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江雪凝 / 情海泛舟 / 揭秘大唐一代情诗圣手最后的风花雪月

0 0

   

揭秘大唐一代情诗圣手最后的风花雪月

2010-05-01  寒江雪凝
异世惊情梦海报

 

    ·电视连续剧《异世惊情梦》中的李商隐(陈锦鸿饰)和锦瑟(王  薇饰)。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这是晚唐时期多情诗人李商隐最负盛名的代表作。说的是佳人锦瑟,一曲繁弦,惊醒了诗人的梦景,不复成寐。其中隐约包涵着美好的情境,却又是虚缈的梦境。也有着人生如梦的惆怅和迷惘。那么,锦瑟究竟是谁?为什么能让李商隐这位晚唐的情诗圣手夜不能寐,浮想联翩呢?

    这位晚唐诗人所处的王朝已经安史之乱前的鼎盛逐渐走向衰败。而发展到了李商隐所生活的时代,其“九天阊阖,万国衣冠”,“一百四十年,国容何赫然”的宏伟堂皇之气象早已是荡然无存了。

    李商隐,字义山,晚唐著名诗人,与杜牧齐名,并称“小李杜”。早年受知于牛僧孺党人天平节度使令狐楚,并经令狐楚之子推荐,于唐文宗开成三年,即公元838年高中进士及第,不久便到泾原节度使王茂元幕下当了一名幕僚,并且娶了他的女儿,从此堕入牛、李党争之中,一生困顿失意。李商隐是一位关心国家命运的爱国诗人,二十六岁时写下的《安定城楼》,展示了他的远大抱负。但是他空有“欲回天地”之雄心,可叹事与愿违,竟是“一生襟抱未尝开”。少年意气,满腔豪情,偏是一生坎坷,怀才不遇,虽知人生不如意常十之八九,但心灰意冷之余怎不叹声无奈?人到中年,事业难为,俗人莽夫不过是酒饱饥肠,醉倒混日,李商隐才情别具,心思绝丽,一番自叹自怜成就千古名篇。

    宋代文人刘攽《贡父诗话》说:“《锦瑟》诗,人莫晓其意,或谓是令狐楚家青衣也。”意思就是说,有人说“锦瑟”是令狐楚家中的一位侍妾。那么,令狐楚何许人也?令狐楚,唐代文学大家。贞元七年,公元即791年登进士第。唐宪宗时,擢职方员外郎,知制诰。令狐楚才思俊丽,能文工诗。时古文学家后继乏人,令狐楚遂得以四六文为世所著称,李商隐的骈文即其所授。也就是说令狐楚是李商隐的老师,而锦瑟是他老师金屋藏娇的侍妾。

    李商隐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见到锦瑟的。谁知他一见钟情,便写了一首题为《霜月》的七绝托人带给锦瑟。诗中写道:“初闻征雁已无蝉,百尺楼台水接天。青女素娥俱耐冷,月中霜里斗婵娟。”这首诗比较含蓄,初次投石问路,李商隐自然不敢说的太过,所以写了一篇这样的七绝。但青女素娥的冷寂孤单之情,却打动了锦瑟少妇的心。锦瑟提笔在一方锦帕上写了一首诗回给李商隐。这首题为《嫦娥》的诗这样写道:“云母屏风烛影深,长河渐落晓星沉。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

    心比天高、身为下贱的锦瑟以嫦娥为喻,倾诉自己为人侍妾的孤独寂寞心情。李商隐看了之后,当天晚上辗转反侧,夜不能寐,起身挥笔一连写了《碧城三首》送给锦瑟:

    碧城十二曲阑干,犀辟尘埃玉辟寒。阆苑有书多附鹤,女床无树不栖鸾。星沈海底当窗见,雨过河源隔座看。若是晓珠明又定,一生长对水晶盘。

    对影闻声已可怜,玉池荷叶正田田。不逢萧史休回首,莫见洪崖又拍肩。紫凤放娇衔楚佩,赤鳞狂舞拨湘弦。鄂君怅望舟中夜,绣被焚香独自眠。

    七夕来时先有期,洞房帘箔至今垂。玉轮顾兔初生魄,铁网珊瑚未有枝。检与神方教驻景,收将凤纸写相思。武皇内传分明在,莫道人间总不知。

    锦瑟当然也是冰雪聪明的女子,从李商隐这三首诗中猜出了李商隐的心意。于是找了一个机会,便在后堂和李商隐私自约会,李商隐事后写下了这一首《无题》:“昨夜星辰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隔座送钩春酒暖,分曹射覆蜡灯红。嗟余听鼓应官去,走马兰台类转蓬。”

    李商隐和锦瑟在“画楼西畔桂堂东”幽会,颇感二人心心相通,所谓“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虽然不能身生双翅飞到一块儿,但是心中灵犀相通,结下难解之缘。但是时间仓促,李商隐要去上朝“嗟余听鼓应官去”,这一次幽会,实在是匆匆太匆匆。

 

    资料图片:电视剧《异世惊情梦》精彩剧照(5)

 

    锦瑟回房后也是心潮难平,也写了两首诗回赠李商隐:

    凤尾香罗薄几重,碧文圆顶夜深缝。扇裁月魄羞难掩,车走雷声语未通。曾是寂寥金烬暗,断无消息石榴红。斑骓只系垂杨岸,何处西南待好风。

    重帏深下莫愁堂,卧后清宵细细长。神女生涯元是梦,小姑居处本无郎。风波不信菱枝弱,月露谁教桂叶香。直道相思了无益,未妨惆怅是清狂。

    锦瑟也是重叙了当时相见的情景:“扇裁月魄羞难掩,车走雷声语未通。”锦瑟这位已为人妾的少妇竟然羞涩得没有说上一句话。但是,她还是期盼李商隐再来相会,但又觉得不可能,“神女生涯元是梦”,神女指巫山神女,常喻男女私会,那句“小姑居处本无郎”更是说的哀婉凄楚,充满着无穷的诱惑力。但锦瑟心中又忐忑不安,犹豫不决,只好无奈地说,“直道相思了无益,未妨惆怅是清狂”。

    李商隐读了这两首诗心中更是忧郁。时逢春雨绵绵,李商隐写下了《春雨》一诗送给锦瑟:“怅卧新春白袷衣,白门寥落意多违。红楼隔雨相望冷,珠箔飘灯独自归。远路应悲春晼晚,残霄犹得梦依稀。玉铛缄札何由达,万里云罗一雁飞。”此时的李商隐只好隔着绵绵的雨幕无奈地望着锦瑟所居的遥远红楼,想送去“玉铛缄札”为信物,但又担心无法送到,在重重阻隔下送信给锦瑟,所以说成是“万里云罗一雁飞。”由此看来,令狐楚家法严厉,李商隐见到他的侍妾也是很困难的。

    锦瑟终于收到李商隐的信札后,当然是感动不已,就写了这首《无题》诗:“飒飒东风细雨来,芙蓉塘外有轻雷。金蟾啮锁烧香入,玉虎牵丝汲井回。贾氏窥帘韩掾少,宓妃留枕魏王才。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锦瑟这首诗中提到两个都有外遇的女子,一是与美男韩寿偷情的贾氏,她是晋朝权臣贾充的女儿;一是宓妃,就是魏文宗曹丕的皇后甄氏,说的是她与曹植的爱情故事。虽然此时的锦瑟内心的矜持压倒了前面的充满诱惑的幻想,“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但是,锦瑟内心中的感情就像雨季中汹涌而来的洪水,很快理智的闸门就堤防崩溃,终于把和李商隐幽会变成了巫山云雨,共谐鱼水之欢了。

    春风一度之后,李商隐难舍难分地说:“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晓镜但愁云鬓改,夜吟应觉月光寒。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他清楚地知道这一次冒险的相会后,再相见就难了,所以说“相见时难别亦难”,此后的日日夜夜,只好如春蚕吐丝、蜡烛滴泪一样至死相思不渝。“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这最后的一句不过是安慰锦瑟之词罢了。   
  果然不久,李商隐被外放做官,不得不离开了京城。他悲伤地写下《板桥晓别》:“回望高城落晓河,长亭窗户压微波。水仙欲上鲤鱼去,一夜芙蓉红泪多。”这里的红泪典故,说的是魏文帝最心爱的宫中美人薛灵芸离别亲人时所泣之泪用玉壶所承,呈为红色,李商隐用此典也是有来历的,正是为自己心爱美人锦瑟所发的感慨。

    锦瑟得知李商隐就要离开京城后,自然是伤心不已,匆匆挥毫,写下这首《无题》:“来是空言去绝踪, 月斜楼上五更钟。梦为远别啼难唤, 书被催成墨未浓。蜡照半笼金翡翠, 麝熏微度绣芙蓉。刘郎已恨蓬山远, 更隔蓬山一万重。”不难看出,李商隐的离别让锦瑟痛断肝肠?

    李商隐一去之后,羁旅西南,归日无期,李商隐写了一首《夜雨寄北》说道:“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身在南方的李商隐对锦瑟的挂念之情,由此可见一斑。

    就这样过了很多年,锦瑟在思念中早早的离开人世了。李商隐来到陕西陈仓的圣女祠古迹前时,自然忍不住要凭吊锦瑟一番:“白石岩扉碧藓滋,上清沦谪得归迟。一春梦雨常飘瓦,尽日灵风不满旗。萼绿华来无定所,杜兰香去未移时。玉郎会此通仙籍,忆向天阶问紫芝。”

    这就是李商隐那首著名的《重过圣女祠》。这首诗说道“尽日灵风不满旗”,这分明就是灵前伤悼之意,“玉郎会此通仙籍,忆向天阶问紫芝”,和长恨歌中“上穷碧落下黄泉”地寻找逝去的情人应该有异曲同工之妙。而那首《锦瑟》一诗无疑是李商隐将平生的无穷怅恨、生离死别的痛楚都倾注在内的力作。“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此时的李商隐已经明白的知道,他与锦瑟这一段刻骨铭心恋情成了自己最后的风花雪月。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