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农总政委 / 系列:非洲黄... / 黄金系列:16

0 0

   

黄金系列:16

2010-05-31  工农总政委
        1895年10月,居住在马塔贝拉兰布拉瓦约附近的白人听说,几乎所有大英南非公司的警察都跑到了贝专纳兰去了,留在罗得西亚的白人们失去了武装力量保护。一群人立刻起草了抗议信,派出代表递交到了詹姆森在布拉瓦约的办公室。詹姆森这个时候是罗得西亚的最高行政长官,大英南非在罗得西亚的最高代表,自然有责任保护这些白人的安全。这些人直接询问是不是这些警察如传闻所说的,要参与入侵约翰内斯堡。詹姆森当然一口否认,声称队伍集结只是为了处理一些地方纠纷,很快就会回来。詹姆森还担保,他已经安排好了,一旦有什么事情,会有一支志愿兵大军来帮忙的,而一旦出了问题,公司会向这些白人提供武器和弹药。这样,总算安抚了留在罗得西亚的殖民者。12月,詹姆森的大队人马出兵德兰士瓦,整个马塔贝拉兰就只剩下了48名警察,而在整个罗得西亚,也仅有63名警察。詹姆森战败后,所带去的所有武装力量全部被捕,自然不会在短期内回到罗得西亚。这就暴露了一个问题:罗得西亚真的没有防御力量了。
 
点看全图
2002年的津巴布韦

        詹姆森战败,队伍被全歼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罗得西亚的白人耳朵里面,自然,一些消息灵通的黑人土著也得到了消息。在马塔贝拉兰,经过了第一次马塔贝拉兰战争之后,虽然恩德贝勒王洛本古拉的统治被推翻,洛本古拉本人去世,但是,洛本古拉时代的统治结构基本保留,并没有多少变化。大英南非公司还没有心思去考虑怎么治理土著人。所以,由洛本古拉的亲属和部署所组成的管理结构,仍然实际控制着这片土地上居住的黑人,只不过经过了战争的教训,再也没有胆量去反抗白人罢了。大英南非公司在当地的统治也非常不得人心。本来普通土著人对于谁来当统治者并不是很关心,但是作为战争胜利者的白人们,肆意吞噬土著人的土地,蔑视当地酋长的权威,对黑人非常苛刻,特别是1894年强行征收的草屋税,积累了不少民愤,种下了仇恨的种子。听到詹姆森战败的消息后,这些反抗势力,就又开始琢磨要干点什么了。当然土著人口做事情还是很谨慎的,生怕上了狡诈异常出尔反尔的白人的当,寻找一些机会核实这些传闻。1896年初,大英南非公司的股东之一,探险家西罗斯回到马塔贝拉兰处理一些土地的事宜,拜访当地酋长的时候,酋长就非常详细地询问了詹姆森入侵整个事件的经过,特别是关于詹姆森和那些警察的命运。对于这些问题,西罗斯没有觉出来什么异常,如实相告。几周后,一名英国国会议员也因为私人原因访问了马塔贝拉兰,顺便对当地的土著人生活情况作了考察,所感到的也只是整个地区的安静祥和,土著人安居乐业。整个大英帝国谁也没有想到,危机近在眼前。
 
点看全图
津巴布韦的草屋

        组织起义的不是酋长,而是恩德贝勒人的精神领袖穆里莫Mlimo。当时的罗得西亚正经历大旱,收成很差,牲畜也有瘟疫盛行,土著人生活困苦。穆里莫直接把这些灾祸嫁到了白人的头上:这片土地上不请自来的大约四千白人居民,就是给这片土地带来灾难的罪魁祸首。凭着穆里莫的个人影响力,这个观点很快被土著人广泛接受,在马塔贝拉兰,甚至在马商纳兰,对白人的仇恨慢慢积累着。发现罗得西亚白人防守空虚后,穆里莫决定号召起义。白人的武器的威力是很多土著人都体会过的,不怕,穆里莫承诺只要黑人应召起兵,那些白人的子弹射出来以后就会变成水,炮弹也会变成鸡蛋,不会对人造成伤害。按照穆里莫的计划,他将在1896年3月29日月圆之夜突袭白人最大的定居点布拉瓦约,围攻这里的白人,穆里莫甚至了解一些战术,为了减轻战斗的激烈程度,他计划给在白人留下一条通道,任由他们撤出。占领了布拉瓦约之后,穆里莫将杀死所有的白人,但是保留这里的基础设施,然后把布拉瓦约变成新的都城,重建恩德贝勒王国,随后,杀死留在罗得西亚的其他白人,直到所有白人或者被杀,或者离开这片土地。应该说这个计划还是不错的,按照这个计划,土著人可以突然起事,击溃在罗得西亚最强大的白人据点,那样其他边远地方的定居点就没有抵抗能力了。整个计划的筹划也很严密,这个计划遍及马塔贝拉兰和马商纳兰,但是白人却没有得到任何消息,在表面上,看不出任何迹象。

        但是,知道了要起事的消息之后,一些年轻人的心被挑动了起来,忍不住要闹事了。3月20日,计划起义之前9天,一群恩德贝勒人袭击了一个土著警察。随后,几天内,在偏远的农场、矿场、商店等地的白人零星遭到了土著人袭击。袭击非常凶残,往往一个活口也不留,所以居住在大定居点的白人并没有得到消息。不过,3月23日,警察被杀的消息终于传到了这个时候主持罗得西亚事务的西罗斯耳朵里面,西罗斯立刻意识到:可能有大麻烦。没等到西罗斯有任何反应,3月24日,土著人的士兵已经组织了起来,大部分土著警察们也加入了了反叛的队伍,这些经过了训练会使用火器的土著警察们的加入,立刻增强了土著人的实力。这些反叛队伍至少有两千人,有的拿着新式的马蒂尼亨利步枪,有的拿着古老的前膛枪,更多的拿着长矛、斧头,冲向了散布在偏远地区的白人小定居点。一周的时间内,在罗得西亚全境,至少有两百个白人被杀,几个大定居点的外围再也没有白人居住。
 
点看全图
恩德贝勒勇士

        现在罗得西亚所有的白人都知道大事不好了,纷纷向大定居点里面集中。在定居点内,白人们也恐慌起来,开始哄抢政府保留的武器装备。知道现在没有任何队伍可以保护自己,这些白人们立刻组织起来,进行防卫。由于土著人起兵组织混乱,首先袭击的是外围,这就给了大定居点的白人们准备的机会和时间。西罗斯后来承认,如果袭击首先从布拉瓦约等大定居点开始,恐怕几天之内,整个马塔贝拉兰就不会有白人了。西罗斯组织建立了布拉瓦约堡垒,拉起了牛车阵,还组织了一只游击队伍,四处寻访生存者,偶尔袭击一些恩德贝勒武装,把不少小居民点的居民护送到布拉瓦约。这支队伍作战凶猛,但是恩德贝勒人的武装也不逊色,一周之内西罗斯的游击队就死亡20人,50人受伤。不过,恩德贝勒人对于第一次马塔贝拉兰战争中英国人的马克西姆机枪的威力记忆犹新,所以,虽然有上万人到了布拉瓦约周围,但是土著人并没有发起大规模的进攻。尽管如此,布拉瓦约堡垒之内人们的生活仍然紧张,白天,居民们还可以在自己的家里,晚上,都要集中在牛车阵内防备袭击,大敌当前,基本上没有人能睡一个一个安稳觉。但是,缺乏现代知识的恩德贝勒人不知道需要切断布拉瓦约通向外界的电报线,所以,布拉瓦约与外界的通讯没有受到任何影响。这样,外界对于布拉瓦约发生的事情,一清二楚。 
点看全图
恩德贝勒勇士舞

        消息一传出,殖民者立刻开始组织援军,不过罗得西亚毕竟道路遥远,交通不便,等到第一队援军到的时候,已经是5月下旬了。最早抵达的是两队人马,一队是罗德斯亲自率队,从北面500公里以外的马商纳兰的两个据点而来,带来了临时征召的150名志愿者。另一队,则是从南面将近1千公里以外的金伯利和贝专纳兰来的。南面这一队差一点就被恩德贝勒人包围,还好西罗斯及时发现,派出了马克西姆机枪才算吓跑了土著人。不久,越来越多的援军抵达布拉瓦约,军事形势逆转。负责英军统一指挥的,是加灵顿将军Sir Frederick Carrington,助手是参谋长巴登鲍威尔Robert Baden-Powell。有了援军,白人就开始对土著人实施报复。白人的报复同样非常血腥,往往整个土著村庄被抢掠、焚烧,男人被杀、女人被俘、牲畜被掠。罗德斯在整个行动中非常积极,鼓励手下对黑人要毫不手软。土著人的力量自然无法对付组织严密训练严格的英军,在白人的血腥打压下,节节败退。到6月份,布拉瓦约以北已经没有了任何抵抗,恩德贝勒人的力量集中在了距离布拉瓦约不远的马塔博Matabo山区。这片面积差不多四千平方公里的山区沟壑纵横,山洞众多,利于隐藏,不利于进攻。在这里,白人武装与土著人武装进行着拉锯,你来我往,战斗不断。6月,穆里莫隐藏的山洞被英军发现,侦察兵伯恩哈姆Frederick Russell Burnham以及亲英的土著官员阿姆斯特朗Bommar Armstrong两个人发现了穆里莫的踪迹,秘密潜入穆里莫隐蔽的地方,躲开了守护穆里莫的上百勇士,在山洞内将穆里莫一举击杀,然后成功逃脱。这一下,起义军士气打击严重,英军平叛的形势一片大好。伯恩哈姆是一个在美国中西部长大的美国人,有机会向印第安人、西部牛仔学习过传统的侦察技巧,侦察功夫高强。伯恩哈姆在侦察方面的出色表现引人注目,成了队伍参谋长巴登鲍威尔的好朋友。伯恩哈姆向巴登鲍威尔讲述了侦察的知识,如何辨别痕迹、分析信息等等。最终,巴登鲍威尔系统整理了这些概念,在1907年开创了童子军运动。现在这个运动已经遍及200多个国家,数千万会员,伯恩哈姆也被称为童子军之父
 
点看全图
巴登鲍威尔。1896年

点看全图
伯恩哈姆

点看全图
刺杀穆里莫

点看全图
成功逃脱

        击杀穆里莫之后,1896年6月,罗德斯准备筹划最后的进攻。但是,商纳人也造反了。白人从来没把商纳人放在眼里。最早白人到马商纳兰,商纳人就几乎没有任何反抗。实际上,白人认为自己把商纳人从恩德贝勒人手中解放了出来,商纳人对白人不应该有敌意才对。但是,因为大英南非公司的错误政策,商纳人对白人有着与恩德贝勒人一样的憎恨,却被白人完全忽视。马塔贝拉兰起义开始的时候,在马商纳兰同样也有白人被杀,但是这些被认为是恩德贝勒人做的,毕竟随后商纳人似乎没有组织起来什么武装,也没有去围困白人定居点。所以,马商纳兰的白人仍然认定自己是安全的,还派出了150人的志愿者跟随罗德斯去镇压恩德贝勒人起义。于是,1896年6月的商纳人起义就打了当地白人一个措手不及。最早起事的地方是爱丽丝金矿,带头袭击这个采矿点的是一个精神领袖,巫婆内汉达Nehanda Nyakasikana。这支起义军声势浩大,杀掉了当地的土著官员。随后,其他精神领袖纷纷响应,几个著名的土著酋长也加入进来,一周以内,上百名白人被杀,剩余的人们汇集到了索尔斯伯利以及其他几个大定居点。整个1896年,白人一共死亡372人,另有129人受伤,伤亡人数超过罗得西亚白人人口的10%。
 
点看全图
内汉达
 
点看全图
点看全图
无论怎么说,在战场上,第二次马塔贝拉兰战争也是个一边倒的战争

        英国人决定首先对付恩德贝勒人。7月20日,英国人组织了对马塔博山区的清剿,战果寥寥,自己的伤亡却惨重。8月5日,第二次进攻结局相同,没有打击到任何恩德贝勒人的力量。英军统帅加灵顿将军认定,只有更大规模的增兵才有可能战胜恩德贝勒人。加灵顿提议,从1897年的旱季开始,再动员2500名士兵,外加一两千名辅助人员,配备上炸药、山炮,修建大量堡垒,步步为营,才可能取得真正胜利。这个建议对罗德斯可是灾难。整个罗得西亚的管理都是大英南非公司的责任,所以这些武装人员、物资的费用,可都是要他自己买单的,要是任由加灵顿将军使用这样的方法取得彻底的军事上的胜利,罗德斯的所有公司都会破产。于是,罗德斯在俘虏的土著人里面找到了一个贵族寡妇,把她放了回去,同时派出两名代表,秘密联系周边的土著:不想打仗的话,就来谈判吧。8月21日,对方终于回话了,要见罗德斯。
 
点看全图
马塔博山的一个山口
 
点看全图
马塔博山区

        不顾下属的劝告,罗德斯只带了三个人去见这些土著酋长们。见面地点远离任何道路,非常偏僻,马匹都进不去,这却没有挡住罗德斯。大约有40个土著首领参加了会谈。会谈气氛非常不友好,土著领袖讲述了恩德贝勒人伟大光荣的历史,讲述了在白人统治下的艰苦日子,讲述了大英南非公司带来的种种问题和不公。不过,整个过程并没有人对罗德斯提出任何威胁,还是另罗德斯放了心。然后,土著人们开始提出要求,要求五花八门,但是罗德斯都满口答应。终于,土著人出了气了,凝固的气氛松动了,都同意放下武器。随后,在整整八周的时间里,罗德斯带着几个手下穿行在马塔博山区恩德贝勒人的地盘里面,会见了大大小小数百位酋长、代表、将领,几次经历危险却都一一化险为夷。经过一个个艰苦谈判,恩德贝勒酋长们终于都同意放下武器。10月,罗德斯返回后,停战协议终于签署。按照协议,反叛的领袖没有得到任何惩罚,愿意效忠的还被涨了工资,就这样平息了马塔贝拉兰的叛乱。罗德斯经常讲述的自己的传奇故事里面,有很多凭借自己的口才解决危机化险为夷的例子,大多被人考证是在吹牛。不过这一次平叛,的确显示了罗德斯过人的胆识和谈判能力。终于,罗德斯凭借自己的努力拯救了公司。虽然,放下了武器的恩德贝勒人并没有得到任何新鲜东西,罗德斯的承诺大部分放了空炮,白人对待土著人的态度一如既往。
 
点看全图
加户维Kaguvi,马商纳兰起义的另外一位重要领袖

        1896年年底,平息了马塔贝拉兰的叛乱后,加灵顿终于有机会展示自己的军事能力了。商纳人传统上在军事上就不强,这次反抗也没有统一组织,大大小小的武装各自为政,散布在马商纳兰的各个地方,缺乏协同。由于没有任何单一的势力能够对英国人构成威胁,加灵顿的军队就开始对各个据点注意击破。战役没有任何惊险,在马克西姆机枪的帮助下,商纳人尽管英勇反抗,却仍然不敌。战火一直持续到1897年10月,最终内汉达被捕,1898年被处决。就这样,英国人依靠武力征服了马商纳兰。
点看全图
临刑前的内汉达和加户维

        罗得西亚在1896年到1897年的战争,史称第二次马塔贝拉兰战争,也被津巴布韦称为第一次解放战争Chimurenga。这场战争,虽然被残酷镇压,但是涌现的几个反叛领袖却在很长的时间里面激励着津巴布韦人,特别是1960和1970年代的反抗白人殖民者的独立战争中,更被拿出来重点宣传,鼓舞着革命者的斗志。
点看全图
1960到1970年代的津巴布韦独立革命就被称为第二次Chimurenga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