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丽 / 我的图书馆 / 学医录:接触肾阳虚

0 0

   

学医录:接触肾阳虚

2010-06-05  木子丽

学医录:接触肾阳虚

 
    好象有谁说过,人应当常怀感激之心。今早起来,天阴风冷,持续数日的高温天气结束了。对于这次的气温异常,议论想必不少,我个人则只有暗生感激。因为恰好月经来了,正如以往曾有过的,出现了经期格外怕冷,尤其是后腰部。气温到了20度左右,穿得竟和前段下雪时候一样多。由于我目前还算不上气旺血足,所以经期一方面要食补,加上经络穴位刺激以促进消化吸收;一方面得尽量减少运动,以免消耗气血,好集中用于行经。本来运动可以振奋阳气,温煦身体。现在只好穿厚些,再取暖。但如此又易产生内火,因此,这种难得一遇的艳阳高照、温暖如春真是来得太及时了。 

吾何人斯,若此之幸也。不禁想到前年冬那奇异美丽的大雪。曾以为随着温室效应与全球变暖,在这个中部城市再也看不到厚雪。当生死未卜,有此一遇,纵走也喜悦。而后的漫漫严寒中,这个城市竟然没有一次停电!不然我就恐怕过不了冬……)

 

回来再说说经期这般身体异常,究竟属什么问题。前两天查资料,症状描述当然没有百分之百符合的。综合分析,特别由治疗用穴看,应该算肾阳虚。

肾阳虚怎么形成的呢?  有一些人天生体质不好,肾阳虚损,是父母遗传或者胎儿时期失养。有些人是经期或者产后(包括做人流)受了冷刺激,淋雨、碰太多冷水。还有的是性生活过多……这个本人倒没有。

我是有点先天不足,一贯比较怕冷。又因年轻无知,好多年里经期都洗冷水。夏天么。

 

另有一条,阴虚久了,必然阳虚。阴亏不能涵阳,日久必致阳虚。这种应当先滋阴后补阳。

以前基本只谈肾阴虚,与肾阳虚怎么区别呢,资料一般都写很多内容,其实,首先只要看看有没有腰部不适,酸软或者疼痛。“腰者肾之府”,若有的话就是肾虚。然后,阴虚怕热,阳虚畏冷。

当然,也有的人明明是肾阴虚却很怕冷,那属于“肌表有寒”,体内有火。补阴之后通常怕冷的情况会有改善。

 

补肾阳的穴位,除关元肾俞外,还有命门,神阙,气海,涌泉,天枢……

 

说到天枢穴,就要提提“五更泻”了。以前专门谈过腹泻,“泻为脾虚”,但五更泻比较特殊一些,它是每天早上拉肚子,拉完人就没事了。所以给人的主要倒不是痛苦,而是烦。

我们看一天中的气温变化,午后一至三时气温最高,这时人的阳气也最盛;天亮之前气温最低,此刻人的阳气也最弱。如果一个人肾阳不足,身体就可能以腹泻的形式排出寒气。有句话叫“寒邪损阳”么。清代医家汪昂就说过,久泻皆由肾命火衰,不能专责脾胃。(肾阳又叫命门之火)古人于肾阳极为重视,明代张介宾在《类经图翼》中说,“天之大宝,只此一丸红日;人之大宝,只此一息真阳。”人毕竟是一种生物,而生物最基本的就是生存与繁衍。也难怪《素问》的第一篇就强调肾气盛衰。

治五更泻有一味专门的药,叫四神丸,古代医家解释“此乃足少阴药也。”我在一个中医论坛浏览时看到,有人给患者同时开了附子理中丸和四神丸。前者是治脾阳虚的,虽然此症被认为是脾肾阳虚造成,但四神丸中已经包含了暖脾温胃的成分。(四味主药:补骨脂,入肾经,《本草纲目》说它“为壮火益土之要药”;肉豆蔻温脾肾而且涩肠止泻;吴茱萸暖脾胃且散寒祛湿;五味子温肠胃、涩肠止泻。另外还有生姜和红枣来调和。生姜散寒行水,大枣滋养脾胃。《伤寒论》里经常用它们,张仲景说这俩人个合用可以调和营卫。)那位如此开方可能是要保险起见,但患者是年过六旬的女性,身体的各项机能都走下坡路了,能不用的药还是尽量不用为好。

也有人提出可以用穴位治,建议了三个穴位,肾俞,天枢和足三里。这其中肾俞是补肾阳的。天枢呢可以治疗几乎所有的肠胃病(它既是胃经穴位,益胃健脾,同时又是大肠经募穴),另外艾灸它还可以温肾祛湿。我试了一下,天枢的确可以温补肾阳。那么医理呢,是土生金、金生水,还是“经脉所过、主治所病”?看,肾俞在命门旁1点5寸,据说里面对应的就是肾脏;天枢在脐旁2寸,而脐中(神阙)位置正与命门相对。似乎主要由于后一条!可能这就是为什么郑老师谈“先天不足后天补”时,提出来刺激胃经了。胃经上的许多穴位既能健脾又可补肾,这真是一条重要经络。

由此看来,治五更泻也许单用天枢就行。或者以之为主,肾俞为辅。足三里可以免了。
   

我发现有的医生治病很喜欢用三个穴甚至更多。可能是习惯使然,可能是性格所致。大约也都为了更加保险。我说照你的办法来试试看。对第一个穴,我很严肃很认真;到第二个穴,也还行,“就两个嘛可以接受”;还有第三个穴呀?“太麻烦了”,干脆不试了。
    我自己呢,原来打算上午健脾下午补肾晚上疏肝的,结果总是到晚上不想进行了。不想做的不要勉强,这是项原则。而我的肝郁其实很严重,因此……调治效果不佳。回答咨询的时候,不论我还是对方,都到第三穴或第三项的时候没劲了。为什么呢,我们都知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因此我再给人提建议,就不超过两穴了。最好是一招制胜,一箭封喉。

举个例子吧。我上月某天忽然浑身酸软无力,怎么回事?头天还好好的!然后方想起,月经刚完。“由于行经会耗掉人体大量的气血……只需在月经快要结束的时候赶快吃点六味地黄丸……就可防止月经后体虚。”我怎么把这忘了。手边没药。我知道按揉尺泽加复溜相当于六味地黄丸,可是我的这两穴又都不能用,因为今秋降雨特少,天气特别干燥,燥伤阴伤肺金,我又时常生内火……此时当然可以先健脾补肺,然后“金生水”,但这样一来就至少要操作三个穴了。想想无非是要滋肾阴(肾阴是一身阴气之本)),照海不是能么,其强效快速不在复溜之下,试试果然非常地理想。这个月吸取教训,眼看到第四天了(我是得用五天才结束),赶快!又一想,问题主要在于我仍是阴虚火旺的体质,三阴交是补阴第一穴,又是肝脾肾三经交会之所,它也是可以滋肾阴的,这次单用它看看,昨天是月经后第一天,直到现在体力都挺好的,非常地正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