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版 / 星性 / 王亭之谈斗数摘录:贪狼与廉贞的比较

分享

   

王亭之谈斗数摘录:贪狼与廉贞的比较

2010-06-17  85版
贪狼守命六种格局   「贪狼入命」的女人命  贪居旺宫」并非贼命
贪狼与廉贞的比较
    贪狼这个名字,听起来很得人怕,其实并非如此,他的命名,目的只是为了跟「廉贞」相对,一廉一贪,成为斗数中一对重要的「对星」。
    贪狼在斗数称为「正桃花」,廉贞称为「次桃花」,可是两颗里曜的性质却有很多不同之点。大致上廉贞比较偏向于阴柔,贪狼比较偏于阳刚。因此贪狼的桃花,是摆明车马的酒巨财气,而廉贞的桃花,则是偷偷摸模的声色犬马。
    所以贪狼守命的人,遇灾厄亦遇得堂堂正正,如「贪狼巳亥居陷地,不为屠人亦遭刑」;「贪居亥于遇羊陀,名为泛水桃花」(注云:男女贪花迷酒丧身);「贪武破军遇吉曜,迷恋花酒以亡身」。不似廉贞失垣逢恶曜,会遇到异常的灾害。如「廉贞武曲会于受制之乡,恐木压蛇伤」;「廉贞火星同空陷,投河白缢」;「廉贞破军会擎羊于迁移,死于外道」。——但请读者注意,这些推断有很多其它的先决条件,希望不要自己起命盘见到上述的情形,就自己吓自己一餐死。
    贪狼一曜。对庙旺利陷宫位的性质,跟其它星曜甚为不同,研习「紫微斗数」的读者。对此应加注意。   
    一般来说,贪狼喜入庙(居辰、戌、丑、未四宫),所谓「贪狼入庙能习正」但仍然风流);「贪狼入庙寿元长」,但却非常之不喜欢坐旺宫(子、午、卯、酉四宫)。秘云:「贪狼旺宫,终身鼠窃」,「贪狼居于午卯酉守命,终身不能有为」。然而这说法却亦有许多先决条件,不可一概而论。   
    贪狼不喜落陷,但却喜遇空曜;反而减少了他的酒色财气,倘遇文昌文曲,则可以成为风流名土。这是贪狼一曜与廉贞最大不同之处,虽然「廉贞遇文昌好礼乐」。伹廉贞遇空曜,却不能减少他的声色犬马习性。
贪狼守命六种格局
    贪狼居十二宫垣,与紫微、武曲、廉贞三曜的关系最为密切。其分配的情形是
    贪狼居于午宫为独坐,与紫微相对。
    贪狼居寅申宫亦独坐,但与廉贞相对。
    贪狼居辰戌宫亦独坐,但与武曲相对。
    贪狼居丑未,与武曲同宫。
    贪狼居卯酉,与紫微同宫。
    贪狼居巳亥,与廉贞同宫。
    其中贪狼与紫微同宫,性质最为不吉,古人谓之「桃花犯主」,称之为「桃花犯主为至淫」。然而这个性质,需要有一先决条件,即同宫中还有其它的桃花星,如红鸾天喜、咸池大耗等。若无桃花,且会吉曜,或得左辅与文昌,右弼与文曲夹制,则反而成为一特殊的格局,主其人多才多艺,善交际,有主见。
    贪狼居丑未与武曲同宫,古人认为「为人谄佞奸贪」,或「贪狼武曲同宫,先贫而后富」,对这宫垣的结构亦不甚恭维。这两颗星曜一为财星,一为风花雪月的星,在古代社会,不喜财带桃花,与现代社会却不同,照王亭之的浅薄经验,由于贪狼亦有投机**的性质,所以「武贪守命」的人,常常可以暴发。不过暴发之后亦易暴败,以发后立即转业为宜。
    贪狼与廉贞同宫,是两颗桃花相遇,所以古人认为「男浪荡,女多淫,酒色丧身」。但现代社会却不同,只要不再见其它的桃花星,则其人反主有特殊的艺术品味。王亭之见过一位时装设计家,又见过一位音乐家即是这种命宫结构。
    至于三组相对的星,以贪痕对紫微的格局最为不美,但其人始终可任高职;如果贪狼对武曲,可能是技术人材,妇产科医生亦多这种命局结构,贪狼对廉贞,可能是公关交际人材,亦可能是工程科技人员,主要视所会的星曜而变化。
「贪狼入命」的女人命
    王亭之打算专文谈一谈「贪狼守命垣」的女人命造。因为曾收到不少女读者来信,问自己是不是非常淫荡,原因即在于她们喜欢算命,又待别喜欢算「紫微斗数」,算命的人「依书直说」:七杀守身终是天,贪狼入命必为娼」,于是乎这些读者师奶或读者姑娘就吓一餐死矣。特别是有些家境不好的少女,算过命之后,居然打算堕落风尘来适应命局,使王亭之看罢这些来信之后,心中为之悒悒。
    王亭之已经说过一千次,「紫微斗数」只不过是一门术数,它只能根据星系的性质,来推断人的性格与可能碰列甚么环境,绝对不是「上天注定你怎样怎佯」的宿命论。但由于这门术数确可以算出一些「惊人」的小节,如王亭之一望刘天赐的命盘,即曰:「你今年脱过两只牙。」天赐吓到跳起,然而清心直说,这仅不过是由于他的命盘出现一组牙痛及脱牙的星系而已。脱牙小事,当然不会有变化,但关系列人生际遇的大事,后天环境却影响甚大。所以倘如因为自己「贪狼入命」,便以为自己非堕落风尘不可,那就未免太迷信术数矣。
    贪狼入命的女人,最大的特点是容易有嗜好,而且沉溺于嗜好,同时那些嗜好偏近于诗酒琴棋,风花雪月。除此之外,贪狼入命的人又特别喜欢神秘,将这些性质融合起来,便十足十宋代的「女道士」。宋代的「女道士」有如高级娼妓,因而在宋代发展起来的「紫微斗数」,才有「贪狼入命必为娼」的说法。
    现在推断斗数,还依照一千几百年前的说法,简直是害人。王亭之可以说,「贪狼入命」的女人亦能非常之清白,而且有正常的家庭生活。有一位中学校长,即是这个格局,她有很深的宗教信仰,王亭之凭其它杂曜配合,推断她仅曾与一有妇之夫恋爱,她承认。是则「贪狼入命」。仅此而已。   
「贪居旺宫」并非贼命
    再多谈一次「贪狼命」,因为这个命格,有触发王亭之出山谈斗数的一段因缘。
    王亭之十多年前拜师习「中州派」斗数,学识之后,甚少跟人算命,只限于跟几个老友玩耍一下。只专心研究将古老星系的说法加以现代化,同时研究风水与斗数的关系。甚至野心大到想用地球的磁场变动,来解释斗数与「玄空装卦,紫白飞星」风水学的推断。王亭之念理科出身,物理与数学都不十分水皮,自忖应该有所收获。
    这次拋头露面,固然是多方面因缘凑巧,但实在亦由于一个「贪狼命」的刺激。
  有一位王亭之的好友,找一位自称大学教授的「哲学家」去算他令郎的命,算命的人根据古诀:「贪狼旺宫,终身鼠窃」,判断这小孩子会做贼。巧碰算命之前,这小孩 真的拾过一枝原子笔回家,这还了得,算命之后,孩子的妈便将孩子简直当贼仔来看待。   
    王亭之看不过眼,于是故意露一手,根据孩子的命盘说出一两桩小事,某月某日可能跌撞损伤,某月容易拉肚子,先取信于孩子的母亲,然后跟她解释——凡贪狼入命,命宫为「旺宫」的话,其人必有一份执着,喜欢吃塘,就一定要吃到糖,用鱼翅燕窝来交换都不可以。所以如果后天教养差的话,孩子长大,便可能发展成为占有欲特殊强烈。古人所谓「终身鼠窃」,只是据此而言,因此不能凭古人简单的歌诀,就立即将孩子当贼办。
    经此一役,王亭之便已立意出山,想纠正一下「依书直说」的武断。因为凡依书直说,一好就好到不得了,一坏就坏到不得了,同样可以误人终身。王亭之算命绝不求「灵」,但自信却可以补足古歌古诀的不完全之义,撰写本书,目的亦在于此。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来自: 85版 > 《星性》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