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圣徒的苦难与信仰(组图)

2010-07-05  水晶琴
作者:琴心  

西方人最爱看的书,一本是《圣经》,另一本是《莎士比亚作品集》

2009-4-6-bible


有种说法:西方人最爱看的书,一本是《圣经》,另一本是《莎士比亚作品集》。这种说法形象反映了基督教的巨大影响力。确实,基督教渗透到了 西方社会的方方面面——伦理道德、政治法律、文学艺术、社会风尚等等,无一不打上鲜明的基督教印记。基督教重要教义的「爱人如己」、「公义公正」、「善待 穷人」、「提倡自由」、「重视每一个人」等等,深深地紮根于西方社会,奠定了今天西方社会的人权和民主思想。可以说,我们生活中许多文明的、先进的制度、 观念、行为规范等等,也是在基督教精神的哺育下成长起来的,使我们完全可以在不接触基督教的情况下享用基督教文明。很难想像,如果西方没有耶稣和他的圣 徒,世界会是什么样子。那么,今天还有多少人理解这些伟大的信仰者所经受的种种苦难呢?  

从历史上看,正信往往出现在道德衰败、人心腐化的时代,善的力量会直接冲击积存已久的种种恶的因素。古罗马时期基督教的出现和被迫害就是这样。基督教在早 期的两百多年中经历了无数次政府取缔、逼迫以及民众的暴力对待,许多基督徒为自己的信仰而献身。他们用苦难和生命溶炼的精神,仍然给我们今天的人深深的启 迪。  

基督徒被残酷迫害


古罗马基督徒信守圣洁、仁爱、和平和公义。出于仁爱,基督徒无条件释放自己的奴隶,拒绝进入竞技场观看战犯与奴隶肉搏至死。不少教父批评罗马人奢华逸乐的 生活方式,引起一些人很大的不满。基督徒纯洁的个人生活和理想,与普遍堕落奢靡的社会氛围形成一种强烈的对照,使很多人不理解,而当权者则感到一种很大的 威胁。出于邪恶的统治者妒忌、独断和凶残的本性,任何不遂其心愿的思想、信仰和群体都具有严重的「威胁」,都是予以取缔和打击的目标。  

根据罗马史学家塔西图(Tacitus)的记述,西元54年至68年间,古罗马皇帝尼禄(Nero)故意在罗马城纵火,然后嫁祸于基督徒。为了煽动民众的 反基督教情绪,尼禄指使一些理论家编造了不少针对基督徒的谣言,把所有古罗马社会的恶行都强加在基督徒身上。尼禄还命令把不少基督徒投入竞技场中,罗马权 贵们在大笑中看著这些人被猛兽活生生地撕裂咬死。他甚至吩咐人把很多基督徒与乾草捆在一起,制成火把并排列在花园中,然后在入夜时点燃,照亮皇帝的游园 会。  

戴克里先(Diocletian)皇帝为了有效地统一罗马帝国,要求所有罗马公民信奉同一信仰,基督徒因此成为他的心头大患。于是,他便下令摧毁教会,基督徒被迫在背弃信仰或者死亡之间作出选择。  

罗马皇帝多米田(Domitian)曾下令大规模搜捕基督徒并将他们处死,就连他表弟一家也不能倖免。多米田之所以迫害基督徒,是因为基督徒不肯称他为神。这位皇帝不甘按照惯例等待死后被追封为神,而在生前即要求百姓以「我们的主、我们的神」称呼他。  

基督教在流传中坚持自己信仰的独特性,也得罪了维护罗马宗教的人。当时,古罗马城里供奉著各个民族五花八门的神,很多是邪神,那些邪神的信奉者对正信耿耿于怀。  

对正信的迫害不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人能够理解的。历史上,对女基督徒的迫害更是骇人听闻的。一些史书敍述了发生在西元209年至210年之间的一些事件, 「据说那些视死如归的虔诚的妇女往往被迫受到严峻的考验,要她们决定,在她们看来宗教信仰和自己的贞洁究竟何者为重要。  

奉命并来奸污她们的淫荡的青年事先都曾受到法官的庄严告诫,要他们对那些不愿向维纳斯爱神祭坛敬香的渎神的处女,必须尽最大努力来维护爱神的荣誉。」


众所周知,古罗马帝国的法律体系非常发达,辩护制度已经成熟。但完善的法律体制没有阻止暴虐的统治者对正信的迫害,审判和刑罚却成为一种堂而皇之的迫害方式。  

在古罗马时期,一位叫皮里钮(Pliny)的巡抚禀告特拉金(Trajan)皇帝说,「任何被控为基督徒的,我便审问他们是否真是基督徒,若他们承认,我 便以刑罚警吓他们,并再次审问,假若他们坚持承认自己是基督徒,我便下令将他们处决」。特拉金(Trajan)在批示中说,「你处理被控诉为基督徒的案 件,做得非常正确……」。  

在臭名昭著的西普里安(Cyprian)被斩首案中,教父西普里安拒绝放弃信仰和「改过自新」,法庭便认定其「私自纠集犯罪集团」和「敌视罗马诸神」的罪名成立并判以斩首。  

愚昧专横的统治者借著手中的权力,操控著愚迷的民众肆意凌辱和杀戮圣徒。在这人间的炼狱中,圣徒坚贞的信念穿过黑暗,耀亮寰宇,千百年来,震撼著后来人的心灵。

迫害见证坚贞的圣徒

在古罗马时期,主教坡旅甲(Polycarp)被解赴竞技场。巡抚说,只要他在众人面前否认基督,就可得到释放。坡旅甲说,「八十六年来我一直事奉 我的主,他从未亏待我,我怎可羞辱那位拯救我的君主?」巡抚打算烧死坡旅甲。坡旅甲平静地说,「你想以火吓我,那火充其量不过燃烧一小时罢了,你却忘记那 永不熄灭的地狱的火」。随后,一群暴民一湧而上,将他活活烧死。

Sebastian1


奥热流(Marcus Aurelius)皇帝在位时,有一位名叫洗弗连纳(Symphorinus)的年轻信徒为坚持信仰而被判处死。在行刑前,他的母亲鼓励他说:「我儿,要 坚强,不要惧怕死亡,因为它将你领进到真正的生命去。仰望那在天上掌权的。……今日你在地上的生命不是被取去,它只不过是被转化,化成天上的生命。」  

当时,很多忠实的基督徒甚至在没被判处死刑时,也随同被判极刑的殉道者跳进熊熊烈火。他们本该在烈火中呻吟,但却在烈火中讚颂他们的神。这是腐朽、昏聩的 罗马社会所无法理解的。  为什么信徒们如此无畏而坚定?因为正的信仰是神传给人提升生命境界的方法,蕴含著超常的智慧和正义的力量。正信传播的过程常常 神蹟频现,使人认识神从而追随神。  

历史记载了一个惊人的事实。基督徒巴斯弟盎(Sebastiano)到狱中为囚犯讲道,并请一位神父为他们受洗。领洗时,圣水滴到了狱中的一对兄弟的父亲 身上,他的病即刻痊癒。当时,罗马市长也患有此病,听闻后,便借由巴斯弟盎的介绍也获得痊癒,他便即刻要求领洗,成为教友,并下令释放狱中的教友,也释放 了他个人的奴隶。最后,他因成为教友而辞去了市长的职位,他一点也不惋惜。皇帝戴克里先敌视基督信仰,下令射杀巴斯弟盎,但是弓箭手平时都敬重巴斯弟盎, 便把箭射向其他不是要害的部分。一位来领取尸体的好心妇人见他没死,就治好了他的伤。巴斯弟盎不愿逃走,而是面见出巡的皇帝劝告他停止杀害无辜的信徒。皇 帝听了怒不可遏,令人用乱棍打死了巴斯弟盎。  

西元680年,罗马城瘟疫大流行,市民虔心悔罪,敬捧巴斯弟盎的圣骨游行,瘟疫因此而停;各国人民更纷纷来请求巴斯弟盎圣骨。1575年于米兰、1599 年在里斯本又发生两次最著名的神蹟,两座城都发生瘟疫蔓延,死人无数,居民于是虔诚忏悔,敬捧圣骨绕市,瘟疫由此而停止。这正应了中国的一句话「人心一善 念,天地尽皆知」,当人开始悔过而奉行真理,神就撤回惩罚,给人赎罪的机会。  

就是在种种神蹟的启迪和鼓舞下,基督徒不仅不惧怕杀戮,而且把殉道看成是回家的快乐。他们愿意为信仰忍受迫害,甚至舍弃生命的坚贞的心,也使任何有理智的人不能不严肃的考虑他们所信的是否真实。如此,很多人便被这种以生命作保证的信仰所感动,信徒日多。  

古罗马帝国的统治者们,以为谎言欺骗和暴力杀戮能很快毁灭对基督的信仰,但是,他们却更快的把帝国推向复灭。社会道德的沦丧、不可抗拒的大瘟疫以及战乱最终使强大的罗马帝国灭亡,许多古代文明也随之消亡了,但信仰却经得起时间和历史的检验,一如既往地流传不息。  

耶稣与圣徒被害的启示

耶稣及其信徒的被迫害,也给人类留下了一个深刻的教训:对善良信徒的摧残杀戮即为邪恶罪行,必受天惩。上天用这样一种方式来警醒人分辨善恶好坏,而人能否识别善恶,扶正祛邪,也许就是福与祸、生与死的选择吧。


如果把基督教的苦难看作是神拯救人、考验人的一个示例,或许可以领悟末世大审判的真意。如果历史在今天改头换面的重演,哪一群善良的信徒遭到当权者的打杀,那是不是神以此在验明人心、筛选好人呢?  

翻开历史,和那些圣洁的灵魂对话,震撼于信仰的伟大。我仿佛听见耶稣对众人说:「惟愿公平如大水滚滚,使公义如江河滔滔!」,「你当为哑巴开口,为一切孤 独的伸冤,你当开口按公义判断,为困苦和穷乏的辨屈。」只要是人,无论什么时候,无论在哪里,无论信仰什么,能奉行这些圣言做人的必是好人,而好人终会得到神的赐福。这一种坚信就是让世界美好的保证。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