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农总政委 / 系列:非洲黄... / 黄金系列:17

0 0

   

黄金系列:17

2010-05-31  工农总政委
        詹姆森事件之后,克鲁格对英国就更加不信任了。很显然,罗德斯是热衷于推翻自己政府的。那个看起来似乎和这件事情没有直接联系的英国殖民大臣张伯伦,很可能是这件事情背后的真正黑手,至少和罗德斯一样,看自己不顺眼。英国政府明显的偏袒,也看在了克鲁格眼里。詹姆森不过就被关了四个月,罗德斯除了辞掉了开普殖民地总理的职务,一点事情都没有,张伯伦更是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在约翰内斯堡,新市民们这次虽然没表现出什么勇猛的战斗精神,但是很显然里面有不少人完全不安分。克鲁格相信,英国人还会继续动手的。那么就需要提前准备了。克鲁格开始从德国和法国大规模进口现代武器装备,各种各样新式的野战炮、攻城炮、机枪、榴弹炮,还有新式的步枪,大量进入德兰士瓦。1896到1899年间,克鲁格政府用于购买军备的开支,已经占到了政府支出的三分之一。德兰士瓦并没有常备的军队编制,有战事的时候,都是征召志愿者,武器弹药也都由志愿者自己携带;现在,政府有钱了,这些可能的志愿者们都得到了政府购买的最新式的毛瑟枪、马蒂尼亨利步枪,明显提高了武器装备水平。在比勒陀利亚和约翰内斯堡,德兰士瓦政府还建造了军事堡垒。
 
        克鲁格还进一步加强了与另外一个布尔人共和国自由州的联系。自由州几乎是一个完全的农牧业国家。虽然境内也有两个钻石矿,其中一个矿出产的钻石品质非常高,可能是自然出产的成色最好的钻石,但是出产的总量并不高,所创造的价值完全不能与金伯利的钻石产量相比;自由州也有一些金矿,与金山地区的矿脉属于同一个来源,但是在19世纪末期还没有被发现。自由州的主要收入,仍然依靠向金伯利和约翰内斯堡供应农产品。因此,相比暴富起来的德兰士瓦,自由州仍然算是贫瘠。当然约翰内斯堡对自由州的经济还是有带动作用的。1890年连接开普敦的铁路建成以后,自由州也开始有了一点现代化的影子,首都布鲁芳登也有了点城市的样子。这个人口只有2千5百人的地方,也有了议会大楼,建造了新式学校、医院。由于与开普殖民地有关税共享的协议,自由州与开普殖民地在商业上联系比较紧闭,这里使用英语的人口也就越来越多,当然,荷兰语仍然是官方语言。毕竟自由州是布尔人建立的政权
 
点看全图
雅戈斯方登钻石矿出产的钻石品级极高
在19世纪末期20世纪初期,钻石的等级是使用钻石产地来评估的
雅戈斯方登的钻石是最高一级,排在金伯利出产的开普钻石之上

        其实自从1850年代德兰士瓦和自由州这两个政权都建立之后,呼吁两个政权统一的声音一直存在。不过,反对的声音也一直都有。布尔人在1830年代的大迁徙,使得布尔人在南非内陆定居,但是迁徙过程中,不同队伍也发展成了不同的政治派别,争吵不休,要统一还是很有难度的。在早期,对统一最热心的就是率领布尔人在血河战役战胜了祖鲁人的比勒陀利斯的儿子小比勒陀利斯Marthinus Pretorius。小比勒陀利斯继承了父亲的领袖地位,1855年建立了比勒陀利亚这个城市,1857年德兰士瓦正式建国的时候,小比勒陀利斯就成为德兰士瓦的第一任总统。为了促进统一事业,小比勒陀利斯一上任,就正式提出统一的建议,却被自由州总统博术夫Jacobus Boshof拒绝。文的不成就来武的。同年,小比勒陀利斯在克鲁格的协助下组织了一支几百人的队伍,试图在自由州发动政变,武装推翻博术夫的统治。结果博术夫早早得到了消息,也组织起武装来,导致双方对峙。对峙的双方实际上非常混乱,小比勒陀利斯这一方,既有来自德兰士瓦的支持者,也有在自由州的支持者。而博术夫一方,既有政府号召的队伍,也有从德兰士瓦北部赶来帮忙的小比勒陀利斯的反对者。仗最后也没打起来,结果是双方签订协议,互相承认对方独立。
 
点看全图
小比勒陀利斯也经历了布尔战争

        后来还有统一的机会。自由州的土地大部分是占用的祖居在这里的索托人的地盘,随着自由州的继续扩张,与索托人的冲突也一直不断。1858年,自由州与巴索托人的争端加剧,博术夫缺乏解决方法,申请并入英国人的开普殖民地,由英国人来解决与索托人的纠纷。英国人实际上是因为这个地方实在太难管理,又没有任何经济价值,才放弃这里让布尔人独立的,现在自然还是对这个地区没有兴趣。尽管合并不成,博术夫的建议却伤了不少布尔人的心,反对博术夫的声音越来越响。当1859年自由州与巴索托人的争端再起的时候,博术夫发现自己已经失去了对政府的控制,只好辞职,离开自由州到英国殖民地纳塔定居。就这样,自由州支持统一的势力又抬头了,以至于德兰士瓦总统小比勒陀利斯来参加自由州的总统选举,竟然顺利当选,同时兼任了两个布尔政权的最高领导人。这当然就给了两个政权合并提供了方便。但是,这样一来小比勒陀利斯在德兰士瓦的政治对手不干了,逼迫小比勒陀利斯在1860年辞职,统一的机会再一次被错过。

 
点看全图
自由州现在是南非的一个省
 
        小比勒陀利斯在自由州当总统一直到1863年,因为过于关注德兰士瓦的事务而辞职,然后回去参加德兰士瓦的选举,在1864年到1871年之间又成为德兰士瓦的总统。但是经过这么一折腾,两边统一的事情就被搁置了。统一的事情再次被提起来,要等到1889年雷兹Francis Reitz担任自由州的总统了。雷兹上任后不久,1889年,自由州就与克鲁格率领的德兰士瓦签订了互助条约,确立了战略伙伴关系。1895年雷兹因病辞去总统职务,继任的斯特恩Marthinus Steyn完全继承了雷兹在德兰士瓦问题的政策。斯特恩在1857年出生在自由州,是第一个出生在自由州的自由州总统,算是新一代的政治明星。斯特恩在伦敦接受了法律教育,还娶了一个苏格兰的老婆,对英国非常熟悉了解,但是却是一个坚定的亚非利康民族主义者,在反对英国的立场上,与克鲁格的立场非常相似。1897年,克鲁格到自由州亲自拜会了斯特恩,续签了1889年的互助条约,并且明确了两个政权将要在适当时机合并的方向。
 
点看全图
斯特恩在布尔战争中也起了重要作用

        要扩充军备,就要保证政府收入稳定,于是,克鲁格加强了与约翰内斯堡的矿业大头们的合作。克鲁格当然明白这些矿业巨头是自己下金蛋的母鸡,不能压迫得太狠。矿业巨头们一直在发牢骚,要求进一步加强对黑人劳工的管理,这本来也符合布尔人对待黑人劳动的态度,克鲁格立刻布置了相关法令的通过,进一步压低黑人矿工的工资水平,进一步剥夺黑人工人的权益,大幅度降低了黑人的劳动成本。付给黑人的工资水平已经低到对周围的黑人没有多少吸引力的程度了,克鲁格就亲自去联系葡萄牙属东非,也就是莫桑比克,从那里大量引进比本土黑人廉价很多的劳动力。克鲁格甚至还成立了专门的工业委员会,直接为矿业公司们服务。当然,克鲁格也不是对矿业公司提出的所有要求都满足的。矿业公司对于炸药等重要物资的国家专卖非常不满,一直要求改变,克鲁格就对此置之不理。
 
        在新市民的公民权问题上,克鲁格仍然不松口。克鲁格坚信,按照那些新市民们的要求提供公民权,那么,布尔人辛辛苦苦用血用泪创建的政权,就会被英国人白白拿走。没这么便宜的事!这一点上,亲历过大迁徙的克鲁格绝对不能退步。

        1898年,克鲁格再次参加德兰士瓦总统选举。德兰士瓦并没有对总统任期的限制,这已经是克鲁格第三次谋求连任了。总司令尤伯特在上一次竞选中差一点就赢了克鲁格,这次仍然参加;另外一个对手算是个新面孔,是一个号召改革的,叫做伯格Schark Burger。伯格的观点非常对约翰内斯堡的新市民们的胃口,号召更加合理可行的公民权方案,于是,伯格就得到了约翰内斯堡矿业公司们的大力资助,花大价钱动用人力物力,调动媒体为伯格的竞选服务。当然,经过了詹姆森入侵事件之后,现在克鲁格的个人声望如日中天,没有人会认为伯格这次有能力真的赢得选举。不过,这些矿业公司们希望,通过提高伯格的影响力,也许可以在德兰士瓦形成一个足够强的反对势力,能够代表矿业公司们的利益,进而来推动克鲁格进行改革。为了保证伯格有足够的影响力,矿业公司们还试图收买尤伯特,让这位同样受人爱戴的将军退出竞选,不过没有成功。为伯格辅选最卖力的就是约翰内斯堡的报纸星报,但是这个做法倒不一定能帮多少忙,因为星报的读者没几个人有投票权,很多有投票权的布尔人对这个报纸却非常反感。选举结果并不出人意料。在总共不到2万张选票中,克鲁格赢得了将近1万3千张选票,占压倒多数;矿业公司们的努力也没白费,伯格排到了第二位,获得将近4千张选票;总司令尤伯特这次只有不到2千个支持者。不过也有令人惊讶的地方,原本克鲁格的选票集中在偏远地区,在城市里面的支持者有限,而这一次,在任何地方,无论是乡村、城市,无论是比勒陀利亚还是约翰内斯堡,克鲁格都取得了压倒性的优势。

 
点看全图
克鲁格

        克鲁格的新政府还真的有了一些变化。前几届政府里面,克鲁格使用了大量从欧洲特别是荷兰来的外国人掌握政府的重要部门,遭到了很多人的反对,现在,克鲁格决定淡化了来自欧洲的荷兰人的影响,把很多重要位置都给了当地的布尔人。不过这个新政府里面还是出现了两个来自德兰士瓦以外的人物。第一个是已经恢复了健康,定居在约翰内斯堡德的前自由州总统雷兹,出任克鲁格内阁里面的国务卿,接替了这个位置上任职长达十年的荷兰人李兹William Leyds。李兹随后成为德兰士瓦常驻欧洲的代表,一直到1902年布尔战争结束。这个国务卿可不像美国的那个负责外交事务的,这个位置在德兰士瓦实际上是负责政府日常事务的,有点像总理的位置,大权在握。雷兹的妹夫施莱纳William Schreiner即将在1898年底当选为开普殖民地总理,还是当年曾经和罗德斯有点绯闻的那个施莱娜的弟弟。这里面可以见到德兰士瓦、自由州、开普殖民地里面布尔人政客圈子的联系有多么紧密。毕竟,这个以农牧业为主的民族,识字的人口比例不高,受过高等教育的就更是寥寥可数,大家彼此都认识。顺便一提,离开了罗德斯的施莱娜这个时候已经结婚了,也在1898年与丈夫一起定居在约翰内斯堡。
 
点看全图
雷兹

        已经53岁的雷兹毕竟在布尔人里面有足够的声望,但是另一个外来人的任命就引起争议了。这是一个年仅28岁的小伙子,叫做史末资Jan Smuts。虽然年纪比德兰士瓦共和国的年龄还小,但是史末资却出生在开普殖民地的马尔莫斯布里Malmesbury,一个在开普敦北面不远的传统农业区,父母都是很传统的布尔农民。史末资是家庭的次子,按照布尔人的传统,次子是没有受教育的机会的,只能留在家里务农。不过,在史末资12岁那年,他上学的哥哥忽然死了,于是史末资就接替哥哥去念书。史末资在学校里面的成绩非常突出,毕业的时候得到了到英国剑桥大学留学的奖学金,成绩优异。在剑桥期间,史末资同样表现突出,几乎得到了所有教过他的教师的赞扬,以至于1970年剑桥基督学院的院长托德爵士Lord Todd认为,基督学院五百年历史里面最优秀的三个人中,就有这个史末资。另外两位分别是创作了《物种起源》,奠定了进化论基础的博物学家查尔斯达尔文Charles Darwin,以及创作了《失乐园》的英国著名诗人,思想家约翰米尔顿John Milton。
 
         史末资在1895年从剑桥毕业后,放弃了在英国继续深造的机会,回到开普敦当律师。不过史末资在做生意方面并不出色,事务所的业绩平平。在法律方面发展有点失落的史末资开始积极参与政治活动,时不时地给报纸写点时评文章,也算有了点小名气。史末资的父亲正好是开普殖民地议会领袖霍夫梅尔的朋友,于是,史末资也加入了霍夫梅尔的亚菲利康党。这个时候霍夫梅尔与罗德斯关系还很好,通过霍夫梅尔德介绍,史末资就认识了罗德斯。罗德斯比较赏识这个年轻的剑桥高材生,于是把史末资招进了戴比尔斯公司,成为自己的私人法律顾问。史末资这个时候已经有了很强烈的政治态度,致力于推动整个南非的统一,与罗德斯这个时候表现出的联邦形式统一南部非洲、保留布尔人共和国的思想基本一致,因此也是罗德斯的崇拜者詹姆森入侵之后,和众多开普殖民地的亚菲利康人一样,史末资感到被所信任的人出卖,愤然离开了开普殖民地,到约翰内斯堡开了一家律师事务所。在约翰内斯堡,史末资自己做律师仍然业绩平平,但是对政治的参与却逐渐显出成绩,成为罗德斯的最坚定的反对者,也成为克鲁格的支持者。
 
点看全图
史末资在20世纪上半叶非常活跃,一战中率领南非军队参与了英国在非洲的对德作战,二战期间成为英军战地元帅,是唯一一个签署了两次世界大战停战协议的人史末资在1939年参与了丘吉尔的战争内阁,推动了联合国的成立,是联合国宪章序言的起草人,也是唯一一个签署了国联和联合国宪章的人

         1898年克鲁格组织新政府,解雇了为自己服务了十年之久的司法部长,遭到了德兰士瓦法律界人士的普遍反对,史末资却抓住这个机会,向克鲁格进言,专门为此问题写了论文,从法律角度支持克鲁格的做法,引起了克鲁格对这个年轻人的重视。克鲁格给史末资的回报也很丰厚,他一下子就从德兰士瓦政治的圈外人士成为克鲁格政府的检察总长,这个任命引起了德兰士瓦很多人的非议,但是谁都知道要说服克鲁格那是非常困难的,只好等着这个年轻人看笑话。但是这个年轻人真的无法令人小觑,史末资立刻给克鲁格政府带来了变化,严厉惩治腐败、整饬吏治、处理思想老旧的官僚,在整顿警察队伍,清理酒类专卖,维护治安等方面卓有成效,给腐败的德兰士瓦政府带来了不少活力。史末资也深得克鲁格的信任,自从史末资上任,几乎所有德兰士瓦的政府法令、法律,都出自史末资之手,是克鲁格最重要的法律顾问。年轻的史末资立刻成为受人瞩目的政治新星。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