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俞和临王羲之《乐毅论》欣赏

2010-06-24  榜上有名

俞和临王羲之《乐毅论》欣赏

 
 
俞和
[明]字子中,号紫芝(芝生),晚号紫芝老人。桐江(今浙江桐庐)人,寓居钱塘(今杭州)。冲澹安恬,隐居不仕。能诗,喜书翰,早年得见赵孟頫运笔之法,临晋、唐诺帖甚夥。行、草逼真孟俯,好事者得其书,每用趟款识,仓卒莫能辨。以书鸣於洪武初。至正四年(一三四四)题李唐关山行旅图,故宫博物院藏有其二十年(一三六o)於黄冈之康园所临定武兰亭。《解缙书学传授、杭州志》
故宫博物院藏有墨迹《篆隶千字文册》及自书诗卷和临张芝帖等。《篆隶千字文》是其篆书和隶书分体间书的书法杰作。纸本墨迹摺裱册页。每幅纵21厘米,横24.7厘米。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凡37页,295行,正文每行7字,首尾之题字每行字数不一,共计2063字。款署天爵贤良嗜予篆隶,因书此为赠。时至正甲午岁冬十一月三日也。清隐散人俞和识。此册为元顺帝至正十四年(1354)俞和48岁时所书。此篆隶《千字文》,书法结构简练随意而无匠气,笔秀雅而挺劲,与世流行之六体千字文比较,自有书卷气。册上有清内府鉴藏印九方,并有河南商丘陈氏收藏之印多方。《石渠宝笈三编》著录。
 
王羲之《乐毅论》原文:

世人多以乐毅不时拔营即墨(为劣是以叙而)论之
夫求古贤之意,宜以大者远者先之,必迂回而难通,然后已焉可也,今
乐氏之趣或者其未尽乎,而多劣之。是使前贤失指于将来

不亦惜哉,观乐生遗燕惠王书,其殆庶乎机,合乎道以终始者与,其喻
昭王曰:伊尹放太甲而不疑,太甲受放而不怨,是存大业于至公,而以
天下为心者也,夫欲极道之量,务以天下为心者,必致其主於盛隆,
合其趣於先

王,苟君臣同符,斯大业定矣。于斯时也,乐生之志,千载一遇也,亦
将行千载一隆之道,岂其局迹当时,止於兼并而已哉,夫兼并者非乐生
之所屑,强燕而废道,又非乐生之所求也。不屑苟得则心无近事,不求
小成,斯意兼

天下者也。则举齐之事,所以运其机而动四海也,讨齐以明燕主之义,
此兵不兴于为利矣。围城而害不加於百姓,此仁心着於遐迩矣,举国不
谋其功,除暴不以威力,此至德令於天下矣;迈至德以率列国,则几於汤

武之事矣,乐生方恢大纲,以纵二城,牧民明信,以待其弊,使即墨莒
人,顾仇其上,愿释干戈,赖我犹亲,善守之智,无所之施,然则求仁
得仁,即墨大夫之义也,任穷则从,微子适周之道也,开弥广之路,以
待田单之徒,长容

善之风,以申齐士之志。使夫忠者遂节,通者义著,昭之东海,属之华
裔。我泽如春,下应如草,道光宇宙,贤者托心,邻国倾慕,四海延颈,
思戴燕主,仰望风声,二城必从,则王业隆矣,虽淹留於两邑,乃致速
於天下,不幸

之变,势所不图,败於垂成,时运固然,若乃逼之以威,劫之以兵,则
攻取之事,求欲速之功,使燕齐之士流血于二城之间,侈杀伤之残,示
四国之人,是纵暴易乱,贪以成私,邻国望之,其犹犲虎。既大堕称兵
之义,而丧济弱之仁,

亏齐十之节,废廉善之风,掩宏通之废,弃王德之隆,虽二城几于可拔,
覇王之事逝,其远矣。然则燕虽兼齐,其与世主何以诛哉。其与邻敌何
以相顷。乐生岂不知拔二城之速了哉,顾城拔而业乖,岂不知不速之致


哉,顾业乖与变同,由是言之,乐生之不屠二城,其亦未可量也。由是言之,永和四年十二月廿四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