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栀逍遥散加减医案

2010-04-23  会敏娜
1.月经期间感冒
李××,女,38岁。
七、八年来,每次月经将至前一两天即出现头痛身痛,鼻塞流涕,频繁的喷嚏,或见轻微的咳嗽,月经过后两天以上症状自然消失,前后曾用多种西药和中药解表清热、疏风散寒、补气固表之剂治疗,一直不效。特别是最近两年多来,以上症状更加严重,此次月经来前三天即头痛头晕,鼻塞喷嚏,眼痒流泪,鼻流清涕,全身酸痛,月经来后以上症状更加严重,应用感冒清、感冒冲剂、扑尔敏、去痛片三天,中药解表之剂两剂不见好转。细审其证,除以上症状外,并见胸满心烦,手心热,舌苔薄白,脉弦细。综合脉证,反复思考:月经者,为冲脉所主,冲脉者,隶属于肝,肝为将军之官,将军之官者,调营卫,御外邪者也;肝郁血虚,郁而化火,则卫气不固,故而反复感冒也。治宜丹栀逍遥散养血舒肝,解郁泄火。冀其肝木得舒,卫气得升,表邪得解。处方:
柴胡10克 当归10克 白芍10克 白术10克 茯苓10克甘草10克 干姜3克 生姜三片丹皮10克 栀子10克
服药一剂,诸证好转。继服一剂,诺证消失。其后每次月经将至时服药四剂,共服三个周期,中药12剂,诸证消失而愈。
 
 

2每次遗精之后即出现感冒
李××,男,30岁。
遗精数年,经治不效。近年来,每周遗精1~2次,遗精之后即感头晕乏力,全身酸痛,喷嚏不断,发热。每次感冒之后一用治感冒的药物治疗就很快好转,但下次遗精之后又感冒如前,有时因无药内服,数日后,感冒也自然消失,但最近几个月来,感冒以后再用以前的方法治疗始终不再见效。不得已,停药观察数天,感冒症状非但不减,反见加重。审其脉弦而细,舌苔薄白。审其前用诸药,除西药外,中药大多为补气,解表之剂。综合脉证及前用药物效果后考虑:遗精之后而发,与肾有关也,肾与肝同源,肝为将军之官,出卫气,御外邪,肝肾俱虚,肝木失达,则卫表不固。治宜补肝肾,理肝木,调营卫,其病可解。宗滋水清肝饮。处方:
柴胡10克 白芍10克 当归10克 生地18克 山药12克山莱萸10克 白术6克 茯苓10克 泽泻10克 丹皮10克栀子10克薄荷6克
刚刚处方完毕,某医问:可否用六味地黄丸?患者听后插话曰:已用六味地黄丸数百合,但不愈也。余曰:遗精固然属肾,遗精之后感冒固然亦应考虑其病在肾,但肾虚不一定感冒,因其不主卫气耳,卫气乃肝所主,此必肝肾俱虚始得此疾,又本病患者往往合并有肝郁化火之心烦易怒,相火动则遗精必频繁,故宜丹栀逍遥散舒肝气泻相火以助卫阳,六味地黄丸补肾水益精气。患者听后插话云,就是经常心烦不安,烦躁易怒,然未注意此证。故未叙述耳。服药30剂,诸证果然消失而愈。
按:以上五例,治法虽异,然其治肝则同。可见感冒之疑难者,应求其肝耳。
 


3.阳事难举,一想性生活即心悸难忍
苏××,男,35岁。
在一年多以前,有一次出差外出时,因工作不顺利,思想上特别不愉快,回家后,同房时发现阳事举而不坚,有时刚刚接触即精液流出,为此曾到数个医院治疗。一年来,不但早泄,而且发现阳痿,为此爱人很有意见。细审其症,除上述症状者外,并见头晕头痛,心烦意乱,心悸失眠,有时出现心跳有暂停的感觉,食欲较差,偶见胸胁苦满,舌苔白,脉弦细数。细询其原用方药,大都为补肾助阳,涩精固肾之品。综合脉证及所用药物效果后分析:此病既非肾阳之虚,亦非肾精不固,乃肝郁血虚,郁而化火,宗筋失养之故,乃拟养血舒肝,解郁泻火。丹栀逍遥散加减。处方:
柴胡10克 当归10克 白芍10克 白术10克 茯苓10克甘草10克 干姜4克 薄荷3克 丹皮10克 栀子10克
服药六剂后,不但心烦心悸,头晕头痛等症好转,而且阳萎亦见改善,并云:此次性交时已有快感。某医听后问:丹栀逍遥散乃治妇科妙品,为什么用于治疗阳痿而有效?答曰:阴茎乃宗筋所主,宗筋属肝,肝郁血虚则宗筋失养,宗筋失养则阳痿不举,丹栀逍遥散乃养血舒肝,理气泻火之品,肝气舒,阴血养,郁火除,其病自解,又继服20剂而愈。
按:阳痿一证,因肝而致者甚多,其中以肝郁气滞所致者为最多见,故临床治疗因肝所致者,多从解郁舒肝治疗之。
 
 

4巅顶灼热
姜××,男,50岁。
一年多来,经常感到巅顶灼热治忍,先请某院西医治疗,未确诊。半年后,又请中医以清热泻火,养阴平肝等治疗七个多月一直无明显效果。细审其病,除以上诸证外,并见胸满心烦,心悸乏力,失眠,舌苔薄白,脉弦细,综合脉证,反复考虑:诊为肝郁血虚、郁而化火,因拟养血舒肝。解郁泻火。丹栀迫遥散加减。处方:
柴胡10克 当归10克 白芍10克 白术10克 茯苓10克甘草10克 生姜4片薄荷6克 丹皮10克 栀子10克
服药四剂后,胸满、心烦等证好转。继服十剂后,巅顶灼热霍然消失。
某医问:前医用泻火清热,养阴平肝而不效,师用丹桅逍遥散见效,其故何也?丹栀逍遥散为泻火之剂,前医所用之方亦为泻火之剂,为什么同为泻火之剂,而一方有效,一方无效呢?答曰:火之实者、有郁火、实火之分,若单纯由实火所致者,当泻火;若由郁而生火者,非散非发不解故《内经》说:火郁发之。本证巅顶灼热为郁火所致,故应发应散,而不应泻、降,若降、若泻则火邪更郁而病难除,故前用泻火不效,后用舒、散而功。
 
 

5昼夜难眠,月经期间加重
阎××,女,成。
3年多来经常失眠,每夜几乎连1个小时也难以入睡,特别是月经前后更加严重。某院诊为神经衰弱,前后住院7个多月,西药安眠药和中药安神镇静剂虽用之超过常规剂量也难入睡,最近一个时期,因治病心切,经常因服用过量的镇静安眠药而出现浮肿、呕吐、恶心,甚至两眼不能睁开,四肢软弱无力,也不能入睡。细审其证,除严重失眠外,并见颜面浮肿,疲乏无力,腰酸腰痛,胸胁窜痛,烦躁不安,口苦咽干,月经失调,舌苔黄白,脉沉弦数。综合脉症,反复思考:此乃肝郁血虚,郁而化火之证,治宜舒肝养血,解郁泻火。丹栀逍遥散加减。处方:
柴胡10克 当归10克 白芍10克 白术10克 茯苓10克甘草10克 生姜3片薄荷4克 丹皮10克 栀子10克 丹参15克
服药2剂之后,睡眠增至4个小时,继服8剂之后,睡眠增至5个小时。连服2个月后,诸症消失而愈。
某医问:如此严重的失眠,为什么不用龙骨、牡蛎、炒枣仁?答曰:肝主疏泄,若疏泄失职者,但疏其肝而郁可解,若重用重镇之药抑其疏达之性则郁者更郁而病难解,故仅予舒肝而不用龙骨、牡蛎、炒枣仁也。
 
 

6咽喉异物感,腹满,子宫肌瘤
曲××,女,39岁。
2年多来,经常小腹憋胀,月经期间小腹满痛,在妇科普查时发现有多发性子宫肌瘤。最近1年多来,又发现咽喉部有异物感,胸胁苦满,心烦心悸,头晕失眠。某医诊为梅核气。开始用四七汤加减治疗,不但咽喉异物感不见好转,反而月经更加不调。后又改用四物汤加减治疗月经不调,非但月经不调未见改善,就是咽喉不利亦见加重。细审其症,除以上所述者外,并见苔舌薄白,脉弦细涩。综合脉症,诊为肝郁血虚,痰滞血淤,寒热夹杂之症。为拟舒肝养血,活血化痰,辛开苦降。丹栀逍遥散加减。处方:
柴胡10克 当归10克 白芍10克 白术10克 甘草10克 干姜3克 溥荷6克 丹皮10克 栀子10克 香附10克乌药10克
服药6剂后,咽喉异物感,胸胁苦满,腹满腹胀均大减。继服12剂后,咽喉异物感消减90%,腹满腹胀等消失。
某医问:本症用四七汤、四物汤等加减方不效,而改用丹栀逍遥散加减取效,其故何也?答曰:四七汤但理气而未理血,四物汤但理血而未理气,又或但凉而不温或但温而不凉,致胶结之邪不得散耳。
 
 

7
劳淋,白带,小腹满痛
郅××,女,48岁。
尿急尿频尿痛腰酸腰痛,反复发作7~8年,每次发作应用西药治疗后很快症状即可消失,但停药不久,以上症状又反复出现。最近4年以来,以上症状发作日渐频繁,平均每3~4个月即复发1次,尤其是近1年多来,虽然反复采用中、西药治疗,但以上症状始终没有彻底改善。最近半年来,以上症状不但不见好转,反日渐加剧,并日渐腹满腹痛。后经住院反复检查诊断为慢性肾盂肾炎、左侧肾盂积水、慢性盆腔炎。细察其症,除尿热尿痛,腰酸腰痛,腹满腹痛外,并见经常头晕头痛,胸满心烦,失眠健忘,白带增多,舌苔白,脉沉弦细涩。再经某院泌尿科检查诊为左肾功能已基本丧失、右肾功能受损。综合脉症,反复思考:诊为肾气不足为本,肝郁气滞为标,宗急则治标,治拟舒肝解郁,清温并施法。丹栀逍遥散加减。处方:
柴胡10克 当归10克 白芍10克 白术10克 甘草10克干姜6克 薄荷4克 丹皮10克 栀子10克 香附10克 乌药10克
服药12剂后,尿频尿痛,腹满腹痛,胸满心烦,头晕头痛等证均好转。舌苔薄白,脉沉细涩,尺弱,此肾气之不足也。改予八味地黄丸加减。处方:
生地28克 山药12克山萸肉10克茯苓10克 泽泻10克丹皮10克 肉苁蓉15克 车前子10克(布包)怀牛藤10克五味子10克
服药12剂后,腰痛好转,恒头晕头痛胸满心炔,腹满腹痛等症不减,此乃肝郁较甚,改予丹桅逍遥加减法,其后腹满腹痛,胸满心烦,头晕头痛等症又减,而腰痛又甚。乃再改用八昧地黄丸加减法。如此间隔应用两方一年多,以上症状全部消失,肾功,肾孟造影均正常。
 
 
 

8劳淋,小腹满痛
郝××,女,成。
尿热尿痛,尿频尿急反复发作七八年,小腹胀痛、白带增多5~6年。某院诊为慢性肾孟肾炎、慢性盆腔炎,本病开始两年多时,每次应用抗菌素,并住院半月即可痊愈,但近3年来,尿热尿频,尿急尿痛,小腹满痛,日渐加剧,虽反复应用西、中药物亦无明显效果。细察其证,除以上所述者外,并见胸满心烦,头晕头痛,失眠健忘,腰困腰痛,月经失调,白带增多,舌苔白,脉弦细涩,综合脉证,诊为肝郁血虚,寒火夹杂。治拟舒肝解郁,清上温下。丹栀逍遥散加减。处方:
柴胡10克 当归10克 白芍10克 获苓10克 白术10克干姜6克 薄荷4克 丹皮10克 栀子10克 香附10克 乌药10克
服药6剂后,尿热尿频,尿急尿痛,小腹满痛,腰围腰痛均好转,白带减少。继服30剂,诸症消失而愈。
某医问:泌尿系感染应用八正散、五淋散,以及其他的清热解毒药乃治淋证之常法,而老师反而不用,丹栀逍遥散为治妇科疾病之良方,诸医很少提及其治淋证?老师反用之而取效,其故何也?答曰:八正散及其他清热解毒之剂对急性泌尿系感染确有神效,然而本证为肝郁化火,上热下寒之证,但清其热必郁者更郁,火邪更炽,所以必以温散之法才可散其郁火。故用丹栀逍遥加味方而取效,而用清热解毒之剂无功也,
 
 

9足心灼热难忍,非用扇扇不能睡眠
雷××,男,成。
半年多以来,两足心烦热难忍,某医诊为阴虚发热。予知柏地黄、六味地黄等加减进行治疗。数月之后,烦热更加严重。后又邀某医治之,认为气虚夹杂阴虚,予补中益气加知母、黄柏治之。服药20余剂后,足心烦热非但不减,反而发现足心烦热更加难于忍受,时时心烦,开始时将脚放到棉被之外还能入睡,其后每夜不用扇子扇冷就不能入睡。最近靠自己用扇扇虽能暂时入睡,但不入即因难受而不能再睡。特别是最近1个多月以来,每天都得别人用扇扇之才能入睡,入睡1小时后若不再扇即不能继续再睡,所以也引起别人的反感。细察其证,除以上所述者外,按其两足蹠部与正常者无异,惟见其心烦急躁不安,舌苔薄白,脉弦细。综合脉证,反复思考:肾虚者,尺脉必或大或沉微,然其脉仅为弦细,此必肝郁气结,阳气阻隔,阴阳失其交融之令所致。治宜拟舒肝解郁,和调阴阳。丹栀逍遥散加味。处方:
柴胡10克 白芍10克 当归10克 干姜4克 茯苓10克薄荷3克 丹皮10克 栀子10克 玫瑰花10克 代代花10克
服药2剂后,足心烦热骤减,继服10剂后,足心烦热减轻达90%,睡眠正常。加生地19克,服药6剂而愈。
 
 

10.阳萎,腰酸背痛,久治不愈
葛××,男,25岁。
2年前,因为工作不顺利和家庭关系的不和睦,引起经常失眠。其后,随着工作环境的改善和家庭关系的日渐好转,睡眠也莲渐恢复正常,但却逐渐发现腰背酸痛,头晕乏力,阳萎遗精。经某院检查诊断为前列腺炎、神经衰弱。先用西药治疗半年,未见明显效果。又请某院中医治之,诊断为肾阳亏损,予补肾壮阳之剂治之。共服药300余剂,不但阳萎遗精不见好转,而且日渐头晕乏力,记忆力衰退,腰背酸痛,甚或有时在排便之后亦感气短,精神甚差。细察其证,除以上所述者外,并见胸胁苦满,心烦心悸,纳呆食减,舌苔薄白,脉弦细小数。综合脉证,并结合所用药物效果进行分析。诊为肝郁血虚,郁而化火。为拟疏肝解郁,养血泻火。丹栀逍遥散加减,处方:
柴胡10克 当归10克 白芍10克 白术10克 甘草10克 生姜3片薄荷3克 丹皮10克 栀子10克 瓜蒌15克
服药4剂之后,不但头晕,胸满、心烦、心悸、腰背酸痛好转,而且阳萎乏力明显好转。继续服用上药60剂,诸证消失而愈。
某医问:患者肾虚之证俱在,为什么久用补肾之剂反无效?答曰:患者虽然肾虚之证惧在,然肝经郁火之证亦俱存,即所谓虚实之证俱有。这种虚实俱存之证,在辨证论治时不但要辨其有与无,而且要辩其多与少,主与次。本证脉弦细小数,再结合主诉症状来看,是一个肝郁化火为主的证候。朱丹溪曾云:火为元气之贼,相火不除则必伤肝肾。故必须先治肝胆相火,至相火贼邪一去,病即可愈。所以先以丹栀逍遥散琉肝解郁,养血泻火进行治疗。
 
 

11小腹满痛。里急后重,心烦易怒
朱××,女,27岁。

一年多以前,突然发现小腹满痛,里急后重,大便1日3~4次,某院诊为急性肠炎,用西药治疗1周不效。改请中医治疗,某医诊为淤血阻滞,以活血祛淤止痛之剂治之,效果仍不明显。10个月前,又突然发现小腹满痛,尿急尿频尿痛。某院诊为急性泌尿系感染。予吠喃坦丁、庆大霉素等治疗半月后症状消失,但不久又发现月经失调,有时提前,有时错后,经期小腹坠张疼痛加重。最近4个月来,以上情况不但不见好转,反见日渐严重。经某院反复检查诊为肠结核、盆腔结核、慢性肾盂肾炎。予抗痨药、抗菌素等治疗后,仍然不见好转。细察其证,小腹满痛,时轻时重,里急后重,大便有时1日数次而溏泻难止,有时又数日不行,若按其腹部则疼痛更甚。头晕头痛,心烦失眠,月经已闭止4个月,消瘦乏力,手心烦热,舌苔白,脉沉弦涩。综合脉证,再结合前药果进行分析,诊为肝郁血虚,寒热夹杂之证。治拟舒肝理气,养血活血,清上温下,丹栀逍遥散加减。处方:
柴胡10克 当归10克 白术10克 茯苓10克 甘草10克 干姜6克 薄荷3克 丹皮10克栀子10克 香附10克乌药10克
服药6剂后,腹胀、腹痛、里急后重,大便或秘或泻等症好转。精神改善,食欲增加,又继服上方60剂,诸证消失,而愈。
某医问:本证是一个寒热夹杂证,其寒热的多少如何衡量?答曰:应证、脉相参,若证主要表现热证则为热多于寒,证热少而脉为寒者则为寒多于热,如本证仅有心烦,手心烦热之热证,而脉却见寒证,故为寒多于热。
 
 

12舌痛、淋痛时发时止,数年不愈
甄××,女,28岁。
舌痛舌肿时轻时重2年多,近2年以来又尿热尿频尿痛时作时止,某院诊为舌炎、慢性肾盂肾炎。虽曾在两个医院分别住院两次,共约8个多月,但效果一直不够理想。近一年多来又发现月经不调,有时月经20多天一至,有时60多天不潮。特别是近8个多月以来,当月经较为调匀时,尿急尿频尿痛即加剧,舌痛改善时,月经失调,尿频尿痛就加剧,如此之此起彼状,彼起此伏现象,一直难解。细察其证,除舌痛,尿热尿痛,月经失调外,并见心烦心悸,胸胁苦满,头晕头痛,小腹满胀,白带增多,舌苔黄白,脉弦涩不调,综合脉证,诊为心与小肠火热,肝郁气结,寒热相兼。治拟舒肝理气,清火散寒同施。丹栀逍遥散加减,处方:
紫胡10克 当归10克 白芍10克 白术10克 甘草10克干姜6克 薄荷3克 栀子10克 丹皮10克 香附10克 乌药10克
服药6剂之后,舌痛、尿热尿痛均好转。但继续服用6剂之后,以上诸证不再继续好转。再细审其脉见弦滑小数。此乃上方化痰理气不足,致痰火郁结于肝胆也。治拟理气舒肝,化痰泻火。柴芩温胆汤加减。处方:
柴胡10克 黄芩6克龙胆草10克竹茹10克枳壳10克半夏10克 陈皮10克 滑石10克 竹叶10克 夜交藤15克
服药六剂后,舌痛消失,尿热尿痛亦大部消失,惟小腹满胀未除。此乃肝郁气滞,下焦寒湿未除。继改予丹桅逍遥散加减方20剂愈。
某医问:逍遥散、温胆汤治舌痛未曾闻过,老师反用之取效者何也?答曰:肝火乃相火,相火为诸脏之贼,肝经郁火不解则诸火难除。本病前医曾以清心火之法治之,但郁火不散,故心与小肠之火不除也。所以用柴芩温胆汤、逍遥散者,即为解郁而泄火者设,即所谓肝火除则诸火消。
 
 

13淋痛,白带,小腹坠痛
春××,女,成。
小腹坠胀,尿热尿痛,白带增多等时轻时重,久治不愈5年多。医诊慢性盆腔炎、慢性膀胱炎,最近5个月以来,小腹坠胀满痛,尿急尿频尿痛,白带多更加严重,虽用多种抗菌素和中药清热解毒、利水通淋之剂,效果一直不够理想,细察其证,除小腹坠胀、尿热尿痛、白带多外,并见头晕头痛,心烦心悸,失眠多梦,小腹满胀疼痛,舌苔白,脉沉弦涩不调。综合脉证,反复分析,并结合所服药物效果进行考虑:此乃肝郁气滞,膀胱气滞不化,湿热蕴伏下焦。治宜拟舒肝理气,除湿泻火。丹栀逍遥散加减。处方:
柴胡10克 当归10克 白芍10克 白术10克茯苓10克干姜10克 薄荷4克 丹皮10克 栀子10克 香附10克 乌药10克
服药6剂之后,小腹满痛,尿频尿痛,白带增多等均明显好转,头晕头痛,心烦心悸,失眠多梦等亦大部消失,舌苔薄白,脉沉。综合脉证,反复考虑;此寒邪稍减,而气滞较甚。治宜拟理气清热泻火。理气通淋方加减。处方:
香附10克 乌药10克 枳壳10克 槟榔10克 苏叶6克黄芩6克冬葵子6克
服药7剂之后,诸证消失,愈。
 
 

14放置避孕环后月经一直淋漓不断
王××,女,32岁。
自从放置避孕环后,月经—直不调,有时提前,有时错后,最近1年多以来,月经一直淋漓不断。先用西药治疗效果不明显,后又以中药芩连四物汤、归脾汤、补中益气汤、温经汤、温经摄血汤等加减,仍然没有什么效果。细察其证,除月经淋漓不断外,并见胸满心烦,少腹满痛,五心烦热,舌苔白。脉弦涩不调。综合脉证,诊为血虚肝郁,郁而化火。拟用养血舒肝泻火。丹栀逍遥散加味。处方:
柴胡10克 当归10克 白芍10克 白术10克 甘草10克生姜3片干姜3克 薄荷3克 丹皮10克 扼子10克
服药4剂之后,经血淋漓不断已停止,他证亦减,继服10剂以后,月经恢复正常。
 
 

15因惊吓而闭经数年,近来崩漏不止
陈××,女,26岁。
因父母同时被打成走资派、反革命而闭经数年,去年平反以后,月经突然来潮,其后1年多月经—直淋漓不断,并有时出现崩漏大下,某院诊为子宫功能性出血,先用西药治疗半年不效,后用刮宫法曾一时好转,但不久又复加剧;又改请中医治之,先后以归脾汤、黄土汤、温经汤、以及多种止血方药治之,服药达150剂,但效果仍不明显。细察其证,除月经淋漓不断之外,并见心烦心悸,头晕头痛,腰背酸痛,手足心烦热,疲乏无力,食欲不振,舌苔白,脉弦细,综合脉证,诊为肝郁血虚,郁而化火,迫血妄行。治拟用养血舒肝、清热泻火。丹栀逍遥散加减。处方:
柴胡10克 白芍10克 当归10克 白术10克 甘草10克干姜1.5克 薄荷3克 丹皮10克 栀子10克 生地15克
服药1剂之后,月经量明显减少。继服5剂之后,月经停止。又服6剂,月经逐步恢复正常。
某医问:前用止血之剂而血不止,今用逍遥散反愈者,何也?答曰:前用诸方多从脾治,今从肝治,故愈也。又问:前用诸方既有苦寒之药,又有辛温之药,所用皆无效,今用之反效者何也?答曰:本证从表现的症状看是热证,从脉象看是寒证,故用寒热并用之法。然前医为何不效,综其原因大致有2条,—者经络脏腑有别,二者寒热比例不同,本方所以取效者就在于此两者耳。
 
 

16吵架之后,月经不止
韩××,女,35岁。
在3个多月之前,恰在月经刚来之时,因工作问题与某人打了一架,次日月经突然不至,3日之后,月经又至,其量甚多,并挟有大量血块,出血之后,突然感到头晕乏力恶心欲吐,时时欲脱。某院诊为子宫功能性出血,予输血、西药,刮宫等法治疗之后,出血减少,精神改善,但月经始终没有停止。又请某医以中药治之,认为系脾不统血,前后以归脾汤、补中益气汤、温经汤加减治疗1个月,经血仍然时多时少而淋漓不断。细察其证,除月经淋漓不断外,并见其面色萎黄,疲乏无力,气短懒言,烧心泛酸,腰背酸困,心烦心悸,胸胁窜痛,舌苔白,脉弦细数,时而促结并见。综合脉证,反复思考:此肝脾之证并见,气血俱虚并存,然以肝郁血虚,郁而化火为主。治宜拟养血舒肝,清热泻火为先,至肝火稍减之后,再予补益,丹栀逍遥散加减。处方:
柴胡10克白芍12克 当归10克 白术10克 茯苓10克甘草10克 干姜3克 薄荷3克 丹皮10克栀子10克 生地18克
服药5剂之后,经血明显减少,精神好转,食欲增加,继续服药4剂之后,经血全部停止,其它诸证亦大见好转。再细察其脉由弦细数促转为弦细无力,此脾虚术乘之象,改予建中汤加减治疗2个月,请证消失而愈。
某医问:本病如此之虚,但补之无效,而改用丹栀遣遥法却很快好转,其故何也?答曰:本疾是一个虚实并见证。虚实并见证的治疗有一个先治虚后治实,先治实后治虚和虚实并调的问题,这个先后的确定一般应从辨证上着眼,辨证之时必须注重脉象,即脉象表现以虚为主时应先治虚后治实,脉象表现以实为主时应先治实后治虚,若无明显的特殊表现者应调其虚实。
 
 
 

17经行吐衄
蒋××,亥,29岁。
自13岁开始,每个月均鼻衄,吐血几天,其后逐渐发现这种吐血、衄血有明显的规律性,即每次吐血衄血均在月经将至之前出现,月经来至后吐血即稍为减少,怀孕后,吐血衄血停止数月,但以后吐血衄血又出现,某院诊为倒经。先用西药治疗数月不见好转,后又请某医以凉血泻火之中药治之,服药2个多月,衄血吐血不见改善。某医又认为系淤血阻滞所致,给予破血祛淤药治之,数剂之后,经血突然大下不止,某医认为系脾不统血所为,予归脾汤加三七等治之,不但经血不见减少,反见鼻衄更加严重,时时有血水从鼻孔中溢出,并感气短心悸,神疲乏力。某院输血之后,以上情况有所好转,但出血仍不停止。细察其证,除经血不止,鼻衄流血水外,并见面色萎黄,疲乏无力,言语低微,心烦心悸,时而叹气,纳呆食减,头晕目眩,手足心烦热,少腹疼痛,舌苔薄黄,脉弦细数。时见结涩之象。综合脉证,分析再三,此乃气血大衰为本,肝郁化火为标耳。治宜养血舒肝,泻火止血。丹栀逍遥教加减。处方:
柴胡6克 当归10克 白芍10克 白术10克 茯苓10克干姜3克 薄荷8克 丹皮10克 栀子10克 生地30克
服药3剂之后,经血停止,心烦心悸、纳呆食减、疲乏无力等证均好转,继服10剂后,诸证大减,精神大增。
某医问:本病先用凉血清热而血不止,后用破血之剂病反甚,而今用丹栀逍遥散却3剂而愈,其故何也?答曰:本证乃肝经郁火灼损阴液所致,郁火非散不解,郁火不散而但予寒凉冰凝之剂治之,则郁者更郁,火邪更炽,而迫血妄行,经血不止。其用破血而出血更甚,乃过用辛温行破之故。故改用解郁泻火之后很快好转,至于本病如此之虚,血色素仅有6克,不用补益之品,而诸证俱减者,乃肝郁解,脾土复,生血有源之故耳。
 
 

18产后全身憋痛
严××,女,32岁。
素有胃下垂之疾,某医予补中益气汤加减治疗以后,胃脘疼痛,头痛头晕等证加剧。停止药物治疗以后,胃脘疼痛、头痛头晕等证虽有好转,但—直不见根本改善。怀孕以后,呕吐、胃痛,食欲不振更加严重。生产以后,父母突然病逝,为此痛若至极,并发生头晕头痛,全身憋胀疼痛难忍,乳汁分泌明显减少。某医诊为风湿、乳少,予祛风除湿之药治之,服药2剂之后,疼痛更加严重,又请某医治之,认为系产后血虚感受外风所致,予养血祛风之剂治之,仍然效果不明显,为了减轻痛苦,每日每时叫其爱人用手捶打全身,这种现象一到夜间更加严重,经常因痛苦难忍而不能入睡。最近半个月以来,又发现左耳疼痛,并流黄绿色汁,下颌关节疼痛难于开合。经某院诊为中耳炎、胆脂瘤、下颌关节炎、先用西药治疗1周病情不见改善,后又请某医以清热泻火药治之,病情更加严重。细察其证,头耳俱痛,左耳常有黄色脓汁流出,下颌关节疼痛不能张口,头晕心烦,胸胁苦满,全身憋胀疼痛,两腿胀痛尤甚,不断用手捶打身躯各部以减轻痛苦。手足心烦热,背困痛,左少腹疼痛,口苦口干,大便不爽,尿时有热痛感,舌苔白,脉弦紧。综合脉证,诊为肝郁血虚为本,肝经郁火,外受风邪为标,治拟先治其标。处方:
当归15克川芎10克 栀子10克 羌活10克防风10克 远志10克 菖蒲10克 元参30克 干姜3克
服药3剂之后,下颌关节疼痛、耳痛消失,头痛、身痛,心烦等证同前,头晕加剧,有时甚至有晕倒的感觉。上方加熟军6克以加强泻火之力。
服药3剂之后,下颌关节活动自如,耳中黄绿色浓汁消失,但全身憋胀疼痛,心烦失眠等证仍然不减,头晕更甚,舌苔白,脉沉弦涩。综合脉证,反复考虑:前用之方泻火祛风较多,而舒肝理气却不足,治宜养血舒肝,解郁泻火,丹栀逍遥散加减。处方:
柴胡10克 当归10克 白芍10克 茯苓10克 生姜3片干姜3克 丹皮10克栀子10克
服药1剂后,头晕失眠,胸胁苦满、心烦背痛,手足心烦热、全身憋胀疼痛均稍减,继服上药1个多月,诸证竞全部消失。
某医问:在本病的治疗过程中,为什么胃下垂用补中益气汤竟使病情加重,当发现中耳炎后应用祛风泻火之药后又为什么头晕加重?祛风养血之品本是止痛的妙法,又为什么疼痛不减,逍遥散本不是止痛之方,为什么疼痛减轻?答曰:补中益气汤本是补气升阳的有效方剂,它可用于因中气下陷所致的胃下垂,但不是治胃下垂的唯一方剂。临床所见胃下垂因气滞食积等引起者很多,此病所以加重,可能是补气有余而理气消食不足之故吧。因补则壅气,气壅滞则胀痛必加。至于为什么用养血祛风泻火而头痛加重,因本病现有血虚、肝郁、又有阴虚、实火、本方虽有养阴、养血之品,但补气升阳之品较多,致使火邪上扰,郁火有增,故眩晕加重。及至舒肝泻火之剂用后,头晕即减。以上事实证明就是如此。至于风药、养血药用后为什么疼痛不减,逍遥散用之反效,此乃气郁所致,非风邪所为耳。
 
 

19左少腹痛
卜××,女,29岁。
8年前,结婚后不久发现左少腹痛,其后一直隐隐作痛,刚刚结婚半年多时,曾经流产1次,其后没有怀过孕,某院诊为慢性输卵管炎、输卵管不痛。先曾用西药治疗2年多不见效果,后又请某医以活血温经之剂治之,开始时疼痛稍有减轻,但久用之反而效果不太明显。细察其证,除左少腹隐隐作痛外,并见月经失调,手足心烦热,手指、足趾时而厥冷,舌苔薄白,脉弦细涩。综合脉证,诊为肝郁血虚,寒热夹杂,治拟养血舒肝,清上温下。丹栀逍遥散加减。处方:
柴胡10克 当归10克 白芍10克 白术10克 茯苓10克 甘草6克 干姜4克 薄荷3克 丹皮10克 栀子10克香附10克 乌药10克
服药6剂之后,少腹疼痛好转,继服上方30剂之后,少腹疼痛消失,月经恢复正常,次年生一男孩。
 
 

20产后眼衄
支××,女,28岁
3个月以前顺产1男1女,其后不久发现左眼内眦出血。先为鲜血,后为血水,3个月来一直持续不止。某医以中、西药中的多种止血药、泻火药等治之不效,细察其证,除左眼内眦不断有血溢出外,并见面色萎黄,神疲乏力,心悸气短,眼结膜及口唇、指甲均苍白,血色素5.2克%,舌质淡,舌苔薄白,脉弦细数。综合脉证,反复分析:此病起于产后肝血不足之时,又复肝气郁结,虚火上炎,血不归经,治宜拟养阴补血,舒肝泻火。丹栀逍遥散加味。处方:
柴胡10克 当归10克 白芍15克 白术10克 茯苓10克干姜3克 薄荷3克 栀子10克 丹皮10克 麦冬15克 元参60克
服药4剂后,眼衄竞突然消失,宗效不更方之旨,继服上药50剂,诸证消失,血色素升至13克%。
按:本例因是在农村治疗的病例,因当时一些条件的限制未明确诊断,很觉遗憾。龚××,女,成。
2年多以来,每次月经之前2~3天都发生心悸胸满,近1年多以来这种情况更加严重,某院诊为窦性心律不齐。曾用西药和中药炙甘草汤,天王补心丹、柏子养心丹,以及活心、心宝等治疗,始终不见效果。细察其证,每次窦性心律不齐均发生在月经之前的2~3天,月经一来之后就自然缓解或明显减轻。舌苔白,脉弦细数而促。综合脉证,反复考虑,弦细之脉者,肝郁血虚之脉也,数促并见者,肝热而兼滞也,月经失调者,肝郁所致也。因拟养血舒肝泻火。丹栀逍遥散加减。处方:
柴胡10克 白芍10克 当归10克 白术10克 甘草10克生姜3片薄荷3克 丹参15克 栀子10克
服药2剂之后,心悸明显好转,继服4剂后,心悸消失。为巩固疗效,于每次月经前的3~4天内服药4剂,共服4个周期,愈。
某医问:2例窦性心律不齐,一例用小柴胡汤,一例用丹栀逍遥散,而治之皆愈,其故何也?答曰:两例脉象不同,一例为弦滑之脉,一例为弦细之脉。弦滑之脉者为痰热,弦细之脉者为肝郁血虚,故同为肝经之病而治法不同也。
 
 
 

21经行心悸
21龚××,女,成。
2年多以来,每次月经之前2~3天都发生心悸胸满,近1年多以来这种情况更加严重,某院诊为窦性心律不齐。曾用西药和中药炙甘草汤,天王补心丹、柏子养心丹,以及活心、心宝等治疗,始终不见效果。细察其证,每次窦性心律不齐均发生在月经之前的2~3天,月经一来之后就自然缓解或明显减轻。舌苔白,脉弦细数而促。综合脉证,反复考虑,弦细之脉者,肝郁血虚之脉也,数促并见者,肝热而兼滞也,月经失调者,肝郁所致也。因拟养血舒肝泻火。丹栀逍遥散加减。处方:
柴胡10克 白芍10克 当归10克 白术10克 甘草10克生姜3片薄荷3克 丹参15克 栀子10克
服药2剂之后,心悸明显好转,继服4剂后,心悸消失。为巩固疗效,于每次月经前的3~4天内服药4剂,共服4个周期,愈。
某医问:2例窦性心律不齐,一例用小柴胡汤,一例用丹栀逍遥散,而治之皆愈,其故何也?答曰:两例脉象不同,一例为弦滑之脉,一例为弦细之脉。弦滑之脉者为痰热,弦细之脉者为肝郁血虚,故同为肝经之病而治法不同也。
 


22剖腹产后失眠
岳××女,成。
剖腹产后2个多月以来,一直睡眠不好,特别是最近半个多月以来,每天几乎连1个小时也难以入睡。在这期间,除服大量西药之外,每天还要服天王补心丹4丸、阿胶远志膏2匙,汤剂1付。近3天来又加用安宫牛黄丸1日2丸,但是仍然不能入睡。细察其证,除失眠之外,并见烦躁不安,腹满时痛,五心烦热,食欲不振,口苦咽干,舌苔薄白,脉沉弦而涩。综合脉证,诊为肝郁血虚,郁而化火,上热下寒,治拟养血舒肝,清上温下,丹栀逍遥散加味。处方:
柴胡10克 当归10克 白芍10克 白术10克 茯苓10克干姜3克 薄荷3克 丹皮10克 栀子10克 香附10克 乌药10克
服药2剂之后,失眠、心烦、五心烦热均好转。继服6剂之后,睡眠正常。
 
 
 

23经期腰痛
关××,女,成。
一年多以来,从月经之前的3天开始到月经完了一直腰痛坠胀,某医诊为肾虚,先予补肾之剂治之不效,后又以温经汤加减治之仍不效。细察其证,除腰痛坠胀之外,并见头晕心烦,经期小腹满痛,小腹冷,手足心烦热,舌苔白,脉沉弦涩。综合脉证,诊为肝郁血虚,郁而化火,寒湿结于带脉所致,治拟舒肝养血,理气泻火,温阳化湿。丹栀逍遥散合肾著汤;处方:
柴胡10克 白芍10克 白术10克 茯苓10克 当归10克甘草10克 干姜6克 丹皮10克 栀子10克 薄荷3克
服药六剂之后,腰痛大减,头晕胸满、小腹满痛等好转。继服40剂后,诸证消失而愈。
 
 

24经期尿痛
光××,女,成。
数年以来,每到月经前的第1天至月经期间就发生尿频尿痛尿热,月经一过尿频尿热尿痛即消失,某院诊为泌尿系感染,先用抗菌素等治疗无效,后又用利水通淋之剂仍然不见好转。近几个月来,每次月经期间发生尿热尿痛时,都发生尿血。细察其证,除以上所述者外,并见少腹憋胀,隐隐作痛,心烦易怒,舌苔白,脉弦而沉。综合脉证,诊为肝郁化火,结热于膀胱,肾阴亏损。治拟用解郁舒肝,养血泻火。丹栀逍遥散加减。处方:
柴胡10克 白芍10克 当归10克 白术10克 茯苓10克干姜3克 甘草10克 薄荷3克 栀子10克 丹皮10克 香附10克 乌药10克 麦冬10克
服药3剂后,尿血消失,尿热尿痛尿频亦明显改善,少腹满痛好转。其后每到月经之前4天服药4剂,共服药4个周期,诸证消失而愈。
 
 

25脱疽
耿××,男,40岁。
右足拇趾冷痛1年多,经中、西药治疗后不见好转。半年前,右足拇趾更加冷痛,色变紫黑,疼痛难忍,昼夜不能入睡,某院诊为血栓闭塞性脉管炎坏死期,进行拇趾截趾术后,2个多月以来,创面一直没有新的肉芽生长,而且从足到整个小腿仍疼痛难忍。细察其证,除拇趾已经截除以外,审其创面无新的肉芽长出,足背微见肿胀,小腿疼痛,但不红肿,按其右足仍较左足为冷,头晕头痛,心烦心悸,食欲不振,舌苔薄白,脉弦涩不调。综其脉证,反复分析,手术之后应有新的肉芽生长,然却始终不见生长。又用中药补益之品亦末见功,改用四妙勇安汤亦无明显效果。脉证相参,必肝郁气滞,血脉不通之故,治拟舒肝养血,活血清热、通经,丹栀逍遥散加减。处方:
柴胡10克 当归10克 白芍10克 白术10克 茯苓10克甘草10克 干姜3克 薄荷3克 丹皮10克 丹参16克栀子10克
服药4剂之后,头晕头痛,心烦心悸,纳呆等好转,足、腿疼痛眠显减轻,但创面无明显改变。继按原方眼用4剂,除其它症状明显减轻外,创面已有新的肉芽出现。又继续服用20剂,诸证消失而愈。
某医问:本病为什么久用阳和汤、当归四逆汤,以及其它温阳活血益气之剂不效,产生坏疽之后,诸医多主张用顾步汤、四妙勇安汤,然何故亦用之不效?逍遥散本是治疗内、妇科方剂,为什么用之于此病反而有效,其故何也?答曰:仲景在《伤寒论》中特别强调辨证时要注意观其脉、证,即是说当用常法治疗无效时,一定要注意脉的变化。本证脉见弦涩不调,乃是肝郁气滞为主,寒郁化热为辅之脉,若不用舒肝、温散、清热相互配合则难于取效,本病之取效者,就在于观其脉象变化,适时采用了舒肝、温散、清热相结合的方法。
 
 

26长期鼻衄不止
何××,男,25岁。
数月以来,鼻衄一直不止,经几个医院反复检查迄未确诊,虽反复应用各种治法一直不见效果。细察其证,除两侧鼻孔不断有鲜血流出之外,并见面色萎黄透青,神疲乏力,烦躁易怒,头晕目眩,舌质淡,舌苔薄黄,脉细涩。综合脉证,诊为肝郁血虚,郁而化火,火邪迫肺所致,治拟用舒肝解郁,养阴泻火。丹栀逍遥散加减。处方:
柴胡10克 坐归10克 白芍15克 白术10克 茯苓10克干姜3克 薄荷3克 丹皮10克 栀子10克 元参30克
服药3剂之后,鼻衄减少,继服7剂之后,鼻衄停止而愈。
 
 

27眼痛、目赤,视力下降
宋××,男,59岁。
在文化大革命后期,因为历史问题,与领导反复生气后,两眼突然困痛,视力很快由1.5降至在1米左右内仅能看见人的大致轮廓,某院诊为虹膜睫状体炎。先用西药治疗2个多月,视力似有增加,但很不显著,又加服中药明目地黄丸1个多月,效果仍然很不明显。细察其证,两眼均微赤痛,两眼在1尺距离之内可以看清手指,此外,尚见有头痛头胀,胸胁苦满,心烦易怒,舌苔薄白,脉弦。综合脉证,诊为肝肾阴虚为本,肝郁化火,上冲眼目为标,治拟宜滋补肝肾以培本,舒肝解郁,泻火以治标。丹栀逍遥散加减,处方:
柴胡10克 当归10克 白芍15克 丹皮10克 栀子10克生地15克元参60克 薄荷2克 茺蔚子10克
服药7剂之后,视力明显增加,在2米左右的距离之内,巳能清楚地看清手指,头晕头痛、眼困眼痛、胸满心烦亦大有好转,继按上方服药20剂,视力恢复正常,其它诸证亦大部消失。
附:
丹栀逍遥散
组成:柴胡10克 当归10克 白芍10克 白术10克 茯苓10克 生姜3片甘草10克 薄荷3克 丹皮10克 栀子10克
适应症:肝郁血虚,郁而化火,胸胁苦满,心烦心悸,头晕头痛,口苦咽干,五心烦热,尿热尿痛,脉弦数者。
加减法:若脉弦涩不调者,加干姜3克、香附10克
按:本方加减可用于治疗神经官能症、经前期紧张综合症、痛经、输卵管炎、慢性盆腔炎、慢性肾盂肾炎等属于肝郁血虚证者。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