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heng554 / 我的图书馆 / 年年知为谁生?

0 0

   

年年知为谁生?

2010-04-25  yuheng554


记得去年有位朋友曾提起姜夔的词,那时翻看后就被吸引,常不自觉的去找了来读。特别是昨天读了王绍叶先生写的博文《痴心的爱:是荼害女人心灵的毒药》后, 心情好久不能平静,总觉凄凉之意太甚。姜夔写道:“纵豆蔻词工,青楼梦好,难赋深情。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是 的,年年知为谁生?不管是自问还是问人,大都不会有个圆满的答案。
姜夔,别号白石道人,南宋词人。他写的词以情意真挚,格律严密,语言华美,风格清幽冷隽而著称。王国维先生评说他的作品虽格韵高绝,然如雾里看花,终隔一 层。我不以为然也,其实隔有“隔”的妙处。一个隔字,符合了中国的传统观念,含蓄且优雅,回味亦无穷。“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说的清丽雅致, 一切华丽辞藻也难以描述其中的深情厚意,心田里回味温馨香馥。这“隔”有何不妥?
回首人生经历,“燕雁无心,太湖西畔随云去。数峰清苦。商略黄昏雨。第四桥边,拟共天随往。今何许?凭栏怀古,残柳参差舞”景物恍若眼前。姜夔以健笔写柔 情,情深而不媚。这是他能够自成一家,流传持久的重要原因。夏承焘先生也指出,姜夔是在婉约和豪放之间另树了清刚一帜,他的《惜红衣》一词很典型地体现了 这一特色。“簟枕邀凉,琴书换日,睡馀无力。细洒冰泉,并刀破甘碧。高柳晚蝉,说西风消息”。全词并无妖艳词句,生活琐事娓娓道来,至深至真,美感毕现。
“词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我很赞同。一个真正的词人,他要表达的必是其真心实意。当我们行走世间时,常会困扰于有情无情之间,很难把握一个度。若 太无情就不是性情中人;若太有情则终困世俗泥潭。如果一个人阅历多了,虚情假意也就多了。反之性情可能愈纯真。姜夔也许因为没有入仕,抑或比李杜苏子等更 贴近白衣庶民,他能够看到那些官宦帝皇看不见的沧桑重创,故深受刺激,心绪难平,有了“纵豆蔻词工,青楼梦好,难赋深情”之感慨。就此也给今人留下深刻的 启迪。
大凡世间之爱,个人愚见,至深处时,可似登天上宫阙,亦如坠地下炼狱。正所谓,看透了成仙,钻入了成魔。可怜的是那桥边的红芍药,仍然每年盛开,却不知自 己是为何开,为谁开,凄凉悲情弥漫,物尚如此,人何以堪?

links:chanel flats-jordan cp-tiffany rings-paul smith t bshirts-puma ferrari shoes-tiffany bracelets-juicy couture suits-gucci bracelets-tiffany silver earrings

能施展乱

我必须要

勉强可

几乎同时

为了这最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