他们哥哥已经死了,否则他们肯定会伤心死的!亚玛青措,你看!这件衣服也是爸爸的,他们一定在附近。要是地震时爸爸妈妈和弟弟不在房间里那该多好!”次乃卓玛继续用手扒开瓦砾。
 

 
        在废墟中找到了爸爸的公文包,次乃卓玛哭着说:“这是我爸爸的照片和哥哥的中专毕业证,我敢肯定,爸爸妈妈和弟弟都被压在这里,我相信他们三个是不会死的,他们一定舍不得我们死!他们肯定还躲在房屋的空隙里面等着我们去救他们,他们肯定不会死的!”
 

 

       “亚玛青措,他们肯定不会死的,如果他们死了就剩下我们俩了,他们肯定舍不得死的,爸爸妈妈还没看到我们考上大学呢!天黑了什么都看不见,我们这样乱挖可能会伤到他们,我们还是先回格萨尔王广场,吃点东西,等明天一早我们再来这里找他们,顺便带点吃的过来,他们一定很饿。求求佛祖保佑他们三个不要死好不好?”姐姐次乃卓玛一边整理手里的照片一边恳求。
 

 

         傍晚时分,一天没有吃东西的次乃卓玛带着妹妹亚玛青措来到玉树城中心格萨尔王广场临时居住点:“亚玛青措,听姐姐的话,一定要吃点东西,爸爸妈妈和弟弟都还没有消息,现在就剩下我们两个了,我们一定要坚强,知道不知道?”
 

 

        2010年4月16日凌晨2点04分,露天休息的次乃卓玛还在劝慰妹妹:“亚玛青措,不要再哭了好不好?等天亮了,我们还要去找爸爸妈妈和弟弟,如果能够找到他们,我们就不用担心了。快点睡觉好不好?不休息我们就没有力气去找他们了,你说是不是?”
 

 
        2010年4月16日下午13点32分,次乃卓玛爸爸妈妈和弟弟遇难的遗体被挖掘出来,站在亲人遗体面前的次乃卓玛大声哭喊道:“爸爸妈妈和弟弟都没有死,哥哥也没有死,求求你们小心点抬他们,他们没有死,他们都还活着!”
 

 
         在前来救援的僧人的劝阻下,次乃卓玛才勉强同意让他们把爸爸妈妈和弟弟的遇难遗体抬走:“他们真的死了?难道他们四个人真的不要我们俩个了!”
 

 

       看到站在身边一直哭泣的妹妹,脸上挂着泪水的次乃卓玛突然变得很镇定,她安慰妹妹道:“亚玛青措,我们都不哭了,爸爸妈妈还有哥哥弟弟都死了,他们再也不会和我们说话了,我们只能靠自己了。妹妹,我们都不哭了,好不好!”
 

 
        妹妹还是停止不了哭,姐姐次乃卓玛擦干泪水:“妹妹,我们都不哭了好不好?今后这个世界上就只剩下我们姐妹俩了,我们都不要哭乐!我们要好好地活着,一定要坚强起来,我们不哭!”
 

 
        在姐姐次乃卓玛的强力劝慰下,妹妹亚玛青措终于停止了哭泣。姐姐说:“我们还是先把爸爸留下的这些经帆整理好,将来好卖钱给你上学。爸爸妈妈都走了,以后我挣钱供你上学,我们俩都要好好地活着,爸爸妈妈才走得安心,我们不能再让他们死了还要惦记着我们,你说是不是?”
 

 

        次乃卓玛把所有能找到的亲人遗留在废墟里的物品整理好,准备带着妹妹亚玛青措去寻找其他逃过这场灾难的亲戚,希望能够得到他们的帮助。可是对于将来,她们一脸茫然,这次地震来得太突然,1990年出生的次乃卓玛说:“14号早上地震发生前,与平常一样,我和妹妹还有哥哥都去学校上学了。地震的时候,我和妹妹还有哥哥都在学校里,地震发生后,我首先找到了妹妹,然后和妹妹到玉树州职业技术学校找在哪里读大专的哥哥,可是没想到哥哥次乃泽仁已经被砸死了。看到哥哥死了,我和妹妹都很害怕,我们扭头就跑回家找爸爸妈妈和弟弟。可是当我们赶回来的时候,我们家租的房子已经全塌了。我和妹妹就只能站在废墟上大声地喊爸爸三郎深根、妈妈俄尕拉毛和弟弟江永扎西的名字,直到我们俩的嗓子都哑了,可是他们还是没有回答我们。我多希望他们还能活着,可是现在都没有了!如果我们不来这里,还呆在四川老家,那该多好啊!这样我们一家人就还可以在一起了……
        2003年10月的时候,爸爸带着我们,从四川省德格县老家搬到了玉树州结古镇,在红卫路临街的地方租了一间房子,开了一家经文复印店。爸爸和妈妈都很能吃苦,爸爸说他累点没有关系,只要我们兄妹四人都能好好上学就行。他还说就是因为自己小学还没毕业,所以日子才会过得这么艰难,所以一定要我们兄妹四个好好读书。      2007年6月哥哥在四川省藏文学校工艺美术专业毕业后,爸爸就花钱让他到玉树州职业技术学校继续在大专班上大学。爸爸跟我们四兄妹说过好几次,只要我们四个愿意上学,他和我妈妈就是累死也要供我们。一个月前,我爸爸还说,等我马上初三毕业了,就让我找个好点的高中继续上学,争取让我和妹妹还有弟弟都能够考上大学,这样他就别无所求了。可是还没等到我毕业,他们就都走了,我再也不能看到他们了,也听不到他们说话了,他们也再也管不了我们了!
        刚开始没有得到爸爸妈妈消息的时候,我一直都很害怕,一直哭个不停,我想爸爸妈妈如果能听见我们哭,他们一定会马上出来。可是当爸爸妈妈的遗体被挖出来的时候,我知道我没有希望了,他们真的走了,我突然就不哭了,也不想让妹妹再哭了,我知道他们是真的走了,再哭也没有用了,我知道从今天开始,我和妹妹是哭死还是饿死,爸爸妈妈都帮不了我们了!我真的很害怕,可是再也不能躲在爸爸妈妈的身后了,从今天开始,我和妹妹就只能靠自己去生活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可是除了面对,走一步算一步,我还能怎么样呢?
        我们老家只有妈妈的姐姐在,现在我们只能去找她帮忙,无论怎么样,我也要让妹妹继续上学,爸爸妈妈一直希望能看到我们考上大学。如果将来有人愿意把我们俩接到外面去读书,我们也愿意去,我想读书,我要好好读书,等将来我和妹妹真的考上大学了,我相信爸爸妈妈还有哥哥弟弟在另外一个世界里一定会很高兴......”
 

作者简介:
        张仁杰,男,汉族。1984年12月27日生于安徽省六安一个淳朴的农民家庭,11岁时,家里的爸爸妈妈捡了四个小妹妹——不知何人丢到门口的弃婴。其中有个小妹妹有病,善良的父母变卖了家里惟一的耕牛,想挽救这条小生命,但不幸的是,小妹妹几个月后还是夭折了。为妹妹看病花光了家里所有的钱,小仁杰的学费也就没有了着落,父母只好去卖血为孩子挣学费。当他无意中从父母的对话中,得知自己的学费是父母的卖血钱后,“心情非常复杂,难以言表”,不久便离家谋生。先后当过砖窑工、挖煤工,捡过垃圾、电工、焊工,业务员等多项临时工作。
  15岁时在好心人的帮助下就读武术学校成为一名武术运动员。
  2004年年底,从武术学校毕业的他经朋友介绍来到北京当武术散打教练兼家庭英语教师和英语翻译,用自己的行动和微薄的收入来救助街道上的流浪儿和无钱就医病患儿童。其间花掉了自己4万元的积蓄。
  2005年初,他在自己租的1.8平米住处创办了“感恩中国”网站。
  2005年至2008年5月,张仁杰前往西部边远地区拍摄了大量的纪实图片故事并通过感恩中国网站得到了许多人的帮助和关注。感恩中国网站也成为中国纪实图片故事摄影的先河。
  2008年5月13日起,张仁杰重新深入北川地震重灾区寻找从3月份到5月份一直拍摄当地的贫困家庭和孤残儿童安危情况并拍摄了大量的珍贵照片后通过感恩中国网站捐助了大批物资和资金到重灾区。
  2009年起,张仁杰继续行走在贵州、云南、青海等地采写贫困人群并通过感恩中国网站一对一捐助模式募集大量资金帮扶。
  如今,张仁杰和他的“感恩中国”网站救助病残、流浪、贫困家庭、贫困孤残儿童助学等弱势人群16800多人,其活动范围也早已超出北京、西部等中国偏远地区,“感恩中国”网站也成为大多数网友心目中名副其实的中国感恩门户网站和中国最有影响力和公信力的公益门户网站。张仁杰也被大家称誉为:中国的良心!中国现代社会最可爱的人!
  至今,张仁杰孤身一人在北京租住着一间长1.8米宽1米小房子,家产仅有一辆破自行车、一台从旧货市场上买来的旧电脑和一台数码相机并依靠临时从外地采写回北京的间隙从事短期的武术教练、保镖、英语教师等职业来维持感恩中国网站的日常运营费用。
 
 
玉树地震遇最新消息
 
  中新网玉树4月19日电(记者 吕振亚 孙自法 符永康)记者从正在此间举行的青海玉树抗震救灾指挥部新闻发布会获悉,截止19日上午8时,玉树地震遇难人数为1944人,失踪216人,受伤12135人,其中重伤1434人。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